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六章 麻生香月来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九十六章 麻生香月来了

????此时,随车一同出关的林莲几人,在海关外面,却看不到了方明远他们了,她们最初还以为,方明远和武威他们也许是有什么事,也许两人上厕所去了,稍等一会儿也就是了,但是左等不来,右等不至,林莲她们就有些急了。方明远和武威他们要是有什么大事,也应当派个人来通知自己一声啊,这怎么过个海关,人就没有了。偏偏方明远的大哥大,还留在了车上!

????就在这个时候,大哥大突然响了起来,林莲连忙接了起来,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却不是方明远的,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原来是麻生香月打来的电话,通知方明远她已经到了维申斯克迪口岸,正在上渡轮,马上就要到虎河口岸了。

????“麻生小姐,你赶紧过来吧,方少他不知道去哪里了!”林莲焦急地叫道,这里她人生地不熟,就是想找人,都不知道从何找起。不禁有些后悔,怎么也没叫罗津留两个人。

????其实这个问题,大家当时都没有多想,主要是这里太小了,出了海关不远就是县城,而县城总共就那么几条街,县招待所也算是县里少有的几座高层建筑,要想迷路都难!所以不管是罗津,还是方明远他们,谁也没有想过这事。

????“我马上就过来了!你们在海关门口等我!”一听方明远不知去向,麻生香月也立时着了急。

????林莲挂断了电话,焦虑地看着四周,希望能够看到熟悉的身影,陪同她们的那些保镖,除了武兴国还留在身边,其余的人都分散开来,打听着方明远他们的去向。

????不一会,张显立匆匆忙忙地跑了回来,他刚刚从那些通关的人群那里得知,刚才通关的时候,有五个人被海关警察扣留了,听那些人的描述,很像是方明远他们。

????“啊?”林莲不由得大吃了一惊,方明远他们被海关警察扣留了!这可是大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三辆越野车从海关里开了出来,停到了他们的面前,麻生香月立即从车上跳了下来。随着他一同下来的,还有七八名金发碧眼的白种人。

????“林助理,找到方少了吗?”麻生香月急不可待地问道。

????吴江国心中得意地很,在苏联那边自己是奈何不了方明远他们,但是回到国内,你一个升斗小民,还要和官斗不成?华夏可是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老话——民不与官斗。

????自己今天两次在藤田先生面前的表现良机,都被这几个人给毁了,虽然说藤田先生并没有表示出来什么不满的态度来,但是吴江国心里却是很不高兴。刚刚到这里不久的他在县政府里还没有明确他的主管范围。他到虎河县来说白了就是镀金来了,到下面走一圈,然后过个半年一年地就调回到了市里,届时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升副处了。

????虽然说这虎河县的县委书记孙宇是他父亲党校同学,肯定会对自己有所照顾,吴江国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日后调回市里时档案上的评语,但是如果说自己能够在这段时间里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那么对于自己日后回市里挑选工作部门就有莫大的好处。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藤田佐夫前来虎河县考察,据说是打算要在这里投资,这一消息对于整日里发愁财政紧张的虎河县县委县政府来说,无异于久旱逢甘雨一样,对此事无比地重视。而吴江国恰恰会说日语,对俄语也懂一些,再加上孙宇也有意照顾他,陪同这个差事才落到了他的头上。

????在吴江国无微不至的安排下,藤田佐夫对于虎河县的接待工作十分地满意,并且不止一次地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面前夸奖于他,吴江国这心里自然是别提多高兴了。有这样浓重的一笔成绩,日后对于他回市里安排工作部门无疑可以起到巨大的作用。

????但是今天,吴江国连着三次的失败,还被人耻笑为日本人的汉奸走狗,这一口气他又怎么能咽下去?

????藤田佐夫今晚打算在苏联这边住宿,但是吴江国还是决定先回县委县政府一趟,将今天的情况向县领导做个汇报,没有想到,在渡轮上就看到了方明远和武威。于是他就抢先一步下了船,利用职务之便,向龚南夏举报方明远他们走私苏联勋章,于是就有了方才的那一幕。

