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章 退路(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一十章 退路(下)

????彩色北极狐,是指北极狐中出现的毛色突变品种,如影狐、北极珍珠狐、北极蓝宝石狐、北极白金狐等,统称为彩色北极狐。特别是浅蓝色北极狐,被视为北极狐中的珍品。它们的皮毛由于在保持了北极狐良好的保暖性之外,又具备了十分突出的特点,所以在国际毛皮市场上,极受那些贵夫人们的喜爱和追捧。不过野生的彩色北极狐,数量十分罕有,市场上大部分的彩色北极狐皮毛,都是出自人工饲养的北极狐。方明远也是在前世里,偶然知道的。

????“那方先生恐怕就要失望了!”声音却是从身后传来的,方明远扭头看过去,只见一个身形魁梧的俄罗斯汉子如同一头黑熊一般站在了不远处,口中呼出的白气和漫天飞舞的雪花漫杂在了一起。

????米哈罗伊尔安排的陪同人员立即迎了上去,将他和方明远隔了开来,方明远看得清楚,那人似乎是亮了亮证件,几个陪同的人员又让了开来。

????霍多科夫斯基吃惊地小声对方明远道:“他说他是阿尔罗萨公司副总经理,雅库特共和国分公司总经理,这人叫尼古拉斯基。是专程前来看你和麻生女士的。”阿尔罗萨公司的副总,对于他这样的普通苏联人来说,那可是个大官了。霍多科夫斯基觉得自己跟着方明远出来这一趟是真值了,不但能够捞取可观的报酬,还大开了眼界。

????尼古拉斯基长出了几口气,他实在是等不及到明天了,而且明天方明远他们有米哈罗伊尔陪同,想要私下里说话,恐怕也是很不方便。尼古拉斯基明白自己如今是在争分夺秒,如果说不能够在瓦尔德泽夫收拾自己之前安排好,恐怕自己的下半生就要在牢狱中渡过了。

????以他在雅库茨克市中的地位,自然是不难打听出方明远他们的落脚之地,只是当他匆匆忙忙地驾车赶到的时候,宾馆里的工作人员却告诉他,方明远他们一行人,已经出去逛街去了。

????虽然说他在雅库茨克市也是呆了多年,但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想要找到几个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要不是雅库茨克市本身就不大,方明远他们一行人在人群中又太惹眼,晚到宾馆一步的尼古拉斯基,肯定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追着他们的脚步赶过来。

????“尼古拉斯基?阿尔罗萨公司的副总?分公司的总经理?”方明远心里一跳,自己不是已经和米哈罗伊尔打过招呼了吗,明天去阿尔罗萨公司参观,这一位怎么又自己跑了过来。是偶遇呢?还有这位尼古拉斯基有意而为之?要是偶遇那就算了,要是有意为之,这里面可就有的是说道了。

????尼古拉斯基来到了方明远的面前,也不禁怔了一下,虽然说,他也听说过,方明远的年纪不大,但是也没有想到,居然是如此的年轻,看起来就像本国的孩子一样。麻生香月也注意到了尼古拉斯基的到来,放下了手中的帽子,凑了过来。

????“欢迎两位来到雅库茨克市,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阿尔罗萨公司雅库茨克市分公司的尼古拉斯基,我已经得到米哈罗伊尔部长的通知,明天两位会去公司里参观,想不到这么凑巧,能够在这里见到两位。”尼古拉斯基主动地伸出手来道。方明远和麻生香月与他握了握手。

????尼古拉斯基笑道:“方先生要是想要彩色北极狐的皮毛,他们这里可是不会有的。”现在的苏联,北极狐养殖技术还不成熟,这些皮毛大多都是来野生的北极狐,出现彩色北极狐的概率自然就是低,一旦出现,那自然就会被有关部门收购掉,送入面向官员的商业系统,像这种街边的店铺里,自然是不可能出现。

????看到麻生香月的脸上流露出了遗憾的神色,尼古拉斯基笑道:“如果说两位真的想要的话,那么这事就包在我的身上。多了不敢说,两三条皮毛还是能够找到的。”他在雅库特共和国工作多年,人脉丰厚,搜罗个几张,还是有把握的。

????“那就太感谢尼古拉斯基先生了!”方明远顺水推舟地也就应了下来。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滑。尼古拉斯基这样积极主动地凑上前来,八成是有所求。不过,有所求好啊,他有所求,自己才更好提出来购买原钻的要求。要是尼古拉斯基无所求的话,那反倒是令人感到遗憾了。

