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四章 建厂 参股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九十四章 建厂 参股

????如果说石油是一个国家工业化的血液,那么钢铁无疑就是一个国家工业化的脊梁!但是石油石化及钢铁冶炼产业是标准的“高能耗、高污染”产业。实际上,华夏工业化快速推进的过程,也就是华夏钢铁产业不断扩张的过程。

????近代的华夏钢铁产量在世界钢铁产量中所占的份额小的可怜,直到共和国建立,在苏联的援建下,才正式建立起来属于自己的现代钢铁产业。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前,华夏的钢铁产量发展速度并不快,在一九八零年,华夏的粗钢产量还不到四千万吨,不到日本和美国的三分之一。

????而改革开放之后,华夏钢铁产量一直伴随着华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呈现出了跨越式的增长,短短的十年时间,华夏的粗钢产量就有了明显的增长。而前世里,到了两千年之后,华夏的粗钢产量更是突破了五亿吨大关,远远地超过了世界上所有的国家。但是这种跨越式的增长,所带来的弊病也是越来越明显。

????首先,国内的铁矿石供给不足,需要大量进口铁矿石,巴西、澳大利亚等铁矿石出口国借机大赚特赚,连带着海运公司也是一再提价,华夏每年仅在这一项上,所花费的外汇就得数以百亿美元计;其次,由于华夏钢铁企业所生的粗钢虽多,但是高端的钢材产量却是长得可怜,例如说生产汽车所需要的钢材,每年都需要大量从国外进口。甚至于出现了从华夏购买粗钢,进一步炼制后再返销华夏的情况。对于这样的结果,国人中有识之士自然是深为痛心。

????自重生以来,方明远就一直在琢磨着如何在钢铁业里插上一腿,即便改变了不了大环境,只要能有所改变,也不枉上天给自己这样一次机会。所以他从阿尔贝德钢铁公司那里换来了技术,又支持父亲承包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车间。但是,九零年的华夏,钢铁业还是属于国有企业所垄断的行业,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私人所有的钢铁企业可以说还都属于小玩闹,根本就没有成为气候。所以方明远也只有等,等国家开放钢铁业。

????虽然国内不允许私人资本进入钢铁业,但是国外却没有这样的限制。所以方明远就想了一个曲线建厂的办法,以麻生香月的名义在日本购买了一家小型的炼钢厂,再借苏联解体前后的这段俄罗斯陷入混乱的时间,在俄罗斯购买矿产开发权,先将这些矿产运至日本,维持炼钢厂的正常运转,同时在国内招聘人员,到炼钢厂里去学习技术和管理。等到一切都走上了正规之后,一旦国内放开私人资本进入钢铁业,再将炼钢厂迁回国内,

????这一次,他就要抢在苏联卢布第一次大贬值前,将麻生香月抵押贷款出来的巨额卢布在苏联国内挥霍一空,而买矿藏的开采权,无疑是花得最快的。如果说可能的话,他还想将西伯利亚的油田也一并买下来呢。至于那些巨额的卢布贷款,过不了几年,经俄罗斯几次新旧卢布兑换,还款时就会变成微不足道的小钱了。这叫拿你的钱,买你的矿!

????罗津摆了摆手,将霍多科夫斯基赶到了一边去,这才对方明远郑重其事地道:“方老弟,你是不是打算在苏联买矿?这事你可得三思而后行,苏联现在国内政府的**无能比起咱们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咱们不比美英这种国家,苏联人别看现在这样巴结咱们,心里没准怎么蔑视咱们呢。这些老毛子,黑起咱们的钱,也是心狠手辣。到时候,这笔钱,你可别打了水漂。”他久在东北三省,对于苏联如今国内的状况,自然是了解地很清楚。

????方明远一笑,罗津的这番话当然是好意,但是方明远又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一笔钱日后当然会是以日资或者说美资的名义进入俄罗斯,只要实际的股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挂谁的名头不都是那么一回事。而且苏联的内部越**无能,这从中渔利的机会自然也就更多。“罗大哥,你说的这些风险,我心里都有数。”

????听方明远这样一说,罗津自然也就不好再劝下去了。

????“老哥,现在你总可以说说,在这里,做什么买卖最来钱吧。”武威有些急不可耐地道。

????“在这里,只要你有关系,有渠道,做什么都来钱!就是卖毛巾,也可以让你赚得盆满钵满!”罗津点指着山下的城市道,“这几年,我在这里也算是有了一些人脉,知道了一些苏联国内的状况。我才知道,这些老毛子的生活苦啊!他们商店里的商品,贫乏到了什么程度,你知道吗?”

