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六章 想睡就有枕头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一十六章 想睡就有枕头

????莫斯科,苏联的首都,也是俄罗斯联邦的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及交通中心。莫斯科建城于1147年,迄今已有800余年的历史,拥有近千万的人口,是世界特大都市之一和欧洲最大的城市。而高尔基大街是全市的主要干道,也是最繁华的大街。在高尔基大街的中部,有一座充满了古色古香的六层典型俄型建筑,这里就是在世界钻石业里闻名天下的阿尔罗萨公司总部。

????切普楚戈夫,阿尔罗萨公司的总经理,此时正向党委书记办公室走去,一路上不时地和路过的工作人员打着招呼。如果说你不是阿尔罗萨公司的职员,恐怕一般人很难想像,这个看起来个头比一般俄罗斯人都要矮小的胖子,会是阿尔罗萨公司的二把手。

????切普楚戈夫一边走,一边琢磨着拉姆布拉斯叫他来党委办公室的用意。拉姆布拉斯,阿尔罗萨公司党委书记,当之无愧的一把手,不过一般情况下,他并不时常过问公司的经营事务。

????“总经理,请进吧,书记在屋里等着您呢。”拉姆布拉斯的秘书站起身来,殷勤地打招呼道。

????切普楚戈夫笑笑推开了屋门,拉姆布拉斯的办公室,足有七八十平米,靠墙放着一溜宽大的书柜,上面摆满了各种书籍。中间是两组沙发和宽大的茶几,放在一角的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已经有些谢顶的拉姆布拉斯正在看着文件。听到房门声响,这才抬起头来。

????“切普楚戈夫同志,你来得很快吗!”拉姆布拉斯微笑道,“坐坐坐,要喝点什么?加糖还是蜂蜜?”莫斯科人喜喝红茶加糖或蜂蜜,当然了,喝咖啡的人也不是少数。

????切普楚戈夫同样还以微笑道:“当然是随着书记您的口味了!”拉姆布拉斯大笑了起来,很快漂亮的女秘书就送来了加蜂蜜的红茶,又退了出去。拉姆布拉斯从办公桌后站起身来,坐到了切普楚戈夫的对面沙发上。

????“切普楚戈夫同志,我叫你来,是有件事想要和你商量商量。”拉姆布拉斯就是这一点好,很少像某些领导那样,总是云山雾罩地和你说个半天,你回头还得费脑筋去琢磨他到底是什么用意。切普楚戈夫连忙从衣服里掏出了小本和笔——这也是拉姆布拉斯的传统,他的谈话,属下们必须有记录,免得回头以忘记了做借口。

????“切普楚戈夫同志,这一次的谈话就不用记了!”拉姆布拉斯一摆手,满意地道。自从前两年那个,不但祸害了戴比尔斯联合矿业公司支付给公司的货款,还卷走了公司两亿卢布的败类逃亡美国之后,拉姆布拉斯的权威在阿尔罗萨公司里,就无人能够比拟。新提拔上来的这个切普楚戈夫,虽然是公司的二把手,但是很识情识趣。

????“我得到了消息,前几天在西伯利亚远东地区与阿穆尔州政府签订了矿产开采权的那个日本女商人,在雅库特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的米哈罗伊尔部长的邀请下,前往雅库茨克市参观,而且她提出来了,要参观我公司驻雅库特共和国的分公司,尼古拉斯基也已经和对方有了接触。”在接到尼古拉斯基的时候,拉姆布拉斯的声音微微顿了顿。

????这个消息,切普楚戈夫自然是也已经知道,这个可怜的尼古拉斯基,儿子居然打伤了俄罗斯内务部的副部长瓦尔德泽夫的儿子,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切普楚戈夫正在琢磨谁能够在尼古拉斯基被下狱之后接替这一职位。当然了,这是需要得到拉姆布拉斯的认可的。

????虽然说,切普楚戈夫对于尼古拉斯基的可预见性倒台,还是乐见其成的,毕竟在公司里,这些副总中,尼古拉斯基的资历最老,影响力也是最大,他这个总经理办起事来有时候也要照顾到他的情绪。而不像其他人那样可以随意指手画脚。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尼古拉斯基若是去职后,管理阿尔罗萨公司生产基地这一块的工作,肯定是要受到不小的影响,接替者,恐怕短时间内很难做到像尼古拉斯基那样令人满意。

