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一十九章 小马庄人的报复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一十九章 小马庄人的报复

????从郑言所收集到情报来看,这个林莲,虽然只是一名助理,但是由于方明远在方家里的特殊地位,在很多时候,她的态度甚至于要比方家的一些正式成员还要重要。如果说能够与她结下良好的关系,那对于华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日后的发展,也是有利无害。况且,和这样的一个美人聊天,从视觉角度来说,也是一项难得的享受。

????郑言不缺女人,做为华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第一继承人,他的私人财产目前来说,已经是相当可观。长得虽然称不上俊美,但是也绝对算不上难看,在集团公司里,那可是极受姑娘们欢迎的钻石王老五!但是像林莲这样,既有美貌和气质,又有能力和地位的女性,在他所认识的人中,也并不多见。

????“请问,贵方的方少为什么没有出席这一仪式呢?”郑言微笑道。对于方家的方明远,郑言也是做过了一番调查的,可惜由于时间短暂,只调查出来,方明远如今还是个初中生,却在方家产业发展中居于核心地位等一些算不上多么重要的消息。不过即便是如此,也是令郑言叹为观止。

????尤其是这一次方家联手郭家,出资一亿美元一举拿下了崖州亚龙湾和海棠湾的近百平方公里土地,更是在琼海和邻近的几省里引起了轰动。这样的大手笔,即便是改革开放的最前沿,也没有几家民营企业能够做得出来。尤其是这一次,两湾的土地先被军方征用,隔了三个月左右又由军方卖给了方家、郭家,明眼人一看,都明白这其中的猫腻。而调查更为详细的人,更是怀疑这一次变动,很可能在背后有方家和郭家的推动。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就已经执掌了一个家族产业的核心,如此大规模的投资都可以一言以决之,与他相比起来,直到前两年才算是真正进入华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核心高层的自己,就相形见绌了。所以,对方明远,郑言是很好奇的,这一次他亲自前来,也是想见见这个方家的商业天才。

????“方少啊?”林莲向方才方明远和**所坐的角落里扫了一眼,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那里,“方少并不是没有出席,只是他不喜欢人们的指指点点,所以并没有亮明身份。”

????“呃?那么说方少也来到了崖州了?”郑言最初还以为方明远根本就没有来崖州,只是派林莲前来协助于秋暇而已。不过以于秋暇郭家长媳的身份,代表锦湖集团出席这样的签字仪式倒也是绰绰有余了。

????林莲点了点头,方明远还要在崖州停留几天,有心人只要用心调查,也不难查出他的行踪,所以倒也没有必要隐瞒。

????宴会厅里众人是欢声笑语,虽然说,无论是军方还是锦湖集团一方,都比较低调,但是出席这个签字仪式的党政领导、军方人士,以及琼海、崖州和附近省里的商界人士,也有数十人。他们的陪同人员,大多都是在宴会厅的外面,或者说旁边的小厅里等待。由于有军方领导出席这一签字仪式,所以在宴会厅的外围,也有不少军人负责保卫工作。

????来自崖州海军基地的荀平,就是陪同**一同前来,负责**安全工作。虽然说,在华夏,针对国家军中领导的刺杀行为,极其罕见,但是荀平也不敢有半点的懈怠。毕竟这里是崖州海军基地的驻地,一旦发生什么事情,崖州市委市政府固然是脸上不好看,崖州海军基地在同僚们的面前也是抬不起头来。

????尤其是今天的签字仪式可是关系到崖州海军基地一大笔收入的大事,在来之前,**就一而再地叮嘱他,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能让仪式上发生什么意外事件!所以荀平警惕地观察着过往的每一个人。

????他注意到,在距离宴会厅不远的地方,有一名三十岁上下的女服务员一直在那里擦地,擦地十分地仔细。而且每隔一会儿,她都会向宴会厅的大门方向看两眼……

????这一名酒店的服务员名字叫马艳,崖州市小马庄的人,她的父亲和哥哥自然都是小马庄的人。那一场小马庄人围攻镇派出所的事件中,她的父亲和哥哥都参与了,而且他的哥哥,还是跟随马服动手的第一批人里的。事发之后,两人自然是没落个好结果,全部都被拘捕了起来。而且之后的调查取证中,她父亲和哥哥以前多次参与了打架斗殴事件,伤人多起,因此也面临着牢狱之灾。

