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六十一章 螳臂当车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六十一章 螳臂当车

????“你们一天不放人,我们就一天不走!你们一年不放人,我们就一年不走!”小马庄的村民们高声地呼喝着。

????伍启铭心中暗自冷笑,其实他完全可以在一开始就把罗显立和于林生,还有数十名军人都在派出所里的情况通报给马大海。马大海就是再心疼马服,也得惦量惦量这样做的后果。老话说,破门的县令,灭门的知府,罗显和于林生是这崖州市里的一、二把手,被他这样聚众围攻,要是真恼羞成怒,小马庄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伍启铭却根本不提这一块,只是以崖州市警察局刑警大队队长的身份来劝阻众人,这就给了这些小马庄村民们一种错觉——那就是伍启铭虽然官比黄得光大,人也比黄得光多,但是和黄得光一样,他根本就不敢激怒自己。没看见,这么久了,不管小马庄的村民说什么,伍启铭都没有半点的实质性动作,最多就是语言恐吓一下。

????这样一来,就令这些原本还有点畏缩不前的小马庄村民们胆气大壮。想想崖州市这些年来,对于涉及到少数民族的事务的处理方式,再想想自己小马庄这几年来惹是生非的结果,这些小马庄的村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别看这个叫伍什么的官比黄得光大,其实和黄得光一样,都是一捅就破的纸老虎!也就会喳喳呼呼,没有那个胆量拿大家怎么着。所以这些人也就更猖狂了。

????伍启铭只是暗地里冷笑,表面上却是对这些人是再三地劝说,只是他越说,这些人就越猖狂,后来甚至于对伍启铭是指桑骂槐。转着圈子地大骂伍启铭。

????罗显立和于林生在屋里听着外面的喧扰,这脸色是越来越铁青,对小马庄的这些人原本就不好的观感也就越来越差。

????钱为华有些不耐烦地站起身来道:“罗***,于市长,这个小伍,这次做事怎么有些拖泥带水的。只要他说出来***和市长在这晨,我就不信这些人还敢围攻派出所!两位领导在这里稍候片刻,我这去赶走他们。”

????“为华!坐下!”罗显立立即沉声喝道。堂堂的市委***和市长,居然被辖区内的民众围攻,这在华夏,可绝对不是什么好新闻,对于两人日后的仕途发展,有着不小的负面影响。所以对于伍启铭对两人的存在闭口不提一事,两人还是持赞同意见的。而钱为华不识趣的行为,更是令两人对他的工作能力感到不满。

????钱为华讪讪地坐了下来,虽然说他不明白为什么罗显立不让他去,但是他却明白,经过这一件事,自己这个警察局局长的位置恐怕要不稳了。马服和黄得光他们狼狈为奸已经是崖州市警察局的丑闻,如今又闹出个小马庄村民围攻,这就更是证明了他的工作不力。可是钱为华也觉得委屈,其实当初崖州的警察系统也是对这些人一视同仁的,不就是*民闹了几回,这市里手就软了,结果就成了*民越闹,市里的态度就越软,最终造成了如今的这么一个局面。

????“罗***、于市长,这地方的治安不靖,总是发生这种围攻的恶**件,久而久之,不要说普通的游客们不敢再来了,就是那些有意在崖州投资的商人,恐怕也要望而却步了。说得难听一些,这钱嘛,总要是有命在才能花的!”方明远不动声色地道。自己既然有这个打算在亚龙湾插上一腿,那么借此机会,将崖州市里的这种不良风气扫荡一次,对于日后他在崖州的投资,自然是大有好处。

????齐嫣扫了他一眼,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眼中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罗显立和于林生露出了一丝尴尬,也是堂堂四十多岁奔五十的人了,被一个看起来撑死也不过二十的少年人这样说,这脸面上实在是有些挂不住,可是这事实就在眼前,也容不得他们为之遮掩。心里对于小马庄的这些人,就更是痛恨。

