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二十一章 影响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二十一章 影响

????事出突然,司马军等人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心理准备,只是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一下脸面,而且与此同时,眼角黑影一闪,一个人冲了出去。

????待得“水滴”落尽,司马军等人放下手时,一股明显的臭气已经在弥漫了开来!被尿水泡烂了的粪便,砸在了天花板上,无数个粪点子从空中天女散花般地溅落了下来,出了宴会厅大门的司马军、罗显立和于林生,还有三名陪同人员,以及门口站着的两名酒店服务人员和几名负责安保的人员,无人能够幸免!

????在马艳丢出粪包的那一瞬间,荀平就已经冲了过去,三下五除二就将马艳制服,这才回过头来看司马军等人。只见他们的头上,脸上,衣服上,甚至于他们的嘴周围,到处都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黄色粪粒,宴会厅的门口地面上,更是到处都是秽物。

????“哇!”那两名酒店的服务人员第一个忍不住从腹内翻涌而上的呕意,吐了出来。这仿佛是一个信号般,司马军几人也忍不住吐了出来,这宴会厅门口的地板算是彻底地没法子看了!

????周围的人们此时才反应了过来,纷纷大呼小叫地。宴会厅里的其他人,这才注意到宴会厅外发生的一切!

????“门口像是出事了?”方明远指着涌向大门的人流们,诧异地道。

????**也有些奇怪,这里可是崖州最高级的酒店,今天又有南海舰队军区、琼海省和崖州市的领导们出席,还能出什么事?

????很快消息就传了过来,令方明远和**吃惊地张了嘴巴,半天没能合上!司马军、罗显立和于林生等几位官员,居然在宴会厅的门口,受到了粪包的袭击!这听起来简直是太匪夷所闻了!

????“呕!”吐空了胃,简直连胃液都吐出来的司马军总算是勉强地止住了吐意,扶着墙壁站起了身来,而在他的脚下,则是大片的秽物,就连他的裤子和鞋上,也溅满个黄色的斑点,看着就很恶心人。司马军接过来旁边人送上来的毛巾,擦了擦嘴边和脸上的秽物,一把下去,原本洁白的毛巾就不能看了。

????司马军情不自禁地又干呕了两声,只是胃里早已经腾空了,哪还有东西可吐?

????酒店的经理原本还在厨房里催着厨师们上菜,闻讯连忙赶了过来,看着司马军等人的模样,这心里先凉了半截。司马军他不熟悉,但是罗显立和于林生的模样,他却不陌生,看着市里的一、二把手那惨不忍睹的模样,这位经理当时就呆若木鸡,立在那里说不出话了。

????其实也难怪他这样,这酒店是国营企业,酒店的一二把手的任免大权,可以说全在罗显立和于林生的手里,两位大佬在酒店里出了这么大的丑,怎么可能不迁怒于他人,而他这个经理,自然是难辞其咎!辛辛苦苦工作了大半辈子,如今一天回到解放前,怎么能不令他为之震惊?

????荀平此时已经将马艳交给了其他人,看着经理站在那里发呆,连忙道:“别愣着了,赶紧给几位领导安排房间重新***一下!”

????“是是是!”那经理一个激零,这才清醒了过来。连忙不避满地污秽地凑了上去,一边招呼人安排房间、清洗门口的秽物,一边帮着给司马军他们擦拭身上的污秽。

????宴会厅里此时已经是议论纷纷,人们一方面恶心于门口的秽物和传将进来的臭气,一方面也是在猜测着,司马军他们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居然会让人用粪便进行攻击!当然了,对于酒店的安保工作,人们也是纷纷表示了不满,尤其是当他们得知,袭击者居然就是酒店里的服务员时,众人就更是议论纷纷起来。

????宴会厅这一侧的大门紧紧地封闭了起来,但是空间的封闭并没有令人们的心情因此而有所扭转,反而觉得这屋子里的气味越发地浓郁,难以散发出去。

????于秋暇脸色阴沉地简直都可以滴下水来,虽然说,这粪包袭击的结果,也算是帮方家和郭家出了一口气,但是在签字仪式后,出现这么一件恶心人的事情,令有轻微洁癖的她的心情为之糟糕了不少,最初的欣喜已经全然没有了。她完全可以想像,明天的报纸上,这个签字仪式肯定会成为他人的笑柄。

????“秋暇姐!”方明远和林莲从人群中挤了过来。于秋暇绽开笑容,只是这笑容怎么看起来都有些僵化。

????“秋暇姐!不要为此破坏自己的心情!您应当想,好在不是落在了咱们的头上!”方明远微笑道。

????“明远,这话怎么说?”于秋暇立即察觉到了方明远这是话里有话啊!

