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二章 求援 重宝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一十二章 求援 重宝

????尼古拉斯基被方明远说得晕头转向,他将“a diamond is forever ”这句话翻来覆去地琢磨了数遍,仍然完全是摸不着头脑。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接下来的“表演”。

????面对方明远伸出的手,尼古拉斯基苦笑地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方先生,恐怕接下来的合作,我并不能保证参与了。”

????方明远有些尴尬地缩回了手,这一次换他有些完全摸不着头脑了,自己首先联系的是尼古拉斯基,而尼古拉斯基做为阿尔罗萨公司的副总,驻雅库特共和国分公司的总经理,这个身份完全可以与方明远他们继续谈下去,只需要最终的合同签字需要上报总部批准而已,这可是他获取政绩的关键时刻,可是尼古拉斯基为什么却说出了这样的话来?方明远心中一动,恰在此时,麻生香月也望向了他,显然两人都想到,尼古拉斯基之所以从一开始见面,就显得格外地热情,难道说,问题就出在这?

????“两位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只不过,我可能会在近期内被免去阿尔罗萨公司副总的职位,也许两位想要再看到我,就只有到监狱里探监了。”尼古拉斯基一脸沮丧和无奈地道。

????“这是为什么?”麻生香月不禁脱口而出道,尼古拉斯基这话说得太奇怪了,而且没有前因后果的,让人听着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唉……”就等着这一句话的尼古拉斯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瞒两位,这一次祸事的根源就在于我的小儿子别连科夫,在莫斯科,因为和人口角,将俄罗斯联邦内务部副部长瓦尔德泽夫的儿子打伤了,也就是今天上午的事情,若不是米哈罗伊尔部长的通知,恐怕现在我已经快到莫斯科了。”

????方明远已经明白了七八分了,尼古拉斯基这是得罪了权贵了。做为阿尔罗萨公司的副总,尼古拉斯基也算是个高级官员了,但是与俄罗斯联邦内务部副部长相比起来,他就不算什么了。尼古拉斯基这是在担心,内务部副部长瓦尔德泽夫会对他整个家庭进行报复。这倒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在华夏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是屡见不鲜,自己到了苏联,想不到又撞上一桩。

????麻生香月此时也会意地点了点头,虽然说日本政府一直自认为自己是民主政府,但是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民主政府不敢说百分百没有,但是至少这些世界大国,包括美英法德日,都不能说是真正的民主政府,每个党派背后所代表的,都绝对不是处于社会最底层的普通民众。所以这种以势压人的事情,在日本也不算是什么希罕事,只不过是会做得更隐蔽一些,找得借口更像那么回事而已。

????“我已经要我妻子带别连科夫去向对方道歉,只是具体的结果和最终能够有多少成效……我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尼古拉斯基双手掩住了面孔,深深地垂下了头。

????屋子里一片寂静……方明远有些恼火地皱起了眉头,说实话,尼古拉斯基最终有什么样的下场,他并不关心,对于苏联人,从前世里开始,他就没有什么好印象。他不否认,在华夏建国初期,来自苏联的援助,对于华夏建立健全自己的工业体系,起到了极大的帮助作用。但是!即便是不提当初沙皇俄国对华夏高达数百万平方公里领土的侵略和对华夏人的肆意屠戮,苏联人在二战期间,与日本人眉来眼去,战后还造成外蒙古的分裂,后来还多次威胁要对华夏进行核打击,就足以令方明远对老毛子没有半点好感。

????这一次前来苏联,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抢在苏联解体前,将利益最大化。即便是有帮助苏联延寿的想法,那也是建立在维护华夏利益的基础之上。所以,对于苏联人的死活,他根本就不在意。但是自己费了这些口舌,尼古拉斯基却告诉自己这样的一个结果,着实是令人感到有些恼火。

????不过尼古拉斯基显然并不只是为了和自己二人说说如今的困境,他的目地恐怕还是……流亡海外!

????方明远立时就把握住了尼古拉斯基的目地所在,两人一是华夏人,一是日本人,两国与苏联又均是邻国,尼古拉斯基是想得到两人的帮助,安排一条离开苏联的退路!