????尼古拉斯基这心中的一块石头算是有部分落了地了,既然对方没有拒绝自己的好意,至少也是个好的开端。不过同时,他也确定了一点,看来还真如自己所咨询的那样,方明远的地位要比麻生香月更高,至少他可以替麻生香月做决定。这样一来,尼古拉斯基心中就又踏实了几分,年轻人吗,做事情大多凭喜好,又喜欢打抱不平,社会阅历也少,自己说服方明远,总要比说服麻生香月要容易一些。

????接下来,尼古拉斯基就加入到了方明远一行人中来,他在雅库茨克市工作多年,本事又是级别较高的干部,对于如今苏联的局势自然要比一般人清楚地多,和方明远、麻生香月聊起来,也更有实物。方明远顺势提出来购买阿尔罗萨公司原钻的要求,尼古拉斯基闻言这心里就更有底了,自然是拍胸脯地保证,一定不会让方明远他们空手而归。

????麻生香月在一旁心中暗笑,她算是看出来了,尼古拉斯基肯定是有什么事有求于已,所以才这样将事情大包大揽,想借此机会,与方明远和自已搞好关系,但是这一位阿尔罗萨公司的副总经理,他显然是找错了突破口,想要从方明远那里占得便宜,可绝不是件容易事。

????而且,尼古拉斯基恐怕也只是以为,方明远是打算买些原钻带回国去,而没有想到,方明远口中的购买,那将是数以亿计的卢布采购。

????街上的风雪更加地大了,出来时间有些长的方明远他们,也觉得手脚有些发冷,于是众人商量着就要往回返。

????“几位想不想尝尝雅库特共和国的传统餐饮?”尼古拉斯基微笑道,“我知道一家地道的传统风味餐馆,不知道晚上两位愿不愿意赏光。”

????“传统风味餐饮?”方明远诧异地看了一眼翻译霍多科夫斯基,难道说这雅库特共和国的餐饮还有什么独到之处的地方?

????霍多科夫斯基低声地在方明远耳边道:“尼古拉斯基先生说得恐怕是马肉……”原来,由于雅库特共和国地处北极圈周围,环境十分地恶劣。尤其是在现代交通工具发明之前,这里的交通更是不方便,所以说到吃,雅库特的传统就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在雅库特人的婚礼上,新娘们端上来的最好食物就是一个煮熟的马头,以及一些马肉香肠!

????至于日常的食品,那就更是简陋了,在粮食不足的年份,他们甚至于会将云杉、冷杉等树木的内皮切成薄薄的小块,或者说磨成粉,做成粥或面包,然后就着牛奶、干鱼粉一起吃。到了如今,虽然说雅库特共和国的交通条件有所改善,粮食也充足了很多,但是马肉仍旧是餐馆菜单上的重要材料。

????“马肉啊!”方明远有些犯嘀咕,这东西倒是真没吃过,但是估计也不会多好吃,否则的话,华夏美食谱中,为什么以马肉为原料的菜肴很少听说。麻生香月也有些迟疑,马儿不比猪、牛、羊这些可供食用的家畜,马儿一直是人类的朋友。要吃马肉?这可是从来没有想过的。

????尼古拉斯基也看出来方明远他们有些迟疑,改口道:“那这样好了,晚上我找家西餐厅好了。”众人一笑就过去了。

????回到了宾馆的众人做鸟兽散,大家各回各屋去了,尼古拉斯基则是跟着方明远和麻生香月一齐来到了方明远的房间,大家分宾主落坐。霍多科夫斯基也坐到方明远的身后。陈忠则是坐到了房间的角落里。

????尼古拉斯基看了一眼霍多科夫斯基,冲方明远打个眼色,方明远这才注意到尼古拉斯基的目光落到了霍多科夫斯基身上,有些不明所以然,没有霍多科夫斯基,那也得有其他人前来做翻译啊,自己和麻生香月都不懂得俄语。

????“方先生、麻生女士,接下来,我们可以正式地谈一谈关于购买原钻的相应事宜了吧。”尼古拉斯基突然用英语道。还是典型的伦敦腔。方明远一怔,这才明白尼古拉斯基的意思是让霍多科夫斯基回避。

????“霍多科夫斯基,既然尼古拉斯基先生能说英语,那么你就回房休息去吧。”方明远将霍多科夫斯基打发出了房间。

????“尼古拉斯基先生,您的英语说得很不错啊!”麻生香月笑意盈盈地道。

????“我的英语老师曾经留学过伦敦。所以说得还勉强能听。”尼古拉斯基的笑容中带着几分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