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九章 免职、再议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三十九章 免职、再议

????邱树国最终还是决定把话说得再清楚一些,免得这些人心中不忿再去招惹方明远,给自己添堵。

????章树青闻言也不禁为之动容,邱树国这话里有话啊!要知道,在华夏,官员们可是比普通的平民百姓护身符多多了,只要不是犯了弥天大罪,只要不是得罪了上峰,即便是辖区里天怒人怨,捅马蜂窝,也可以拍拍屁股换个地方去当官,逍遥自在地狠!所以说,在华夏当官,那才是真正的当官!

????“树国同志,来的人是郭家的核心成员?”章树青低声地问道,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够令邱树国如此地重视这件事。

????“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当初决定投资威江,就是他牵的线,而如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决定中止投资,退出威江,我想也只需要他几句话。”邱树国的回答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变了脸色,就连齐大军也惊诧地张大了口,如同一条离水的鱼儿一般。

????章树青一下子就明白了,一言就可以决定一个上百亿投资项目的结果,这样的人物,非富即贵,在香港,那也肯定是上层社会的人物,来到了威江,居然受到无敌“斧头帮”的威胁和辱骂,甚至于还可能有生命的危险!难怪邱树国如此地坚持了。如果说不能够给他一个满意的交待,也许……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对威江的投资也就会彻底的中止,而因此所带来的后果,自然是由他们在座的这些人来承担了。

????“本来,这些话不应该说,也不能说,所以还请诸位最好保守秘密,否则若是传到了人家的耳朵里,必然又是一场的麻烦。”邱树国看着元鲁生冷笑道,“对于他的身份,我并不很清楚,但是当初在香港,我可是清楚地听到他喊郭家夫人为姐的,而且,他和香港的几位明星,如程龙,还有香港的几家电影公司老板都很熟悉。后来,也是他要求我在香港多等些日子,后来,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人就来咱们市里实地考察来了。”

????邱树国说得仍然是有些含糊,但是在座的人都明白,这样的关系,这样重要的人物,恐怕如果不是闹出这种事情来,邱树国根本就不会说出来,这就是一张底牌啊,重要时候甚至于能够咸鱼翻身的!

????元鲁生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心里却是十分地懊悔,自己在这个事情上还是有些考虑不周了,光是想着给火速崛起的邱树国设设绊子,却没有想到要是日后这会议上的事情传扬开来,对方会不会对自己不满?

????虽然说,郭家只是香港的商人,但是这从商要是到了一定高度之后,也不是他们这些小官员所能抗衡的!郭家往来的那可都是中央省部级的大员,日后得鲁东的领导歪歪嘴,抹杀了自己上进的前程,那还不是举手之劳。

????“就是不说别的,这个处理结果,能不能令陈师长满意,恐怕也是两可吧?”邱树国看着章树青,陈鹏程那可是体制里的人,没有那么好蒙骗的。

????章树青头痛地捂着脑门,这一下子,事情更是麻烦了!

????“这件事情,暂时就先讨论到这里,关于齐大军的处理,我还要和云书记再做进一步的商榷。先免去他的一切行政和党内职务!后续的处理,再陆续公布。”章树青的话算是给今天的这一场会议,暂时定了个结论。

????也许有人要问,为什么齐大军惹这么大事,威江市委书记、组织部长、纪委书记都没有露面?不是书记管帽子呢吗?

????确实是书记管帽子,但是当书记和组织部长、纪委书记都不在市内,而一时半刻又回不来,经市长与书记沟通后,免除一个不在正式政府机构编制内的局长的官帽子,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反正齐大军闯了这么大的事,这官位肯定是保不住了。但是要进一步地进行处理,没有威江市委书记云政宇的意见,那怎么行。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市委书记云政宇和组织部长、纪委书记都在省里,章树青虽然是二把手,但是要给予齐大军更为严厉的处罚,也只能将新情况汇报给云政宇,看看云政宇的意思。

