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三章 被打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五十三章 被打

????李雨欣,是方明远两世的小学同学,当初在海庄的时候,与方明远的关系还算是同学里不错的,方明远还帮过她两次忙。

????后来,方明远转学去了京城,带走了赵雅他们,而李雨欣和曹虎后来也转学了,听说是去了潍南市里上学了,那里的教学条件,自然是要比海庄好上不少。后来两人倒是回过海庄,但是他们回来的时候,方明远却不见得会回来,这联系暂时就算断了。但是对于李雨欣,方明远却并没有忘记,这可是前世里,所有同学里,唯一的一个后来据说是考上了燕大的。

????“人进派出所了,不仅仅是她,还有几个人。被两个警察带进去的。”林莲有点不确定地道,“看着很像她。而且他们这些人显得有些慌里慌张。”

????“陈哥,麻烦你去看一眼,是不是她?”方明远对陈忠道。虽然说林莲不能确定,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林雨欣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跑到琼海来了?还去了派出所?不打听清楚了,方明远心里就总是个事。

????陈忠一点头,放下了筷子,又和一旁的三人打了个招呼,让他们注意保护方明远的安全,这才快步地向派出所走去。方明远注意到,派出所的门外,这时候又聚集起来了十几个人,看模样应当都是本地人,有男有女,站在派出所门外,对里面吐口水,还不时地叫骂着。只是他们说得都是当地的土语,方明远虽然听出来是在骂人,但是具体骂的什么,却不清楚。

????林莲还真没有看错,刚才进入派出所的人还真是李雨欣,不仅仅是她,还有她的家人,包括她的父母、爷爷奶奶和他父亲的弟弟。

????“黄所长,我们是从秦西省来这里旅游的游客,在亚龙湾被他们缠上来非要卖东西给我们,我们又不需要这些东西,自然不买。不买就不准我们在这里照相,这是什么道理?然后就一群人上来又是扬沙子,又是打我们。”李炳诚,也就是李雨欣的父亲正在和派出所的人员进行交涉,言语间压抑不住浓浓的怒意,“我父亲已经是奔七十的人了,做完手术还在休养期,他们居然上来就打,张口就骂,你看看我们的衣服,都被他们扯成什么样子了!你们这里的治安,就是这个样?”

????不要说李家的男性了,好好的西服,衣服上的扣子已经绷掉了好几个,袖子也被撕烂了,衣领也破了,上面还尽是大脚印子。老人也没有幸免。就连李雨欣和她的母亲、奶奶,也是衣衫凌乱,不少地方都被扯破了,露出了衣服下的肌肤。她母亲的鞋还丢了一只,身上头上到处都是沙子,几个人简直狼狈到了极点。而且几乎每个人的脸上、身上、都有着伤痕,有拳打的,有指甲的划伤,为了护住奶奶,李雨欣的手还扭伤了。

????“叫什么叫?有什么可叫的?”那个黄所长没好脸色地道,“这里是派出所,国家机关,不是你家,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找个会说话的人来!一个巴掌拍不响,敢情这理全在你们这里,人家就全是过错?我们这里的治安怎么了,治安好着呢。夜不闭户!”这当警察的,自然最喜欢人夸他们工作有成绩,地方治安稳定,李炳诚的话,正是他最不爱听的。

????李炳诚,被他气得当时就说不出话来了。他是奉元省治金研究所的副所长,平日里打交道的人,大多都是知识分子,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颠倒黑白、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如果说这个样子,还能够被称之为治安好得很,夜不闭户的话,那全国还要警察做什么!

????李炳辉,也就是李雨欣的叔叔连忙扯了一把李炳诚,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平素里很少跟这种人打交道,冶金研究所的副所长,也是处级干部吗,有什么事情,直接就和当地局里,或者分局里的头头联系,对这些基层的警察,了解不多。何况这里是琼海,不是秦西省,更不是潍南市,强龙尚不惹地头蛇呢,何况几个人还算不上强龙。

????他从破烂的西服里拿出了包烟,烟已经被压得不成了模样,递给了黄所长一根,陪笑道:“黄所长,黄所长,别生气!这事今天真的不怨我们,他们卖的那东西,我们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却死缠烂打地纠缠着我们……”

