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章 苏联倒爷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九十章 苏联倒爷

????由于苏联近几年来经济萧条,市场里物品奇缺,卢布虽然官方汇率一直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实质上却是一直在贬值,所以当地许多人都为生活所迫,千方百计地赚点钱,致使这里就与华夏改革开放初期时一样倒卖成风。

????在这座口岸城市中,同样也存在这样的地方,在这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摊,从古玩、小木佣、茶具、装饰器皿等工艺品到各种的生活用品,再到那些威风八面的各种苏联军服、警服,也被摆在摊档上出售。大衣、大盖帽、皮带、徽章、勋章等一应俱全。

????“苏联现在不比从前了,很多参加过卫国战争的军人们,如今的那点退体金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生活需要,所以不得不将伴随着自己戎马生涯的军装、勋章拿出来换一点生活费。不过这种地方不比那些国营商店,也是有可能有假货出现的。”罗津一边走,一边道,“你们别看在这里卖货的都是老毛子,但是他们的背后有时也会是咱们的人,做一些假东西,让他们拿出来卖产。就是用来蒙咱们国家那些前来旅游的客人。”

????“dollar?”说话间,从旁边跳出来一个苏联年青人拦在了三人的面前道。

????“这是炒外币的苏联倒爷!”罗津不耐烦地对他摆了摆手道,“没有,没有。”

????“汉人朋友,不要这样吗。”那个年青人扯着怪腔怪调的汉语道,“没有dollar,那总要个向导吧。”方明远三个人都不禁笑了起来。

????“你们只要支付一百卢布,就可以得到一个熟悉市场行情的向导。不管你们是想买点什么,我都可以帮你们。”年青人拍着胸脯道,“绝对可以让你们觉得物超所值!”

????“一百卢布!太高了吧!”罗津摇摇头道,“三十卢布!”既然这个年青人的汉语说得还算是凑和,居然还知道物超所值,罗津也就不费劲说俄语了,省得还得给方明远他们翻译。

????“不不不,那个价钱只是给普通旅游的汉人朋友的,像几位这样的大老板,三十卢布,说出去太没面子了!”年青人摇头晃脑地道。

????“大老板?你怎么觉得我们像是大老板呢?”武威好笑地道。在这异国他乡,能够见到一个能用母语和自己沟通的外国人,令他觉得很有趣。

????“用你们汉人的话来说,叫……”年青人张口结舌了半晌才道,“气质,对对对,就是这个发音,气质!一看三位,就是有着与其他人不同的气质!不像是普通人!”

????方明远三人不禁大笑了起来,一个老外和国人谈气质,想想也是觉得有趣。

????年青人陪笑道:“三位老板到这里来是想买点什么?我们这里头可是什么东西都有。”

????“军车有没有?”武威故意地问道,“我觉得你们军中的越野车不错,能搞来吗?”

????年青人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道:“只要您出得起钱,而且不怕在你们国内出事,我可以把您要的车送到对面指定地点。”

????武威微微有些动容,他没有想到,一个在这种地方收购外币的小倒爷,居然也有这么大的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方明远问道。

????“霍多科夫斯基?”年青人说得是俄语,然后又用汉语道,“我的华语名字叫霍科!”

????“我看你不应当叫霍科,应当叫祸害!”武威接口道。军中物资都敢倒卖,不是祸害是什么?

????“霍多科夫斯基,嗯,这是给你的报酬!”方明远随手塞给他一张钞票道,“如果说服务地让我们满意地话,还有赏钱!”

????霍多科夫斯基打开手中的钞票扫了一眼,立时就喜笑颜开,一张崭新的十美元钞票。他立即将钱塞进了裤兜里,这神色间又多了几分恭敬。这可是撞上大鱼了,气质什么的,原本他也只是那么一说,不过每一次华人听到了,都会很高兴。可是谁也没有像这个年青人这样,出手如此的大方。十美元啊,这可不是满大街的卢布!

