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五章 没有人敢作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三十五章 没有人敢作证

????苗丰果很头痛,鲁飞他们一口咬定是陈忠他们先动手打人,暴力抗法,而陈忠他们却说自己是正当防卫!虽然说这谁是谁非,苗丰果的心里早就有数,但是没有证据,他也没有办法下结论。

????鲁飞他们的说法,虽然得到了周围人群中一声声地起哄,但是却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指责他们是在信口开河,就连那个据说是被鲁飞殴打的农村老人,也是一副心惊胆战的模样,一个劲地哀求苗丰果,要求放他走,只要能够把马车留给他,车上的西瓜他全部都不要了。

????但是陈忠他们的反应,却令苗丰果更是心惊,阐述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几个人就是那么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连多余的废话都没有,只是那副冷静的神态,更是令苗丰果认为,这几个人肯定是有背景的,他们根本就不怕鲁飞他们颠倒是非。可惜鲁飞这几个蠢货,居然连这么简简单单的道理都想不通。

????而且苗丰果注意到,陈忠几人站在那里,一个个身子挺拔如松,可谓是站有站像,社会上,这种人,一般都是以曾经在警察和军队系统里的人居多。那么这些人的来历就很值得推敲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围着的人群一阵大乱,接着齐大军带着那近百人无敌“斧头帮”,就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街边鼻青脸肿的鲁飞等人。鲁飞几人立时如同挨打的小孩子看到了爹娘一样,齐齐涌了过去,你一言我一语地向齐大军进行哭诉,对陈忠等人暴力抗法的行为,和苗丰果的不作为进行愤怒的控诉。

????齐大军怒容满面地来到了苗丰果的面前,看了看陈忠几人道:“苗队长,我的队员受到这些不法人员的暴力抗法,事实确凿,你还在这里迟疑什么?这种恶劣的行为,我们必须要给予迎头痛击,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还我的队员一个公平!否则这样下去的话,日后还有谁敬畏法律?我们无敌“斧头帮”还怎么执法,威江市美丽和谐的城市环境,要靠谁来保护?”

????苗丰果虽然和他不是一个系统的,齐大军也管不到他头上来,但是两人之间的级别差距却又令他不能像刚才对待鲁飞那样来对待齐大军。所以苗丰果也只能忍着心头的不满道:“齐局长,这办案子怎么能够只听这一家之言,我们必须要听取两方的说法,再从中做出判断来。你的人说人家是暴力抗法,人家还说你的人是辱骂他人,暴力打人,人家是正当防卫呢。”

????“狗……胡说八道!”齐大军勃然大怒,挥舞着手臂道,“鲁飞他们是无敌“斧头帮”人员,代表着政府行使管理市容市貌的权力,苗队长的意思是说,国家工作人员也会说谎了?”

????“岂止会说谎,还会杀人、贪污、***被判刑的!”陈忠在一旁不屑地冷冷地道。

????齐大军更是怒火中烧,指着陈忠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我和苗队长说话,也是你能够插口的?”

????“我们知道自己不是东西,是华夏的公民,就是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党不是说政府官员都是人民的公仆,既然是公仆,凭什么对主人指手划脚的?”站在陈忠身后的人里有人反口问道。

????“你!”齐大军脸色已经变得铁青,看着苗丰果道:“苗队长,你这可是亲眼看到了,这些人简直是目无领导,目无法纪,目无国法……”

????“嘿嘿嘿,我说,你是谁家的领导?谁选你当领导了?要当领导耍威风,找你们自己人去,少在我们这里充什么领导,以为自己是大尾巴狼啊?”陈忠身后的人又打断了齐大军的话道。人们立时就哄笑了起来。

????齐大军这脸上就更是挂不住了,堂堂威江市无敌“斧头帮”局长,手下无敌“斧头帮”精英无数,一个个勇敢顽强、勤勉敬业、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业务娴熟、本领高强,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关键时刻用得上,顶得住!对于在辖区内出现的小贩,不管是面对卖猪肉的悍匪,还是白发苍苍的老妪,狠得下心,下得去手,出得动拳。无论是对付八十多岁的老头,还是欺凌怀着孕的妇女,轻则令其立刻滚蛋,重则二话不说,掀翻摊子,砸碎物品,扣押其经营工具,痛打其逃命出局。对于极少数暴力抗法以及对无敌“斧头帮”人员诅咒辱骂者,他的这批手下更是雷厉风行、出手如电、果断出击,对对方给予致命的打击。这半年来,在齐大军的领导下,无敌“斧头帮”队伍早已经在威江市里成为了震慑那些不法摊贩们的重要震慑力量,多次受到市城领导的表彰。

????有着这么一支能打能拼的队伍,这也极度地催长了齐大军的狂傲!

