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四章 赠刀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八十四章 赠刀

????**不禁为之动容,方明远的这一番话,可以说是以完全的大白话清楚地阐述了他对海湾局势的判断。虽然说得很浅显,但是这三个理由已经完全可以支持他的论点了。这世间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差不多都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利益!只要有了足够的利益,就是让英国人立即来场内战,**也毫不奇怪!

????这一番话,如果说是政委吕梁说出来的,他只会会心地一笑,政委又一次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但是让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年说出口来,那就完全不同了。自己当初在得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美国向中东派兵后,也是反复琢磨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来。好吧,**承认,在那段时间里,他仍然在为了筹集资金、节约开支而伤透了脑筋,每天能够闲下来好好想想中东局势的时间不是很多,但是自己毕竟是个职业军人,是名将军,可以看到那些普通人根本看不到的***,可以知道很多不为常人所知的军事机密。若是没有这些资料做参考,自己敢做这样的判断吗?

????尤其是方明远说的第三条,简直说到了**的心里去了。做为一名守卫边疆海防的将军,**对于***和美国人的军事情报,那可是格外的重视。美国人的那些研制出来,却还没有经过实战检验的尖端武器,他也多多少少地知道一些。

????正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美国与伊拉克开战,这一场战争对于美国人来说,可以说是好处多多。不但可以将那些已经快要报废的武器弹药合法的丢到伊拉克人的脑袋上,免去巨额的销毁费用,还可以光明正大地实验新型武器,刺激国内的军工企业生产,为美国生产的武器占有世界军火市场更大的份额。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吗!

????身为军人的自己,想到这些没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但是一个少年,他又是从何得出这样的判断来的?难道说,这个少年,不仅仅是在商业上有着惊人的天赋,在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上,也有着常人所不能及的天赋?想到这里,**对方明远的兴趣就更大了。

????看着**那闪耀着异样光芒的双眼,方明远这心里也不禁有些发毛,他不由得回想自己刚才所说的一切,似乎并没有说出来什么不得了的内容。他之所以说这些,也是想给**提个醒,如果说能够借着**的口,令国内的高层领导们意识到,这一场即将到来的海湾战争在军事和经济方面的重大意义,从而未雨绸缪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虽然说,他并不认为国家养活的那些智囊人员一个个都是尸位素餐,看不到这其中的重要性,更不认为全国这数百万的军人里,也没有目光远大考虑深远之辈,只是前世里的他,经历过太多太多“砖家”、“叫兽”们的雷人之语,对于这些精英人士们的道貌岸然,已经是厌恶到了骨子里去。所以还是想转弯抹角地向上层提个醒。

????只是这些话并不适合向苏浣东提出来,毕竟他不是军人,军人干政固然是大忌,无关的政府人员对军方指手画脚,那同样也是不招人喜欢。至于卢、梅、柴三家,真正能够和军方说得上话的大佬,他还没能拜见过,所以目前来说,**倒是挺合适的。

????只要看看他,在军费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仍然千方百计地保证军队的训练,就可以明白,这是一个时时刻刻都对外敌保持警惕的合格军人,而做为海军中一位,即便是不能称最年轻的,也是很年轻的将军,他的未来可以说是一片光明,若是他能够向海军上层,甚至于国防部提出建议,想必怎么也比自己说出来更令人感到有份量。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日后报考军校,成为一名光荣的军人,驰骋在这大海上,保卫祖国的海疆?”**郑重其事地道。

????“啊?”方明远吃惊地张大了口,**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来。

????看到方明远吃惊的模样,**这才意识到,自己这话恐怕不大妥当。从他所知道的消息来看,方明远恐怕才是这个新近崛起的方家的核心人员,方家的这些成员里,两位老人似乎并不怎么管事,方明远的父母一直是在那个叫什么海庄的小镇里,只有他二叔和小叔是在家族产业中,但是一个在家乐福超市里当副手,另一个则是在香港帮着于秋暇。自己让他放下家族的产业,来当军人,就是他同意了,他的家人也绝对不可能同意。搞不好,反而会令方家的其他成员对自己心生不满。

