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头痛的县领导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九十九章头痛的县领导

????虎河县县委县政府位于县城的中心,是一栋六层的小楼,上面三层归县委,下面三层归县政府。

????当海关的电话打到县委办公室的时候,孙宇已经收拾东西下了楼,正准备坐车回家。若不是临出院门的时候,司机看到了后视镜里匆匆忙忙赶下楼来的办公室主任连连招手,恐怕就错过去了。

????“孙书记,刚刚海关那里打来电话,说是苟关长马上就过来,有事情与您商量。”办公室主任三步并做两步,跑到了车前,趴着车窗对孙宇道。

????“苟立国要过来找我有事商量?”孙宇有些诧异地反问道。两人虽然在一个县里,但是大家一般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今都这个点了,苟立国突然跑县委来,有什么事?

????“而且不止是您,他们还通知了李县长。”办公室主任喘了口气道。

????孙宇这一下子立时就重视了起来,没有什么大事,苟立国是不会同时通知自己和李枫的。“说是什么事情了吗?”

????“对方没有提,只是说苟关长很快就到!”办公室主任摇了摇头道。

????回到办公楼里的孙宇还没有走几步,就看到李枫步履匆匆地走了过来。“孙书记,你也接到苟关长的电话了?”

????孙宇苦笑道:“是啊,我都出门上了车了,要不是小赵眼尖,看到他在楼门口招手,恐怕我现在就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李枫心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他要不是因为今天有点事,耽搁了一下,恐怕都快到家了。“孙书记,你说这苟关长突然来县委,能有什么事情?”

????孙宇双手一摊道:“我这里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老苟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啊。”

????说话间,就见一溜越野车夹带着两辆老式吉普,还有一辆警用面包车开进了县委县政府大院。这阵式,看得站在大厅里的孙宇和李枫两人眉头直跳。

????“苟立国来了,咦,那不是罗津吗?他怎么和苟立国一道来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李枫眼尖,一眼就看到了罗津。

????“罗津和苟立国一起来了?”孙宇也感到有些诧异。

????两人连忙迎接到了办公楼门口,热情洋溢地笑道:“苟关长,罗总,两位可是贵宾啊,今天是哪一阵香风将两位一起吹到我这里来的?”

????罗津和苟立国面无笑容地道:“孙书记,李县长,这可不是什么香风,是一股恶风,我们是不得不来啊!”

????孙宇和李枫心里就是一颤,诧异地互相看了看,“两位这话怎么说的,哪有什么恶风?再说了,什么恶风能够刮倒你们两位。”

????罗津用手一指正跟着鲁大军他们一起过来的吴江国道:“我们不来不行啊,你们这位吴科长,对我的客人是死缠烂打,纠缠不清,在苟关长的海关里就折腾了半天,出了海关,又招来警察,要扣留我的朋友们,所以我们只好找两位来评评理。”

????“小吴?”孙宇诧异地道。吴江国是他党校老同学的孩子,从市里下来锻炼镀金,今天他不是陪那个日本外商去苏联那边了吗,怎么会得罪了罗津?这下子事情可就棘手了,别看罗津是个商人,但是当初来虎河的时候,那可是市委书记亲自和自己打过招呼的。吴江国的老爸,虽说比自己在官场里混得好,可也只是个邻市里的副市长。

????“给二位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武威武总经理,他父亲是京城里的代区长,我家的老朋友。这一位是方明远方先生,秦西省家乐福超市的少东家!”罗津直截了当地给孙宇和李枫介绍道,“这两位是应我的邀请,来虎河县考察的。”

????京城里的代区长!这七个字就如同响雷一般炸得孙宇二人两耳嗡嗡做响。两人身在官场多年,自然知道,这七个字意味着什么。别说自己两人了,就是市委书记和市长,都低着人家老爸至少一级呢,更不要说,这是京官子弟!

