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三十九章 第一个牺牲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三十九章 第一个牺牲品

????已是晚上七时,晋城市副市长胡彻丹***了***有些疲惫不堪的双眼,将手中的文件整了整,放到了办公桌的角上,这才从办公桌后站起身来。

????“胡市长,有您的电话,卫生局刘海生局长的,说是有要事向您汇报。”门外的秘书突然道。

????胡彻丹皱了皱眉头,伸手接了起来道:“我是胡彻丹。海生,有什么事情?”

????“胡市长,我刚刚得到的消息,您前一阵子让关注的那两家来自秦西省奉元市的屠宰场的业务员,他们正将那些采购来的生猪,向火车站运,看样子,好像是要通过铁路运回奉元!”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男子恭敬而又带着几分讨好的声音。

????“什么?”胡彻丹的眉毛立时就立了起来。已经年过五十五的他,在前一阵子的晋城市常务副市长的竞争中,不幸地成为了失败者,被调整到主管卫生、畜牧、质监几个部门——九零年,卫生部门还算不是肥得流油的行业。

????上进无望的他,自然就考虑起日后自己从一线退下来之后的事情了,他的儿子胡惟君在仕途上混了几年,显然没有多少天分的他,即便是有胡彻丹的扶持,也只是当了个区区的科长,还不是什么重要部门的,所以近两年索性办了停薪留职,下海开了一家企业,虽然挣不了大钱,但是有他的照顾,这几年来,也是小有身家。前一阵子,胡惟君受人所托,请他帮个小忙,据说对方的来头可是不小,与当地军区有着密切的关系,而胡惟君的那个企业,在很大程度上,也要仰人鼻息。胡彻丹一听,不过是为难两个邻省秦西省奉元市的私营屠宰场派到晋城市收购生猪业务的业务员,自然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身为那几个部门主管领导的他,自然是只需要对下头略加示意,底下的这些人就意领神会地给他办得妥妥当当。听说,那两家私营屠宰场的业务员,虽然收购了上千头的生猪,但是直到今天,才有数百头花了大价钱,费了大量的时间,才运出了晋西省的地界。算上这些额外的成本,这些生猪可以说是铁定的赔钱了。也算是达到了对方的目地。

????他白天还笑话这些秦西人是孙猴子跳不出自己的五指山,想不到晚上这些人就居然想要通过铁路将生猪运走了。要是这样的话,在国道上设卡拦截他们的计划可就成了空谈。

????“你们就没有和铁路部门打过招呼吗?”虽然说铁路自成系统,但是对于地方政府官员们的要求,他们一般也不会拒绝,堂堂卫生局的局长,这种小事也用得上来通知自己吗?

????“我们打过招呼了,不仅仅是我,钱局长、孙副局长,都和铁路部门打过招呼了,但是他们根本就不听啊!”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几分惶恐。

????“根本就不听?你们都找谁了?”胡彻丹不由得有些诧异,晋城市火车站的***、站长还有大部分的副职都是本地人,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可能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鲁副***,赵副站长,调度处的马处长……”刘海生在电话里一连串说了六七个人名。

????胡彻丹的眉毛都拧成了一团,心里越发觉得诡异。刘海生他们所联系的这些人里,虽然没有晋城火车站的一二把手,但也都是实权的人物,只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点头,拖延一下这批生猪的起运,还不是易如反掌。但是这些人全部都拒绝了,这事情就有些奇怪了。

????“他们为什么拒绝?”胡彻丹沉声地问道,要是这一批上千头的生猪被从铁路运回了奉元,这件事岂不是就砸了?虽然胡惟君并没有说得很清楚,但是胡彻丹也听出来了,拜托此事的那些人来头很大,是自己得罪不已的。更何况自己儿子的公司日后还要靠他们提携呢!

????“不知道,他们一个个就是不肯答应,但是为什么,却谁也不说!”刘海生沮丧地道,“而且据说,这一批生猪的起运,是车站的苗***经办的,为此还延迟了原本预订在今天起运的一批货物。”

????胡彻丹这心头就是一紧,隐隐约约地有了几分不好的预感。晋城市火车站的党委***苗成汉,那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要是他决定下来的,就是晋城市的***和市长,要没有个充足的理由,也没有办法让他改弦更张。

????“这个消息你能确定吗?”胡彻丹沉声地问道。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后才传来了轻声地回答:“目前还不能确定,我们还在进一步地和他们勾通。但是八点钟,运送生猪的车皮就会被挂上车头运往奉元了!”

