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六十章 聚众、威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六十章 聚众、威胁

????“钱局长,怎么回事?”罗显立不悦地道。这个钱为华,也太不成样子了。堂堂的警察局长,在这样的场合里,怎么能一惊一乍的,岂不是更让方明远和齐嫣他们看轻自己。

????“罗***,伍队长刚刚告诉我,小马庄那边出来了三四百口子,正坐着拖拉机,骑着自行车奔这里而来,据说,这些人都带着铁棍、铁锨之类的家伙,恐怕……”钱为华连忙解释道。

????“什么!”这一次,就连罗显立和于林生也不由得动容了。谁也不会认为,这小马庄的三四百口子,带着家伙跑到派出所来是和平请愿来了。

????“简直是太嚣张了!居然敢打算冲击国家机关!”罗显立拍案而起道。

????“不用打算,他们都已经冲击过一次了!”齐嫣的眼里也闪过了一丝杀气,小马庄的人这样猖狂,别说像她这样走到哪里,都有人接人送的人物,就是好脾气的人,也绝对无法忍受。

????罗显立老脸一红,看向了伍启铭道:“伍队长,消息确切?”

????“确切!”伍启铭道,“他们是由小马庄的村长马大海带头,马大海是这个马服的父亲。”

????“如果说他们真的胆敢***,有把握把他们全部都拿下吗?”罗显立此时也是真的恼了,这个马大海,也未免太狂妄了吧,还真是有其父就有其子,儿子冲击国家机关后,他这个老子居然还敢带着更多的人持械前来,真当警察这个暴力机关为无物啊。当着方明远和齐嫣的面,扫自己这个市委***的脸面啊。

????“是!”伍启铭立即出去安排人员了,先把这些小马庄的人全部都关到了派出所的屋子里去,好在这一次来,他带了不少的手铐,加上派出所里的,再找了几条绳子,将这些的手全绑上。虽然伍启铭有信心镇慑住场面,但是他也得提防着,这些人万一有个什么***,他这个刑警大队长,也就索性不要干了。至于黄得光他们,也一并绑上塞进了屋里。他所带来的这些警察,除了留下四人看管着马服、黄得光他们之外,其余的人等,都布置在了门口和院内。当然了,在向钱为华汇报前,他就已经向局里要求支援了。

????罗显生看了看荀平,荀平意领神会地笑道:“罗***,在没有得到司令命令前,我们军人是不宜插手地方政务的。所以要抓人还得请罗***为我们向司令请命。不过,在司令的命令下达前,我们会保护住小楼的。”罗显生要的也就是他的这句话,军人的确是不适合介入到此事中去,但是负责防御,防止这些村民们冲进派出所来的工作,却是可以交给他们,如果说能够就此震慑住小马庄的这些村民们,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方明远和齐嫣不约而同地微微撇撇嘴,这才是自做自受,如果说不是崖州市委市政府之前一直对这些人过于宽容,又怎么可能闹到如今的这个境地。不过这样也好,这个什么小马庄的人,经过今天的这一档子事,估计日后也就再没有在这一带称王称霸的机会了。这种公然打脸的事情,如果说罗显立和于林生还想和稀泥的话,无疑在市里省里,就会威信大失。

????马大海一群人很快就冲到了派出所门前,马大海注意到,在派出所的门前已经站着了一排的警察,面相都有些陌生,显然不是这派出所里的人。而且这派出所的门前,还停放了很多的车辆,与平日里大不相同。

????他毕竟是干了多年的村长,虽然心急儿子的情况,但是还没有彻底地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看到了派出所门前的这一幕,尤其是那两辆军车、还有大量的警车的存在,这心里也是有些犯嘀咕。但是人已经来了,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再灰溜溜地回去吧?况且来的这些***多都是这被扣下的七八十人的亲属朋友,一个个群情鼎沸的,这煽动情绪容易,想要将已经激越的情绪再安抚下去,可就没寻那么容易了。

????伍启铭冷笑着看着门外聚集的人群们,他早就听说过,这个小马庄什么的,在亚龙湾这一带是一霸,横行无忌,今天看来,果然名不虚传。这种聚众在警察部门门前的情况,就是放眼全国,都很少见。

????马大海深吸了两口气,看着严阵以待的警察们,上前几步,大声地叫道:“黄所长,我是小马庄村长马大海,请出来说话!”

