笔趣阁

第二百一十九章 双簧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一十九章 双簧

????不得不说,佐藤仲一,能够稳稳地坐在斯科莫石油公司采购部部长宝座上长达数年之久的他,在石油领域中,还是有着相当深的造诣和眼光。虽然说,他喜欢玩弄女性下属,但是这似乎是日本人的一种通病,至少在日本人眼中,这并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一次他亲自带队出马,可以说是破釜沉舟,不容出现半点闪失差错——谈判失败的话,责任最大的自然是非他莫属了。届时,就算他舌绽莲花,也绝对山本龙一毫不留情地给调离。

????佐藤仲一将草稿收了起来,这才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四周,机舱里的很多人都已经昏昏欲睡了。坐在他旁边的松下里美子,更是已经靠着椅背,进入了梦乡。俏丽的小脸上,似乎还带着几分笑容。佐藤仲一伸出手来,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脸颊,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这是斯科莫石油公司的一朵花,若不是在自己的部门工作,自己想得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说不是迫不得已,他是真的不想用她来打开局面。不过这一次,自己已经被逼到了绝路,如果说再不能拿到新的石油合同,自己连部长的位置都坐不住了,这朵花日后也不会再属于自己,所以佐藤仲一这才狠狠心,将松下里美子也一并带了出来。

????只是佐藤仲一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巧,对方竟然会去了沙特阿拉伯,无奈之下,虽然明知道带着女性去沙特阿拉伯这样的中东国家不合适,可也只能这样了。希望松下里美子的美色,可以帮助自己顺利地拿下这一笔合同。

????佐藤仲一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凡是男人,没有谁愿意自己的女人去做这种事的,但是自己还能有别的选择吗?世界石油价格仍然在不断地缓步上升,整个市场惜售气氛十分浓厚,不拿出真金白银和能令对方感兴趣的好处来,谁会卖你石油啊。

????佐藤仲一站起身来,轻轻地从松下里美子的身边蹭了出去,顺着过道向洗手间方向走去。上了个厕所,又用冷水洗了把脸,佐藤仲一觉得自己精神了不少。

????“于东风,新加坡人!”佐藤仲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轻声地道。说实话,对于这一次会面,佐藤仲一并没有太多的把握,这个人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应当是个华人。在二战期间,日本占领新加坡之后,曾经对新加坡的华人进行过了残酷的统治,不但掠夺了巨额的财产,还屠杀了数以十万计的新加坡人。所以能不能说服他,将手中的石油转让给自己,佐藤仲一并没有把握。

????“一步一步地来吧,争取也许会失败;但是如果说我不去争取的话,那么就肯定失败!”佐藤仲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轻声地给自己打气道。

????顺着通道,佐藤仲一向自己的座位走去,目光无意识扫视着两旁的座位。当他的目光扫过距离他的座位只隔了六七排处的两个人时,佐藤仲一的眼睛不由得突然睁大了,脸上也流露出了惊诧的神情。他快步地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还未入睡的渡边鸟正在偷眼打量着睡梦中的松下里美子,对于这个斯科莫石油公司的一朵花,他可是垂涎三尺以久了,不过他也明白,这是佐藤仲一的宠爱,自己若是沾了手,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私下里偷偷摸摸地用目光来意淫松下里美子。看到佐藤仲一脸色沉重地回到了座位上,这心里不由得一跳,难道说是部长发现了自己在意淫松下里美子?可是就算是发现了,似乎也用不着这样吧,管天管地,还能管得到人们脑子里想什么不成?

????佐藤仲一这才注意到,渡边鸟还没有睡,轻声地道:“渡边君,这飞机上,还有四国石油株式会社的人,我刚才看到了他们那个新上任的采购部部长村上野比了!”

????渡边鸟也不由得吃了一惊,四国石油株式会社可是斯科莫石油公司的敌人,两家公司争夺日本国内市场争夺地很厉害。而那个村上野比,也是四国石油株式会社的有名人物,曾经在多次商业谈判中代表四国石油株式会社,并且取了很好的战绩。“部长,你确定是他?这是不是太巧了?”

