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八章 陈鹏程匪夷所思的建言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三十八章 陈鹏程匪夷所思的建言

????“哈哈,陈某是个粗人,干不了你们那精细活,所以说话直一些,想地也不周全,诸位估且听听,若是可行的话,咱就上报军区,再由军区上报***,请领导们批准。”章树青他们就更糊里糊涂了,这怎么就扯上了军区,扯上了军委了?

????“陈师长,能不能把话说得明白一些,我想大家都没有听懂。”章树青清咳了两声道,“陈司令到底是什么想法?”

????“今天我听说了市里无敌“斧头帮”人员们的一些光辉业绩,突然给了我一个启发。大家可能都知道了吧,近几年来,我国南海群岛周边各国,以各种各样卑劣的手段蚕食原本属于我国所有的海岛,菲律宾私自通过法律将我黄岩岛以及南沙其他六岛列入领土,并且在上面私搭乱建机场、营房等非法建筑;马来西亚和文莱更是私分我国南海的海域资源;越南更是非法圈据了近三十个岛礁,还在上面乱摆乱放坦克、飞机、舰艇、钻井平台等一大堆非法物品,每年开采原本属于我国的石油近千万吨,非法获利几百亿美元之多,最近更妄图暴力抗法,非法滞留人员增加到数千人。可以说,我们国家的权益受到极大挑战!”陈鹏程慷慨陈辞道,“这样的行为,是我们绝对不能够容忍的!”

????章树青等人面面相觑,陈鹏程所说的这些,他们倒是也都知道,确实是近几年来,国家的南海领土受到了东南亚各国的蚕食,但是这跟威江市有什么关系?威江市面对的是勃海,是黄海,是日本海,和南海差着好几千里地呢。

????“虽然多有国民建议,我国海军出兵南沙收复国土,但是我们刚刚打完对越反击战,现在政府的主要精力又放在了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上来,军队如今又是军费不足,海军的舰艇老化,实在不是出兵的好时候。而且面对这些违法者的嚣张气焰,中央为大局着想,百般隐忍,苦口婆心地对这些外国非法人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屡屡进行劝说、教诲,甚至于谴责和抗议,但是这些外国非法滞留人员却是依然我行我素、屡教不改!私搭乱建,非法采矿藏等不法行为愈演愈烈。面对日渐恶化的南沙形式和当前军队的实际困难,***也是很头痛的啊。”陈鹏程一本正经地道,“所以我就有了一个想法,建议军委,请即刻派出威江市无敌“斧头帮”接管***!”

????“啊?”章树青为首的威江市政府班子众人说什么也没有想到,这位陈鹏程陈师长,说了半天,居然会扯出来这么荒唐的一句话,一时间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陈师长,你这是在开玩笑吧?”章树青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堂堂市政府办公会议,让陈鹏程这样一搞,倒像是场闹剧了。不过他也算是听明白了,陈鹏程八成是来找齐大军的晦气的。只是他有些不明白,这齐大军又在什么地方上招惹了陈鹏程了?

????“不不不,章市长,我是很正经地来和你们谈这个问题。俗话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威江市无敌“斧头帮”也是华夏人吗,面对外国非法滞留人员滞留我国国土,而军队又一时间腾不出手来,做为更适合做这工作的他们,当然是责无旁贷了!”陈鹏程一本正经地道,“经过这长达半年多的浴血奋战和持之以恒的战斗磨炼,在对付诸如南沙这类非法经营、私自占地、胡搭乱建等行为上,我发现威江市无敌“斧头帮”大队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且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完备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堪称一支不折不扣的铁军,对付个南沙外国非法滞留者,那简直是马到成功,手到擒来!”

????陈鹏程站起身来,走到已经是面如土色的齐大军面前,冷笑道:“让威江市无敌“斧头帮”前去收复***,我个人认为有以下几点好处。第一,无敌“斧头帮”对待本国国民,都像阶级敌人一样凶狠,可谓是拳打八十老人,脚踢吃奶小儿,那么对待那些外国的非法滞留者,肯定会像面对那些不开化的食人族一样,奋勇当先,勇敢杀敌!第二,相信无敌“斧头帮”大队派出去,东南亚各国政府肯定没有人敢吃饱撑的多管闲事妨碍执法者,他们是见一个打一个,见一双打一双,见一窝打一窝,打得他们心惊胆颤,打得他们筋断骨折,甚至于打得他们一命呜呼!必然极大地威慑东南亚沿海各国!第三,我发现无敌“斧头帮”部队经验非常丰富,心理素质极佳,政治立场坚定可靠,具有极强的处理复杂多变事物的能力。在处理一些突发事件时候,这些无敌“斧头帮”们更是轻车熟路、游刃有余,比如每次无敌“斧头帮”队员们打伤小贩或那些旁人的时候,总能百般抵赖、随机应变、绝不承认,并且能够迅速找出对方暴力抗法,螳臂当车的原因,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得干干净净。这实在是太适合如今***上复杂的情况了!”

