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章 白费力气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五十章白费力气

????对大海连着喊上一百遍“对不起”,听起来似乎很容易,不伤筋不动骨,不痛不痒的,反正只是动动嘴皮子。但是实际上,要是真的那么做的话,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说在这种公众场合里这样做,他们丢面子的问题,仅仅对肺活量的要求,就不是常人所能够承受地起的。一般普通人,能连着喊上二十遍,还不能得头晕眼花,喘不上气来,那就是体质很不错的了,就是身体素质远远好于平民百姓的军人,这一百遍喊下来,要是不偷工减料,暗地里玩点小手段的话,喊完了,也得趴在地上,半天都缓不过气来。

????“方少,你这样是不是太过份了!”齐嫣尖声地道。

????方明远耸了耸肩道:“至少我没有突然把人从筏子上掀进水里,再要充大辈,砍人家的手脚。只是让你们大声道个歉,很过份吗?”

????齐嫣被他说得哑口无言,不管怎么说,她怎么吃亏,那也是她先把方明远突然掀进海里在先,而接着东武他们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收拾方明远,才搞成了现在的这个结果。除非她撒泼,否则从道理上来讲,方明远的反应并不过份。如果说她的身份要是能够压方明远一头,那事情也好办,可是如今齐嫣也没有了把握,能不能稳稳地压制住方明远了。

????经过注水肉这件事,家乐福超市在奉元市乃至秦西省的影响力大增,而家乐福超市与军方的关系也算是不错,如果说没有适合的理由,齐嫣也没有把握说服军方的领导对家乐福超市出手。全省的领导哪一个不知道,家乐福超市在每一地开业分店,都是优先照顾当地的军烈属和警属,真要是和家乐福超市翻了脸,那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之辈。那些军区的头头脑脑们怎么拉得下脸来。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部队出来的?”东武活动着手腕,有些惊疑不定地道。

????“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就不说出来丢人现眼了。”陈忠不动声色地道,这个东武在他这个曾经的军人眼中,实在是给军人两字抹黑。

????“你!”东武不由得怒目而视,陈忠这哪里是在说他自己,分明是在挤兑自己吗。

????方明远不由得哑然失笑,想不到陈忠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算了,陈哥!咱们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有人愿意食言而肥,咱们难不成还要跟***一样,动用暴力不成?咱们可是尊纪守法的人。言而有信是咱们自己的行事规则,但是却不能强求别人也遵守,是不是?现在的人啊,都堕落了,祖宗留下的那点传统,都喂狗了!”

????方明远的这一番话说得齐嫣这边的人一个个面红耳赤,留着寸头的年青人怒道:“你以为你是谁啊,说在这里建酒店,就能建?”

????“我是谁没有关系,只要你们点头,相信以齐总的能力,不难把这崖州主管经济的领导请出来吧,咱们当着他的面,正式开始与崖州地方政府的投资谈判,我有没有资格,齐总总是心里有数的吧?”方明远微微一笑道,“你说呢,齐总?”

????齐嫣脸色有些发青,她虽然不知道方明远为什么会提出来这样的一个比试,但是她却知道,方明远只要想做,那么就能够做!数以亿计的资金听起来虽然多,但是却要分摊到建设周期里,一年也不过是支出几千万元,对于如今分店已经遍布秦西省主要城市的家乐福超市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方家和香港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关系密切,就算一时间手头周转不开,拆借个几千万元,对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但是他们就不同了,也许他们的关系网、人脉比方明远更庞大,但是手头的活动资金,却并不那么宽裕。而且,酒店业,与他们现在的业务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为了一口气,就建设一座星级酒店来比个高低……齐嫣已经可以想像到其他人看自己的目光会是什么样的了。

????而且,齐嫣总觉得方明远提出这个比试的方式,有些怪异,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的方式?要是比富有的话,完全可以用其他的形式来斗富,建个酒店?怎么也得花个一两年时间吧,方明远怎么有这样的闲情逸致?这越想越觉得方明远这其中恐怕另有用意。对手想要做的,那么在不明白对方用意之前,不合作无疑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齐嫣长吸了一口气道:“方少,这件事是我们的不对,我刚才潜水确实是没有注意到,对给你带来的麻烦深表歉意。我的这几位朋友,言语上有所得罪,我也替他们在这里向方少你赔礼道歉。如果说方少觉得我的道歉没有诚意,那么我也没有办法。好了,东武,你们跟我走!”说罢,也不等方明远回答,扭身就向岸上走去。东武三人犹豫了一下,也扭身跟了上去。

