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八章 冤家路窄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四十八章 冤家路窄

????亚龙湾的美丽,果然如苏婉婷所说的那样,美丽地如同一处天堂一般。每一处所在,都仿佛是充满了天地灵气,令人感到美不胜收。

????九零年的这里,还没有那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的国内外游客,这里就如同一处还未开发的***地一样,还保持着千百年来大致原始的模样。

????方明远他们带来的沙滩用品很齐全,很快就在沙滩上支起了遮阳伞和沙滩椅。方老爷子夫妻走了这么远,也有些疲倦,喝了几口椰汁后,就躺在沙滩椅上欣赏美丽的海景,不一会儿就眯上了眼睛。林莲从包裹里轻轻地抽出两条薄被,递给了方明远,轻轻地给两位老人盖上。这里虽然暖和,但是海风却不小,方老爷子他们毕竟岁数大了,还是谨慎小心为好。

????“明远,你不下海玩玩?”林莲看着海水中嬉戏的人们,低声地笑道。

????“我?下去丢人现眼去?莲姐,我记得你的水性不错,要不让苏导她们陪你下去。”方明远以同样低的声音微笑道。自己人知自家事,就自己这游泳的本事,还是就在海边呆着比较好,别英雄救美的经典场面没出来,反倒被美人给救了,那可就是一辈子的“污点”了。林莲有些迟疑。

????“陈哥,你们下去游游吧。”方明远又对陈忠道。陈忠却是笑了笑,微微地摇了摇头,自己这些人可不是来旅游的,虽然说方明远这样说,他们还是不能忘记自己的职责。至少也要对得起方家给的高薪。

????这时候,苏婉婷她们四人,已经换了泳衣,回到了沙滩上。光洁的手臂、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腰肢、鼓鼓的胸脯,还有那健康的肤色,委实让人感谢到眼前为之一亮。令方明远感到可惜的是,四个人,居然都是连体的泳衣,没有一个穿比基尼。

????“你们就没有人要下海?”看到方明远他们居然没有人换泳衣,苏婉婷有些吃惊地道。要知道来亚龙湾旅游的人,不下海的简直是少而又少,就连她们这些当地人,已经来了亚龙湾无数次,仍然会忍不住想要下海。

????“我怕被咬!”方明远故意绷着脸举手道。

????苏婉婷的俏脸立时又带上了两分红晕,羞赧地道:“你呀,那歌是不能胡唱的!那是我们琼海这里苗族的青年男女求偶时的歌谣,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接团的时候,苏婉婷就打听过,这个团里并没有谁来过琼海,所以她对方明远从哪里听来这苗家歌谣感到很好奇。而且由于苗族和汉族之间的通婚,琼海的本地人里,很多都多多少少地有着苗族的血统。像她自己,就至少有着四分之一的苗族血统。

????“苗族求偶的歌谣?”林莲吃了一惊,虽然说从歌词上她也听出来了,这歌唱得似乎是青年男女之间的事情,但是让苏婉婷这样一说,这心里不由得有些异样的感觉。

????“求偶的歌谣!”方明远故意做出了吃惊的模样道。其实他早就知道,咬手是海南苗族男女青年表达爱情的一种独特方式。每逢节假日,特别是每年的三月初三,在槟榔树下,芒果林中,或者小河溪边,无人的山坡草地上,青年男女们就唱起美妙而动听的歌曲,以抒发自己的理想、情趣和心愿,寻求自己的意中人。咬手定情后,他们便各自拿出如戒指、耳环、竹笠、腰篓之类的礼品,互相赠送,作为定情物,以示终生相伴。

????“是啊,这是琼海苗族青年男女们求偶时唱得歌谣,不能乱唱的。不然会引来麻烦的。”苏婉婷眨着大眼睛道,“教你这歌谣的人没有说过吗?”