????佐藤仲一咬牙切齿地道:“肯定是他,他就是烧灰我也能认出来。”这些天以来,斯科莫石油公司之所以收购到的石油数量相当有限,四国石油株式会社的疯狂争夺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失去了科威特石油支撑的四国石油株式会社,如今对于石油的渴求,更在斯科莫石油公司之上。简直就如同一头饥不择食的疯狗一样,在石油市场上疯狂地抢货。

????渡边鸟做为佐藤仲一多年的部下,自然是明白佐藤仲一在担心什么,轻声地安慰道:“部长,他们去沙特阿拉伯,没准是为什么的,也不见得一定就是和咱们有着同一个目标,您有什么好担心的?”

????佐藤仲一摇了摇头,他有一种预感,搞不好,村上野比也是奔着那个于东风而去的。自己能够打听到的消息内幕,谁又能够保证,村上野比就查不出来。

????而此时,沙特阿拉伯还是夕阳刚刚落山不久,一天的暑热还未散去。

????方明远和杜德利威并肩赤足走在海边的沙滩上,经过一天的暴晒,海边沙滩上脚睬上去,还是热乎乎的,十分舒适。

????“方先生,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你的这份人情,我会铭记在心的!”杜德利威一脸诚恳地道。方明远这一次给他的人情可是相当大了,不但将于东风从香港招了过来,而且还答应以今天的石油收盘价卖给他价值三十亿美元的石油,这对于杜德利威来说,无异于是一份天大的礼物。足以令他在富迪石油控股公司中重新扬眉吐气起来。

????“杜德利威先生,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我也是有事相求于你的。”方明远哑然失笑道。对于杜德利威的承诺,他并没有多放在心上,如今的人们,对于信诺二字的看重早就不如古人了,而且对于这些外国人,方明远的不信任,常常还要加个更字!

????“哦?方先生有什么事需要我的帮助吗?”杜德利威有些不解地道。

????“对于贵公司来说,这些石油是不是已经可以弥补这个月在原料上的缺口了?”方明远问道。

????“勉勉强强吧,方先生你也知道,我富迪石油控股公司在英国虽然不是顶尖的石油公司,但是在国际上,也不是那些默默无闻的小公司,每个月所需要的原油量是很可观的。”杜德利威带着几分自豪道,“咦?方先生,您的意思是……您的手中还有石油期货合同?”突然反应出方明远潜台词的他,不由得欣喜若狂地大叫道。

????“杜德利威先生,我听人说,你是有两位伯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牺牲在了缅甸,是这样的吗?”方明远接着问道。

????“是的,他们是死在了日本人的战俘营里,后来我父亲在战后曾经三次前往缅甸,却连他们的尸骨都没有找到!”杜德利威的声音低沉了下来,显然是往事不堪回首。

????“ok,那么我们是有了共同的语言,你的家庭深受日本人的荼毒,而我的祖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更是抗击日本侵略军的主力之一,为此,我华夏人民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国民伤亡数千万人,经济损失更是无法计算。如今,我们有了一个机会,不知道杜德利威先生愿不愿意帮我一个忙?”方明远微笑道。

????杜德利威眼珠一转,心中已经是恍然大悟,世界这些发达国家中,如果说因为海湾动荡不安而最缺石油的,莫过于日本了。而且不像欧洲,还可以依赖北海石油或者非洲的石油,美国则是可以依赖南美洲的石油,只是日本,差不多绝大部分的份额都依靠中东。如今世界石油市场原料紧张,对日本炼油企业的打击最大。如果说得知方明远的手中有油,肯定如同闻到腥儿的猫一样,立即围拢过来。“是不是日本的石油公司?”

????“明天,将有两家日本石油公司前来与我们商榷购买石油的事宜,我希望杜德利威先生能够以富迪石油控股公司代表的身份加入谈判……”方明远一笑,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自然不用说得太透,方明远刚刚帮了他一个大忙,让他在公司里重新扬眉吐气、意气风发,这帮方明远抬抬价,还不是应当应份的。况且还可以狠狠地敲日本人一笔,出出自己心中的怨气!更何况,如今方明远可是阿卜杜拉王子眼中的红人,自己与他搞好关系,日后没准什么时候,就能帮上自己的大忙!

????这样动动嘴就能做个人情的好事,杜德利威自然是当仁不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