????“什么程度?总不能比咱们改革开放前还要糟糕吧。”武威有些不信地道。苏联毕竟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能够与美国抗衡的超级大国,拥有着核武器、人造卫星、宇宙飞船、航母这些超级杀器,就算轻工业产品再怎么不济,也不可能连改革开放前的华夏都不如吧。

????“嘿嘿,还就让你说对了!”罗津嘿嘿一笑道,“苏联人的生活水平走两极分化,像冰箱、电视、汽车这些东西,他们的拥有率甚至于不低于美国,对于城市居民来说,几乎并不算什么奢侈品,但是在轻工业产品上和食品上,他们的质和量都还有着很大的不足。我去过苏联的几个城市,在那里,你不用发愁会饿肚子,但是商店里永远就是那么几种商品,除了面包、土豆泥、香肠那么几种食品可以充分供给之外,你要是想吃点别的什么东西,那可就不容易了。”

????武威咧了咧嘴,上顿土豆泥面包,下顿土豆泥面包,那岂不是成了以前华夏的北方冬季了,天天和土豆白菜胡萝卜较劲了。

????“虽然赚钱的机会很多,但是想要做成买卖却不容易。这主要是因为咱们和苏联人,手中都没有足够的美元,而对于对方的货币,大家又都不认可,所以就只能进行易货交易。有时候,中间要倒几回手,才能够做成一笔买卖。我的想法是,可以在这里建立一家木材厂,从国内运来的轻工业产品,在这里交易后,直接就购买原木运回来,然后再切割成木材,由水路运回国内。这两年,我觉得国内的家具市场有日趋繁荣的迹象,老毛子他们的原木质量又好,价钱也低,应当不愁销路。”罗津看了一眼方明远,看他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这才接着道,“武老弟要是有意,咱们就可以进行分工合作,这里我熟悉,我来负责木材厂的设立,以及东北三省境内的货源和销售,武老弟可以负责在东北三省以外的货源和木材销售。”

????武威也看了看方明远,在他看来,这寻找货源和木材销售的下家工作,交给方明远来做才是最适当的。家乐福超市的采购人员遍布全国,而且轻工业产品,原本就是超市销售的主要商品,还用得着自己再费劲去找?而且越是大批量的采购,这进价自然也就越低不是?

????“方少……”武威迟疑了一下道,“罗老哥的这个想法你看怎么样?”

????方明远又岂能看不出武威的这点小心思,要说吧,这样小打小闹的投资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但是罗津的这个想法却是具有很大的操作性。随着日后国内房地产业的兴起,家具市场自然也随之火爆起来,对于原木的需求一直都很旺盛,可以预见得到,只要罗津的经营过程中不出现什么大的纰漏,日后二十年内的赢利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罗津也紧张地看着方明远,他也明白武威的用意所在,如果说将方明远也扯进来,对于这个计划中货源的组织和最后的销售,无疑可以节省大量的成本,可以获取更大的利益。但是方明远要是真的参股进来,以他的雄厚资本,自己最终又能够在厂子里有多少话语权?武威可以不在意,只要有分红就行,自己可不想当一个有名无权的股东。罗津是左右为难。

????方明远微微笑笑道:“罗老哥的这个想法很不错,我想盈利是绝没有问题的。如果说两位欢迎的话,我可不可以也在其中参上几股?”这个罗津方明远挺感兴趣,如今他手头人才匮乏,即便是有这样的想法,也无人前去实施。如果说能够将罗津他们扶持起来,将这一行当做大做强,日后少砍国内的森林,也是功德一件啊。

????“那当然欢迎!”罗津硬着头皮道,要说不欢迎,那可就得罪人了。武威虽然没有告诉过他,方明远在政界的关系,但是堂堂的一个武衙内,这几天来在方明远面前的模样,罗津可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的。他的背景比起武威来,也不过是伯仲之间,自然不敢得罪方明远。

????“但是我还有几个条件!如果说两位老哥都能应下来,我就答应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