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四十章 迈出的第一步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四十章迈出的第一步

????“苏爷爷,自从苏叔叔把我带到您的面前,一直以来,您都像亲爷爷一样,对我照顾有加。所以,面对您,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但是,对外,我是不会承认在期货市场上赚取这么多钱的,这些钱,有些会以港资的名义,有些会以外资的名义,将会分批,分几年进入华夏。”方明远却话题一转道。

????苏浣东点了点头,方明远这样做,还是很有必要的。要是在国内突然冒出来一个身家百亿美元的富豪,对于国民精神上的冲击力实在是难以想象。对于国家宣传来说,也是个问题。虽然国家提出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带动其他人的口号,但是方明远的身家实在是太富有了,必然会引起很多人的负面心理。方明远能够看清楚这一点,说明他还没有被这笔钱冲昏了头脑。

????至于国家那里……苏浣东嘲地笑了笑,恐怕就是有人注意到了方明远近期的举动,也不会想到,他会赚了这么多的钱吧?一百亿美元!若不是自己相信方明远在这种事情上不可能蒙骗自己,否则也肯定会认为他是想钱想疯了!

????“正式挂在我的名下的,大概会在五六亿美元左右,所以我希望国家能够给予我除了国内勘探、开采石油之外的那些国有石化企业所具有的经营范围!”方明远的声音不大,但是落在了苏浣东的耳中,却是如同雷鸣一般。这小子居然想在石化产业中插上一腿!

????“明远,你可是要想清楚,石化产业可是国家重点行业,关系到了国计民生,国家怎么可能会向私营企业开放?也许领导们会同意给你一个特例,但是你想过可能的代价吗?”苏浣东正色问道。

????“爷爷,我想过。领导们为了不食言,很可能会答应我。但是答应我之后,也很有可能会认为我持宠而骄,不识大体,从而对我留下一个坏印象,日后有什么麻烦事,就再也不好开口了。”方明远很平静地答道。苏浣东的这些担心,他都已经很清醒地考虑过了。

????“那你还要坚持?”苏浣东诧异地问道。既然方明远如此清楚这其中的弊端,为什么还要往里头跳?

????“国家所担心的,不过是私营资本过于追逐利润,破坏了经济的发展,影响到了社会的稳定。但是我担心的是,如果说石化产业中,只有国家垄断资本存在的话,那么订价权,也就完全地掌握在了他们的手中,如今我国还是石油输出国,因此而带来的危害还不明显。但是一旦我国成为了石油进口国,到了那个时候,国有企业对于市场反应迟钝、效率低下、店大欺客的负面影响,对于国家经济发展的损害更大!由于国家的石油开采、进口、炼油、销售,这整个过程全部都掌握在国有企业的手中,根本不担心有人会与他们竞争,国人除了到他们那里买油再无去处,您说,他们还有提高工作效率、改进生产技术的动力吗?”方明远冷笑道,“这样的公司,只能是耗子扛枪——窝里横!到了国际市场里,只会沦为其他石油公司的笑谈!又谈何与它们强强竞争?“

????苏浣东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他并不是那种迂腐之人,也意识到了僵化的体制对于国有企业发展的禁锢,更明白方明远所说的那些国有企业所拥有的弊病,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明知道前方就是雷区,还大力地想推动铁路系统的改革。以冲破铁路系统发展的瓶颈。更好地为国民经济的发展提供优质服务。所以方明远的这一番话,他还是听得进去的。

????“这么说,你是想做沙丁鱼中的那条鲶鱼了?”苏浣东亦听说过那个“鲶鱼效应“的故事,心里已经就明白了**分了。固步自封、骄傲自满、不思进取的国企,从某些角度来说,确实是像一只只生性喜欢安静,追求平稳。对面临的危险没有清醒的认识,只是一味地安逸于现有日子的沙丁鱼。方明远是希望通过建立自己的私营企业,从方方面面来与国有企业形成对比,从而鞭策这些国有企业,不断地提高自身的能力。