????“怨不怨你们,可不是你们说了算,我们得听双方当事人的。人家还说是你们先动手打人的!人家那是自卫!你现在和我们说这些也没有用,先做笔录!”黄所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就像在驱赶苍蝇一样道,“行了,行了,在这里等着,回头我找人给你们做笔录!”说着,站起身来就出了门。将李炳辉尴尬地丢在了那里。

????“炳辉……不用说了!”李雨欣的爷爷,李自林靠在椅子上,有气没力地道,“这里不是潍南,讲不了什么道理。”

????“这里是不是潍南,但是不是华夏的土地?做为一名华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都不能……”

????怒火中烧的李炳诚还要再说什么,却被李炳辉一把扯到了一旁,压低了声音道:“哥哥唉,这里是琼海,是崖州,咱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全,保证了大家的安全之后,你要再讨个公道,我不拦着你,但是现在这个状况,你又不是看不出来,就是你我不怕什么,可是也得想着爹妈和嫂子、雨欣他们的安全吧!”

????李炳诚如同一盆冰水迎头淋下,立时冷静了下来,是啊,弟弟说得没有错,现在最关键的是,要保证父母和妻女的安全,父母的年纪大了,父亲又刚刚做了手术没几个月,妻子和女儿的安全也不容忽视。这要是在崖州这里出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岂不是自己一生的遗憾。

????“爸的脸色很不好,要不要先把他送到医院检查一下。笔录可以回头再做。”李雨欣的母亲许琳拉着老人的手,有些焦虑地道。

????“我出去问一下他们。”李炳诚扭身就往外走。

????“别别别,哥,你在这里呆着,看着爹妈,我去问问。”李炳辉连忙扯住了他,就以李炳诚的脾气,万一和人家没说几句话,又吵起来,那就更麻烦了。

????李炳辉还没走出门,屋门已经被人一脚踢了开来,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了门口,冷笑着看着屋里的人道:“就是你们在亚龙湾打人了?好好好,你们有种,有种就窝在这派出所里当个永世的缩头王八,别出门,否则老子一定砍死你们男的,女的都卖到南洋当鸡去!”说完话转身就走,等到李炳辉追出门去,那人已经出了派出所的门了。

????李炳辉左右看了一眼,这心里立时凉了半截,就在屋外,坐着三个警察,居然没有一人站起来说半个字,就仿佛刚才的那一幕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炳辉脸色难堪地回到了屋里,此时屋里的众人已经炸了锅了,李炳诚气得手脚冰凉,一口气憋在了嗓子里就是呼不出来,脸色变得铁青。

????李老爷子毕竟年纪大了,久经风雨,还能保持着镇定,但是老太太,还有许琳,却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生活在安定年代里的她们,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倒是李雨欣,毕竟是当初在离山经历过那么一次,还能勉强地保持着镇定。她不由地想起了方明远,那一次后来有方明远来搭救他们,这一次恐怕就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了。

????“这还是法治社会吗?这还在华夏吗?这还是党执政的国家吗?居然在派出所里,当着警察的面威胁公民,而警察们却视而不见!”李炳诚好半天才缓回了这一口气,暴跳如雷地叫道。

????“哥,说什么现在都没有用,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里吧!”李炳辉长叹了一口气道,这里显然已经是蛇鼠一窝了。自己这些人原本以为到了派出所、警察局能够讨要一个公道,现在看来,这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你们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呢?”一个歪戴着帽子的胖警察站在了门口,用警棍敲打着门框恶狠狠地道,“再胡说八道就把你们全部都关到拘留所里去!这里是派出所,是国家的机关,居然在国家机关里诽谤国家工作人员,我看你们都是反革命分子!”

????李炳诚还要再说话,李炳辉一个箭步跳到了他的身旁,捂住了他的嘴,已经这样了,无论如何也得保着爹妈和嫂子、侄女的安全,可不能再容着大哥这样下去。这里显然不是个讲道理的地方!

????“警官,我们可不可以打个电话?您抬抬手,行个方便?”李炳辉陪笑道,“出了这事,怎么也得和单位联系一下,您说是不是?”说着又塞给了那警察一包烟。

????胖警察看了看已经***的不成模样的烟,随手甩到了他的脸上,冷笑道:“打什么电话!没看到人家都已经堵在门口要我们交人了吗?在我们这里,你们还敢动手打人,他妈的不想活了吧!”

????“谁不想活了?”从他的背后传来了一把还带有稚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