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四章 伸出“援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一十四章 伸出“援手”

????尼古拉斯基的心头可谓是瓦凉瓦凉的,电话里的妻子已经是泣不成声。她带着别连科夫前去找瓦尔德泽夫家人道歉,可是连对方的家门都没能进去,在门口候了一个下午,所得到的连杯茶水和一句询问都没有。她也托了关系帮忙从中说和,但是那些人不是拒绝了,就是过不了多久就叹息着告诉她已是无能为力。

????尼古拉斯基的妻子现在已经是六神无主,而且更令尼古拉斯基感到心惊胆战的是,自己在莫斯科的住宅外面,已经出现了一些古怪的陌生人,监视着宅第,而且是肆无忌惮的。尼古拉斯基明白,这一场危机已经迫在眉睫。如果说自己还不能找到破解的办法,也许在明天早上,那些内务部的警察们,就会毫不客气地踹开自家的大门,将自己的妻儿老小全部都带到内务部那个吃人都不吐骨头的阴暗衙门里去!只要进去,再想完完整整的出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尼古拉斯基颤抖着手放下了电话,他本来想要妻子带着儿女们先来雅库茨克市,这里毕竟距离莫斯科有着上万里的距离,内务部的势力自然要比莫斯科弱一些,但是看看窗外已经变成了大雪的天气,尼古拉斯基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这样的天气,根本就不会有航班前来雅库茨克市,即便是飞到了这里,也绝对无法降落。

????尼古拉斯基又打了几个电话,可惜得到的消息无不是噩耗,瓦尔德泽夫对于儿子被打一事十分地震怒,认为这是对他的权威的挑衅行为,所以这几个想从中斡旋一二的人,都吃了闭门羹。要不就是刚开了个头,就被瓦尔德泽夫给堵了回来,所以对于此事,已经是无能为力。

????此时的尼古拉斯基已是面如土色,瓦尔德泽夫这一次看来是要拿自己立威啊!而自己所认识的这些官员们,肯定是不会为了自己,而和大权在握的俄罗斯内务部副部长瓦尔德泽夫站到对立面上的。

????尼古拉斯基如同行尸走肉般地坐回到了座位上,那灰暗的脸色,不用他说,方明远他们也明白了电话的结果显然是不如人意。

????“尼古拉斯基先生,我想到现在,事情的前景应当已经是相当明朗了,瓦尔德泽夫部长,看来这一次,是真的打算要对你动手了。”方明远淡淡地道,“不知道尼古拉斯基先生是否还坚持我们之间的交易?”

????尼古拉斯基猛得抬起头来,在这一刹那间,他有着一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虽然在不久前,在他的眼中,方明远还只是一个年纪青青的少年,但是在这一刻,他就如同那圣子一样浑身闪耀着圣光。“方先生……”

????“虽然我很不想插手贵国内部的事务,但是为了贵国的内务部长,为了这样区区的小事,就草菅人命的做法,却是任何一个文明人都无法接受的。”方明远面不改色地说着他自己都想呕吐的言词。尼古拉斯基却是喜上眉梢,不管怎么样,至少他现在还有一线生机不是?

????“尼古拉斯基先生,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我和麻生女士所能帮助你的,就目前来说,只能是在苏联以外,至少从这里到边境线,还需要尼古拉斯基你自己来想办法。”方明远坦言道。这一次来苏联,他们事先可并没有帮助人逃亡的计划。但是出了苏联,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华夏,拉尼古拉斯基一把还是很容易的。

????尼古拉斯基对于方明远的回答显然也是早有心理准备,并没有流露出什么诧异的神色。“只要方先生和麻生女士能够保证我在国外不被扣留,不受到遣返,这就足够了。至于国内的这一段路程,我可以自已想办法。当然了,这还需要方先生和麻生女士的帮助,为我换一些钞票。”尼古拉斯基点指着桌上的那个小袋子道。

????钻石虽好,但是落到了不识货的人眼里,也不过是块闪光的石头罢了,哪有一叠钞票摆在面前的冲击力更大,尼古拉斯基虽然贵为阿尔罗萨的副总,说实话,家中的存款额却并不像人所想象的那么多,不过是普通苏联劳动者家庭存款的百余倍。这些钱看着虽然多,但是真要是用来打通逃亡的各个环节,却是有些捉襟见肘。尼古拉斯基也只有出售手中的这些钻石原矿,来换取现金了。

????方明远将袋子丢给了林莲道:“请专家按市场价给尼古拉斯基先生的这些原矿估个价,你是要卢布现金啊,还是给你苏联国家银行的支票?”

