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四章 事态继续扩大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三十四章 事态继续扩大

????邱树国的秘书坐在套间的外间里,心里颇为奇怪。

????看邱树国刚才那急迫的模样,这个什么秦西省方家,显然不是一般人,但是当了几个月邱树国秘书的他,怎么对此一无所知?而且,这里是鲁东半岛,与秦西省可是隔着好几个省呢,这什么方家,还能跨省影响到鲁东来?

????邱树国回到威江后,对于在香港的事情,自然是对上级领导们进行了一番汇报,但是他留了个心眼,就是在汇报中虽然提到了方明远的存在,但是却并没有将方明远与郭家之间的亲密关系合盘托出,而威江市这样的地级市,又不像秦西省,属于方家的大本营,和郭家分部,所以对于方家与郭家的关系,这些人自然也就并不十分明了。

????若是当初的那个吕胖子,得知这个消息,是绝对不会像这个秘书这样疑神疑鬼,还要迟疑一下,才去通知邱树国,肯定是立码屁滚尿流地立即通报邱树国,别说邱树国是在想事情呢,就是他在泡澡堂子,那也得第一时间告诉他。惹恼了方家,就会连带郭家,而惹恼了郭家,那不就是给自己的前程添乱吗?

????并没有过多久的时间,只见邱树国就冲出了门来,一边套着外衣,一边道:“立即从小车班要两辆车!跟我出去!嗯,要好点的车,能撑得起门面的!我有急用!”

????“是!”秘书正要打电话,邱树国又接了一句道,“通知一声……,算了,到时候再说吧。”搞得这秘书心里更是奇怪。

????邱树国这心里也是有些奇怪,方才在电话里,林莲只是客气地请他尽快到某某街口去,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发生,方明远也在这里,但是又不让他大张旗鼓地去。林莲的电话压得很快,听得邱树国是一头的雾水,但邱树国还不敢说什么。如果说换成了别人,邱树国可能还要暗骂几声,这也太拿堂堂的副市长不当干部看待了,就这样呼来唤去的,成什么体统。但是当初在香港的时候,那两个倭人仅仅是因为一句支那,就被方明远整得凄凄惨惨的景象,可还宛如昨天。

????秘书打完了电话,就看邱树国快步地向外走,他赶紧地提上公文包,紧随着走了出来。

????苗丰果看了看仍然踩着黑大个的陈忠,多年的警事经验告诉他,这个人肯定是不好惹,而且看到自己这些人前来,还这样若无其事的,不是有大背景有恃无恐,那就是失心疯。但是后一种的后果,苗丰果觉得可以忽略不计。

????既然被认为是有背景的人,苗丰果自然不会像那些愣头青一样,上来就喊抓喊铐的。而且说实话,对于黑大个鲁瞎子他们在街道上的执法行为,苗丰果也是有过不少次亲眼目睹,耳闻的就是更多了。这些原本就是市里的混混们,如今一个个摇身一变,穿上了制服,居然也成为了政府执法人员了,他们懂得什么叫法吗?懂得什么叫执法吗?警察队伍里的败类都没有像他们那样嚣张,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当街就抽出警棍打人来!而且还是众人围殴一个人。这能是政府工作人员?这比土匪还要土匪!

????只是苗丰果不过是市里的刑警副队长,官小言微,就是看这些无敌“斧头帮”们不顺眼,也奈何不了他们。反倒在上级的压力下,不时地给他们这些无敌“斧头帮”擦屁股。今天听到无敌“斧头帮”他们被打了,这不就不情不愿地来了。说实话,看到黑大个他们这一副惨样,苗丰果这心里不但没生气,反而隐隐地有一种快感——这群王八蛋今天总算是遇上硬骨头了!

????“这一位同志,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协商解决,为什么要动手动脚的?”苗丰果客气地道,“能不能先把人放开,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他身后的警察们都是跟着他不短时间的属下,对于苗丰果看不顺眼无敌“斧头帮”这事,自然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也没有一个人主动上前扶这些无敌“斧头帮”们。而且说实话,他们中的不少人,对于无敌“斧头帮”,也是没什么好印象。

????其实这其中的缘由很简单,没有人喜欢看到,原本被自己管得一愣一愣的那些痞子、流氓、混混、打手们,能够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了自己的同志,而且还得看着他们在街道上公然的打砸抢,这种感觉,自然是令他们心中极其地不爽。这就好比过去的王朝里,那些正规军总是看不起那些招安军,一个道理。

????“苗队长,你这是什么话?”陈忠还没有开口,被踩在脚下的那个黑大个已经大叫了起来道,“我们无敌“斧头帮”当街执法,他们几个人妨碍我们执法,还当街动手打人!你看看我们,全部都被他打成了这个模样。他这不是在打我们的脸,而是在打市政府的脸!打我们所有人的脸!”

