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大熊猫”风波(上)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大熊猫”风波(上)

????阿卜杜拉王子杀回科威特驻华使馆后要怎么和科威特埃米尔阐述未来可能发生的大危机,方明远不知道。

????柴嫣回到外交部,又会如何向上司提醒科威特一旦发生石油泄漏和油井着火后的影响,方明远也不想管,反正他现在还是个学生,这种事情,无论与情与理,也轮不到他来指手划脚。之所以方明远今天提起来,其实也是想借着柴嫣的口,给上面再提个醒。方明远记得清楚,前世里,科威特油井大火扑灭过程中,也有来自华夏的队伍,还取得相当出色的成绩。

????如果说科威特在日后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石油泄漏或者油井着火事件,那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大气少点污染,华夏也少发点水。如果说科威特不幸地两次都落入了同一条历史河流,那这就是华夏争取中东诸国好感的机会。这也可以为日后华夏从中东地区大量地进口石油,少点麻烦。

????伊拉克,如果说萨达姆的脑子不被门挤了,那么未来的伊拉克命运,可以说是已经无法改变。美国在战后的中东地区,影响力大增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华夏想要改变这一结果,并不现实,所以提前和中东诸国的政府搞好关系,对于未来华夏的能源安全,自然是极其重要。

????该说的话,该提醒的事情,方明远都已经提醒过,余下的事情要怎么做,那就不是他可以左右了。别说是他,就是省部级的大员,没有政府高层的决断,知道了也只能干瞪眼。

????接下来的日子里,方明远就辗转于苏浣东、阿卜杜拉王子和柴嫣之间,被三方一点点地掏空了前世里所积累下来的那一点点见识。而林莲,则是忙碌于从全国各地采购物资,运往沙特阿拉伯,这一堪称浩大的工程,令林莲忙得整日里都见不到身影,常常是方明远睡下了,林莲才回来,方明远醒了,林莲又走了。

????不仅仅是林莲,梅家、卢家和柴家,这些日子里,也是忙得脚不沾地,方明远一转手丢过来的就是几千万的大单子,就是他们这些有门路,有人脉,关系遍天下的人,在九零年的时候,那也是要费番心思。况且这一次是对外出口,面对的是伊斯兰教国家,这其中的避讳之处,谁也不敢马虎大意。林莲就专门从秦西省找到了一批回族人,来负责商品的把关,确保送出的商品中,不会有违反伊斯兰教义的东西。

????闻讯而来想从中再从一杯羹的人也并不是没有,但是有卢、梅、柴、苏四家在前面顶着,一时还轮不到方明远发愁。方明远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当时一念之差,虽然说没有吃上独食,但是这麻烦可是少了很多。

????这京城里就是庙小神仙多,单子虽然大,但是架不住狼多啊,左家一口右家一口的,最终还能够给方家留多少?

????“你这个小子,真是狡猾狡猾的!”柴姑姑一口日本腔华语笑骂道,这几天来,没好意思直接奔方明远或苏浣东而来的人,几乎都是先到柴、卢、梅三家探探口风,试探一下有机会没有,这些天,可是把这三家人给烦透了。晚上大家凑到了一起,常常就是听大家左一句右一句的汇总今天递过话来的人家。这里面有些家倒是也没什么,一口拒绝也就是了,但是也有些家,拒绝起来,就是三家也为之挠头。

????“我就知道你的便宜不好占!这才几天,我们三家手中的单子也分出去不下三分之一!”虽然是姑姑级的,但是柴嫣毕竟还是个女人,女人天生在这一块就占着便宜,使点小性子,耍耍赖皮的,倒也不招人讨厌,要是换了卢明月和梅东泽说这番话,方明远肯定一个跟头倒纵出门。

????“那就再给姑姑们补上!”这个结果方明远早就心里有数,而且经过这一段时间,林莲已经将容易筹集到货物发走,留下的,都是要费些心思和气力的,分给三家一些,也好加快发货的速度。和阿卜杜拉王子的买卖是长期性的,就是科威特光复后,对于这些日常用品的需求也不会断,现在重要的是打口碑,拼供货的速度。这条线要是作得好的话,那可是十年甚至于几十年的买卖!