????“公司的财务,近两年里一直都不见起色,说实话,领导们对于这一点是相当地不满意。”拉姆布拉斯淡淡地道。切普楚戈夫连忙低下了头道:“书记您说的是,这一块的工作,我做得……”

????“不不不,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很清楚,如今公司的困境,并不是大家工作不力所造成的,而是整体的国内外环境所造成的。世界经济复苏缓慢,我国的市场又疲软无力,大量的钻石原矿生产出来,也只能放入仓库里保存,无法换成我们急需的资金。这些困难都是实际上存在的!”切普楚戈夫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只不过领导们却不能容忍咱们公司垄断着国家的钻石业,却每年都没有利润上缴的局面,所以这一次找你前来,就是希望你能够再接再励,争取在今年底明年初实现利润。”拉姆布拉斯慢条斯理地道。

????切普楚戈夫立时面露难色,阿尔罗萨公司如今的处境,想要扭亏为盈,那可绝对绝对不是易事,尤其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但是他也明白,这并不是拉姆布拉斯的意思,而是上面领导的意思,如果说做不到的话,领导们并不介意换个人来坐阿尔罗萨公司领导的座位。“书记,这恐怕是太难了!戴比尔斯联合矿业公司拒绝多收购原矿,而我们国内和东欧国家市场又持续下滑……”

????“说这些都没有用!”拉姆布拉斯一挥手道,叫切普楚戈夫来,自己可不是为了听他诉苦来的。“领导们是不会听你说这些的,咱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抢在明年申报业绩前,无论如何也要将公司扭亏为盈!所以,我的想法是,首先,公司要从我们两人做起,节省不必要的开支!从现在到明年申报业绩前,除非必须的工作支出,其他开销能减就减!”

????拉姆布拉斯心里很清楚,如果说领导们对自己不满意,不管是平调还是降职,自己都不可能再像在阿尔罗萨公司这样一言九鼎了,而到了那个时候,不仅仅是收入和地位的降低,搞不好,还有牢狱之灾。在苏联,没有了政治前途的干部,是很容易成为政府暴力机关所针对的对像的。拉姆布拉斯可不想到内务部里吃面包去。所以不管怎么样,那怕是做假账,也必须要在年底前将阿尔罗萨公司今年的财务收入变为正数。

????切普楚戈夫也明白这个道理,苦着脸道:“书记,如果说仅仅靠节省开支的话,恐怕还达不到要求。重要的,还是得靠销售。”切普楚戈夫心里不知道将自己的前任骂了多少遍,就是因为他卷走了大量的资金,又将巨额的资金消耗在了期货市场里,否则的话,即便是这几年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市场不景气,阿尔罗萨公司也不至于被逼到了这个地步。

????“你说的不错,重要的还是要靠销售。我找你来也是为了这件事!”拉姆布拉斯从办公桌上拿起了一张纸,放到了切普楚戈夫的面前。

????“咦?”切普楚戈夫只扫了一眼,就被其中的内容给完全吸引住了,越看他越是激动,手都情不自禁地颤抖了起来。这是一份来自尼古拉斯基的报告,上面很清楚地提到,来自日本的外商,有意大量购买阿尔罗萨公司库存的钻石原矿,但是价格压得较低,所以请总部给予指导。当然了,这其中还有着大量尼古拉斯基对于自己如何艰难地激发对方购买**的表功性文字。切普楚戈夫心中大为恼火,怎么同样的文件,自己就根本没有收到?

????“按照戴比尔斯联合矿业公司收购价格的六折,书记,这是不是有些太低了?”切普楚戈夫半晌才开口道。

????“是太低了!”拉姆布拉斯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道,“但是我们有选择吗?”

????切普楚戈夫长叹了一声,拉姆布拉斯说得不错,自己刚才也提到了,要想让公司的财务账面上扭亏增盈,仅仅靠节省开支是不可能的,重要的还是增大销售,但是欧美国家的销售市场完全被戴比尔斯联合矿业公司所掌控,而戴比尔斯联合矿业公司又拒绝了已方加大收购量的提议,而国内和东欧国家的市场又不见起色,这些钻石的原矿又能卖给谁去?

????现在能够有一个日本外商有意大量购买,就已经是他们走运了,这才是想睡就有枕头,如果说自己还挑三拣四的话,又怎么完成领导们下达的任务!

????“切普楚戈夫同志,我希望你和我联名向领导们请示一下,关于尼古拉斯基同志,暂时一定要保一下,至少要等到这笔交易结束后。日本人是很狡猾的,如果说这个时候,尼古拉斯基同志出什么问题,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