????后来,虽然小马庄人四处奔走,托关系,找门路,想把这些人都捞出来,甚至托到了省里的相关部门去,但是突然爆出来的方家有意在崖州投资的消息,令小马庄人彻底地绝望了。他们中也有聪明人,自然会给这些人分析,为什么出了此事之后,无论是省里还是市里,都会严办小马庄的这些人。

????胳膊扭不过大腿,如果说省里和市里意见一致的话,他们也明白那么事情就很难挽回了。绝望的小马庄人,也只能等待着审判的结果。

????但是令小马庄人没有想到的是,看似板上钉钉的方家投资项目,居然最后因为军方的突然征地,而黄了!

????方明远他们离开崖州后,小马庄人的心再一次地活泛起来,没有了投资,市里自然也就不用刻意地打压小马庄人,来讨好方家和郭家了。于是说情的,拉关系的人再一次活跃起来,好不容易从市里传来了消息,市里不打算对小马庄人进行严厉打击,只追究首恶,胁从者可以从轻发落。马艳一家人欣喜若狂,如果说这样的话,她的父亲和哥哥,只会判上几年刑,甚至于可能会缓刑!

????但是,她们高兴了没有几天,老天爷仿佛就在玩弄她们一样,就在司法系统准备开庭审理此案的时候,又传来了,军方有意将那亚龙湾和海棠湾的土地使用权转让给方家持股的香港公司。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市里立即决定推迟对小马庄冲击国家警察机关一事的审判,等待事情发展方向明朗。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就令马艳她们感到不可思议了,消息传出来还没有一个星期,市法院就开庭审理小马庄人冲击国家警察机关,以及以往多次故意伤人、大规模械斗一案。而在法庭上,市检察院提出的指控之严厉,远远地超出了小马庄人的预料。

????最终,马服父子三人,都被判处了死刑,而与马服一起大闹派出所的那些小马庄人,几乎百分之七十,都被判处了死缓,余下的也至少是个二十年有期徒刑。她的哥哥,则是被判处了死缓,可以说,如果说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的这一辈子,就要在监狱里渡过了。而她的父亲,则被判处了十年有期徒刑。

????审判的当天,小马庄是哭声一片,参与了冲击事件的小马庄人,几乎百分之八十都被判处有罪,其中百分之六十的人都被判处五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可以说,小马庄几乎失去了它百分六七十的青壮年汉子,几乎庄里的每一家每一户,都有人入狱。就是和南越的寡妇村相比起来,也没有好到哪去!小马庄里简直是愁云惨淡,当初他们靠着庄里人心齐,汉子多,压制得周边几个村子一点脾气都没有,如今没有了青壮年,又出了这样的大事,还有什么能力再保持以往的强势?

????马艳的母亲一病不起,终日以泪洗面,马艳的嫂子已经回了娘家,还把她的小侄子也带走了。若不是她的丈夫身体不好,在庄里是有名的不会打架的,恐怕这家里就没有了男人了。

????马艳恨啊,她恨崖州市委市政府的这些官员们,她更恨方家人!在她看来,一定是方家人看中了亚龙湾和海棠湾的地皮,所以哪怕是落到了军队的手里,也要千方百计地搞到手。如果说他们不重返崖州,不来和军队签署这个什么狗屁协议,那就小马庄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判的那么严重!自己的哥哥和父亲,也不至于落到一个死缓,一个十年有期徒刑的下场!

????马艳又偷偷地看了宴会厅方向一眼,她知道,现在那里正在为双方成功签署协议在举行宴会庆贺。她伸手摸了摸怀里的塑料袋,虽然已经凉了,而且还封着口,但是马艳仿佛仍然能够闻到其所散发出来的浓郁臭气。这是她儿子今天拉的大便!

????自从知道方家与军方的签约仪式是在自己工作的这家酒店里举行,马艳就在筹划着报复的行动,她是一个女人,又有老母和丈夫、儿子,所以那些过激的行为她做不出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无法可施,打不伤他们,就让他们恶心死!让他们在崖州里“臭名远扬”!这比打伤了他们,恐怕还要有效!

????你们不是自觉得高人一等吗?你们不是觉得我们农村人好欺负吗?不就是打你们没打成反而被你们打了吗?今天,让你们粪水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