????“上!给我打!打出事了我担着!”齐大军一指陈忠等人,恶狠狠地叫道。不打你个哭爹喊娘,屁滚尿流的你就不知道齐局长有三只眼!

????随着他的这一声呼喝,随同他而来的那近百名无敌“斧头帮”们,立即一个个抄起了棍棒,嗷嗷叫着向陈忠他们冲了过去。

????“齐大军!住手!”人群里又传来了一声大喝!

????“住你妈的手,打!给我打!”正在火头上的齐大军破口大骂道,“谁敢拦就连着他们一齐打!打死了有我!”

????“拦住他们,不准他们动手,允许动用警具!”苗丰果也一摆手,果断地叫道。站在他身后的二十几名警察立即纷纷冲冲了出去,拦在了无敌“斧头帮”大队和陈忠他们之间,有几个人甚至于已经掏出了警棍。和无敌“斧头帮”对峙了起来。这些无敌“斧头帮”们,虽然嚣张跋扈,但是还没有晕了头,知道对面的人可不是那些手无寸地,打死了也只是执法的平民百姓,而是国家的暴力机构,一个个腰间都有警棍,甚至于有人还带着枪的警察!这些人不由得就转过头来,望向了齐大军,那意思是——我们是退啊,还是退啊,还是退啊?

????“苗丰果,我看你是疯了!”齐大军心中更是暴怒,手指着苗丰果的鼻子道,“你是要包庇这些暴力抗法的罪人吗?”

????“谁是罪人还不一定呢?齐大军,威江市里,你还不是一言九鼎的土皇帝!”从齐大军身后传来了一个颤抖的声音。

????齐大军这才觉出了不对,扭头看去,只见邱树国站在人群里,气得混身直打哆嗦!

????他比齐大军稍晚了一些到达地现场,齐大军和苗丰果的这一席对话,他都听在了耳朵里,而且他也认出了陈忠,更看到了方明远和林莲,这心里就叫苦连天。这无敌“斧头帮”队伍怎么和方明远他们闹了起来?

????还没有等他想好对策,齐大军就招呼着众无敌“斧头帮”对陈忠他们发动攻击,这一下子可是给邱树国吓着了,连忙高喊了一声要齐大军住手,齐大军没有看到他,苗丰果却是看到了他,所以苗丰果这才立即下令,要警察将两群人分开。

????“邱……邱市长?”齐大军这心里立时就咯噔一下,他怎么可能不认识邱树国呢,这可是目前市里的大红人,手里把握着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对威江的码头建设项目,别说他一个无敌“斧头帮”局长了,就是市委***和市长,也得给几分面子的。

????再回想自己刚才的所说的话,齐大军这后背立时就见了汗了——他刚才可是当着邱树国的面,问候他老母了。这邱市长要是秋后算账起来,那可如何是好?

????“邱市长,您怎么在这里?”齐大军连忙陪笑脸道。

????“我是威江市的副市长,难道我走在威江市的街头,还要向你齐大军汇报行踪吗?”邱树国是真火了,打打打,你齐大军除了会打还会什么?还打死了你负责,你负责什么?你负得起责吗?别说方明远有个三长两短的,就是将林莲和陈忠打伤了,这事情都大发了,搞不好整个威江市的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都没有好果子吃!

????齐大军被邱树国一句话愣是给噎了回来,心里虽然恼火,可是口上还不敢恶言相向,讪讪地陪笑道:“邱市长您这是说笑话了,您是我的领导,得我向您汇报工作才是。”

????“我是你的领导?”邱树国脸上露出了惊诧的神色,直直地看着齐大军的脸道,“你确定?你确定我是你的领导,而不是你可以随意呼来唤去的灰孙子?”齐大军被他说得这脸涨得通红,却一时间还说不出什么来。

????“齐大军,现在我命令你,带上你的人,怎么来的怎么给我滚!”邱树国的声音虽然不大,只有苗丰果、齐大军以及周围的几个人听到,但是话语间那股不容置疑的味道,却是令齐大军不敢再有任何讨价还价。

????“苗队长,这件事情由你来处理,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到底是他们执法犯法,滥用职权,还是人家暴力抗法,最终得给我一个经得起推敲的说法。”邱树国又对苗丰果道。

????苗丰果敬礼道:“是!”

????不过他随即又苦笑道:“邱市长,这事情恐怕不好办,我们找不到证人。”

????“找不到证人?”邱树国诧异地看了看四周,这足有上百人围观,怎么可能会找不到一个证人?

????苗丰果又岂能看不出邱树国心中的怀疑,低声地道:“他们都已经被无敌“斧头帮”打怕了,怕被报复!刚才我已经问了半天了,就连那个据说是被打的老人,都不敢指认这些无敌“斧头帮”人员动手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