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二十章 泼粪事件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二十章 泼粪事件

????只是马艳也有些担心,站在门口的那个军人,似乎对自己有些怀疑,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看自己好几眼了。她自己也明白,自己呆在这里的时间有些过长了。清洁卫生,也不可能无休止的拖延下去!但是以她现在在酒店里的身份,她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宴会厅里服务。

????马艳有些后悔,早知道这些人会在宴会厅里呆这么久,还不如等上一些时间再来呢。可是要现在回去,领班肯定会给她安排别的工作,还能不能再来宴会厅,就不好说了。

????就在她迟疑不决的时候,宴会厅的大门被推了开来!

????司马军举杯与于秋暇轻碰道:“郭夫人,这一次贵集团在我琼海省内的投资,省里的领导们十分地重视,所以派我前来,对郭夫人出巨资支持祖国的建设大业,我琼海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深表感谢。”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上一次投资的功败垂成,司马军是“功不可没”,所以这一次,他再次自告奋勇前来,也是将功赎罪。只是在路上出了点意外,等他赶到这里的时候,签字仪式已经接近尾声。

????于秋暇又岂能不知道上一次崖州市委市政府要求国有资本参股的事情,司马军是始作俑者,正是因为他的一力推动,才搞得方家和郭家不得不又绕了个弯,荒废了不少的时间。所以心里对司马军也殊无好感。只是这表面上的功夫,总还是要做的,毕竟司马军是这琼海省里的高级领导人,怎么也得给几分面子。不看僧面看佛面,与情与理也不能慢怠了他。

????“司马省长,您太客气了!能够用我们微不足道的力量帮助到祖国的经济发展,我们也是感到十分地荣幸。毕竟只有国家强大了,我们这些国民们,才能够昂首挺胸在外国人的面前!”这一句话,于秋暇倒是肺腑之言。生长在香港的她,也知道在过去,香港的当地人,在很多英国人的眼中,也是下等人,香港政府的那些高级职位,从来都不是为香港本地人所准备的。

????二战之前,香港的华人势力与其在香港的人口比例根本不相称。无论是***还是经济,大权都完全被英国人所把握。正是因为华夏的统一并且不断地壮大,香港华人的地位才逐渐受到港英政府的重视。香港的这些华资财团才渐渐地形成气候,逐渐地成为了香港市场的主流。所以,对于内地政府,香港华人是感激的,但是也是恐惧的。

????司马军看着一身盛装的于秋暇,眼睛闪过一抹贪婪的神彩,比于秋暇更漂亮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整个琼海省里,上千万人口里,怎么也能选出几个来,但是既漂亮,又有气质,还有这样高贵的身份的,司马军却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一刻里,他深刻地体会到了,为什么古代平民们对娶公主那么热衷了。

????不过,这些念头也只是一瞬间,司马军就是有天大的胆量,也不敢将心中的这点肮脏念头表露出来。华夏像他这样的副省级干部数以百计,但是香港航运界的龙头却只有郭氏航运集团公司!

????司马军和于秋暇谈笑了几句,又与林莲“交流”了一番,倒不是他不想找方明远,而是方明远当时不知去向,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宴会厅里。当然了,林莲也不认为,这个当初在方家与崖州协议上横插一腿的司马军有资格令方明远专门回来与他会面,所以也就没有刻意地去找。

????司马军却是心里暗暗地不满,在他看来,方明远也未免太狂妄了!他就不知道,什么叫破门的县令,灭门的知府吗?于秋暇是香港人,自己奈何不了她,但是你方家却是华夏人,即便我管不到秦西省去,但是在这琼海的一亩三分地上,他司马军的声音还是不容忽视的。

????但是能够坐到副省长这个位子上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喜怒哀乐都表于形色的人,所以司马军表面上,仍然是满面的笑容。只是这心情,却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

????崖州市委市政府这些人,对于司马军自然是不敢怠慢,罗显立和于林生,满面陪笑地陪同在他的左右。但是司马军却总觉得,崖州市委市政府的这些人,目光里似乎总是带着那么一些异样的味道。这令司马军的心情更是雪上加霜!

