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语成真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语成真

????“马克吐姆,方可是我先认识的,是我们科威特人的兄弟!”阿卜杜拉王子一边走,一边不满地道。他也没有想到,马克吐姆王子居然会冒出那么一句话来。虽然玩笑的成份居多,但是阿卜杜拉王子又不是傻瓜,岂能听不出来,自己的这位表哥,心中还是有着几分期盼的。这挖墙脚,也不是这样挖的吧。

????“阿卜杜拉,以现在的情况,你就是有意将他拉入你们科威特,恐怕他也不会去吧?”马克吐姆王子淡淡地道。对于方明远的拒绝,虽然他并不生气,但还是有着几分失落感的。不过他也明白,以方明远如今的身家,绝对是世界各国政府都大为欢迎的移民者,加入到阿拉伯国家中,反而是受约束最多的。

????阿卜杜拉王子脸色一暗,不再说什么了。科威特复国遥遥无期,就是想要拉拢方明远入国籍,恐怕方明远也不会想加入一个已经灭国的国家吧。何况与迪拜酋长国相比起来,科威特人对于宗教的态度可是要严肃得很多,不像这里这样宽松,对于像方明远这样的外国人,当然是迪拜酋长国更有吸引力。最麻烦的就是科威特还有个恶邻邦,即便复国了,这安全上也很难得到足够的保证。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却是位于沙特阿拉伯的南面,伊拉克只有在攻下沙特阿拉伯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威胁到他们,这安全性和稳定性就高自己一筹。

????“可惜啊,华夏好像是不承认双重国籍的国家,如果说他要是能够承认多重国籍,哪怕是双重国籍,我想拉拢方,就会容易得多了。”马克吐姆王子轻声地叹息道。这得到再好的计划书,也不如将制定计划的人握在手里,更令人感到放心不是?

????马克吐姆王子将方明远的事情暂且放到了一边,拉着阿卜杜拉王子上了一旁的小四轮车,直奔王宫的核心区而去。

????“阿卜杜拉,我问你,你觉得方方才所说的,萨达姆可能将那些被扣留在伊拉克的西方各国公民绑为人质那个事,有可能吗?”马克吐姆王子郑重其事地问道。

????阿卜杜拉王子迟疑不决了半晌才道:“我觉得萨达姆应当不会这样丧心病狂,这可是与全世界为敌啊。我承认,在中东地区,可能除了伊朗之外,没有其他国家的军事实力能够与他相媲美,八年的两伊战争,虽然令伊拉克背负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但是也锻炼出了一支精兵。想要打败他并不是一件容易事。萨达姆应当用不上使用这种无视国际法的卑劣手段。但是我又觉得,方他既然这样说,那就有这样的可能性。”方明远这几天来优异的表现,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令他对方明远的话,不敢有半点的轻视。

????马克吐姆轻轻地点了点头,低声地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些情况告知了阿卜杜拉王子。

????“什么?”阿卜杜拉王子震惊地险些跳了起来,身子一歪,差点从车上掉了下去。马克吐姆王子一把捉住了他的胳膊。

????“这是真的?”阿卜杜拉王子急声问道。

????“真的,我昨晚才得到的消息,若不是方今天说到,我还想不到,萨达姆这样做,还有这一层可能性!”马克吐姆王子沉声道,“一会你先把这个消息传回去,哪怕只是咱们多疑,但是绝对不可以不防萨达姆来这么一手。”

????阿卜杜拉王子连连点头称是,萨达姆的这一手实在是太恶毒了,若是让他达成目地,那么科威特的复国岂不是遥遥无期了?想到这里,阿卜杜拉王子不由得背心出了一层的冷汗。没有了国土,科威特王室就如同无根的大树,也许一年二年还行,时间长久了,坐吃山空的科威特王室,也会沦落到如同伊朗王室一样的下场。

????“我现在倒真的有几分信了,这个方是你的贵人的说法。”马克吐姆王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如果说此事真的成真,相信你在王室中的地位还能进一步地提高,你和方这才认识了几天,已经得了他几桩的好处,真是令人感到羡慕啊!”

????两人一直来到了王宫的核心区,这里是迪拜酋长国埃米尔处理国事的所在,刚刚下车,就看见王宫的大管家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先施了一礼,急声道:“两位殿下,你们总算是来了,埃米尔已经等你们半天了!那个萨达姆又生事了!”