????伍启铭拿着喇叭走出派出所的院门,冲着人群大声地道:“马大海,你带着这么多的人来,是想冲击国家机关吗?知道不知道这是犯罪,情节严重的,可以被判处有期徒刑直至死刑!”

????借助着喇叭,伍启铭的声音很大,小马庄的人群们,立时隐隐地起了骚动。显然,他们这些人也被伍启铭的话给惊着了。马大海回头喝斥了几声,人群这才又安静了下来。

????“你是谁,黄得光黄所长呢?”马大海并不认识伍启铭。

????“黄得光涉嫌违法乱纪,已经被给关押了起来。我是崖州市警察局刑警大队队长伍启铭!”伍启铭冷若冰霜地道,“马大海,你也是国家的干部,应当知道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严重性,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害了你自己和相信你的村民们。”

????马大海深吸了一口气,黄得光居然被关押了起来,这可是出乎他的意实之外了,而且眼前的这个人是崖州市警察局刑警大队队长,这可是比黄得光级别高得多了。马大海陪笑道:“伍队长,我们不是来聚众***的,更不是要冲击国家机关。我们只是听说,我们小马庄的村民,有数十人都被派出所抓了,我们这些人都是他们的亲属和朋友,就是来问问具体的情况。就算是我们小马庄的村民犯了罪,但是我们总有见个面,听听原因的权利吧?”

????“带着铁棍、铁锹来询问情况?他*的当老子是傻瓜啊?”伍启铭心中暗骂道。不过他也不揭穿他,虽然说,以目前的警力,要是强行抓捕,也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说能够将这些人全部都劝回去,事后再逐一进行甄别抓捕,对于社会的冲击力会更小一些。否则,警民这样大规模的冲突,传扬出去,对崖州市委市政府的声誉也不好。这一点点分寸,他还是明白的。

????“见个面,听听原因的权利当然有,但是那也必须是要按着法定程序来走,而且会面的人数、时间都有具体规定,哪有大晚上数百人一齐探视的道理?马村长,我奉劝你一句,把这些人都带回去吧,到了时间,自然会有通知下发给你们。”伍启铭道,“大家还是都回去吧,等我们根据事实真相,搞清楚他们的责任后,自然会有结果的。”

????“爹,不能就这样回去啊,回去了小四可就短时间里出不来了!”马大海的旁边凑过一个长脸的中年人,低声地道。正是马大海的大儿子,马跃。马大海心中一凛,俗话说知子莫若父,马大海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马服,平日里的行事做风,说他心狠手辣,那是一点都不过份。事情凡是由他来解决的,大多都搀杂 着暴力。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在小马庄年青一代中,声望很高。但是凡事必然是有利必有弊,马服在民风彪悍的小马庄里声望高,那自然也就意味着他在社会上,打架斗狠的次数多,进局子留号的次数多,没什么大事还罢了,一旦有了大事,那可就是前科无数,到时候,搞不好真如大儿子所说的那样,真就出不来了。

????马大海这一迟疑,就听人群里有人高喊道:“谁不知道你们警察是衙门朝南开,无权无钱别进来!你们这是要屈打成招,这是欺负我们少数民族!明目张胆地违反国家政策!国家政策明确规定,要保护我们少数民族的权益,乡亲们,他们不放出咱们的兄弟姐妹,咱们就不走!”

????“我们不走!不放出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就不走!”小马庄的村民们齐声高呼道。在已经入夜的镇子里,传遍了四面八方。

????“我再说一遍,小马庄的村民,携带管制刀具明目张胆地冲击国家机关,企图恶意伤人,情节极其恶劣,已经严重触犯了我国的法律,在没有对他们的这一行为进行处罚前,他们是不可能放出来的!国家政策,确实是保护少数民族的合法权益,听清楚了,是合法权益。而不是你们放火杀人,国家也要保护的!”伍启铭暴喝道,“马大海,你要执迷不悟,与国家与政府做对到底吗?”

????“你们这是一面之词!人嘴两张皮,怎么说都有理!我们小马庄的人都是尊纪守法的好人,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伍队长,你们不放人,我们就不走!你一天不放人,我们就一天不走!”一听马服要被判罪,马大海立时下了决心大声地道,“你们一年不放人,我们就一年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