????方明远自然不好告诉她,这歌是在二零零几年的时候他才学会的,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琼海的苗族男女,对于这个也并不是那么讲究了。

????方明远含糊其辞地混了过去,苏婉婷虽然心中还能疑惑,但是也不好究根问底,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顾客,自己是导游,哪有服务人员质问金主的道理。她转头对林莲道:“林小姐,你要不要下海啊?”这要是客人们一个个都不下海,反而是导游们下了海,说出去,实在是不成样子啊。

????“你们这里不会有鲨鱼吗?”林莲迟疑了一下道。

????方明远在一旁,突然笑了起来,林莲嗔怪地推了他一把道:“你还笑!还不是你前天非要看什么《大白鲨》!”直到现在,那血腥的一幕,仍然时不时地在她的脑海里回映。

????“大白鲨?嘻嘻,我们这里可是有防鲨网的,而且这里海滩浅水区很大,体形稍大一点的鲨鱼就很难接近后还不为人发现。而且鲨鱼们也并不喜欢轻易到浅水区来,至少近几年来,我还没有听说过,在亚龙湾及其周边海区发现鲨鱼的消息。”苏婉婷掩口轻笑道。这些北方人还真是有意思。来海边旅游看《大白鲨》,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玩吗?

????“阳光、蓝天、沙滩、海水、美女!”方明远躺在吹起的气筏上,眯着眼,仰望着蓝天,享受着午后的阳光。最终方明远还是被林莲给扯下了水——他下了水,陈忠他们自然也就分出来一部分人也跟着下了水,在距离他数十米的范围内活动着。

????方明远并没有游多久,就找来了一个气筏,躺在了上面顺水漂流,反正周围至少有三四个人在关注着他,倒是也不担心会一觉醒来,自己被海水带到外海这种狗血事情的发生。

????还是九零年好啊,二千年之后,在冬季的这个时候,亚龙湾这里,人多得简直可以挤出狗脑子来,海水里到处都是人,如同下饺子一般,除非你敢到深水区里去游泳,否则在近海这一带,你根本就游不起来。人声嘈杂地如同菜市场一样,想在海滩上眯一觉,你就做梦去吧!像那些喜欢把自己埋在沙子里的人,更是得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要害部位别被来来往往的人踏到。哪里像现在这样舒适安逸。

????方明远盘算着,要不要索性现在就在三亚这里进入投资,建个渡假中心之类的。反正日后,像家乐福超市员工的福利,就可以发到这里来。而且冬季的时候,也可以让爷爷奶奶他们来这边避寒。三亚这里,随着华夏的经济发展,日后必然会成为一处旅游胜地,自己先下手为强,在这里乘着大家还没有关注到,琼海的地价也低时,大规模地跑马圈地。

????算算时间,距离前世里,琼海房地产狂飙那一次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了,但是方明远却至今也没有想出来,如何能够避免前世里华夏境内的第一次房地产泡沫破裂的结果。也许……他应当将这一次风暴吹得更狠一些,给共和国的领导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他们充分意识到,在华夏,以房地产业为支柱产业,造成房价的飚升,从根本上来讲,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不过说实话,方明远对于未来的结果,并不抱什么希望。前世里房价的非正常飚升,其中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而其中的根本就在于。gdp为纲和分税制度的不完善。gdp为纲,使得地方政府的领导们对于投资有着超乎狂热的喜好,因为只有大量的投资,地方的gdp上去了,才表明了他的政绩所在。他才可能得到上级领导的赏识,才能得到进一步的提拔。

????而分税制度,则造成了大量的税收集中到了中央,地方政府手中的税钱,在很多地方连财政基本支出都得不到保证。这样的局面,土地财政的出现,也就没有什么可值得奇怪了。而卖地不仅仅会得到钱,同时房价又会推高城市的gdp,经手的官员们也一个个赚得肥头大耳,几方都欢天喜地,唯独苦了城市的居民们,将一辈子辛苦收入不吃不喝地拿出来,也买不到一套可心的只能住几十年的房子。

????方明远前世里就深受高房价之苦,京城的房价,动辄就是数百万元的高价,令人看得眼睛都发晕!

