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不知死活的吴江国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不知死活的吴江国

????“苟关长,您借两步说话。”吴江国将苟立国拉到了办公室最里面。

????苟立国心里恨不能给眼前的吴江国拍死,人家购买苏联勋章是往国内带,又不是从国内买了古董向国外带,苏联海关都没有发现,你吃饱撑得这么积极做什么?就算人家是日本人,也是日本人和老毛子之间的事情,难不成老毛子是你祖宗?这样为老毛子着想?但是他心里这样想,嘴上却不能说。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他是国家工作人员,又是人多眼杂的地方,这个什么吴江国又是县政府人员,他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现在总可以说了吧,那么你们找到了他们所买的苏联勋章了吗?”

????吴江国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原本他以为方明远他们进了这里,就是案板上的鱼了,随他想怎么剁就怎么剁,最好能够看到方明远他们哀求自己高抬贵手的丑样,那才能出他胸中的一口闷气。所以他不急不忙地,就如同戏耍耗子的老猫一样。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苟立国居然会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

????苟立国长叹了一口气,压了压心头的火气道:“你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他们买了苏联的勋章,并且带进海关了?”

????“我可以肯定他们买了,那个拥有勋章的老毛子老头,说他已经卖出去了。”吴江国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地道。

????“好吧,就算是你肯定他们买了,但是你能肯定他们把那些勋章带出苏联国境了吗?依据苏联法律,只要他们不将勋章带出苏联,并不违法,苏联法律也没有规定那些勋章不得转让吧?苏联人都不追究的行为,你打算让我们怎么追究?”苟立国冷冷地问道。

????“搜查他们,肯定是在他们的身上!”吴江国硬着头皮坚持道,“那个老毛子对这些勋章要价相当高,他们要是买了,就肯定会带回国来,不会放心地留在苏联。如果说不在他们的身上,那就在他那个同伙的身上!”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临阵退缩,放过方明远他们,再想搞到那些勋章就很难了。自己还指望着拿它们去向藤田佐夫邀功呢。

????“嗷?”苟立国眉毛一扬冷笑道,“你确定他们还有同伙?他的同伙在哪里?”这个家伙,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自己把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他居然还一条道走到黑,仍然坚持要搜查方明远他们。

????“可能还在苏联,没有回国。”吴江国的确是一直没有看到那个没给他好脸色,还骂他是汉奸走狗的也是给他记忆最深的罗津。

????苟立国这心头的火气大盛,这吴江国是真他妈的傻啊,还是有意在自己面前装傻,自己都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了,他居然还不领悟。除非说,当场从方明远他们的身上搜出来苏联禁止出境的勋章,否则的话,人家回头就可以向海关抗议。那个麻生香月可是日本人,看那气质穿戴,显然不是一般人,这里面有她的老板,自然也不会是普通老百姓。回头要是没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海关的麻烦可就大了。

????苟立国虽然说对日本人没有半点好感,但是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有的时候私人好恶必须要服从国家的政策。你可以在私下里操日本天皇他娘都没有关系,但是在公众场所,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就必须要尊守规则。即便是再讨厌日本人,也不能随意地为难人家,有心制造外交事件。到时候,不但自己没好果子吃,连带着国家形象也受损。

????“苟关长,苟关长!”吴江国察觉到了苟立国有些不满,连忙小声地道,“我……”

????“我什么我,我也不能只凭你的一面之辞就把人家扣下来搜身吧,要是没有搜出来违禁物品怎么办?”苟立国有些厌恶地道。

????吴江国怔了一下,皱着眉头想了片刻,有些诧异地道:“没有搜出来违禁物品,就放了他们。”在他想来,方明远他们要是能够侥幸过关,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哪还能再有什么其他的念头。况且自己是官,他们是民,这官管民还不是天经地义。虽然说吴江国不是没有看出来,陈忠三人应当是保镖身份,但是吴江国根本就没有将方明远他们放到眼里。真要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大人物,怎么可能跑到虎河县这个小地方来?

