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六十五章 欲哭无泪的武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六十五章欲哭无泪的武威

????白霖并没有搭理妻子的追问,在没有做出决定之前,他不想将方明远邀请自己的事情说出来。“没有的事,明远只是说让白斌自己考虑一下,看看他自己打算做什么,也好安排。严重今天和我翻脸了,人正烦着的呢,你就不能少说几句?”

????“严重?就是你们中心的那个副主任?”她平日里也听白霖提到过这个人,有些印象。也知道,自己的丈夫在仕途上挡了人家的路。

????“嗯,就是他,我说你让我一个人静会行不行啊?”白霖烦躁地道。

????“行行行,那你就自己一个人呆着吧。”舅妈一甩手进厨房里去了。

????方明远倒也不是糊弄白霖,从小区拐出来的他,顺着三环路一路向西。

????就在他在门口等白霖的时候,卢明月打来了电话,说是要带肇事者前来向方明远赔礼道歉。

????白霖家所在的小区,距离卢明月的家并不是很远,方明远一想,不如自己顺路过去一趟,将这事了结了得了。看在卢明月和卢家的面子上,自己也不好做得太过份。俗话说,过尤不及,能够从卢明月这里拿到采购清单的,肯定与卢家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卢明月的姿态也放得很低了,自己也要见好就收,要是因此而在卢家和方家间产生了什么间隙,就有些犯不上了。

????武威此时坐在卢明月家的客厅里,心里就如同看到香蕉的猴子一般,没片刻的安宁。他没有敢将此事告诉父亲,但是却找出了卢明月堂姐的电话,哀告了半天,对方才答应为他说上几句好话,缓和一下卢明月的怒气。

????到了卢明月这里,卢明月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大骂了武威一气,武威这才从他的话中得知,因为张显立大方家酒楼的的胡来,就连卢明月也被人狠狠地训斥了一通,而且卢明月还没有还嘴之力,这火气自然是出奇地大。

????“卢伯伯,还有谁能够让您受气?”等卢明月的训斥告一段落,武威这才敢小心翼翼地问道。虽然说这里是京城,高官云集的所在,但是卢家做为开国元勋的后人,影响力也是相当大的,就算是卢明月如今的职位并不高,但是不看僧面总得看佛面吧,能够把卢明月训个狗血淋头的人,那得是什么人?

????“能让我受气的人多了!但是绝不包括你们武家!”卢明月没好气一翻眼睛道,自己在分包时,千叮咛,万嘱咐的,生怕出什么闪失差错,可是这怕什么来什么,偏偏在武威这里出了问题。出了问题也就罢了,可是居然还敢和方明远拍桌子,算是把他卢明月的脸面都丢光了。若不是方才武威进门前,与卢明月从小就关系不错的堂姐来电话,为武威说了不少的好话,这事绝不会这么简简单单地只是骂他一通而已。

????卢明月如今的能力,要是想让武威他老爸仕途上再进一步,那是不大容易,但是要让他老爸原地踏步甚至于是倒退几步,那却是不难!对那个区长的宝座眼红的人多了去了,只要卢家对外稍微表示一下对他的不满,这一次的提拔肯定会泡汤。

????武威唯唯诺诺地连连点头,心里已经将张显立祖宗十八代骂得狗屎不如。要不是他胡来,自己又何必受这份罪。

????“武威啊,以后对自己的手下人,一定要严格管理!这一次,哼哼……,要是类似的事情再发生一次,不要说你,就是你父亲,也会受到连累!京城的水深,要夹着尾巴做人!”卢明月语重心长地道,“方少,虽然说年纪不大,但是我这个当伯伯的也要和他客客气气地说话,你那个小舅子,犯了错不说,还敢和他出口伤人拍桌子。嘿嘿,这也就是他看在我卢家的面子上,没有为难你那个小舅子……”

????说到这里,卢明月也是有些头痛,原本这事不难解决,把武威和张显立提来给方明远赔礼道歉,然后再收拾武家一顿,相信也能平息了方明远的怒火。但是让自己的那个堂姐在里面搅了一通,看在堂姐的面子上,他得把武家和武威保下来,那么如何平息方明远的怒火,就是一件麻烦事了。

????他看了看桌上的那张支票,张显立那个混蛋,居然还敢将支票拿走!