????“三位老板想要看看什么?就是军车,我也保证能够给三位搞到!”收到钱了的霍多科夫斯基拍着胸脯道。

????“带我们去看看你们这里出售的勋章。”方明远摆摆手道。

????在方明远的前世里,前苏联堪称世界上勋章种类最全、数量最多的国家。有为在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指战员们设立的“苏联英雄”勋章、“胜利”勋章;有为工作突出的社会主义劳动者们设立的“劳动红旗”勋章、“镰刀与斧头”金质奖章;甚至于为那些多生子女的苏联女性也设有“英雄母亲”勋章。

????而苏联解体之后,作为那个时代标志之一的苏联勋章似乎在一夜之间变得一文不值。但是在华夏和世界各国的古玩市场上,这些制作精美,有着丰富历史含义的苏联勋章却成为了很多收藏家钟意的藏品。一般来说,勋章的价格高低主要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授予时间、颁发数量、勋章主人身份以及授勋事因。对苏联勋章的好奇就成了这一次方明远前来远东念念不忘的事情。反正只要买到真品,即便是支出再多的钞票,这笔买卖也亏不了。方明远记得前世里,英国那边曾经拍卖过几枚苏联勋章,起价都在一万英镑以上。所以只要带出去,就是一本万利。而且不卖,自己收藏着也是一笔难得财富。

????“方老弟!”罗津脸色微变地扯住了方明远,两人向旁边走了几步道,“依据苏联的法律,有些勋章是不允许带出国门的,过海关的时候,就是麻烦。”

????“罗大哥,以你的能力也带不过去吗?”方明远反问道。

????罗津有些为难地道:“风险有些大!而且就怕人暗地里使坏。”虽然说自己进出口岸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都是免检的,有时候,罗津也会私藏一些东西带回国去,但是那都是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最多缴税也就是了。或许很多外国游客都知道俄罗斯的油画出境必须办理出境手续,但关于勋章的法律规定,却很少有人知道。面对琳琅满目的勋章、纪念章,外国游客根本就不知道其中哪些是可以出境的,哪些则是禁止出境的。要是被海关发现,是有可能受到起诉的。

????而且罗津更担心的是,这几年,在华苏边境口岸中,时常会有人先卖给华夏游客们一些珍贵有价值的东西,然后海关人员在过关的时候,会再把这些东西扣留下来,然后再以起诉为名敲诈华人大额的财产。虎河这边倒是没有发生过,但是其他的几个口岸,他都听说过。罗津在这里的海关虽然有人,但是遇上这种事情,能不能罩得住,他也心中无底。

????方明远沉吟了一下道:“那也没事,这个霍科不是说,连军车他都能够送过去的吗,嘿嘿,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不正是洋鬼子吗。”

????“你信得过他?”罗津撇撇嘴道,“老毛子啊,狡猾狡猾的。而且有便宜可占的时候,决不会放弃乘火打劫的机会!算算咱们国家,当年让它们乘火打劫走多少好东西,多少领土!不说别的,就咱们脚下的这块土地,原先在清朝的时候,就是咱们国家的。老弟,你别看我做苏联的生意,但是我可告诉你,我对老毛子和日本都没好感,当初在东北,这两个国家的人都没做什么好事情!”

????方明远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对于日本,他固然是没有好感,但是对于苏联乃至后来的俄罗斯,他也同样没有好感,

????当年的沙皇俄国,从**的清朝手中通过侵吞的方式,占领了华夏东北、西北的大量土地。还将东北划入它的势力范围,日俄战争就是在华夏的国土上打的。而后来的苏联,虽然说给予了华夏一定的援助,但是外蒙古从华夏的分裂出去,却是苏联一手造成的。而且当年苏军进入东北驱逐日军时,将日本人在东北的工厂、机器、财产大量地迁回了本国。所以方明远才要绞尽脑汁变着花样,从这两个国家里捞钱,无论捞多少,无论通过什么手段,他都不会有负罪感。而只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罗大哥,这些都是后话了,先去看看,真要是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咱们再想办法。”方明远拍了拍罗津的肩膀,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三人还有陈忠等三个保镖就跟着霍多科夫斯基在这个市场里乱转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霍多科夫斯基在这个市场熟人很多,不时会有人和他亲热地打招呼。

????几个人一路走到了市场的边缘,才在一个摊前停下了脚步。霍多科夫斯基亲热地和摊主打招呼道:“嘿,纳希莫夫大爷,我可是给您带来了一个大客户,把您的那些宝贝拿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