????“把勋章交出来吧,我已经打听清楚了,那个纳希莫夫老毛子,已经把所有的勋章都卖给你们了。只要你们乖乖地交出勋章,我可以请龚科长放你们一马,今天这事就算了。要是你们不识趣,龚科长他们为了睦邻友好,打击违反苏联法律进行勋章走私的你们,谁也挑不出什么错来!”吴江国得意洋洋地道。自己要是能够将这事情办得圆圆满满的,藤田佐夫在县委县政府领导面前,再给自己美言几句,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们几人想好了,像你们这种走私事件,国家没发现也就算了,要是真正追究起来,判你们个十年八年都没什么奇怪的!看你们一个个年纪青青的,犯不上为了几枚外国勋章到监狱里吃‘皇粮’吧!”龚南夏用电棍敲击着办公桌,在一旁帮腔道。

????“判个十年八年?你在这里哄小孩呢?我倒要看看,你们两个最后怎么收场!”武威冷笑着扯过了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道,“方少,不出来还是真不知道,这底下的吏治居然败坏到了这种程度。”有陈忠这个警察部警卫局的成员在,武威一点都不担心。

????“你给我站起来!”龚南夏恼怒地用警棍一敲办公桌,这两个人太他妈的不像样了,那个年青的不懂得眉眼高低,怎么这个人也不懂?

????“你让我站起来,我就得站起来啊?”武威懒洋洋地道,“你算老几?”方明远几人都笑了起来。还真是的,耍官威也得挑对像才行,像武衙内这样,处长见过无数的人,一个小小的海关人员,怎么可能吓得着他。

????龚南夏这脸上可是彻底地挂不住了,站起身来,绕过办公桌,挥舞着警棍劈头盖脸地就照着武威打了过来。

????他这一动手,武威的保镖自然也就不等再坐视不理了,两人不约而同地一个箭步蹿上前来,一左一右就把龚南夏架住了,其中一人一捏龚南夏的手腕子,龚南夏身不由已地就松了手,警棍也就落到了对方的手里!

????龚南夏大惊,张口道:“来……”另一人伸手就要捂他的嘴,吴江国也被这一幕给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大胆,在海关里就敢对海关的工作人员动手!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大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猛地推了开来,接着,几个人就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一看就是海关的人。后面却是几个漂亮的女人!

????“苟关长,他们这是袭击海关工作人员!”龚南夏大叫道。

????“麻生香月,你怎么来了?”方明远一眼就看到了跟在那中年人身后的麻生香月、林莲和武威的秘书,还有如释重负的张显立。

????苟立国,也就是龚南夏口中的苟关长,看到办公室里的情况,也是为之一怔。龚南夏被两个人夹在了中间,其中一人手中还拿着一根警棍,屋子里还坐着两人,而在办公室的另一边,还站着一个青年人。“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武威摆了摆手,两个保镖放开了龚南夏,却将警棍交给了武威。

????“方少!”看到方明远安然无恙,麻生香月和林莲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虽然说明知道有陈忠跟着,应当出不了大事,但是不亲眼看到方明远平安无事,两人这心里总是有些悬着。

????“苟关长,我正式向你投诉,贵海关的工作人员滥用职权,限制我们老板的人身自由!贵海关必须给我们一个明确的交待!”麻生香月厉声道。

????苟立国皱了皱眉,刚才麻生香月径直冲进了他的办公室,亮出了护照,直截了当地抗议海关工作人员无故扣留她的老板,可是把苟立国吓了一跳,扣留了一个日本老板?这可不是件小事。所以他立即陪同着麻生香月她们一直找到这里。想不到,龚南夏果然扣留了几个人,只是这几个人,看起来并不怎么像日本人啊?

????“龚南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苟立国沉声道,“为什么扣留他们?”

????“苟关长,我是虎河县县政府财政局的吴江国,是这么一回事,我今天陪同前来我县投资的外商藤田佐夫先生去对岸考察,发现了这几个人在购买苏联勋章,依据苏联和我国的法律,这是违法的行为,所以我就通知了海关,现在我们正在询问他们。”吴江国连忙上前道。

????“购买苏联勋章?”苟立国冷冷地看了龚南夏一眼,龚南夏畏惧地缩了缩头。龚南夏知道,自家关长向来对这种行为睁一眼闭一眼的,按他平日里在私下的话说,自家的文物古董那是一件都不能出国,如果说有人能够从外国向国内带古董,自己就是不能帮他,但是也绝不能拖后腿。自己原想着,苏联勋章,也不是什么值钱的古董,而且这样一件小事,举手之劳,关长也不见得会关心,还能在吴江国这里落个人情。可是没有想到事情竟然闹到了这个地步。

????“那么你们找到了他们所买的苏联勋章了吗?”苟立国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