????“如果说不麻烦您的话,我希望要现金。”尼古拉斯基心里很清楚,支票虽然方便,但是对于自己来说,随身携带的现金显然更安全。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到银行里提取大额货币,而被内务部的人盯上。林莲点了点头,提着袋子出去了。

????“那么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将尼古拉斯基先生的妻儿老小都接到雅库茨克市来,远离莫斯科,但是如今的这个天气,飞机根本就不可能降落。”麻生香月托着下巴有些犯愁道。苏联的飞机可是大多都是老式的图式飞机,在自动化程度上远不如欧美国家生产的客机,在这样的天气里,要它们在雅库茨克市机场降落,估计没几个飞行员有把握。

????“不不不,如今当务之急,是让瓦尔德泽夫不好对尼古拉斯基先生动手!”方明远摇了摇头道,“瓦尔德泽夫即便是有意下手,也是要考虑到方方面面,至少不能给其他人留下话柄。所以只要我们表现出来,对于尼古拉斯基先生的器重和需要,瓦尔德泽夫就不好在此期间里对你下手。至于他的妻儿老小,恐怕如今已经被瓦尔德泽夫派人看住了,一旦有什么异动,恐怕反而会促使瓦尔德泽夫下决心动手。”

????尼古拉斯基连连点头道:“方先生考虑地是,我妻子方才也提到了,我家附近出现了不少陌生人。很有可能是内务部派出来的便衣!”此时的他已经再不敢小看方明远。

????“首先,你要通知你的妻子,只要瓦尔德泽夫没有上门抓人,那么就每天都带着你儿子去瓦尔德泽夫家门外候着,不管受到什么样的对待,都必须忍下来。其次,我想你可以通知阿尔罗萨公司总部,就说我在你的刻意引导下,有意购买你们库存的钻石原矿和钻石成品,而且可能数量巨大……”

????尼古拉斯基立时就明白了方明远的用意,方明远这是一方面以自己的妻儿老小安瓦尔德泽夫的心,另一方面则是加大自己在阿尔罗萨公司里的份量,以此来拖延瓦尔德泽夫动手的时间。

????有方明远他们这个可能达成的巨额大单,阿尔罗萨公司总部也要考虑临阵换将,所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尤其是在近些年来国际市场钻石价格上涨放缓,戴比尔斯联合矿业公司有意降低收购价格,同时,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市场疲软,阿尔罗萨公司销售压力很大的情况下,阿尔罗萨公司,及其背后的国家主管部门,也要考虑到这样做,会不会动摇买家的信心等乱七八糟的问题。所以最稳妥的方法,自然是让尼古拉斯基负责到这一采购行为的完成。

????瓦尔德泽夫的权势虽大,但是一旦涉及到了巨额的财政收入,想来阿尔罗萨公司和它的主管部门也绝不会轻易让步——这可是关系到他们的收入和官帽子的大事。阻人前途、财路的事情,在华夏官场上是一大忌讳,想来在苏联,恐怕也是一样。这样一来,尼古拉斯基就可以多出一些时间来筹划出逃的计划。

????“尼古拉斯基先生,到现在,总可以说说阿尔罗萨公司的一点点内情了吧?”说得正是热烈,方明远却突然间话头一转道。

????尼古拉斯基怔了一下,然后这才反映了过来,在自己没有履行完义务之前,方明远显然是不会将全部想法全盘托出了。尼古拉斯基不由得露出了苦笑,如今自己的处境,就是知道了全盘计划,只要方明远他们不配合,自己不一样是要抓瞎吗。

????“方先生,麻生女士,恐怕你们不知道吧,阿尔罗萨公司近三年来的一直是产大于销,在仓库里积累了大量的钻石原矿,而且,阿尔罗萨公司手头的现金已经枯竭,如今是靠着银行贷款维持着的……”尼古拉斯基的话令方明远三人为之震惊不已。几乎是垄断了苏联金刚石生产的阿尔罗萨公司,居然已经沦落到要靠银行贷款来维持公司运转,这听着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尼古拉斯基低声地道:“这是公司里的绝密,除了国家领导人和我们公司的主管部门领导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就在两年前,阿尔罗萨公司的前总经理,挪用戴比尔斯联合矿业公司给公司的原矿收购资金在英国进行期货交易失败,亏损一空,事后他卷走两亿卢布的巨款逃到了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