????胡彻丹放下电话,心情已经是沉甸甸的如坠巨石,刘海生的这个消息,令他一时间有些乱了手脚。铁路系统与地方政府并不是直管的,要是重大事务,地方政府插手其中,还是在情理之中,但是为了几车皮的生猪,去改变铁路的运输计划,就算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苗成汉也是绝不会改口的。

????可是他还不能不管,若是让这一批生猪成功地运到了奉元,会不会引起对方的愤怒,他可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可是这生猪一旦起运,想要在铁路上再象国道上那样为难他们,那就成了笑话,难道说,他们还能把火车拦下来细细地检查生猪不成?搞不好,就会引来铁路系统强力反弹,一个妨碍铁路系统正常运转,物资流动不通的大帽子,就足够让自己滚到二线去了。

????“怎么办?这得怎么办?”胡彻丹在办公室里来回转着圈子,眼看着时钟慢慢地指向了七点半,胡彻丹一咬牙,拿起了电话,不管刘海生传来的苗成汉参与其中的消息是真是假,自己也得拼着这张老脸试一试了!好在自己与苗成汉之间虽然没有什么亲密的往来,但是大家也没有什么矛盾冲突,自己拉下老脸来,哀求他几句,他怎么也得给点面子不是?

????“钟***?您好!”外面传来了秘书充满了诧异的声音。

????胡彻丹不禁一愣,这晋城市里,姓钟的***,似乎只有市党委***钟浩啊?

????接着,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推了开来,晋城市党委***钟浩满脸怒气地闯了进来。

????吓了一跳的胡彻丹连忙把电话放了下来,笑道:“钟***,都这时候了,您还没有下班啊?”

????钟浩随手将办公室门推上,冷冷地道:“胡彻丹,我来问你,是不是你授意卫生、畜牧、质监还有交警这几个部门为难奉元来的生猪采购商?”

????胡彻丹这心头剧震,钟浩怎么会知道这个?而且这种小事情,就算是钟浩知道了,也不应当这样气势汹汹地上门来问罪似的啊。而且做为一个有着近百万人口城市的一把手,他哪有这份闲情逸致管几个外地来的买猪的?

????“这个……”胡彻丹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什么这个那个的!我只要你回答,是不是?”钟浩瞪大了眼睛,紧盯着胡彻丹的双眼喝斥道。

????胡彻丹低声地道:“是,是我受人所托,授意他们这样做的。几个收购生猪的屠宰场业务员,***您又何必动这么大的肝火?”

????“何必动这么大的肝火?胡彻丹,你行啊!我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你居然有这么大的胆量!”钟浩听了他的话,更是火冒三丈,戟指着胡彻丹的鼻子道,“谁托的你?对方就没有告诉你,那几个收购生猪的屠宰场的业务员是哪家公司的?”

????胡彻丹这心里就更慌乱了,心想,这屠宰场还能有什么大背景不成?真正有门路的,有背景,有财力的人物,谁会去开屠宰场啊?

????钟浩一看胡彻丹的那副模样,就明白他肯定是没有打听过,这怒火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胡彻丹啊胡彻丹,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也不打听一下人家的背景来头,你就敢这样地为难人家?你知不知道,刚才关副省长给我打电话了,将我好一顿地臭骂!要不是这样,我还不知道,你居然这样胆大包天!”

????“关……副省长?关家……靖副省长?”胡彻丹不禁结结巴巴地问道。那可是晋西省的常务副省长,主管经济。省政府当之无愧的二把手。这事怎么又和他扯上关系了?胡彻丹的两腿不由自主地有些发软。得罪了钟浩虽然麻烦,但是自己毕竟是晋城市政府的老人了,他就是想把自已怎么样,也得考虑到影响,也得考虑到胡彻丹在省里的人际关系,考虑方方面面。但是关家靖就不同了,得罪了一个常务副省长,自己的仕途恐怕就要立即到头了!

????“除了他之外,还有哪一位副省长姓关?”钟浩气哼哼地道。他这才叫无妄之灾呢,莫明其妙地被领导大骂了一通,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心情。胡彻丹两腿一软,若不是手撑住了办公桌,就能跪到地上去。

????“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钟浩冷若冰霜地道,“关副省长还等着我汇报结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