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九章 釜底抽薪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百八十九章 釜底抽薪

????坐在阳台上,正在一边品着红酒一边欣赏着落日余霞的李祥和,对匆匆忙忙赶来的李顺诛微微地点了点头,示意他坐在桌子的另一旁。

????“原来在支那还有过这样的历史?政府居然还能这样做?若不是您的提醒,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李顺诛心悦诚服地连连点头道。被李祥和训斥了一番的他,经过了这两天的调查,此时才真正明白了李祥和所说的好戏到底是什么。华夏多年的闭关锁国,以及韩国和华夏一直没有建交的关系,很多韩国人,对于华夏建国之后的历史并不清楚,所以李顺诛也并不知道,当初在华夏,还有“公私合营”这样的事情。

????这对于那些私营企业主来说,无疑是柄大杀器!要知道,在世界经济发展史上,也并不是所有的私营企业主都是靠着残酷剥削工人才能发家致富的,这其中也不乏因为抓住了机遇,或者说含辛茹苦地经营几代人慢慢积蓄下来的财产。而且不少民族资本家,在抗战和解放战争期间,对于华夏***还是有着暗中的资助的,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一概对待,自然是会伤了人心。

????在资本主义国家里,类似的事情要说没有,那是骗人的,但是各国政府绝对不敢明目张胆、大张旗鼓地对一整个阶层进行财产剥夺,保护合法的私人财产,那可是写入了各国宪法中的。任何***家也罢,政客也罢,国家王室人员也罢,敢明目张胆触犯这一天条的,那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方家是土生土长的华夏人,对这一段历史应当更不陌生,李顺诛完全可以想像得出来,如今方家上下为此事挠头的模样。不过他心里还有些不安,“可是我也注意到华夏目前来说,很多私营企业都喜欢……挂靠……对,挂靠在国营企业或者说行政机关下面,这样的话,似乎对于他们的发展更有好处?”

????李祥和不屑地撇撇嘴道:“鼠目寸光!也许他们能够得到一时之利,靠扯着国营企业的虎皮获得一时的快速发展,但是那却是在给他们自己挖掘墓地。日后若是企业发达起来后,有他们哭得的时候!嘿嘿,搞不好人财两空,还有可能会面临着坐牢的危险!”

????“坐牢的危险?”李顺诛有些难以置信。

????“权力是一把两刃剑,选得人对了,用得好了,对于一个国家,一个企业的发展,那自然是有着极其强大的推动力。但是如果说掌握这个权力的人是一个贪婪无厌的人的话,那么权力之剑就有可能会毁灭掉一个国家或一个企业。也许我对国营企业的理解,与华夏人有些不同,但是我觉得既然是国营企业,那么就是政府说了算,政府是什么?是一头应当关在笼子里的猛兽,如果说没有这个笼子,或者说这个笼子不够坚固的话,那么它就会出来吃人!”李祥和冷笑道,“你觉得华夏政府像被关在了笼子里了吗?”

????“可是……”李顺诛迟疑了一下道。

????“你想说,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香港人、台湾人和***人、美国人等等等等,来华夏投资吗?”李祥和嘿嘿笑道,“那是因为,华夏政府的獠牙都是面向着内部人的,而面对外国人的时候,他们在很多时候都会将獠牙收了起来。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面容。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说拿他们的那一套来对付外国人,会面临到他们所承受不起的后果。华夏政府所面临的指责也不是轻描淡写就可以糊弄过去的外国政府。而且,这个国家还企图恢复以往天朝上国的模样,在世界争取更多的国家的支持,以对抗美国和***的压力,所以才会对外国人表现地极其友善。”

????在李祥和看来,华夏政府在这一点表现地已经有过了,礼待欧美强国和***的人员,做为一个还不能与这些国家正面抗衡,或者说对对方有所求的国家,这并没有什么可令人感到奇怪的,但是对那些非洲的小国家的人员也都一个个奉若上宾,任他们在国内胡作非为,却将原本应当受到保护的本国国民的权利弃置不管。这却是令李祥和感到不耻的。

????“所以,我不喜欢这个国家,但是它的巨大市场却是我们大韩民国未来发展所不能缺少的一环!”李祥和低低地叹息道。

????看着情绪似乎有些低落的李祥和,李顺诛不好再多问下去,但是李祥和的意思已经表达地很明确了,方家这一次是遇到麻烦了,要么他们就得放弃这一项目,自己就有可能重新得到亚龙湾;要么他们捏着鼻子认了,也会给方家日后在琼海的发展埋下隐患,自己虽然得不到亚龙湾,但是却可以期待着日后看到方家焦头烂额的那一天。

????“齐嫣,你说,省委省政府的官员提出来,要以土地折价参股这一项目?”**皱着眉头道。

????“不错,这是我从方明远的助理林莲那里听说的,而且这一消息,我也已经从崖州市政府那里得到了证实!”齐嫣带着几分惶急地道。

????“可是,这不是挺好的吗?有了国家参股,这个项目的建设速度会更快!而且不管是从贷款还是地方政府的配合上,都可以得到更大的优惠。这有什么不好的吗?”**有些不解地道。在他看来,这样参股进来,一齐分享项目日后的收益,对于各方都有好处。齐嫣有什么可焦虑的?