????“猪圈岂生千里马,花盆难养万年松!”方明远苦笑道,“急中生智、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些词语讲的都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道理。正是有私营企业的加入,形成竞争和对比,对于我国那些国有企业的成长壮大,未必是坏事。 当然了,苏爷爷,我也不否认,我是认为石化产业在国内的未来是一片光明,有着极其广阔的发展前景。日后应当能够带来丰厚的利润。毕竟我是一个商人,不会做纯亏本的买卖。”方明远很坦白。

????“明远,你没有勘探、开采能力,你的原油又从何而来?”国内的这些石化企业,都是拥有着属于自己的国有油田的,方明远想要从中获取原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不是问题,我会到世界原油市场上去购买,不会从国内跟他们争一滴油!”方明远自信地道,“而且我可以承诺,在最初的几年里,所有成品油,都会外销到海外各国去。在没有得到国家允许前,不会进入国内市场。”

????苏浣东沉吟了片刻,要是这样的话,他觉得就有些类似于目前南方出现的一些来料加工企业了。只不过是在国内生产,原料的采购和成品地销售都不在国内,这样自然对于国内市场的影响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但是对于拉动国民经济却是大有好处。一家大规模的石化企业,可是能够吸收大批的劳动力,而且相关产业也能吸收一批劳动力,可以缓解当地就业难的问题。而且,在必要的时候,它的炼油能力也可以满足国内的需求,等于是国内多了一个备份工厂。却并没有触动到国有石化企业的利益。要是这样算来,得到领导们批准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方明远的条件不能说不丰厚了,既没有和这些国有石化企业,抢夺一滴国内的产油,成品油也不在国内出售,抢夺国内市场,还能够帮国家解决人口就业,提高所在地的gdp,增加税收。对国家可以说是大有好处。这样话,即便是有人不满,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而且,这领导们也算是了结了一件心事。这样的话,应当是不会对方明远产生什么恶感了。苏浣东在心中暗暗盘算道。

????“明远,你就这么有把握?这一行,未来一定赚钱?”苏浣东忍不住问道。

????“爷爷,对于国有企业来说,我不敢做这样的保证,但是对于私营企业来说,赚钱是肯定的,只是赚多赚少而已。”方明远想得很清楚,只要抢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前,将这个厂子建立起来,等到华夏成为了石油净入口国的时候,先行一步的自己,就已经稳居不败之地。而到了那个时候,因为一而再闹油荒的华夏政府,恐怕会来求着自己进入国内市场的。他现在所要做的,只是将这道铁幕,撕开一道小小的口子,日后自然会有人来将铁幕彻底地撕碎。

????而只要自己能够在这一行中立足,日后政府就是重新想将这一道铁幕关上,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自己可不是那些山西的煤老板,一道行政命令下来,就不得不将自己手中的煤矿拱手送上。方明远对此有着极其强烈的信心。

????苏浣东,盯着方明远的眼睛看了半晌,这才点了点头道:“好!你的要求,我会代你向领导们转达。”

????方明远长出了一口气,他说了这么多,不就是在等着这一句话吗。

????苏浣东又看了看手中的公文夹,刚好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将方明远的这一纸提议一并交了上去。这倒是一个求见最高领导们的好借口。身为铁道部部长的他,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见到总理和主席的。

????“明远,这一次你还要借我的名吗?”苏浣东拍打着手中的公文夹,似笑非笑地道。前几次里,方明远都是借用苏浣东的名义,这一次,他要在国内建设一家石化企业,如果说还用苏浣东的名,似乎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方明远耸了耸肩道:“苏爷爷,难道说借了您的名,领导们就看不出来了吗?”能够登上一个国家政治巅峰地位的人,又怎么可能是连这点内幕都不清楚的人,不过是大家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既然头几次都那么稀里糊涂地过去了,这一次,也不会深究的。方明远还想在苏浣东的阴影里,再受几年的庇护,这种出风头的事情,还是交给苏浣东去做吧。相信这样一来,随着苏浣东在高层眼中的地位提升,在铁道部推行改革的压力,也能小了不少。

????苏浣东怔了一下,随即哑然失笑道:“有你这样的一个孙子,真是无趣!令人少了很多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