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又见面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五十五章 又见面了

????“能不能让家人有一个陪同,这检查身体也不是一会片刻的,得有人照顾着两位老人吧?”方明远继续道,“反正还有我们在这里,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不是?”

????“跑?嘿嘿!”黄所长冷笑了两声道,“你们可以试试!你!也跟着去吧!”说着他一指许琳。

????李炳诚几人这心里算是暂且有块石头落了地,不管怎么说,先让老人到医院里去,也能有个休息的空间,这屋子里,除了几把硬邦邦的木凳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可供休息的地方,老人毕竟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份苦。到了医院,好歹也比这里强点。李炳诚兄弟就从身上掏钱,好在当时打架虽然乱,但是重要的财物却没有丢。

????就在这个时候,派出所门外传来了阵阵的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众人的目光不由得都转了过去,只见两辆车一前一后地驶入了院子,在派出所的门前停了下来。接着,从车上下来了几个人,陈忠的眼尖,已经看清楚,正是齐嫣、东武他们几个。从车上还扯下来两个鼻青脸肿的男子。那两个鼻青脸肿的男子,刚一下车,就冲着派出所门外大叫大嚷了几句,立时派出所门外的人群就炸了窝,叫骂声震天响。有五六个年青的男子就冲进了派出所的院门。

????陈忠脸色不由得微变,一把将方明远***屋子,低声喝道:“都别出来,小心误伤!”自己则站在门前。

????黄所长眼见这一幕,也是脸色为之一变,快步地来到了门前,屋里的其余四五名警察也都站了起来,一个个拿起了手头的警具。

????“咦?”首先进来的齐嫣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屋里的陈忠。东武捏着脖子将那两个年青男子扯进了屋里,照着膝盖骨后面就是两脚,这两个男子发出了一声惨呼,滚倒在地。

????“这些人真是麻烦!”彪子随后跟了进来道,“国家也是的,政策对他们的放纵,让他们越来越嚣张了,真……啊?他怎么也在这里?”

????刚才站在门前给李自林他们发狠话的那个中年男子显然在这些人里,是个头头,看到齐嫣他们已经进了屋,黄所长他们又都拿着警械站了起来,一声喊,将那五六个男子叫住,这才走到了门前道:“黄所长,你也看到了,这些外乡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殴打我们的兄弟,伤害我们的民族感情。这是不符合国家政策的。黄所长,你得给大家一个公道,否则,我们兄弟姐妹们是绝不答应的。”

????“呸!马服,少在我的面前耍威风!进了派出所,怎么做得是我说了算,还轮不到你来发号施令,教我怎么做!”黄所长没好气地道,“你们刚才的行为,涉嫌冲击国家机关,就凭这一条,那五六个汉子我拘留他们五天,谁也放不出半个屁来!”

????马服嘿嘿地笑了两声,完全不将黄所长的威胁放在心上。他们这些人,对进拘留所呆几天,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反正拘留所里也没什么人敢难为他们,否则日后就麻烦不断。人多,心齐,护短,国家的民族政策,这就是他们这些人横行无忌的凭依。“好吧,黄所长,刚才这几个兄弟是有些心急了,但是这不是因为我们的兄弟被他们殴打的缘故吗?黄所长又何必这样紧张。我们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黄所长在心中唾了一口唾沫,要是马服这些人都是讲道理的人,那么这个世界早就天下太平了。不过他也明白,虽然面子上可以强横一些,但是实质上,他也不愿意得罪这些人,都是些滚刀肉,大错没有,小错不断。就是送进拘留所,没多久又出来了,根本起不到什么震慑的作用。而且他这个派出所长,想要在这亚龙湾里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就不能彻底得罪马服这些人。

????“既然是讲道理的人,那就进来说!”黄所长让开了门,扭头又对齐嫣他们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又是一起与李自林他们大同小异的事件,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齐嫣这一边有着三个能打的棒小伙子,齐嫣自己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性,加上对方的人数也不多,结果被四个人将对方胖揍了一顿,又抓住了两个没来得及逃跑的,押解到了派出所来。

????“是他们先打人的,还污辱我们的信仰!”那两个鼻青脸肿的青年一口咬定道,“我们这是正当防卫!马哥,你看看,他们下手多狠,把我们打成什么样子了。”