????“玩笑,玩笑!”**连忙打了个哈哈道。天知道这军费紧缩的局面还要维持到什么时候,所以和方家搞好关系,还是很重要的。至少他这几年来,求爷爷告奶奶,四处化缘所得到的资金,还达不到方家这一次借款的四分之一呢。

????两人就这样站在船头,随意地聊着天,两人这话题自然就离不开亚龙湾、海棠湾的开发和中东的局势问题。**最聊就越是心惊,这商业上的东西,他并不擅长,说不出个东南西北来,出于对方明远商业天赋的信任,他倒是没太在意这两湾日后开发失败的可能。但是关于中东的局势和战争未来的走向,他就是个专业人士了。

????听着方明远对未来战争的推测,再结合他所能看到的那些军事情报,**越来越觉得,方明远日后要是不当兵,简直是太可惜了。

????在舰中部,齐嫣正扶着栏杆注目着舰首谈笑风生的两人。

????“齐姐,你站在这里看什么呢?”罗东武有些奇怪地道,这里可没什么值得关注东西啊。而且齐嫣又不像方明远他们,从来没有上过军舰,看着什么都好奇。

????“东武,你说那个小鬼方家到底是怎么教育出来的?怎么和赵司令也能谈得这样契机?”齐嫣向舰首方向努了努嘴。罗东武这才注意到了站在舰首的两人。这心里不禁也是吃了一惊。

????齐嫣心里很清楚,别看**对自己一向是客客气气,但是实质上来说,他并不喜欢自己,认为自己从事走私,是挖国家的墙脚,破坏国家正常的市场秩序。不过是因为自己是代表着西北军区前来的,而目前军队里军费紧缺又是个谁也无法否定的现实问题,西北地区又位于华夏的不发达地区,在那里,军方就是从商,也从地方上得不到多少利润。而且自己走私也是比较有分寸的,像那些国家严令禁止的商品,虽然利润极高,自己也没有沾手。所以才对自己的所做所为,睁一眼闭一眼。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对自己有什么好感。

????这一次,托方明远的福,作为牵线搭桥的中人,她在**和吕梁这里所受到的待遇也好多了。

????但是和方明远一比起来,齐嫣就觉得自己简直是失败到了极点,这不过是刚刚几次见面,方明远居然就能够和**,堂堂的海军将军,将关系搞得如此地融洽。

????“哼,要是咱们也能拿出四千万元人民币借给崖州海军基地,估计赵将军就不是以前的那个样子了。”罗东武没好气地道,“人家是阔少,出手大方,咱们哪能比得了。”一个小海岛就愿意拿出五千万元人民币来租用七十年,这在罗东武看来,纯粹就是败家子一个!

????“咱们当初又不是没给赵将军送过钱,可是哪一次赵司令收了?”齐嫣也没好气地反问道。事情要是像罗东武说得那么简单,那就省心了。罗东武眨巴眨巴眼睛,没词了。

????这时候,只见一辆吉普车绝尘而来,一直开到了驱逐舰的底下,这才停下,刚才的那名军官,端着一个长条形的盒子,三步并做两步,一直跑上船来。来到**的面前,立正双手将盒子奉上。

????**顺手将盒子接了过来,微笑道:“谢谢你了,这里没事了!”那军官敬了个礼,又转身而去。

????方明远看着那个长条形的木盒,眼中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难道说?

????**转过身来,将木盒塞到了方明远的手中道:“让你叫一声赵叔,这当叔叔的总得有点见面礼。这是一把抗日战争时期,首长缴获的***大佐的随身佩刀。后来,又转赠给了我。我这儿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你就收下吧!”

????果然是***刀!方明远立时喜上眉梢!

????虽然说***刀是脱胎于华夏的唐刀,但已经与唐刀有了很大的不同。一般***刀的刀身很窄,但由于采用精钢作为原料,锻造及淬火工艺十分精良,因此强度很高,刀刃锋利,波浪形的刀纹清晰可见;刀鞘及护手的外观精美,被世界各地的***家视为珍品。尤其是一把从侵华日军军官身上缴获的佩刀,那更是有历史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