????伍启铭心里暗乐,他并不怕马大海在这里和他耗时间,反正耗得越久,从崖州各地抽调而来的警方力量就越雄厚。要不是伍启铭觉得应当尽最大努力避免流血事件的发生,也是为了不战而屈人之兵,否则以目前他手中的警力,也足以赶散了这些人,并且将主事的头头脑脑拿下了。但是那样的话,若是马大海执意反抗,就可能会伤成较大的混乱,搞不好会有多人的伤亡。所以马大海要耗,就随他耗,反正镇子里通向外界的主要通道都已经被他提前派人***,一时片刻消息也传不出去。

????小马庄的人吵吵嚷嚷了一会,看到警察们根本就不为所动,伍启铭更是连喇叭都收了起来,找了把椅子,坐在了门前,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小马庄的人们就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以后像这种时候,那些官员们不是一个个都像尾巴着了火的猫一样,简直是他们说什么,那些官员们就答应什么,今天怎么变了样子?于是众人纷纷地将不解的目光转向了马大海。

????“爹,这个伍启铭是什么人?看起来似乎不大好惹啊。”马跃看着闭目不语的伍启铭,有些担忧地道。

????“不知道,我也从来没有和市警察局刑警大队打过交道。”马大海如今也是骑虎难下,“不过能够当上刑警大队的队长,我觉得这个姓伍的怎么也得有几下子,恐怕手上还见过血。”这崖州市警察局里,也是鱼龙混杂,固然有那种照顾进去混日子的窝囊废,但是也不乏人才。尤其是刑警队长的这个位子,没有几下子,没有点真本领的人,是绝对坐不上去的。而那些托关系走后门进去的人,也绝不会去争这个位子。那位子底下可是藏着火山呢,一旦出现什么大案要案,惊动了上面,限期破案的话,首当其冲的就是刑警大队的领导,所以能够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那都不是一般人。所以想靠吓唬,就达到目地,恐怕是没可能了。

????“那怎么办?”马跃有些焦急地道,“总这么围下去也不是法子啊?”

????马大海咬了咬牙道:“马跃,你立即找几个能说会道的村民,分头去市里的各个*民聚集地,想办法说服他们来帮咱们,只要这声势闹大了,他一个刑警队长,也就控制不了局面了。只有把事情闹大了,和民族关系扯上了,小服他才有救。”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相信马服这一次肯定是闯了大祸了,要是一般的小事情,这警察们绝不会变得这样的强硬,居然连黄得光都一起被关押了起来。

????“啊?”马跃吃惊地大张着嘴,他没有想到,马大海居然想接着把事情闹得更大了。“爹,要是那样的话,小四是出来了,咱们村还不成了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了,日后还怎么过日子啊。爹,再说现在可不是***时期了,想让其他庄子里的人都闹起来,人家凭什么听咱们的?”

????“糊涂啊,咱们就是不闹,不成为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又有什么用?要是这六七十人都被警察扣下,咱小马庄这些年来的一世英名可就全完了,到时候,没准哪个村子就会来踩咱们一脚!”马大海恨铁不成钢地道,“政府怎么了,政府看咱们不顺眼,可还得照顾着影响!不能明目张胆地对咱们下手。”

????“可是!”马跃还要再说,人群却是骚动了起来。

????两人顺着骚动的方向望去,立时脸色为之大变,只见从派出所的院里,两两一对地走出了一列全副武装的军人,从左右在派出所的院门前持枪站定,带着杀气的目光直视着门前的众人。

????“坏了,怎么这里还有军队的人?”马大海脑子里嗡的一下,如果说政府对于民族问题那是相当地看重,从而给予了他们从中渔利的机会。那么军队里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而且冲击军人……他不由得想起了他去年在电视上曾经看到过的那一幕,和那些人的下场。

????接着街道两侧的人们也发出了惊呼声,只见从镇两边的街道上,二十几辆面包车分左右两个方向将人群夹在了中间,车门一开,大批的警察从车上跳了下来。手持警具,将小马庄的人包围在了中央。

????“马大海,让村民们放下手中的武器!不要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否则,马村长,你的未来恐怕就要在监狱里一直渡过了!”喇叭里,传来了伍启铭的声音,“村民们,老老实实地放下手中的武器,政府会公正地对待你们的。”

????小马庄的村民们惊慌失措地看着步步逼近的警察们,又看了看站在派出所院墙下全副武装的军人,人群变得混乱了起来。

????“当啷!”

????“当啷!”………

????铁器被丢在地上的声音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