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一章 噩梦的一天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四十一章噩梦的一天

????杨均义进去的时候,奉元市市长林逸海,此时正在听取市政府秘书长马永福汇报。

????看到杨均义进来,林逸海满面笑容地站起身来,杨均义那可是省政府里的实权厅长,他虽然是省会城市的市长,对杨均义也是不敢怠慢。

????“马秘书长也在这里啊?”和林逸海打完招呼后,杨均义挤出一个笑容对马永福道。两人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眼神。

????“杨厅长百忙之中,赶到我们市政府来,有什么重要事情?”林逸海微笑道。大家都是忙人,杨均义和他的工作之间也没有什么交集,平日里更没有什么私交,他突然前来,那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而且看杨均义的脸色,似乎不大好,加上马永福这里的事情也需要立即进行处理,所以林逸海也就不兜什么圈子了,直截了当地问道。

????杨均义看了看马永福,马永福会意地找个借口退了出去。这一位是前来发飙的,自己留在这里,岂不是让林逸海脸上不好看?

????马永福并没有等太久的时间,也就二十多分钟,林逸海的秘书就通知他,杨厅长已经走了。马永福立即又赶了过来,秘书以极低的声音道:“杨厅长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和市长拍了桌子,市长现在的心情恐怕不大好。”马永福会意地对他笑了笑,心里却是对杨均义暗挑大拇指。

????林逸海的脸色比起方才来,果然不出所料,显得阴沉了许多。看到马永福过来,也只是沉声地让他将刚才没有汇报完的工作继续进行。

????经马永福的检查,在市政府食堂里,除了给处级以上干部准备的小餐厅里,所使用的鲜肉保证了不是注水肉,而给那些占绝对多数的普通公务人员们使用的大食堂里,抽测的那些鲜肉,百分之百都是注水肉!

????“后勤处采购人员都是干什么吃的?”林逸海愤怒地拍案叫道。这注水肉居然都已经跑到市政府大院里来,还堂而皇之地供给了国家公务人员,传扬出去,这成什么体统!更令林逸海感到愤怒的是,这事情居然已经捅到了华夏电视台去了。

????马永福在杨均义还没有来之前刚给他看了一份录像带,正是华夏电视台记者跟随赵安他们一路从晋西省运生猪前来奉元的那一份。内容可谓是触目惊心。他们在晋西省内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估且可以不管,毕竟他只是奉元市的市长,还管不到邻省去,但是从进入奉元管辖境内后,政府的各个部门也是轮番上阵,对车队是百般刁难!虽然说,程度上远不如晋西省那边那样过份,但是林逸海也能够看得出,这其中的很多检查,根本就是没有必要!

????这是一份复制的录像带,林逸海心里很清楚,家乐福超市的态度还是比较照顾市里的脸面,如果说能够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也许这一份录像带就不会在华夏电视台里播出。但是如果说市里仍然是对这些知法犯法,有意刁难正常商业贸易的政府工作人员不管不问的话,后果也就是不言而喻了。如果说这样一份录像带被华夏电视台向全国播放了,对于奉元市在中央领导和全国国民心目中的形象可是大大的不妙。

????而且杨均义刚才也告诉他了,在省厅和奉元市的警察系统的食堂里,也发现了大量注水肉的存在。杨均义对于奉元市管理生猪屠宰、销售的几个部门的工作,表示了强烈的不满。杨均义甚至于和自己拍了桌子,这令林逸海对政府相关部门的不做为更是感到十分地恼火。

????林逸海心里很明白,这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人浮于事,或者说以权谋私,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一般当领导的,只要下面这些人做的不过份,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算了。毕竟当领导的也不是孙猴子,具体的工作开展还需要这些人。但是这也是有着前提的,那就是不能闹得过火了。而这一次,这些人显然是做得有些过份了。

????“后勤处的同志也在喊冤叫屈,他们都是从国营的屠宰场购买的鲜肉,不知道里面怎么会有注水肉。”马永福撇撇嘴道。这显然是在推卸责任,要是真的不知道其中有注水肉,为什么处级以上干部用的小餐厅里,却并没有发现注水肉的踪影?