????陈忠对这个黑大个倒是有点刮目相看了,原本以为这是个只知道粗言秽语的粗人,想不到这扯虎皮扣帽子的本领倒是不小,居然三言两语就把事情拔高到了市政府脸面的问题上。

????“依照你的逻辑,那是不是你丢脸,就是市政府丢脸,就是全威江市人丢脸,是鲁东省人丢脸,是全华夏人丢脸了?什么时候你有这资格代表全华夏了?那么威江市里是不是得给你做身龙袍,打个金椅,再所有人三呼万岁?”跟了方明远这些年,陈忠耳濡目染,对于扣帽子这种事,早就驾轻就熟了。

????那黑大个开头还在点头,后面就连连摇头了,开什么玩笑,虽然说现在算是现代社会了,但是除了国家领导人,谁敢说自己能够代表华夏了?自己不过是体制中最下层的一个,哪敢说这种大话?

????“苗警官,我在这里正式向你报警,这些人执法犯法,当街殴打辱骂老人不说,仅仅因为我们看不过眼,喊了一声‘住手’而已,他们就放肆地辱骂我们,并且对我们施加以暴力,若不是我们这几人还都学过点拳脚,恐怕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我们了。国家政府的执法人员?嘿嘿,当时我们看到的只是一群对民众施加暴力的土匪!”陈忠冷笑道。

????“你胡说!”黑大个色厉内荏地大叫道,“我们根本就没有打着你们,倒是你们把我们打得都躺到了地上!苗队长,和这种目无法纪,暴力抗法的人,有什么好说的!”黑大个心里这个气啊,这个苗丰果,带着这么多的警察前来,却他妈的纯粹是个软骨头,居然还和这个中年人说什么废话,让自己就这样趴在地面上,难不成好看啊?躺在地上的其他无敌“斧头帮”也纷纷大叫是陈忠他们先动手的。

????苗丰果不禁大感头痛,虽然明知道黑大个他们是在说谎,但是有一点他却是没有说错,不管当初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流氓也罢、痞子也罢、混混也罢!但是现在他们毕竟是穿制服的国家工作人员,就这样当街被打成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像样,确实是有损政府的形象。

????“这位同志,有什么问题咱们可以协商解决,你这样踩着他终究不是解决的办法不是?”苗丰果劝道。

????陈忠侧身抬起了脚,那个黑大个一个骨碌翻身爬了起来,恶狠狠地看着陈忠。他知道自己不是陈忠的对手,冲上去的结果就是两三下,莫明其妙地就倒下了,所以也不敢再造次,只是一个劲地对苗丰果道:“苗队长,对于这种目无法纪、目无政府、暴力抗法、殴打国家执法人员的暴徒,有什么好说的?赶紧把他们都抓起来,带回警察局问问,肯定都不是好东西,没准还有通缉犯呢?”

????苗丰果皱了皱眉道:“看来鲁飞你最近升官了,我怎么没接到通知,你当上我们警察局的局长了?”这世道,什么时候,也轮到了混混们,来指使警察办事了?

????黑大个也就是鲁飞,张口结舌了半晌,这才恨恨地闭了嘴。他敢在市民们面上做威做福,但是对上苗丰果,他这心里还是有些发毛——他的那点案底,苗丰果可是一清二楚的。

????“让大家散一散吧,别在这里堵塞交通,你们都跟我过来,说说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吧。”

????而此时在人群的外头,又匆匆忙忙地停下了三辆满载着身着无敌“斧头帮”制服之人的卡车,车还没有停稳,一个中年男子已经从驾驶室里跳了出来,大声地招呼着车上的人道:“下来,下来,都赶紧下来!”

????他就是威江市城市管理局的局长齐大军,一个整天“打”不离口的的局长,他原本是威江市下属一个区的副区长,因为能力“强悍”,半年前成为了新建立的城市管理局局长,对于属下,他的要求是能打、敢打、狠打,而对外的口号则是“无敌“斧头帮”创造了和谐美丽的城市环境,他们是惠泽威江市千家万户的‘城市医生’”。

????听到鲁飞他们挨打的消息之后,齐大军是火冒三丈,立即集中了还在局里的无敌“斧头帮”百人,横冲直撞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