????“刚才我问了酒店里的服务员,那个丢出……啊啊,那个东西的服务员,是崖州小马庄人,叫马艳!”方明远轻声地道,“就是元旦前那个因为聚众围攻派出所,而被拘捕了上百人的村庄。听说前几天里,这案子的判决书下来了,为首的人被判了死刑,很多人被判了死缓和无期徒刑,我估计这个马艳搞不好是来报复的!”

????于秋暇浑身就是一激零,她原本还以为是有人针对着罗显立和于林生他们***的,想不到方明远他们也有份。这也就是司马军他们先出去了,要是方明远他们先出去,恐怕倒霉的就是他了。想到这里,这被粪便轰炸的感觉,于秋暇也不禁有点不寒而栗!不寒而栗的人又岂止是她,就连**和方明远,想起来这脸上也不禁变色。

????“那个服务员现在怎么样了?”于秋暇轻声地问道,“这种事情,崖州政府要如何处理?”

????方明远皱了皱眉,这事情,还真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吧,这粪包攻击,也就是恶心人,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攻击力,连刑事责任都谈不上,最多是赔礼道歉,再赔偿司马军他们的衣服,其他说白了也没什么了。反正在华夏,精神赔偿这一块是没有的,就连因为煤气罐爆炸毁容的,那也是费了牛劲,才获得一笔没多少钱的精神赔偿,那还是好几年后京城的事情。而且自那件事之后,也没有听说华夏司法系统里,多出几件精神赔偿的案例来。这样估算下来,这个马艳也就是赔钱,最多最多再拘留些日子。

????但是说小也不小,马艳攻击的若是一般人,也就是这个样子了,但是倒霉的人里却是有着副省长、崖州的市委***、市长,以及其他不少官员,这样一来,这后果就变化莫测了。

????在华夏,什么新鲜事都能够冒得出来,经历过前世的方明远,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结果来猜测这些官员们的行事。反正再匪夷所思的事情,在前世里他都已经见过了。对于这些官员们来说,别说你让他们粪水淋头了,就是你在作品中,将他的名字安到了一个坏人角色的头上,或者说故事情节稍稍和他沾点边,他都敢跳出来,跨县、跨市、甚至于是跨省将你追捕!至于罪名?那就更是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了。

????“我不知道!”方明远两手一摊道,“这得看那几位的心胸如何了?”

????“唉……”于秋暇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个项目还真是不顺啊,光这签约,就闹出了这么多意外的事情来。也不知道……”

????“秋暇姐,这可不像你啊?”方明远有些诧异地凑上前道,“你是在担心什么吗?”

????“明天的报纸还不一定怎么胡说八道呢,我担心你哥哥和老爷子看到报纸后,肯定会很生气。”于秋暇轻声地道。

????方明远不由得哑然失笑道:“秋暇姐,这里是崖州,可不是香港,没有那么多的无聊记者,而且你要明白,这里的报纸没有私营的,全部都是国营,要***这个消息,不过是领导们的一句话而已。而且这里面,还有司马副省长、罗***和于市生,你想崖州市里的报纸能够报道出此事吗?”

????“但是这些宾客里面,有来自香港媒体的朋友!”于秋暇摇了摇头道。为了日后亚龙湾能够吸引到更多隔海相望的香港游客,她这一次还特意地拉了几个香港知名媒体的记者前来。

????方明远眼珠一转,轻声地道:“秋暇姐,你可以和他们商量商量,就说这事情涉及到了琼海省和崖州市的领导,甚至于还有军方,这可是关系到政府和军方形象的大事,如果说他们非要报道出来,那么很可能会激怒地方政府和军方,那样的话,日后他们再想进入琼海,或者说粤省进行采访,恐怕政府方面就会有所***。我想,为了这样一件也就是上娱乐版的事情,他们应当能够清楚地做出明智的取舍。秋暇姐你说是不是?”

????于秋暇怔了片刻,用手点指了一下方明远的额头,嫣然一笑道:“你这个扯虎皮做大旗的滑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