????“正当防卫!”东武一把揪住了其中一个人的头发,用力一揪,看着他那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冷笑道,“少拿这一套来糊弄我,知道我是谁吗?到东边的鱼龙滩去打听打听,罗东武是谁,再来这里满嘴喷粪!别人怕你们,老子可不怕,好好的游兴都被你们扫了,你们就等着吧!”下午在方明远那里憋闷了一肚子火气的他,打架时下手最狠,这两个混蛋之所以没能跑掉,也是因为当时被他打得动弹不得。

????“罗东武!”马服的脸色为之一变,鱼龙滩是崖州的另一处海滩,距离亚龙湾约有七八十里地,那里的风景没有亚龙湾这样秀美壮丽,所以知名度也不高,但是那里却是走私的天堂,从国外进入华夏的走私船,很多都是在那边靠岸。所以在知情人里,鱼龙滩的价值可是丝毫不在亚龙湾之下。而罗东武,就是近几年来,鱼龙滩上几个大势力之一的主要干将。据说是在军队里犯了事被踢出来的,所以下手一向狠、准。

????“请问这位大哥可是罗东武罗爷?”马服连忙站起身来,殷勤地伸手道,“我是马服。这里小马庄的。”别看黄所长他们拿他没办法,但是马服心里却有数,就他们的这点能力,要是惹到了罗东武,打完了都没有地方叫屈去。原本被罗东武在派出所里居然还敢伸手这一嚣张的行为极其不满的黄所长也吓了一跳,虽然他这里管不到鱼龙滩,但是鱼龙滩是什么样子,他却是心中有数。与那些人相比起来,马服他们也就是欺负欺负外地人的小打小闹。

????罗东武上下看了他两眼,冷冷地道:“没听说过。这人是你们庄里的?”

????马服有点尴尬地缩回了手道:“是我们庄里不成材的东西。这一次得罪了罗爷,回头我们一定严加管教。”

????“严加管教?哼哼,强买强卖不成,就动手打人,带到派出所了还敢信口开河,给我们栽赃陷害,恶意挑动***,企图激化矛盾,危害社会安定,从而逃避法律的制裁,你一句严加管教,这些所作所为就可以全盘抹去了?”齐嫣冷冷地道,“你以为你是谁,这崖州的市委***?”齐嫣这心里本来就因为方明远那事不痛快呢,这伙人的行为如此的恶劣,要不是有罗东武他们在,她今天就肯定吃亏了。所以一听马服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出言讥讽道。

????马服被她的这一番话说得脸色发青,却不敢恶言相待。

????“说得好!你的这一番话可是说到了点子上了,这一帮恶人,要是就这样放过了他们,日后他们只会更猖狂!”方明远站在陈忠的身旁大声地道。

????马服蹭地就站了起来,被齐嫣这一番话说得已经是心里怒火中烧,只是这齐嫣是与罗东武他们一齐进来的,马服还搞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来头,所以纵然有火气,也只能是强忍着,但是方明远一个连胡子都没有小屁孩子,居然也敢在这里指责自己,他这火气立时就按纳不住了。顺手从桌子上抄起了一个茶杯就向方明远丢了过去。

????别说,马服这准星还真不错,茶杯直奔着方明远的脑袋瓜子而去,顺便还带着一杯热腾腾的茶水。方明远一闪身,又回到了屋子里,跟着陈忠练习了这些年,这点功底还是有的。陈忠却是两个箭步,就来到了马服的近前,胳膊肘儿一抬,马服就横着摔了出去,撞翻了几把椅子,滚倒在地。

????跟着马服一起进来的那五六个青年人,立时就红了眼,居然从腰间抽出了匕首。

????“你们干什么?”黄所长一拍桌子,厉声喝道。平日里就算大家再熟,再给面子,在派出所里,当着自己和这么多警察的面,动用管制刀具,那性质可就不同了。更不要说,旁边这还坐着齐嫣他们呢。可是这些人如今都红了眼了,在亚龙湾这一带又猖狂惯了,从来都是他们打得别人求爷爷告奶奶,碍于民族政策,警察们拿他们也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

????“打,给我狠狠地打,不要留手,死了有我呢!”昏头昏脑的马服捂着肋部从地上支起了身子,恶狠狠地叫道。

????接着他又扭头对门外叫道:“你们都是死人啊,这样子还不知道进来帮忙吗?”

????派出所门外的人立时一涌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