????苟立国心想,这要是我们海关的人,我早一巴掌拍过去了,说得真是简简单单啊。将人家当众扣留下来,结果什么也没有查出来,然后放人就了事了?日本人能这么好说话?“我说,吴江国同志,这事情……”

????“苟关长!”方明远此时已经和麻生香月简明扼要地了解了情况。

????苟立国注意到麻生香月是站在了方明远的身旁,显然,这一位就应当是麻生香月所说的老板了。他不敢怠慢,连忙转过身来,上前了几步。

????“苟关长,我们还有急事,没有时间在这里耽搁。贵海关人员将我们扣留下来,拿走我们的护照,非要说我们走私苏联勋章,可是我们两手空空地过关,身上哪有什么苏联勋章。你身为关长,就请领导尽快给个结论吧。”了解到了卢布贷款手续已经办完,巨额的卢布已经打入账户,方明远自然也就没有心思在这里和吴江国逗闷子了。

????苟立国有些诧异方明远的年青,看起来也就是十六七岁模样的他,居然是这一群人里为首的。但是方明远提出来的要求,他却不能不重视。“小龚!他们的护照呢?”

????龚南夏立即从一旁的办公桌上,将方明远他们五人的护照拿起来,双手交给了苟立国。苟立国看了一遍,注意到五个人全部都是华夏的国籍,方明远和武威还是京城的户口,这心里不由得就是一惊,看向方明远的目光里就充满了几分佩服的意味。在九零年的时候,能够让日本人给自己打工,那可是相当罕见的事情。不过,这也更证明了,方明远的身份恐怕不凡。

????“小龚,你是接到他的报案,说这几位同志携带苏联勋章过关的吗?”苟立国一脸严肃地问道。龚南夏此时再也没有刚才的威风,带着几分畏缩的神情看了一眼吴江国,这才点了点头。

????苟立国冷冷地道:“既然是这样,刚才为什么将其他人都赶到屋外去了?”来的时候,苟立国可是注意到了,屋里海关人员只有龚南夏自己,几个海关警察都在门外。这是违反海关纪律的。

????“王科长说,有话要和他们谈谈,那个……人多有些不方便!”龚南夏现在后悔得简直想撞墙,海关里谁不知道,关长对于老毛子和日本鬼子一向都看不顺眼,别看工作上一板一眼,对进出关的外国人一视同仁,但是私下里,不知道骂过多少回老毛子和日本鬼子了。吴江国扣留方明远他们,是为了要那些勋章去讨好日本投资商,就凭这一条,就触及了关长的逆鳞了。吴江国不是海关系统的人,苟立国管不到他,但是却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早知道这样,自己还不如不那么多事,跟着海关警察们一齐出去,至少那样的话,自己只是在履行工作职责。

????苟立国那是什么人,在海关工作多年的他,一听就明白了这其中必然有什么猫腻。吴江国肯定有什么打算并没有告诉自己。苟立国当即心里就已经有了决断,他又看了两眼五人的护照,这才将护照递还给了方明远道:“方同志,检查过关的来往人员,杜绝走私物品是我们海关人员的职责所在,听到有人举报,就一定得检查,所以还请方同志理解见谅。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们海关为包庇那些违法违规人员,这一件事情,我会严格处理当事人员的。既然几位有急事,那么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苟立国心里想得很清楚,既然是华夏人,又是涉及到苏联的勋章入境,而且身份看起来也不低,自己又何必当小人不是,况且他还巴不得那些出国的人员们能够把全世界各国的好东西全部偷偷拐回华夏来呢。反正方明远他们五个人的护照他刚才已经暗地里验过了,应当是真的,护照上的内容也已经记住了,真要是有什么麻烦,也不至于毫无线索。

????“等等!苟关长,你不能这样做!”身后传来了吴江国的一声大叫。

????苟立国不满地扭过头道:“吴科长,这里是虎河口岸海关,不是虎河县政府!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来指导!”海关是垂直管理单位,向上一级海关负责,当地政府是无权管理海关内部事务。当然了,一般情况下,海关领导也是会尽可能地与当地政府搞好关系,以保证海关的正常运转。但是吴江国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这里捣乱,已经激起了苟立国的怒火——一个小小的科长,什么时候也轮到你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干涉我海关内部事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