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八章 去县委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九十八章 去县委

????说实话,方明远倒是有几分佩服这个吴江国,为了达成目地,简直是百折不挠啊。要知道,先不说海关与县政府原本就是两个系统,互相并不统属,有合作关系而无管辖关系,听他们的谈话,可以确定吴江国只是一个科级干部,苟立国身为海关关长,这级别也是在吴江国之上的。能够有这份勇气,倒也是相当难得的。

????吴江国的脸色有点发白,他也明白,这是有些犯忌讳的行为,插手到了别人的领域里去了。但是看着武威和方明远那“得意洋洋”的样子,他又怎么能忍气吞声,更何况,一旦放他们离开,这勋章的下落就不好说了,自己还怎么向藤田佐夫邀功请赏呢。要不说,有时候聪明人也会钻牛角尖,他光想着自己要是能够拿到勋章的好处,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自己这样做所带来的坏处。也许他认为,反正自己和海关不是一个系统的,就是苟立国再有意见,也不能越系统地来处置自己。而且还有县委书记孙宇罩着自己,没什么好怕的。

????“苟关长,你听我说!”吴江国咬了咬牙,将苟立国又拉到了办公室的里侧,小声地道,“苟关长,你有所不知啊,这县里来了一个打算在这里投资建厂的日本商人,他也看中了那些勋章,今天就是专门去买的,结果被他们抢先买走了。虎河县的经济状况苟关长你也知道,县里对于这一次的投资十分地重视,要求一定要想办法让日本人的投资在县里落地。苟关长,可不能就这样把他们给放了啊!”

????苟立国立时就全明白了,怪不得吴江国会报案,又跑到这海关办公室里指手画脚的,闹个半天,根源是在这里!他的心里立时对吴江国就又多了几分鄙夷,但是让他这样一说,苟立国倒不好开口让方明远他们走了,毕竟虎河海关位于虎河县内,虽然与虎河县委县政府没有上下级的关系,但是也得照顾一下县里的意见,不然这日后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

????但是……为难国人来讨好日本人,这种事情他苟立国也不想做!

????“吴科长还真是一心为国啊,为了让日本人满意,真是无所不用啊!”苟立国冷笑道,“你就不怕这事传扬出去,国人会怎么看待你?”这里是东北三省,是华夏二战时遭受日本人荼毒时间最长的地方,虽然国家现在宣扬华日友好,但是私下里,不知道有多少东北爷们看着日本人就有气,在这里当个汉奸可是不容易。

????吴江国脸皮一红,他听出来了,苟立国对于他的这种行径很不顺眼。“苟关长,这苏联勋章又不是咱们国家的文物,让给日本人也没什么吧。再说了,我这也是为了吸引外资,振兴虎河县的经济,改革开放至今也不少年了,可是虎河县对外的公路已经成了什么模样?还不是县财政太紧张,根本就没钱修缮……”

????苟立国一摆手,打断了吴江国的解释道:“这些话你不必和我说,虎河县是什么样子,我比你更清楚!”他在这里工作了十余年了,家也在虎河县里,对这个地方的感情和了解又岂是吴江国这个外来户所能相提并论的。

????“方同志,武同志,麻生小姐,能不能借一步谈谈?”苟立国对几人道。

????在吴江国不满的目光下,四人进入了一旁的办公室,他也走了出去。并没有过多久时间,当关长办公室的大门再打开时,苟立国笑容满面地将三人送了出来。一边招呼着海关人员放人,一边道:“方同志,你们可以走了,今天给几位带来了诸多的不便,还请几位不要放在心上。”

????“苟关长客气了,你们这也是履行人民赋予你们的职责吗。”方明远也客气道。

????苟立国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一直将方明远几人送到了海关的门口,目送着他们几人向停靠在远处的车辆走去。

????还没有走出来多远,就看见一辆面包车从县中心方向急驶而来,直直地就奔着方明远几人而来。到了近前,面包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停了下来,车门一开,五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车上跳了下来,吴江国也从副驾驶座上跳了下来指着方明远几人道:“就是他们!”

????那五名警察立时涌上前来,为首的中年警官厉声道:“你们几个人跟我们走一趟吧?”