????司马军自认为,当初提出那个建议,是利国利民的,是对琼海省和崖州市经济发展有利的。卖地,不过是一次性的收入,如果说能够把土地折价入股的话,那么获取的利益却是源源不断的!方家和郭家能够有今天的规模,已经证实了他们的商业能力,国有资本能够搭顺风船,那岂不是再好不过了!

????至于国有资本进入这个项目给方家和郭家所带来的不便,以及日后所可能带来的麻烦,司马军是不会去想的,也不认为这是他的责任。虽然说,他是个党员,但是华夏自古以来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思想却是根深蒂固。只不过,这个王,由过去的某家某姓,变成了一个特定的群体而已。

????既然你方家和郭家在华夏领土里投资,又都是华夏人,那么“国家”的利益自然是高于一切,国有资本自然也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搭顺风船,日后更是他司马军的一大政绩!至于因此而产生的麻烦,那是你方家和郭家应尽的义务,与他司马军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样好的想法,却在实行中遭遇了方家和郭家无形的抵制,如果说当初司马军想不明白南海舰队军区为什么会突然要求将这两处海湾的土地征用,那么到了现在,他要是还不明白其中的奥妙,那就是蠢猪一个了。但是想明白了也没有什么用,从根本上来说,他们捉不到方家和郭家的任何把柄,有怨气也只能针对着南海舰队军区,但是南海舰队军区又怎么会在意他们的意见?

????要是像粤省或者说浙省这样的经济大省,他们领导人的意见,也许南海舰队军区会考虑考虑,琼海省,在几年前,还不过是粤省的一个部分,经济又极不发达,在华夏的版图中,所占的无论是土地面积还是人口比例都无法与其他省相比,南海舰队军区鸟他们才怪了。所以司马军也只有忍着。

????但是方明远的“避而不见”,令司马军感到很不爽。

????“那个就是司马军,琼海省的常务副省长,也是上一次你们与崖州市委市政府达成协议后,力主要求将土地折价入股的发起人。你不去见见他吗?”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宴会厅的上方,方明远和**正倚靠着栏杆俯视着所有人。

????“他就是司马军啊?”方明远若有所思地看着人群中正受到众人追捧的司马军道,“看起来,似乎并不是个好相处的领导。”

????“好相处?哼哼,这人心眼比针鼻能大点!”**一脸不屑地道,“不过你也不必在意,他要是敢暗中给你使坏,只要咱占着道理,军区必定帮你出面!一个副省长,翻不过天去。”

????**的自信感染了方明远,方明远也一笑将司马军的到来抛之脑后,他可没有兴趣在被对方打了一巴掌后,再凑上去巴结人的习惯。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这个司马军未来的仕途已经不长久了!前世里,琼海省席卷全岛的房地产浪潮,破灭的时候,琼海的省委省政府成员中,唯一的一个受到审判的,就是司马军,据说他在这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收受贿赂达到了数千万元,而且他的家人,也全部卷进这一大案中来,据说,收取贿赂最少的,是他的女儿,也高达七百余万元。当然了,这些东西都是新闻中报导的数据,至于真实数据是多少,那就不是方明远这样的草民所能够知道的了的。

????一个仕途已不长久的官员,一个未来注定要落马入狱的官员,方明远自然是更没有兴趣了。就是要巴结也绝不找像他这样的人。

????司马军并没有在宴会厅里停留多久,就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宴会厅,罗显立和于林生心里也是暗暗地长出了一口气,虽然他们心中对于南海舰队军区的这一做法极其地不满,但是事已至此,最重要的是让郭家和方家确确实实地将这笔资金投入到崖州来,司马军要是再说些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他们就真的要跳楼了。所以司马军要走,自然是再合他们心意不过了。这个扫把星,早走早安心!

????宴会厅的大门缓缓地打了开来,司马军在罗显立和于林生等人的陪同下,大步地向门外走去,刚出了门就看到一物斜着撞上了天花板,接着,随着一声“啪”的轻响,接着无数个细小的“水滴”从空中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