????“什么事情?”马克吐姆王子一惊道。

????“他通过外交渠道传来了消息,警告驻沙特阿拉伯的美军,如果发动对伊战争,他就把那些被扣留在伊拉克的西方各国人,全部都关押到军事目标中去,美军一旦轰炸这些军事目标,就让这些西方人给伊拉克军人们陪葬!这里面可是还有很多老人、妇女和儿童的,他居然也能狠得下心来……”

????他所说的其他话,马克吐姆王子和阿卜杜拉王子两人已经是听而不闻了,心里已经完全充满了惊诧,方明远居然又说对了!他一个普通商人,又是如何看出这其中的奥妙呢?

????震惊之余,两人的心中也是充满了喜悦,虽然说没有再捞上一功,阿卜杜拉王子仍然是喜不自胜,这无疑再一次证明了,方明远就是他的贵人。

????而马克吐姆王子也对方明远言犹未尽的那个发展计划充满了信心。

????不说两位王子到底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拜见迪拜酋长国的埃米尔,此时方明远已经在艾凯拉木的陪同下,顺着宽敞阴凉的步道,观赏着两边的风景,一步步地向宫殿群走去。他注意到这些树荫下还有长凳可供人在休息的同时也能享受着美景。经过艾凯拉木的一番讲解,方明远这才明白,原来,他所看到的这连绵不绝的宫殿群,是属于整个迪拜酋长国王室成员的,而只有位于自己面前的这十来座宫殿,是属于马克吐姆王子所有的。而艾凯拉木,就是专门向马克吐姆王子负责,管理这十来座宫殿的管家。

????“那不就是类似于我国过去的皇室一样吗,宫殿也是分为几个宫,由皇家成员分住。”陈忠小声地以汉语嘀咕道。

????“艾凯拉木管家,冒昧地问一句,在贵国这里,对于酒类的饮料管制地严吗?”方明远低声地道。

????艾凯拉木心中有些诧异,虽然不知道方明远的实际年龄,但是从表面上看,艾凯拉木觉得他也就是十六七、撑死十七八的青年人,怎么会在观赏如此美景的时候,想到了酒呢?不过有了马克吐姆王子方才的那一番话,艾凯拉木是不敢有半点轻慢。“我国的法律规定,在公共场所和大街上不得饮用酒类,但是在酒店餐厅和家中,并不受此限制。”

????方明远回头看了一眼陈忠,其实这句话他是替陈忠问的,这些天来,在沙特阿拉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陈忠这些天可是滴酒未沾。要不是刚才方明远在车里看到冰箱里有酒类,他也没有想到,迪拜酋长国这里对酒类饮料的限制比沙特阿拉伯宽松了不少。这无疑是个福音。

????当方明远走到宫殿的跟前时,才发现,这些宫殿的的柱廊、殿堂和庭院,布满在墙面的雕饰时时会让人感到晕眩甚至窒息,伊斯兰艺术禁止描绘偶像,所以阿拉伯匠人们可资利用的素材除了花草藤蔓、几何图案便是阿拉伯文字,他们把这几样素材所能够展现的形式美铺陈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除了鬼斧神工之外,方明远竟然一时间找不到更合适的用来赞美它的字眼。

????豪华精致的大堂里,精美的灯具遍布其中,虽然并没有点亮,但是方明远可以想像得到,当夜晚降临,所有灯光亮起的时候,这里又是多么的美丽。大堂的天花板镶嵌有钟乳石柱状的装饰,里面布满美丽细致的阿拉伯雕刻,大堂里的家具,一个个显得古色古香,方明远看不出来属于哪一个国家,但是却明白,这些东西肯定都是价值不菲。

????那只能以奢华来形容的会客室,大得令方明远觉得有些空旷,总觉得自己要是在里面喊一声,恐怕都带着回音,要是自己一个人坐在里面,还真有种孤零零的寂寞感。而这其中的客房和洗手间,更是豪华地令人有些难以伸脚。

????在浏览的过程中。也不时地能够看到一些身着阿拉伯传统服装的女性在宫殿间穿梭,看到方明远和陈忠时,一双双妩媚的大眼睛中,流露出了浓浓的诧异。

????方明远不禁在心中暗暗地感叹,难怪自古以来,人们就都想要站到一国的巅峰,今天他才是有了真正切实的体会——与欧洲的那些已经沦落到了国家象征,更像是花瓶或者说是人形玉玺的欧洲王室不同,阿拉伯世界中的这些王室,却是将整个国家的经济、政治、军事力量全部都牢牢地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他们不缺乏金钱,也不缺乏权利,更有着尊贵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