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一级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勋章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一级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勋章

????霍多科夫斯基口中的纳希莫夫大爷,是一位看起来已经是年近花甲之年的老人,花白而又杂乱的头发和有些破旧的衣服,说明了他的经济状况并不好,带着几分冷意的风中,空荡荡的左手袖管吸引了方明远三人的目光。

????老人坐在一个矮小的折叠椅上,在面前摆了一张布,上面摆放着几套苏联的老式军装和一些奖章。方明远在来苏联之前,曾经特意地让柴嫣为他找了一份关于苏联勋章奖章的资料,将照片和内容背了个滚瓜烂熟。在这里,他看到了有苏联政府奖励在科学部门取得卓越成就的罗蒙诺索夫金质奖章、**夫金质奖章、乌申斯基银质奖章、苏联地理学会大金质奖章、 利特克金质奖章,还有卫国战争战胜日本奖章和卫国战争战胜德国奖章。

????老人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霍多科夫斯基,指了指布上的东西,却并不说话。

????霍多科夫斯基蹲了下来,直视着老人的双眼道:“纳希莫夫大爷,我知道您有不少勋章,想要出售,但是一直都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我给您带来了大客户,也许您的那些收藏可以一次性地转让出去,这样的话,您也就有钱治病了。”

????听着罗津小声地翻译,方明远心中有些恻然,看来这又是一个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做出决定的例子。在苏联解体前后的这些年里,不知道有多少人都面临着和这位老人一样的困境。

????“他们是日本鬼子,还是南朝鲜的高丽棒子,就是饿死,我的勋章也决不能落到这些畜生的手里!”老人嘶哑着声音道。

????霍多科夫斯基陪笑道:“纳希莫夫大爷,我还能不知道您这毛病,带来的是华夏人,不是日本鬼子和南朝鲜的高丽棒子!”

????老人这才将目光落到了方明远三人的身上,伸出了手道:“把他们的护照给我看一眼!”

????霍多科夫斯基站起身来,有些为难地对方明远三人道:“纳希莫夫大爷是当年镇守西伯利亚的老兵,曾经和日本人做过战,对日本人,以及他们的帮凶朝鲜人十分地厌恶。家里也没有什么亲人了,虽然说如今生活困难,不得不出售他收集的勋章,但是也绝不卖给日本人和朝鲜人。这两天有日本人想要从他手中购买那些勋章,所以纳希莫夫大爷要看看你们的护照。”方明远三人取出护照,递给了霍多科夫斯基。

????“嘿嘿,对这个老毛子,我倒是多了几分好感。”罗津以极低的声音道。方明远心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纳希莫夫老人接过护照仔细地看了几眼,这才将护照又递回给了霍多科夫斯基道:“我有一个要求,我知道他们华夏人对祖先十分地看重,他们如果说愿意以祖先的名义发誓,不会将这些勋章卖给日本鬼子和高丽棒子,那么我就同意带他们去看看我的收藏。”

????“这个老毛子还真有点意思!”罗津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

????对于他这样的要求,方明远他们倒是更多了几分兴趣,看来老人手中没准真有好东西,否则一向精明的日本人不会盯上他。

????纳希莫夫老人看到方明远三人点头同意,这才收拢起了面前的小摊,夹起了椅子,霍多科夫斯基连忙上前帮他将东西提着,一行人顺着旁边的路向外面走去。

????并没有走多远,穿过了两条街道,来到了路边一栋显得有些破旧的三层小屋门前。屋门口已经站着两个人,方明远看得清楚,正是他们在商店里曾经遇到的那个苏联向导和那个自称是虎河县政府工作人员的青年人,只是那个日本人却不在其中。看到纳希莫夫老人回来,两个人立时迎了上来。

????双方打了一个照面,那个青年人就是一怔。他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又和方明远他们几人撞上了。

????“纳希莫夫大爷,这位华夏的朋友想看看你收藏的勋章。”那个苏联人大声地道。

????罗津几人互相对了一个眼色,联想到刚才纳希莫夫老人说有个日本人想购买他的勋章被拒绝了,几人都想到了,会不会是店里看到的那个日本人让他来做托的。

????“嘿,想不到在这里又见面了。我说,刚才和你们在一起的那个叫什么藤田的日本人呢?怎么着,不用你们陪同着了?”罗津故意用俄语大声地问道。

????纳希莫夫老人立时变了颜色,以极其严厉的声音质问着那个苏联人。

????“他说,他不卖东西给日本人和朝鲜人,对方难道是不知道吗?那个人在辩解说,他不知道什么日本人要买,就是这个华夏人说要买的,而且听说纳希莫夫老人这里有的。纳希莫夫老人又质问他,是不是刚才确实有个日本商人,那个人承认了。”罗津替两人翻译道。