????“这群混帐东西,他们当大家是傻子啊!”林逸海也立即意识到这其中根本就不像后勤处所说的那样。

????一九九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对于奉元市市政府的卫生、畜牧、质监、工商等几个部门来说,无异于一个充满了深刻回忆的日子。

????这两天来,随着以华夏电视台、秦西电视台为首的媒体们成篇累牍地报导关于注水肉的危害性和国家针对这一现象的所制定的法律法规,这几个部门可以说压力很大,每天都有大量的市民将电话打入,质问他们的不做为!虽然说,这些市民的愤怒,并不能影响到他们仕途的前程分毫,但是总是被人这样质问着,而且家里人也总是在询问为什么在他们的监督下,市面上还会有如此多的注水肉之类的问题,令他们烦不胜烦。

????马东江进入质监局大楼的时候,就可以明显地察觉到,局里的这些人,明显情绪有些激动和不正常,郁闷、愤怒、烦躁等等情绪混杂在了一起,经常可以看到很多人围在一起,发泄着自己不满的情绪。

????“这术业有分工,咱质监局又不是畜牧局生猪办,我更不是管生猪和鲜肉销售这一块的,这注水肉和我有什么关系?”有人愤愤不平地道,“现在可好,咱们质监局的人成了过街老鼠,虽然说不能是人人喊打吧,但是也没几个人给好脸。这一出去办事,路上车上全是议论这注水肉的,话说的那叫一个难听,就差骂咱们祖宗十八辈了。”

????“行了吧,你不过就是听听人家骂而已,你再看看老郑,他也不是管生猪和鲜肉销售这一块的,昨天,老丈人那边的几个小姨子和小舅子打上门来,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地把他大骂了一顿,还砸了他们家的窗户,老郑也不是只能忍着吗?”有人劝慰道。

????“老郑怎么了?有外遇了?”有人幸灾乐祸地道,老郑的媳妇那可是有名的一朵花,局里谁见了谁不夸老郑有福气,一朵***插在他这陀牛粪上。

????“狗屁!他老丈人今年得的癌症,因为平日里无肉不欢,就喜欢吃肉,所以这事一出,他的儿女们认为,老爷子的病,和这注水肉脱不了关系,老郑自然就倒霉了。这老婆看他也没好脸色!好像三天没让他***,孩子也不叫他了。”有人慨叹道,“这家里算是乱了套了。可是他怨恨谁去?”

????“得了吧,这都不算什么,你没看到人事科的小李呢,今天早上来的时候,眼睛就红得和兔子一样。据说,昨天她家所在的院子里,近二十年的老邻居,几家关系一直不错的,和她翻了脸。还不是因为查出来了,人家孩子所上的学校食堂里,用得也是注水肉。找学校,人家食堂采购人员拿出来单据一看,还是从咱们奉元市的国营屠宰场购买的!这你还能怨人家?这火气可不就奔着咱质监局来了,说咱们占着茅坑不拉屎,光吃饭不干活,国家养了一群窝囊废……”

????“我说哥诶,这几天骂还没有听够啊,您还要在我面前再复述一遍不成?”旁边人连忙打断了他的话。

????马东江注意到,局里负责生猪和鲜肉检测这一块的人员,有些被局里的其他人所孤立,虽然他明知道这并不是一种好现象,但是也无能为力。如今的他,也是感到压力很大,有些焦头烂额了。省里、市里的领导如今对奉元市里混乱的生猪和鲜肉市场十分不满,这在官场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会是这几个部门中的那一个会被提出来当替死鬼。马东江只希望,这个可怕的结果不要落到自己的头上。

????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家乐福超市的反击居然会这样快这样狠,而且居然是他们这些政府部门首先面对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巨大压力!

????马东江也听说了,省警察厅的杨均义杨厅长可是到市政府里讨说法去了,为了保护市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警察们可是出生入死,冒着巨大的风险,可是居然家人和自己连口放心肉都吃不上!这个结果,令杨厅长极其地愤怒!

????马东江想了想,自己也得为了前途,努力地表现一下,至少不能给领导们留下什么坏印象,虽然不能未雨绸缪,那也得亡羊补牢!至少让领导们看到,自己有改过的决心和行动!到了这个地步,他也顾不上会得罪人了,首先要保住自己的官位,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就只能留待以后再慢慢地弥补了!

????就在这个时候,秘书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低声地道:“局长,市里来电话了,要您和局里的领导都去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