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九章 我长得很像软柿子吗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四十九章 我长得很像软柿子吗

????方明远的脸色微变,对齐嫣冷笑道:“原来,齐嫣齐总不仅仅代表着西北军方,居然还是琼海道上的人,什么时候将这崖州亚龙湾都划上地盘了?回头我倒是要问问这琼海省省委省市政府,地方上出现了***,他们究竟是怎么执政的!齐嫣,我现在正式地问你一句,他想给我当爷,你敢答应吗?”

????齐嫣也不禁脸色大变,厉声地斥道:“东武,别乱说话!”不管怎么说,方明远的背后也是有着苏浣东和香港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撑腰的,齐嫣就是再怎么自恃身份,也不敢骑到方明远的头上,要他当孙子的。俗话说人莫打脸,树怕剥皮,华夏人对于这辈份和面子的问题,可是看得相当重的。齐嫣现在要是敢点头,那也就意味着正式和方家撕破了脸,那样的话,惹恼了苏浣东和郭老爷子,报复来临的时候,绝对没有人会替她撑腰的。

????她不由得心中暗骂那个叫东武的年青人,怎么也不问个清楚,就随便出口威胁,别说要方明远的性命了,就是方明远断只手,苏浣东的怒火,他们这些人里,就没有人能够承受得起!那可是中央部委领导,全国这么多的省市,除了喜马拉雅山那一片,哪一家能够离得开铁路?军方的给养输送、军队的调动,更是离不开铁路的配合。把铁道部部长彻底惹翻了脸,别说她只是个军方的代理人,就是军方中人,也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更何况,事情的始末缘由齐嫣也已经想清楚了,如果说整件事情要追究责任的话,也是自己的过错在先,无论是谁,突然被人从充气筏上毫无心理准备地掀到海水里,肯定都要惊惶失措一阵子,自己的敏感部位被袭击,要说起来也怨不得方明远,而且最重要的一条,方明远还在上初中,在很多人眼里,还是毛都没长齐的孩子,未成年人,自己就是找人哭天抹泪,也没有多少人会认为,方明远真的侵犯了自己。

????“齐姐,一个小白脸,怕他呢!”留着寸头的年青人不满地道,“带着保镖你就以为没事啊,在老子眼里,他们统统都是渣滓。信不信,老子一个电话,就能招来一个连的人,打得你连你妈都认不出来!我不要你的手,也不要你的脚,乖乖地给齐姐道歉,不然你就别想离开亚龙湾!”

????方明远叹了一口气,他最烦的就是遇上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主,和他说再多的废话都没用,就不如索性直截了当大家比比背景和后台好了。“莲姐,报警吧!就说我在亚龙湾遭遇有意的谋杀!而且对方事情败露后,还威胁要动用军人来扣留我。”

????“你吓唬谁呢?报警?我倒要看看这里有哪个警察敢管我的事?”留着寸头的年轻人不屑一顾地笑道。当哥们是小孩子啊,一吓唬就跑。

????“够了!彪子!不要再说了!”齐嫣尖声地叫道,方明远要是真报警,又岂会向崖州亚龙湾这里的警察局报警,搞不好一棍子就捅到琼海省厅里去了。同样的情况要是换作她,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然也是不会找底下人对口,而是直接找能够搭上话的大人物,那样的话,事情可是就是闹得更大了。

????更重要的是方明远要是一口咬定,自己把他从充气筏子上掀下来,是有意害他,这事可就难以分辨了。自己和方明远之间的过节,在奉元市里,并不是什么大秘密,不少人都知道,有心人只要想查,就一定能够查得出来。那样的话,黄泥落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这商场上有什么过节,大家怎么暗算对方都好说,这要是针对人下手了,除非是双方间地位悬殊,否则那可就是过线了。

????“方少,今天的事情,你我都有不对,这事就这样算了吧。”齐嫣强笑道。

????“站住!”方明远冷冷地喝道,“齐嫣,我毫无防备地被人从筏子上丢到海水里,差点被淹死,这两个不问青红皂白地来了又是要砍我的手,又是要当我老子,当我爷,你觉得一句‘这事就这样算了’,就可以了结了?你真当我是个软柿子,随便你们捏啊?”这泥塑木雕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一个大活人呢。

????“小子,那你想怎么样?”被齐嫣称之为东武的那个纹身男子不屑地看了看方明远,冷笑道,“就凭你这几个人,也想把我们留下?”