????“小方,你放心,你陈哥我保证给你出了这口气!”陈鹏程坐在驾驶座上,得意洋洋地道。

????方明远不禁一脸的苦笑,这一位还真是有个性,市长办公会上居然玩了这么一把,还真是没把章青树他们放在眼里!他完全可以想像地道,威江市的那些领导们,在听取了陈鹏程的那一番建议后,瞠目结舌的模样。看来这一位,平日里恐怕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陈鹏程算是**的妻子的哥哥的孩子,也就是说,**是陈鹏程的姑夫。但是由于陈鹏程的父亲是家中的老大,而**的妻子却是家中的老小,造成的结果就是陈鹏程这个当外甥的,和**这个姑夫从年纪上来说,相差地不多,还不到十岁,只不过一个是在海军,一个是在陆军,一个是少将,一个是上校。这一次方明远来威江,也只是偶然间和**在电话里提了一句,**就想起了自己在威江的这个外甥来。

????虽然说陆军是华夏军队的根基,是华夏军队建设一直以来的重中之重,每年拨给陆军的军费也一直要高于海军和空军,但是这架不住陆军人多啊,僧多粥少的情况下,陆军这些年来,也是被这军费紧张搞得焦头烂额。

????所以听说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在威江有码头建设项目,**不由得就动了心思,想复制崖州模式,让方明远给陈鹏程所在的军区也找点工程干干。还是那句话,不求赚多少钱,只要能够把工程兵这一块的开支节省下来,再保证这些工程兵能够有足够的锻炼机会,这就已经是让人十分满意了。而这对于陈鹏程来说,也不大不小地是个功劳不是?

????对于这种事情,方明远自然也是来者不拒,所以来到威江之后,就与陈鹏程联系上了。他喊**为叔,所以陈鹏程就只能可怜巴巴地当个“哥”了。

????“唉,你要是当时就和我联系就好了,我立马给你拉出一个连的军人来,把那些垃圾统统都暴打一顿,看他们日后还敢在威江市里做威做福!”陈鹏程显然是个做事不怕闹大了的主,居然还一脸遗憾地道,“对那些披着人皮的畜生,老子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一个连?”方明远嘬嘬牙花,好吗,这一位是真敢想真敢做啊,要是在威江市的街头上,一个连的军人和上百名无敌“斧头帮”发生冲突,大打出手,这恐怕得惊动了省委,甚至于军委去。

????“一个连都是高看了他们,就他们那点能耐,也就是靠着那张皮欺负一下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说难听了,老子手底下就是拉出一个班来,只要允许下狠手,就他们那百十号人,不够看的!”陈鹏程以为方明远是觉得陆军战斗力不强,又补了一句道。

????“嗯,我明白,他们也就配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方明远笑道,“怎么能和共和国的军人相提并论。”

????“说得好!”陈鹏程一挑大拇指道,“这话对我胃口。”

????陈鹏程也是得到了**的再三叮嘱,要他一定要与方明远结好,最初的他,还觉得自己堂堂一个上校,三十好几的人了,还得去巴结个娃娃,就算是他有钱吧,陈鹏程觉得自己也拉不下那个脸去。但是吃饭的时候,当他得知了方明远他们与威江市的无敌“斧头帮”在街头发生冲突,方明远的手下当街暴打了无敌“斧头帮”后,陈鹏程看方明远立时就顺眼了不少,这一看顺了眼,很快地也就察觉出来方明远的与众不同。如今对方明远,这就亲近了很多。

????车子拐了一个弯,来到了威江市警察局门前,此时警察局里也是灯火辉煌,原本应当下班的很多人,此时仍然留在了楼里。

????威江市无敌“斧头帮”被人当众暴打了!这消息早就长了翅膀一旁,传遍了威江市大街小巷,警察局这里自然也不例外,大家都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猛人,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众场所里暴打无敌“斧头帮”,虽然说他们都不属于政府的正式编制,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政府的执法人员。在华夏的土地上,一般人当街暴打诸多政府执法人员,那可是件比人咬狗还要新鲜的事情。

????当然了,他们也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留下来,也是想看看这些无敌“斧头帮”们被打的惨样!有些人在暗地里,还为陈忠他们暗暗地叫好!

????有了邱树国当场的明确表态,陈忠他们在警察局里自然是不可能受到什么不公的待遇。

????所以当陈鹏程和方明远他们出现在警察局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陈忠几人坐在警察局的小会议室里,桌上不但有烟,有茶,还有干干净净的一摞餐具,几个人正心满意足地坐在那里吞云吐雾。旁边还有警花坐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