????吴江国简直都要气疯了,这几个人怎么阴云不散的,走到哪里都能够撞上!他是新近下来挂职的干部,这一次县里来了个想要投资的日本商人,由于懂得一些日语,这接待工作县里就交给了他。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连着两次都让这几个人给破坏了。

????“拿出你的证件来!”吴江国气势汹汹地拦住了罗津道,“你知不知道,你们的这种行为是在给祖国抹黑!是在破坏我国的建设大业!给县里的工作增添麻烦!”他这一番话,立时就让方明远三人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方明远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动不动就拿大帽子扣过来的干部,做点什么狗屁事都要把祖国和党挂在嘴边,只要有利于他的政绩,其他人的利益统统都得让步。不就是一个日本人打算投资建厂吗,在这种边境地区,能投入多少钱?看这个人口气,简直要将对方当祖宗一样供起来了。是不是这日本人看上了哪家姑娘,要是人家拒绝的话,他也会认定人家破坏国家建设了?

????“给祖国抹黑?破坏国家的建设大业?帽子扣得不小,我记得当初那些日本人的汉奸走狗们不也经常这么说!说什么我党抗日破坏大东亚共荣!”方明远冷笑道,“你们说是不是?”

????罗津没有想到,方明远这一次居然首先发难,而且言词如此地犀利,不给对方留半点情面。怔了一下才接口道:“是啊,据我们家老人说,当初东北的那些二鬼子征粮,抢花姑娘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副可耻的嘴脸。令人望而生恶!恨不得见面就抽丫八十八个大嘴巴,再踩上一只脚,让丫得永世不得翻身。”

????“八十八个大嘴巴太少,怎么也得抽上个千八百个,让他认清楚谁是祖宗,别数典忘祖了!”武威也不甘示弱地道。一个小小的县里干部,也敢对自己指手画脚的,居然还是为了个日本人,这就更令他感到恼怒了。

????脸色涨得通红的吴江国吃惊地大张着嘴,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这三个人居然敢辱骂他这个干部,说他是汉奸二鬼子,而且还这样的尖锐地不经他留半点情面。

????“你你你……你们这三个刁民!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在破坏难得的华日友好关系!”吴江国尖声地斥责道。

????“滚!不然老子在这里就大耳光地抽你!”罗津踏上前一步,怒目而视道。刁民,这个名称还是第一次落到他的头上的。而且是一个县里的应当连个处级都够不上的小人物。随着罗津的动作,陈忠三人也随之向前踏进了几步。

????吴江国畏惧地倒退了两步,扣扣大帽子,耍耍嘴皮子,他还成,罗津要是真动手,别看他比罗津要年轻个十岁,可是他这心里一点点的把握都没有。更不要说,陈忠他们三人一看就像是保镖。“你们等着瞧!”扭身转头就走。就仿佛身后跟有饿狼的小羊一般。那个苏联人尴尬地笑了笑,也转身离开了。

????“夸夸其谈的废物!”方明远心中暗道。除了会扣大帽子倚官仗势,再就是拍马屁琢磨上司心理之外,什么本领都没有。

????没有了人打扰,方明远他们总算是可以进入了纳希莫夫老人的家了。老人的屋子在二层,家里十分破旧和空旷,仅有的一些家具看起来都是有些年头了。但是几人从地板上的痕迹上可以看得出来,有些地方原来还是应当摆着家具的。

????纳希莫夫老人让几人在客厅里候着,自己进到了里屋。不一会,抱着一个中等的木箱子走了出来,放到了桌上。

????打开箱子,里面是一个个小木盒。老人拿起最上面的一个木盒,递给了霍多科夫斯基。霍多科夫斯基,又将盒子交给了方明远。

????方明远打开盒子,里面赫然放着一枚勋章。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不由得脱口而出道:“这是波格丹赫梅利尼茨基勋章!”

????纳希莫夫老人有些浑浊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光芒,沉声说了一句话。

????罗津道:“老人说这是一级波………什么基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