????方明远看了看陈忠,陈忠微微地摇了摇头,他看出来了,这两个男子,还有另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年青人,都像是军人出身,一举一动间,还都能看得出军人的风格,自己这里只有四个人,方明远和林莲还需要人保护,和对方打起来,陈忠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在沙滩上还有方老爷子夫妻,和这些地头蛇闹了起来,恐怕短时间内,自己这一方占不了上风。最好还是将对方挤兑地一对一,陈忠对自己的身手还是有着充分地信心。

????“你曾经是军人吧?”陈忠接口道,“我也曾经是个军人,军人就用拳脚来解决问题吧。一对一,你胜了,这事情就像齐总说的,算了;你要是败了,那么你们两人……”陈忠迟疑了一下。

????“对着大海连着喊一百遍对不起好了!”方明远接过来道,“拿出你们吃奶的力气喊!”

????东武锐利的目光落到了方明远的脸上,冷笑道:“有种你出来,咱们两个练练,让保镖出来算什么?”

????方明远歪了歪嘴道:“你确定?比什么?”

????“比什么都行!小白脸!”东武不屑地道,“拳击、游泳、格斗、丛林生存……随你挑!”

????“东武!”齐嫣伸手扯住了他的胳膊,对方明远道,“那你想怎么样?”

????方明远对齐嫣的问话根本就不理睬,他看了看东武的个头又比了比自己的胳膊腿道:“比打架吧,你就是打赢了我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曾经的军人要是连个普通百姓都打不过,那国家每年支出那么多军费岂不是还不如养猪,至少还可以改善一下全国人民的伙食。这样好了,咱们比一比,谁先在这亚龙湾盖起一座五星的国际酒店好了。谁的酒店先得到国际酒店组织的星级承认,谁就胜了。输的那一方……给对方报销所有的建设费用,怎么样?敢比吗?”

????场内一片寂静,不仅仅是东武,其他的两个青年人,也吃惊地张口结舌。五星级国际酒店,听起来似乎不算是什么,后世里那怕是在内陆的落后省区里,似乎也能见到。但是在九零年,得到国际酒店组织正式星级认定的对外酒店,在全国绝对超不过二十家。而且齐嫣心里很清楚,方明远说的是得到国际酒店组织正式星级认定的五星级,而不是国内一般酒店业所说的五星级。这两者就好比官场上的两个人,一个是处级干部,一个是处级待遇,那在实权上,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你开什么玩笑!”东武怒冲冲地道。要是他*的能够在亚龙湾建设一座国际酒店,就不是五星级,所需要的资金恐怕也是数以亿计,要是有一亿元的资产,自己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谁和你开玩笑!有种没有,你要和我练练,我划下道来,你又不敢接,共和国的军人,什么时候堕落到了这个地步?”方明远的话立时激怒了东武,只是他刚一动,陈忠就挡在了方明远的面前。

????“我不想和你打,你滚开!他既然敢侮辱军人!就必须要受到惩罚!”东武说话间一甩手,扯着他的齐嫣,就是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水里,其他两人连忙扶住了他。

????陈忠上前了一步道:“侮辱了军人形象的人是你!挑战方少的人是你,不敢应战的人还是你!你要打架,我奉陪到底!”

????东武一声爆喝,伸手就打,陈忠右手一架,半步不让地回击了回去。两人就在这海水中动起手来。双方出手的速度都很快,几个呼吸间,就已经攻防数次转换。

????“砰!”双方的拳头在空中对击了一记,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东武退了两步,还要再上,却被旁边的那两个年青人给扯住了。

????“干什么?”东武不明所以然地吼道,“架还没打完呢。”

????“东武,你输了!”一直没有开口的那个年青人突然道。

????“胡说!我哪里输了?”东武不服气地道。

????“人家一直就在原地和你交手,你再看看你的脚下!”那个年青人一指海底,只见东武所在的这一块,清澈见底海水下,洁白的沙滩上,已经是遍布脚印,而陈忠那边,除了他的脚下,却只有寥寥几个脚印。东武立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再也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你们两人还要比吗?”陈忠面不改色地道,“要是不比的话,道歉!对大海连着喊上一百遍,用吃奶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