????方明远的心里立时就有了定论——俄罗斯内务部虽然强,但是毕竟不是克格勃,尼古拉斯基只要脱离了苏联境内,那个俄罗斯内务部副部长,什么瓦尔德泽夫就暂时拿他无可奈何了。

????双手捂住了面孔的尼古拉斯基等了半晌,屋子里仍然是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走动,只有细细的呼吸声。尼古拉斯基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这些人怎么这样沉得住气,居然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太冷血了吧?

????他又哪知道,方明远和麻生香月两人,心中正在盘算着,到底尼古拉斯基开出什么样的价码才值得自己二人帮他这一把!无偿劳动?让尼古拉斯基他做梦去吧!

????尼古拉斯基实在是忍耐不下去了,抬起头来,只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方明远还打了个手势,示意他继续说。尼古拉斯基心中这个气啊,敢情自己刚才捂着半天脸,这几位就都坐在这里等着下文呢。

????“二位都是外国人,对于我国国内的情况恐怕并不十分了解。”尼古拉斯基强笑道,不管怎么样,即便是方明远他们不配合,这话还得说下去,他还指望着能够说服两人帮他一臂之力呢。

????“尼古拉斯基先生请说。”方明远流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道。尼古拉斯基心里暗出了一口气,这总算是有个人配合一下了,总是唱独角戏可是太难受了。

????尼古拉斯基于是将苏联国内关于内务部的一些情况向众人简明扼要地说了说,尤其是喧染了一下自己一家人未来可能发生的悲惨命运。方明远几人听得是全神贯注,还不时地提出几个疑问。屋内的气氛相当地“热烈”。

????尼古拉斯基无奈地发现,不管他怎么说,怎么样大打悲情戏,方明远和麻生香月就是不问怎么样才能帮助到他,只是顺着他的话茬儿,或听或说。

????“所以,我今天前来,也是想求两位帮我一个忙,若是两位答允,我尼古拉斯基必有厚报。”最终,尼古拉斯基实在是无法再这样和方明远他们绕圈子下去了,主动地提出了要求。

????方明远和麻生香月不动声色地看了对方一眼,心中却是十分地喜悦,这意味着,这件事的主动权,已经完全掌握在了自己一方的手中。“尼古拉斯基先生,如果说我们能够做得到的话,一定会帮你一把的。只是不知道尼古拉斯基先生需要我们做什么?”

????尼古拉斯基心中暗骂了一句,方明远这不是明摆着,揣着明白装糊涂吗。但是如今是有求于人,他也只能低声下气地道:“方先生,麻生女士……”他看了看坐在一旁的林莲和角落里的陈忠,欲言又止。

????“尼古拉斯基先生,他们都是我最信任的人,你只管说,不必担心会有外泄!”方明远的话,令林莲和陈忠的心头涌过一阵暖意。

????尼古拉斯基从怀中又掏出了一个表面是黑色天鹅绒的小盒,放到了桌上。麻生香月伸手拿了过来,轻轻地打开来。

????“啊!”随着这一声轻呼,麻生香月的目光就再也离不开这小盒了。

????方明远诧异地凑过头去,只见盒子里只放着一颗巨大的原钻,而且它的颜色居然是呈深金褐色的!

????在钻石中,也并不是所有的都是白色,也有彩色的钻石,如:黄色、绿色、蓝色、褐色、粉红色、橙色、红色、黑色、紫色等,这些钻石都属于钻石中的珍品,价格十分昂贵。而红钻更是其中最为名贵的一种!

????方明远也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低呼,虽然他对钻石这一行并不熟悉,仅凭目测并不知道这颗原钻到底是多少克拉,但是看大小至少也要在百克拉之上!百克拉的红钻原矿,那可是世界上难得的钻石精品!如果说再能够找到高手将其精心地打磨出来,在国际市场上就是标出上千万美元的售价,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颗原钻足有一百三十七克拉,如果说两位能够为我和我的家人安排好离开苏联的通道,这一颗原钻就送给两位做为报酬。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两位阿尔罗萨公司的一些内情,相信对于两位大量购买原钻的计划会有极大的帮助!”尼古拉斯基强做镇定地道。只是那微微发颤的声音,仍然暴露出了此时他心情的紧张。

????一百三十七克拉的红钻原矿!方明远和麻生香月都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捏了一下,一时间简直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