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二章 他乡见故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五十二章 他乡见故友

????虽然中间出了这么一段插曲但是并没有妨碍到方明远他们的好心情,方明远自然也就不会知道,刚才的意外落水中,他倒也不是完全吃亏,虽然呛了一口水,但是手上也占了点便宜,只是当时的他过于慌乱,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放在了什么位置上。自然也就无法理解当时齐嫣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不过东武最后的“道歉”倒是让他觉得这几个人还算是知羞耻,有点担当,像个男人。当然了,这话要是让东武听到了,肯定是掐死他的心都会有的,一连串吼上一百声“对不起”,那可绝对是个力气活,东武觉得就是当初在军营里长途拉练都没有那么累死累活的。事后,他可也是缓了半天才恢复正常。还不如挨顿打更好受一些。

????傍晚时分,方明远一行人就在这亚龙湾附近的旅馆里住了下来。九零年的崖州,由于旅游资源还没有得到真正的开放,这住宿条件自然是不可能和后世里相比了。其实按照苏婉婷她们的想法,是到崖州市政府的招待所去,那里的居住环境应当是这里最好的。但是方老爷子他们想观赏亚龙湾的夜景,最后还是留在了距离海边不远的地方。好在方老爷子他们也是过过苦日子的人,对于这里的普通招待所的环境,并没有提出什么不满的意见来。

????倒是方明远看着狭小的房间,以及房内陈旧的甚至于还带着几分***色彩的摆设,一般的房间里连个破电视都没有,更不用说什么卫星电视了,更令他觉得,在亚龙湾这里投资酒店业和渡假中心,是个不错的投资方向。反正,日后家乐福超市在华夏的店铺会越来越多,员工数量也会数以千计,每年对于那些优秀员工的奖励,还有那些供货商们的招待,全部都可以送到琼海来。更不用说,旅游大潮兴起之后,那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的国人们。这一笔投资是稳挣不赔,至于酒店的管理人员,可以完全交给香港那边,以郭家和于家在香港的影响力,找几个职业经理人绝不成问题。

????手里一下子多出了上百亿美元,倒是让方明远手中一下子宽裕了起来。但是这资金必须要运转起来,才会有利润,如何寻找好的投资方向,就成为了方明远目前最急需解决的问题。

????虽然说,继续投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这一次海湾危机,郭老爷子跟着自己玩了一票期货,也是上百亿美元的入账,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相信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不用发愁没有发展资金了。郭老爷子又极其厚道地将自己的欠债一笔勾销,自己还落下不少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股份,如果说郭老爷子他们不主动提出来,方明远是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参股了。不管从私人感情上,还是现实的需要,郭家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仍然是方明远目前在商业领域里,最为放心的盟友。至于翡翠鸟电影公司和***艾尼克斯株式会社,方明远这心里还是提防着的。

????麻生香月在苏联仍然在扮演着散财童女的角色,大肆地购买着苏联的矿藏、机床、各种设备,不过即便是这样,给她准备的五十亿美元,目前还有小半在手。不过,麻生香月如今已经是苏联政府的座上宾,听说前两天,还有幸到克里姆林宫里和苏联的高层进餐,只可惜,不是戈尔巴乔夫。

????海湾那边,倒是如同前世里,现在萨达姆正拿着那些西方国家的公民当做人肉盾牌,护着伊拉克境内的重要军事设施,世界各国的领导人、特使,正如同过江之鲫一般穿梭于巴格达和世界各地。恐怕自伊拉克***以来,也没有“享受”过如此频繁的外事活动。阿卜杜拉王子和马克吐姆王子对他的先见之明,简直佩服地五体投地。两人从此事上也捞取了不少***资本。尤其是阿卜杜拉王子,在方明远的一连串扶持之下,如今已经是科威特王室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而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内,建立银行的事务,现在也是在紧锣密鼓地办着,有马克吐姆王子在其中斡旋,加上又有他和阿卜杜拉王子的参股,正式成立也不过是个时间的问题而已。方明远根本就不担心。

????世界原油价格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调整,已经趋于稳定,方明远也明白自己在期货上不过是只菜鸟,靠着前世里的记忆前知前觉地在期货市场上大赚了一笔,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有资格继续在其中兴风做浪,所以他只留下了五亿美元给于东风,让他继续在金融市场里打拼,也算是为日后再大举进入奠定基础。