????“卢伯伯,这一位方少,究竟是什么人啊?”武威低声下气地问道,过来的路上,他思前想后,也没有想出来,张显立口中的那个年轻人,到底是京城中哪一家的子弟,难道说,是外省封疆大吏的公子进京?这得罪人,却连对方的来头都不知道,也太憋屈了。

????“想知道?”卢明月冷笑道。

????“您要是方便说,就指点小侄一下,要是不方便说,我也不多问。”武威硬着头皮道。

????“嗯,我就告诉你一点,苏浣东知道吗?”卢明月想了想,还是透点气给武威,省得他胡琢磨,到处去打听。日后要是落到了方明远的耳朵里,会不会引起更多的不满。而且知道了方明远的背景,相信这小子一会赔礼道歉的时候,会更有诚意。

????“知道,知道,铁道部部长!”武威如鸡叼碎米地点着头。这几年铁道部在国内可是出了不少风头,做为一个生活在京城里的官宦,武威对于苏浣东这个名字自然是不陌生。这个方少和苏家有关系?武威这心里是瓦凉瓦凉的啊。老爸就是当上京城的区长,那和铁道部部长还差着好几级呢,职权更是天差地别!

????“嗯,京城的梅家和柴家你知道吗?”卢明月接着道。

????“知道,知道!”作为京城里的官宦子弟,又与卢家有这层关系,武威怎么可能不知道与卢家交好的这两家。武威这心现在就已经掉进了冰窟窿了,这个方少居然和他们也有关系?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有这么硬的背景。

????“简而言之,如果说方少在京城受到什么不公正的对待,我卢家、梅家、柴家,还有苏家,都会为他讨个公道。这样说,你明白了吗?”卢明月意味深长地道。

????原本就只有半拉屁股坐在沙发上的武威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卢明月,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卢明月这可是话里有话,武威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听得出来。卢明月说得可不是自己为方少讨个公道,而说的是卢家为他讨个公道,那就意味着是卢氏整个家族的力量,而不是卢明月自己的力量,这支持度之大,可是非同小可了。而且还有苏家、柴家和梅家,四家联手,只要那个方少行事占着理,别说武家了,就是京城市长来了,也得犯愁啊。

????卢明月这话倒也不算夸张,卢家与方明远只是刚刚开始合作,政治上的利益还没有显示出来多少,但是经济利益却已经令卢家人为之动容了。一个广告公司,再加上这一次方明远让给他们的采购份额,卢家的合法收入就要过千万元了,而他们的投入,到目前为止才不过区区的二百万元,这样丰厚的回报,对于家族中缺少赚钱人才的卢家来说,如同一场及时雨一般。所以,对于方明远的重视度,自然也就随之水涨船高。卢家如此,梅家和柴家也是如此。

????如今的华夏,已经和以前不同了,官与商的关系,已经是紧密联系在了一起,没有了充足的财力支持,想要做出一番政绩来,很难很难;而有了可观的财富,在官场上无人相助,这财富也拿不稳。三家皆是家大业大,开枝散叶的子弟不少,想要在华夏的官场上长久地一代代延续下去,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持怎么可能?

????但是三家的长辈,当年又都是从农村出来的贫苦之人,虽然建国后身居高位,但是对家里人的管束却是一直很严,要是想走歪门邪道赚钱,首先就过不了他们这一关,轻则狠狠地收拾一通,重了就可能被踢出家族,这种事,他们是真干得出来。所以三家的这些年轻子弟们,也只能看着同辈中人,靠着倒批文、倒地大发横财,自己却不敢动半点念头。

????所以方明远对于他们的重要性,也就可想而知了。这也是为什么柴嫣在得知此事后,会立即打电话给卢明月,并且毫不客气地训斥了他一顿,而卢明月也只能乖乖地听着的主要原因。

????“你现在明白了?”卢明月冷冷地看着坐在地板上两眼发直的武威道,“要是你再招惹到他,就算是我自毁前程想保住你武家,也会有其他人来收拾你的!”

????武威立刻连连点头,他已经决定了,就是倾家荡产,也得把这位方少安抚好。等这事过去,今后只要见到方明远,自己就绕着走,至于张显立,杀了他的心,武威这一刻都有了,回头就给他踢到东北三省去,让他给自己打一辈子工,没自己的同意,他要是敢回京城,就是她姐上吊,也要打断他的三条腿!不,五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