????“方少?”陈忠迟疑了一下,扭头问方明远道。

????方明远摆了摆手,心里可惜地叹了口气,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自己仓促之间这个圈套做得估计有些太明显了,齐嫣可能有所察觉。要是她头脑一热,就这么答应了下来,那倒是好了。

????对于齐嫣,说实话方明远也是很头痛,齐嫣这个人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她的背景却是方明远不能也无法忽视的。自从长安会馆的那一次见面后,对于这个兴庆有限责任公司,方明远曾经让人调查过一番,从得回来的资料来看,确实如齐嫣当时在会馆里所说的那样,有着西北军方的背景,在为西北军方挣钱。当然了,做为代理人的她,从中获取的好处,也是极其可观的。

????虽然说,对于军队经商挣钱,方明远是持极不赞同的态度,但是他也明白,有时候,有些东西,并不是因为你不喜欢,或者说它不合理,甚至于不合法就不存在的。经济转型期内,国家对于军队的开支一压再压,很多军工厂、研究所都面临着无米下炊的窘境,甚至于连军队的一些必要训练经费都难以得到保证,军方不得已之下,自己经商筹集经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虽然说这种行为所带来的副作用十分地明显。但是想在目前的这个形势下,禁止这一现像的出现,却不是方明远他所能够做到的。

????所以,对于齐嫣,下个绊子,给个尴尬什么的都还可以说是在双方容忍范围内的,但是再想进一步的话,除非是决心将事情闹大了,闹得不可收拾了,否则方明远还真拿她没有什么法子,这也就是所谓的投鼠忌器吧。毕竟,没有人愿意和军方稀里糊涂地结下什么梁子的,即便只是一个军区。

????但是任由她在暗地里搅风搅雨地给自己生事,却又令方明远很不甘心,所以才一时间起意,提出来了那个比斗的方式,将齐嫣的活动资金和精力都牵制在这件事情上,她自然也就没有闲功夫再来给自己暗中下绊子了。当然了,这个比斗对方明远来说,也并没有什么坏处,他本来就想在这里为日后蓬勃发展的旅游业圈块地,顺便再添把火,反正有与于秋暇合资建立起来的那家旅游公司,于秋暇娘家也有酒店业的底子,郭家和自己如今更是资金充足,届时自然会有专业人士前来负责。他不过是动动嘴,再拨笔钱而已。

????至于最后的那个国际酒店组织的认证,他就更不用放在心上了,以他如今在***、香港、美国的人脉,找几个曾经在五星级酒店任职过的职业经理人,严格按照标准来建设酒店,打造酒店的服务团队,怎么也比进入一个陌生领域的齐嫣强吧。这要是都会输了,他这钱赔得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可是齐嫣根本就不搭腔,害他白费了半天唾沫星子。

????“齐姐,那个小白脸是谁啊?瞧他那个德性!”留着寸头的年青人不满地问道,“跟他道什么歉?回头我找一排人,把他们全都扣下来!”

????齐嫣立时站住了脚步,跟在她身后的东武险些一头撞了上去。齐嫣转身郑重其事地道:“彪子,我警告你啊,千万千万别生事。你要是真敢派人来把他们全扣下来,我敢保证,明天宪兵就会来找你,而且谁也护不住你。这事情,说不好听了,能捅到总参去!”

????“总参!”三人吃惊地张大了嘴,三人想到了方明远肯定是有来头,但是这来头也未免大了点吧。这点事情,都能惊动总参,那岂不成了***了。他们几个也不是一般家庭出身,平日里也都是刺头一个,可是总参对于他们来说,还是遥远了一些。要是军区还差不多。

????“我说,齐姐,这个小白脸还有这么大的来头?难道说,他是哪一位将军的孙子?”东武难以置信地道。

????“不是,但是他有个爷爷是苏浣东!”齐嫣冷冰冰地道。

????“苏浣东?那是谁啊?”东武和彪子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