????算上计划中为日后建设炼油厂所预备的启动资金,为奉潼铁路改革试点准备的资金,给方家提留的资金,方明远手里至少还有近二十亿美金,需要找到合适的投资方向。

????秦西省虽然是故乡,但是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道理,方明远还是明白的。尤其是华夏的政坛,这些省委***、省长、市长、市委***都是任命制,一旦秦西省的这些大佬们调任,换来个和方家不对付的,那时候再调整就麻烦了。况且日后南方是华夏经济发展的重点,又比邻着香港,在这边,通过香港方面对政府的某些不正当行为施加压力,要比秦西省方便地多,有郭家在香港,他在这里投资也放心地多。

????方明远盘算着这其间的利弊得失,在傍晚的充满了海腥气的夜风中顺着街上的马路信步而行。此时的亚龙湾附近还只是有一个小小的镇子,并没有后世里的繁华景象,坑坑洼洼的马路,两边破烂的民房,与亚龙湾的自然美景,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林莲、陈忠几人慢了两步跟在了方明远的身后。

????“椰汁!新鲜的椰汁!”路旁的小摊上,一位中年黎族妇女在卖力地吆喝着。看到方明远他们过来,更是热情洋溢地招呼着。

????方明远看了看她的摊位上,摆着一溜椰子,其中几个已经削去了外壳,插上了吸管。在摊位的后面,则是几张木桌,后面还有个小店,看起来有点像是饭馆。走了这一阵子,他也有些渴了,就在这摊位的小桌上坐了下来,又招呼着林莲他们也过来坐下。

????那中年黎族妇女立时殷勤地凑过来道:“客人要喝点什么?我们这里有新鲜的椰汁、糯米酒、玉米酒、番薯酒……”她说话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林莲和陈忠听得直皱眉头。倒是方明远,由于能说粤语,听着倒还能明白了七八分。

????“你这里有芭蕉酒吗?”方明远笑问道。

????“有,当然有了!”中年妇女一连串地应着。

????“那就把椰汁、芭蕉酒、糯米酒、山果酒这几种都先给我们上一份,看看我们习惯哪一个口味,再要。来一点下酒菜。东西一定要干净!”方明远随意地道。

????“那个客人你放心,我们店里的东西,一向都很注意卫生的。”中年黎族妇女已经是笑逐颜开。方明远他们六个人占了两张桌子,陈忠和林莲自然是和方明远在一桌了。

????“明远,你刚才问她的是不是芭蕉酒?”林莲毕竟是在香港呆过一些时日,对于粤语还是能听懂一些的。

????“是啊,黎族有一种酒,是用未成熟的芭蕉果实切成小块,煮熟晾干后投入酒饼调匀,再放入坛子里封口一个月,发酵成芳香的酒料。把酒料和清水调稀后盛入蒸酒锅熬煮,制出酒质清香的芭蕉酒。据说味道不错,而且酒性不烈,很适合女性和老人饮用。”方明远前世里来琼海喝过这种酒,当时还是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那中年黎族妇女手脚倒是很麻利,方明远和林莲说笑间,就把几种酒都倒了六小杯送了上来。笑着又说了几句,又回到小店里去了。

????“方少,她刚才是在说,试尝吗?”陈忠有些不确定地问方明远道。

????方明远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那个中年黎族妇女方才确实是说,这些酒都是供方明远他们试喝的,不要钱,喜欢喝哪一种的,她再给上。这位大姐倒是蛮会做生意的,只要她这酒说得过去,一般人接下来,怎么也得在她这里喝上几杯。

????林莲在这几种酒里尝了尝,椰汁就不用说了,那个芭蕉酒和糯米酒都挺符合她的口味的。众人纷纷选了酒,中年黎族妇女又很快地端出来一些当地的小菜,大部分都是海鲜类的,大家就坐在这里随意地聊天。

????“咦?”林莲突然诧异地一指街对面道,“刚才有个人,好像我认识,是明远你的同学,那个叫什么李雨欣的!”

????方明远立即扭过头去,只见林莲所指的方向,正是这里的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