????“老赵,事情不能这样看的!”吕梁沉声道。刚才齐嫣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最初也是这样想的,但是经过了齐嫣的一番分析,他才明白了这其中的巨大风险。

????“怎么说?”**侧头看了看自己的政委,对于这位老搭档,他还是很信任的。

????“省委省政府的这项突如其来的提议,很有可能会令这个项目夭折,方家很有可能会放弃这一项目!”吕梁沉声道。

????“放弃这一项目?”**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想不到,吕梁竟然会给出了这样的一个答案,“为什么?”

????“首先,咱们从这个项目原本的股份构成来说,我们与齐总一齐占据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香港的于秋暇女士占据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方家占了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这样的话,方家就是大股东,即便是我们和于秋暇联手反对,方家也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将公司的发展方向决定下来。当然了,我说的这种情况,是不大可能发生的。”吕梁摊开手道。

????**明白,吕梁的意思是,不管是自己还是齐嫣,说得难听一些,都是方明远有意照顾才答应他们的参股,否则以方家和郭家的财力,又岂能在乎他们那点投资——一座海岛人家都敢花五千万元租用!而一旦双方发生冲突,于秋暇显然是会站在方家的一边的。自己和齐嫣,也不能那么不识趣!而且,与不懂商事的自己,和依靠着走私赢利的齐嫣相比起来,这商业上的事情,他还是更相信方明远的判断。

????“而如果说,依照省委省政府的意思,国家以土地折价参股的话,那么我和齐总估算了一下,以如今崖州市的地价来说,国家最终将在股份中占到近百分之四十左右。也就是说,我们和国家股份加在一起将超过百分之五十一,成为了名符其实的控股股东,而方家和郭家反而成为了小股东,我想这样的结果,方家是不会满意的!”吕梁郑重其事地道。

????这一下子,**彻底地沉默不语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他自然也就明白了方明远为什么有可能选择放弃这一项目了。连对公司的控股权都没有了的项目,自然也就不感兴趣了。谁也不会甘心为他人做嫁衣的。琼海省委省领导的这一行为,有着摘桃子的嫌疑。虽然说,他们原本的打算也许并没有打算控股,但是实际上造成的结果,却是令人感到很不满。

????“方家和郭家能不能追加投资,重新掌握控股权?”**思索了半晌才问齐嫣道。齐嫣苦笑地看了看吕梁,两人还真是搭档,思路都是一样的。

????“这恐怕不大好。”吕梁道,“齐总给我也分析过其中的原因。首先,追加投资,重新掌握控股权,就得再调动资金,不管方家和郭家手头宽不宽裕,这种被动的行为,都会令人心生不悦;其次,重新掌握控股权,那么掌握到什么程度才是合适的?是百分之五十一,还是百分之六十?或者说更多?这个分寸很难把握;其三,我们和齐总这一笔投资说得不客气了,是人家方家照顾,所以答应参股,而且咱们的股份份额也决定了,咱们影响不到日后公司的发展决策,最多也就是派人监督着财务,保证日后的分红收益。但是国家参股的话,那么就必须在公司里安排相应的管理人员,至少也得给个副总经理级别的职位,或者说像管人事,或者说管财务的重要部门的职位。要是派来人的精明能干,那还好说,要是派来个吃喝玩乐样样精通,一到业务上就抓瞎的废物,那怎么办?”

????**暗地里咧了咧嘴,吕梁这可是有的放矢,在崖州海军基地里,就有这么两三个上面下来镀金的人员,吕梁平日里就说他们是“吃喝玩乐样样精通,一到业务上就抓瞎的废物”,可是对方的级别、背景都放在那里,**还不得不给他们安排在一些重要的岗位上,同时还得给他们配上精明强干,必要时能够担起责任的副手来保证他们不会在重要时刻影响到大局工作。

????可是即便是这样,**和吕梁还要时不时地给他们擦屁股,替他们解决那些狗屁倒灶的问题,安抚基地里的其他人的怒气。对于这几个废物,两人私下里可是有时候恨不能取出枪来直接给他们毙了!如果说能够把这几个废物调走,**和吕梁可没少和军区里打交道。求爷爷告奶奶的事也没少做。

????吕梁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提醒他,正如他们不能忍受这几个废物的存在一样,方明远恐怕也不会愿意在公司里出现这样的人,这样有着背景,有着级别,还怠慢不得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与其日后没完没了地和这种人打交道,不如索性就放弃了,这么大的华夏,哪里找不到更好的投资机会?

????**虽然很想说,既然琼海省委省政府这样重视这个项目,那么就肯定不会派个废物前来的。但是华夏国企全面亏损的形势,让他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口。

????**头痛地站起身来,在办公室里来回地踱步。如果说是自己放在了方家的这个境地,也是很有可能索性放弃,总比日后留个令人不痛快地结果要好。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方家的短痛,恐怕就是**的长痛了,这个事情,也许会令他一辈子都难以忘记!原本上天给予了他一次机会,让他有可能在军费连年缩减,甚至于影响到了军队战斗力的时候,得到有力的合法的经济援助,但是却因为自己的不做为而失去了机会!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做为一名军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军人不得干涉地方政务,他就是有心阻止,也不知道要如何下手啊!

????**又转了几圈,心里盘算着到底要怎么办才能打消掉琼海省里的这个念头。一侧脸,却看到了吕梁那似笑非笑的模样,心中立时一动道:“好你个吕梁,怎么蔫坏蔫坏的,明明有主意了还在这里故意地看我的笑话!说说说说,有什么想法没有?”

????吕梁笑着站起身来,在**的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

????**立时眼睛为之一亮,脱口而出道:“好!这可谓是釜底抽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