????“陈师长!这里是威江市政府会议!请你注意一下影响!”章树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敲着桌案沉声道。陈鹏程,这哪里是来表扬无敌“斧头帮”呢,简直就是在扒无敌“斧头帮”的脸皮啊!什么叫拳打八十老人、脚踢吃奶小儿?这话要是传扬了出去,威江市的这点脸面就算是彻底地丢光了。

????“行,该说的,我都说了,章市长,要不你和云***商量商量,到时候给我个信,这可是威江市无敌“斧头帮”扬名天下的大好机会,若是放过,那就太可惜了!”陈鹏程满不在乎地点了点头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开会了。”说着,昂首阔步地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元鲁生此时也没有了和邱树国打擂台的激情了,陈鹏程的态度显然是很明确,要是对齐大军他们的处理,不能够让他满意地话,他还会来***,元鲁生也犯不上为了一个区区的齐大军,非要和陈鹏程结怨。

????已经瘫软在了椅子上的齐大军此时再也没有下午面对苗丰果他们时的强势与霸道,以哀求的目光看着在场的众人,只是众人不是避开他的目光,就是以厌恶的表情看着他。他现在只希望,自己不要被当作无用的棋子那样被弃置,最好只是一个免职,那样自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咳!刚才树国同志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这一次齐大军同志的所做所为,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后果,不但给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工作人员留下了极其不好的印象,还给我们威江市委市政府的脸上抹黑,引起了广大群众们的强烈不满!也为我们党的伟大事业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所以,我建议,免去齐大军同志所有的行政职务,同时,对于那些暴力执法的无敌“斧头帮”人员,一律开除出无敌“斧头帮”队伍,并且由相关部门追究他们的应有责任!大家看怎么样?”章树青道。

????“章市长,我觉得免职的处罚是不是未免太轻了?我认为应当开除齐大军同志的公职,甚至于应当开除他的党籍!”邱树国提出了异议道。免职,听起来似乎跟工人下岗一样,但是在很多时候,免职往往是履新职的前奏,或者说等到风头过去,有了空余的岗位,被免职的这一位就又可以接着当官了。

????如果说仅仅是这样的处分,邱树国觉得这是在糊弄方明远,方明远也不是傻子,岂能不明白这么渐显的道理。而邱树国提出的开除公职不同于免职,开除公职则是彻底下岗回家享受生活了。至于被开除公职和党籍,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双开,那就是彻底地被从体制中踢了出去!

????齐大军看着邱树国的目光里简直都要喷出火来了,邱树国这是落井下石啊,简直是生怕整不死自己!没有了公职和党籍,他就是一个平头的百姓,这令已经习惯于一呼百应的他,怎么能够适应地了?

????“树国同志,这样的处罚是不是太重了一些,我们要禀着惩前毖后的原则来处置犯了错误的干部,但是也要给这些同志们悔过自新的机会。”章树青皱着眉头道。

????“我认为一点都不重,如果说可以的话,我还想要求警察局和***追究齐大军的刑事责任!”邱树国冷冷地道,“身为无敌“斧头帮”局长,居然在无敌“斧头帮”与群众发生冲突的时候,不想着如何来化解矛盾,而是片面地迷信暴力,当时对方只有七个人,其中还有一名女性和一名未成年人,而无敌“斧头帮”有上百名,带有武器,在这种情况下,齐大军不但要求无敌“斧头帮”们打人,还甚至于喊出了‘打死了有我’这样的话!我认为这是一种教唆犯罪的行为!大家可以想想,若是当时我不在场,若是苗丰果同志没有果断地拦阻他们,那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那样我们威江市就会名扬全国,就会彻底地激怒郭家,从云***、章市长到在坐的每一个人,包括我在内,都不会有好下场!从此仕途无望恐怕都是小事,终生的牢狱之灾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