????方明远闭着眼睛,翘着二郎腿,躺在充气筏上,心里盘算着琼海未来发展中,方家可以借力的地方,却没有注意到,在海水和微风的推动下,充气筏顺着水流向岸边移动。林莲、陈忠他们虽然也在游水,但是却一直关注着他这里,只是看他的筏子是飘向海岸的方向,所以倒也不担心,只是有人离着三四十米的距离,不紧不慢地跟着。

????“不管怎么说,先在三亚这里建设个渡假中心,再建设两座酒店,为迎接几年后的旅游大潮做准备总是没有错的,最好能够把这个亚龙湾完全地承包……”方明远刚想到这里,只觉得充气筏子下面传来了一股上冲的力道,正顶在了他左侧的后腰部!突如其来的这一下,令翘着二郎腿躺在充气筏上的方明远立时再也无法保持住身体的重心,向右一侧,就滚入了水中。

????方明远根本就没有半点心理准备,一进水,就被呛了一口咸涩的海水,心里不由得就有些慌,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从筏子下顶了自己一下,可别是鲨鱼吧!

????加上他的水性也并不出色,在水里就有些手忙脚乱,尤其是慌乱中似乎摸到了有什么东西,就在自己的身边,更是令他这心里咯噔一下,就更慌乱了。好不容易脚下够着了海底,从水里蹿出了水面,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同时警惕地打量着自己的四周。

????“啊?”他这才看到充气筏子在不远处飘着,但是在充气筏子和他之间,却多出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来。那女人双手护在了胸前,俏脸通红满脸怒气地瞪着自己。

????这女人有些脸熟啊,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方明远不禁有些奇怪,在琼海这边自己没什么熟人啊。他又仔细地看了看对方。

????“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的眼睛扣出来!”那女人尖声地叫道。

????“原来是齐嫣女士啊!”方明远冷笑道,“想不到大家在这里又见面了。”他已经认出了眼前的女人是谁了,元淼介绍自已在长安会馆结识的那个什么兴庆有限责任公司的齐嫣齐总——那个想把方家和家乐福超市当冤大头宰一刀的女人!同时也是前些日子里奉元市屠宰业与家乐福超市争斗不休的背后推手。齐远华在警察局里并没有撑多久,就如竹筒倒豆一般地交待过了——联合奉元市境内的大小屠宰场,在生猪采购上给家乐福超市出难题的提议,就是来自于这个女人!但是仅仅凭借着齐远华的口供,方明远也没有法子令奉元市警察局拘捕齐嫣,也只能看着她逍遥法外。

????齐嫣此时是羞怒交加,她在水中潜泳,不留神撞上了方明远躺着的充气筏,但是方明远滚落水中后,乱扑腾的时候,手指则在她的敏感部部连抓了几把,齐嫣虽然是过来人,但是也没有享受过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抓到要害之处的待遇,偏偏方明远浮上水面后还盯着她看,齐嫣的怒气立时爆发了出来。

????被方明远叫出名字后,齐嫣这才看出来,眼前站着的人居然是方明远,齐嫣也不由得为之一愣,暗叫这才是冤家路窄,怎么在琼海又撞上了他!

????这个时候,不仅仅陈忠、林莲他们发现这里出事而迅速地聚集了过来,齐嫣的一方,也有三个年青人迅速地游了过来。双方在水中形成了对峙。

????“齐姐,怎么了?”对面有个留着寸头的年青人急忙问道,“是不是这个小白脸和你动手动脚了?”

????齐嫣长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尽可能地平静下来。

????“和他们废什么话!小白脸,识相的话,就自己乖乖地认罪,哪只手伸了,爷给你削了!”另一个肩上有老虎纹身的年青人冷笑道,“在爷的地盘上敢和齐姐伸爪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