????方明远这一次是真的恼火了,他不喜欢高调,更不喜欢和官员们的那些虚情假意的交际,所以每到一地,他都不想惊动当地的那些官员们,在海关里一直看他胡闹没亮身份,也是想借此机会看看虎河海关的人员素质,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可以任这个吴江国一而再,再而三地找自己生事。武威方才还说要找虎河县县委县政府给这个汉奸二鬼子点教训尝尝,想不到他居然把警察都给拉来了。

????苟立国此时还未回去,看到这一幕,又快步地赶了过来。人还未到,声已经传了过来:“鲁大军,你们要干什么?”

????那个中年警官显然认识苟立国,这脸上立时带上了几分笑容,上前道:“苟关长,你好你好,我们接到县财政局吴科长的报案,所以过来带人。”

????苟立国瞪了吴江国一眼,怪不得刚才送方明远他们出来的时候,没看到吴江国,原来跑到县里叫人去了。你自己找死,那么就怨不得他人了。

????“胡闹,他利益熏心在这里瞎胡闹,你鲁大军怎么也跟着一起胡闹!”苟立国愤愤地道。

????鲁大军当时就愣了,吴江国当时只说有急事,来晚了犯罪团伙就跑了,出于对政府人员的信任,所以他们也没有多问,立即驱车赶来,如今听苟立国这样一说,这心里不由地打了个结。难道说,这几个人苟立国认识?虽然说,这海关系统与县政府系统互不干涉,但是身处边境,虎河县里的人,哪一个不是每年要到河对岸跑个几趟,鲁大军的小舅子就是做边境贸易的,他可不敢得罪苟立国。

????“苟关长,你来了也好,这位吴科长不就是认为我们私下里夹带了苏联勋章了吗?你来做个证人,麻烦你通知一下虎河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咱们一起去县委当场检查。如果说没有发现苏联勋章的话,虎河县委县政府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方明远冷若冰霜地道,“不然,这官司我和你们打到中央去!”说着,原本停靠在远处的车队也开了过来,一溜的越野车夺人眼目。

????“靠!”鲁大军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虽然不认识这些越野车,但是光看外表,也知道都是好车,自己这些人开来的面包车和人家一比就是渣滓!再看车牌,有省城的,有京城的,还有苏联的,鲁大军就知道,这一次自己肯定是惹火上身了。就凭这一溜车,这位就不是个简单人。

????“好!”苟立国看了看左右,叫过来一名海关人员,叮嘱了两句,那人立时飞快地跑进了海关。

????“苟关长,既然你认识他们,还不从中说和说和,真要闹到孙书记那里啊?”鲁大军有些傻眼地道。这位小爷到底是谁啊,居然他说什么,苟立国就做什么。事情要是真闹到孙宇那里,虽然鲁大军自认为在整件事里没有什么过错,搞不好也要挨训斥。

????“说和个屁!”苟立国没好气地道,“吴江国在我的海关里已经折腾了人家半天了,你真当人家都是泥菩萨,不会出气啊!”

????鲁大军缩了缩头,这位的火气也不小啊。他看了看已经被事态发展惊得有些发呆的吴江国,心里不由地大骂了两句,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要不是他,又怎么可能卷进来。

????就在这个时候,从海关方向又开来了三辆车,方明远一眼就看到了那两辆嘎斯,正是罗津一行人。

????罗津诧异地从越野车的车窗里探出头来道:“我说两位老弟,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啊?哟,这不是苟关长和鲁队长吗,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我说罗老哥,你回来得倒是快啊。走不了啊,有个汉奸二鬼子阴魂不散地纠缠着我们。”武威愤愤不平地道。

????鲁大军诧异地看了看方明远,又看了看罗津道:“罗总,他们是你的朋友?”罗津,那可是省城来的大商人,每年,都要在这里做几百万元的生意,县里的这些头头脑脑,哪一个不知道他。据说他还有省里领导的背景,就连县委书记孙宇和县长李枫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

????“是啊,我从京城来的朋友!”罗津打开车门,跳了下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罗老哥,有什么话车上说吧,我可不想让虎河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见面后埋怨我们晚到!”方明远的声音很平淡,但是谁也能够听出来,平淡的声音下面所压制的熊熊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