????至于身为家乐福超市少东家的方明远,两人反倒忽略了过去。“欢迎欢迎,欢迎武总经理前来我县考察投资啊。我们县委县政府一定全力配合武总经理的工作。”虎河县穷啊,每年的财政收入,若不是每年都会得到省里的大笔补贴,连工作人员的工资都发不下去。如今这官员政绩考核,又很看重当地的经济发展,所以,这两位一听说是来考察投资的,这就别提多亲热了。

????“不敢,我可不敢在贵县投什么资了!”武威冷冷地道,“贵县的人咱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这……”孙宇两人接下来的欢迎词全被武威这一句生噎了回去。两位算是看出来了,吴江国肯定是把人得罪透了。不然的话,就算武威是京城中的官宦子弟,多多少少在这种场合里也得给孙宇他们点面子,伸手不打笑脸人吗。

????“孙书记,李县长,今天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请两位做个见证,这位吴科长,从海关的时候,就一口咬定我们私带苏联勋章入境,在海关里就扣留我们了不少时间。后来,苟关长送我们出来,他又带来警察,要将我们带回警察局。既然他认定我们私藏苏联勋章,那么今天就当着孙书记、李县长、苟关长的面,让你们的警察搜搜吧,要是搜出来苏联勋章,行,我们认罪伏法,要是搜不出来勋章,这事就请两位还我们一个公道!”方明远朗声道。

????虽然已经是下班时间,但是县委县政府的楼里还有不少人,听到院子里这么大的动静,也纷纷跑下楼来。

????吴江国此时也已经傻了,刚才孙宇和李枫对待罗津的态度他已经看在眼里,而对武威和方明远的介绍,更是令他胆战心惊,一个是京城里的区长儿子,一个是家乐福超市的少东家,哪一个也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啊!

????孙宇和李枫带着几分难以置信地眼神看了看苟立国,苟立国冷冷地道:“你们的吴科长一心为国,为了日本人的投资,不惜一而再再而三地为难国人!嘿嘿,就连我这个海关关长,他也丝毫没有放在眼里吗。”

????孙宇和李枫这心里立时凉了半截,苟立国的这一番话,无疑证实了罗津他们方才的说法,尤其是最后一句,那更是在说吴江国目无领导。在场的县委县政府其他人,立时就响起了一片低呼。

????“几位,这里不是说话的所在,是不是可以到里面详细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说,我们两人都听糊涂了。”孙宇陪笑道。

????“事情可以等会再说,先让你们的警察检查吧,还我们个清白!”方明远坚持道。

????“是啊是啊,要是真搜出来了,吴科长也可以向市里汇报,我们海关私放走私人员,工作不负责任,目无政府人员!”苟立国在一旁也附和道,“也算是还我们海关人员一个清白!”既然你吴江国无视他的存在,不给他面子,那么苟立国自然也不介意在他落井的情况下多丢几块石头。当然了,这也是苟立国相信,就算是吴江国背后有人,也绝对奈何不了方明远他们。

????李枫一扯苟立国,低声地道:“苟关长,你就抬抬手,别在里面参合了,这水还不够混吗?算我求求你,行不行。”

????苟立国一翻白眼道:“李县长,你这话就不对了,你们的这位吴科长先是跑到我们海关里指手画脚,接着又把我们海关放行的人要关押到警察局去,这不是对我们海关工作的极不信任吗?这不是我参合不参合的问题,而我就是当事人,我也需要借此事还我们海关一个清白。不然这日后,事情可就说不清楚了。这人言可畏啊,我苟立国虽然不指望着在有生之年里还能再高升一步,但是你也得让我在这里安安生生地干到退休吧。”方明远他们如此的镇定,更是令他相信,就算他们真的偷运勋章,也是有百分百的把握不会被孙宇他们发现。既然是这样,他刚好在这里发泄一下自己对吴江国的不满。

????“苟关长,几年内,你肯定能高升一步的。”武威突然扭过头来,笑眯眯地道,“好人会有好报的。”这个苟立国他看着倒是很顺眼,武威他老爹虽然不是海关系统的人,但是在京城里,认识几个海关总署的人还不是很正常的,到时候扯苟立国一把,那还不是举手之劳。再说了,如果说他们三人最终在这里投资建厂,那么虎河县的进出口贸易额肯定会有一个快速地提升,到时候,有政绩有人脉的他提升,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哈哈,那我就在这里先谢谢武总了,借您的吉言了!”苟立国笑逐颜开地道。武威既然敢这样说,那就肯定有把握,苟立国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跟着来一趟县委,还能有这样的收获。

????孙宇和李枫却是脸黑得如同锅底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