????而且还不用担心对方没钱付账!阿卜杜拉王子这一次更是痛快,直截了当地将采购款都带来了。这样的好买家,到哪里去找?要是再乘势打进沙特阿拉伯市场,那日子就更美了。用习惯了高价欧美货的阿拉伯人,对于价格并不敏感,这对于华夏商人来说,无疑是件好事情。方明远现在并不操心最终能得多少利润,而是在意能不能和阿卜杜拉王子和马克吐姆王子他们将目前良好的关系维系下去。

????所以,方明远一再地提醒柴嫣他们,采购清单分出去不要紧,但是货物的质量一定要注意,一是要保证商口的质量,二是这些商品里决不能出现与伊斯兰教教义有抵触的东西。宗教这东西,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尤其是中东这块地方,可是前世里尽出恐怖组织的地方,就连美国人日后也吃了大亏,方明远可不想钱没有赚到,反而惹了一身的骚!

????不过,这事情是越怕啥就越来啥!

????这一天,方明远正在方家酒楼的经理室里看电视,亚运会马上就要开了,他可是很期待亚运会的开幕式表演呢。前世里,亚运会能够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也只剩下这个了。

????“明远,这一笔货我们不能收!”林莲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莲姐,怎么回事?”方明远诧异地道。林莲可是一向好脾气,什么人能够将她气成这样。

????原来,从柴嫣他们手中分出去的采购货物中,有一批瓷器的碗碟,货物倒是准时地送到了预定的港口,但是驻港口的工作人员,却发现,这一批货物中,有着大量的有亚运会吉祥物大熊猫图案的碗碟,于是按照林莲事先的叮嘱,他们拒收了这一笔货物。

????于是,这批货物的货主找上门来了,非要林莲给个说法,林莲给他解释了,这大熊猫在华夏,在世界各大国家中,虽然都是视为了珍稀动物,深受各国国民的喜欢,想要得到华夏赠送一两只大熊猫的国家是大有人在,但是在伊斯兰教国家,大熊猫却是被视为像猪的生物,而不受欢迎。所以华夏和中东国家的关系再好时,也从来没有张罗着送只大熊猫过去,中东诸国更不会请求。所以这一批货物送到沙特阿拉伯去,到了海关也绝对会被扣下来,可是这一位却是在这里和林莲胡搅蛮缠!

????方明远刚刚搞清楚事情的始末缘由,经理室的大门又被人猛地推了开来,只见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青人毫无礼貌地走了进来。“林小姐,你这样可是太没有礼貌了,怎么能把我一个人晾在下面!”林莲这脸色立时大有阴转暴雨的迹象。

????方明远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几眼,长得倒是蛮精神的人,可是看着就是觉得有些吊儿郎当,一身好衣服穿在身上,颇有几分沐猴而冠的感觉。看来这一位就是给林莲气个够呛的主,陈忠站起身来,却被方明远一个眼色又压了下去。

????“张先生,这里是我们酒楼的经理室,你不打招呼就进来,是什么意思?是谁更没有礼貌?”林莲压着心头的火气道。

????“一个小小的酒楼经理室吗,又不是金库,也不是你林小姐的更衣室,至于吗?”年青人满不在乎地道,“别说你一个酒楼的经理室,就是各大银行的经理室,咱也是照进不误。”林莲被她气得脸皮发紫,背在身后的手,已经握成了一团。

????“莲姐,这一位是?”方明远连忙插口道。再这样下去,也许今天就能够看到林莲发飙的景象了。

????那年青人这才注意到坐在经理桌后的方明远,他明显地怔了一下——方明远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太年青了,年青地令人有些难以相信。

????“你就是这里主事的?怎么是个小屁孩子。那好,我来问你!凭什么不收我们公司的货物,大熊猫怎么了,大熊猫是我们国家特有的生物,美国和欧洲国家巴不得能得到几只的,亚运会的吉祥物还是大熊猫呢,阿拉伯人不是照样派人前来参加亚运会了?你们凭什么认为阿拉伯人就一定不收我们的货物?”年青人一屁股就坐到了方明远的对面,气焰嚣张地拍桌子道,“你们必须给我个合情合理的说法,货物买来了,都运到了港口了,你们不要了,这损失算谁的?”

????方明远皱了皱眉,这小子就是这样和人谈生意的吗?难道方才给林莲气成了这个模样,简直是话怎么难听,他怎么说啊!现在就连他都有了动手暴打他一顿的念头了。他当他是谁啊?

????“你是谁啊,你家里人没有教过你,和别人谈话要先介绍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