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四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四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市政府会议之后,齐大军被免去了一切行政职务,等待下一步的处理,人身***也受到了一定的控制,被安排在了市政府的招待所里。不过虽然***他的出行,但是却并没有***他与外界的联系。房间里的电话还是通畅的,他人与齐大军的接触也并没有严格***。

????被送到这里的齐大军最初还是有些懵懵懂懂,他没有想到,只不过是街头一次再普通不过的打人事件,居然会最终发展到了如今的这个不可收拾的局面!直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就在方才的市长办公会上,居然有军方的军官出现,大肆讥讽了自己的一通。他虽然性情暴燥,喜欢以暴力来解决问题,但是毕竟是在体制里工作多年,怎么可能会一点心眼都没有。

????原本他以为,自己最多也就是被记过处分一通,再亲自上门赔礼道歉,这事也就结了。在华夏,官员们能够做出这样的姿态,那帮子草民也就知足了。可是章树青居然要免去他的局长一职,这就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而且这个决定,显然是已经得到了云政宇的同意,齐大军觉得自己就已经够倒霉的了,想不到还有陈鹏程来踩上一脚。

????显然,陈鹏程的到来,是为对方出气来的,而面对军方的压力,章树青会做什么样的决定,在陈鹏程走后就被带出会议室的齐大军就是没脑子也能够想得出来。

????如今,他也只有最后的一道保身符了!

????云政宇第二天一早就招开了威江市委常委会,商榷如何处理齐大军属下当街打人一事。

????在会上,章树青首先汇报了一下市长办公会议上的集体决定,先免去齐大军的所有职务,建议市委开除齐大军的党籍,并且根据警察局的调查情况,做进一步的处理。在会上,章树青,重点提到了陈鹏程的突然出现,以及那一番听起来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建议。再有,就是邱树国所提到的,与齐大军发生冲突的对方应当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重要人物。

????“昨天晚上,我已经接到了郭氏航运集团公司驻威江的代表正式的***,要求市政府严加惩处当街对民众施加暴力的政府工作人员,虽然说得还算是婉转,但是意思却是很明确,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将视处理结果而定日后是否要与威江市进行下一步的合作。”章树青神色郑重地道,“诸位,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在我市建设码头的前期工作已经基本上完成,一期码头建设可以说是刚刚开了个头,如果说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一怒之下,中止与我市的合作,那么谁来接手将是一个相当麻烦的事情。”

????在场的众常委们不由得纷纷脸上变色,章树青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目前在威江的投资金额还有限,如果说威江市委市政府在齐大军的处理上不能令他们满意的话,不排除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有中止合同的可能。

????“咳,章市长,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真的可能会为这样的一件小事而中止与我们市里的合同?这可是关系到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对外信誉的大事!根据当初所签署的合同,如果说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中途退出,我们能不能向对方索赔?”副***余东江问道。

????章树青看了一眼余东江,又看了一眼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云政宇,心想,“还要索赔?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要是将此事公布于天下,以公司重要上层人员在威江市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证,认为威江市投资环境恶劣,以此来解释毁约的话,威江市的名声可就彻底地完蛋了,至少香港的商人,很多人做生意都会避开威江的。”不过这个余东江是云政宇的亲信,他一时不能够确定,这是不是云政宇的意思,所以也没有当众反驳。

????“余***,虽然有毁约赔偿的条款,但是恐怕也要不到什么钱。而且从声誉来说,我们是得不偿失。”纪委***罗明月随口解释道,“这个可能性,云***在昨天就已经想到了,先不说郭氏航运集团公司退出我市之后,码头的建设工作,恐怕在不短的时间里都很难找到合适的公司接手,就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若是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公布于众,对于我们威江市的招商引资工作,都是极大的打击。”除非能够获取暴利,否则商人们还是喜欢在稳定安全的环境下进行商业往来,尤其是打算在当地落地建厂的公司,更是看重这一点。而政府工作人员执法犯法,对商人们有人身威胁的话,那更是商人们最为忌惮的事情。

????余东江一摆手道:“如果说因为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可能不愿继续履行合同,我们就做出大幅度的让步,这样会不会给这些外商们一种错觉,日后恐怕会有更多只要抓住一点小错,就威胁政府让步的类似事件发生……”

????“这不是一点小错!”章树青忍不住道,“身为国家的官员,当街喊出了‘打死我负责’这样的话语,怎么能是一点小错?如果说这都是小错的话,那么非得他下令打死人了,这才是大错?”

????余东江被章树青噎得一时无话可说,但是他仍然坚持道:“就算齐大军犯了错误,要处罚他也应当是由市委市政府根据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集体决定,怎么能任由商人插手,我认为如果说因此而大幅度加重对齐大军同志的处罚,那是开了一个极不好的先例!”

????章树青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他拍了拍手中的文件夹道:“余***,方才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齐大军同志所犯的错误,究竟应当如何处理,至少也得听我将情况向云***汇报完了再讨论吧?”

????说罢,章树青也不理余东江,继续道:“在齐大军同志主持城市管理局工作这些时日里,城管人员与威江市的市民产生了多次冲突,就在前几天,七名城管人员在执法过程中,因为一名大学生拦阻他们打翻摊贩们的煎饼摊,七名城管人员将对方打成重伤,现在还在医院治疗,而今天早上,警察局那边刚刚接到了来自京城的电话,该学生的校领导将在今天下午赶到威江,了解这一恶性案件的处理情况。”

????章树青抬起头,环视了一下在座的脸色又微变的众人道:“这所大学想必大家也不陌生,华夏政法大学!”

????就如同在微起波澜的池塘里丢进了一块巨石一般,整个会议室里的人们都为之一惊,脸色大变。

????华夏政法大学是教育部直属的全国重点大学,是华夏高素质政法人才的培养中心。建校以来来,学校共为社会各界输送以政法专业人才为主的各类优秀毕业生数十万人,其中绝大部分已成为国家警察、检察、审判、司法行政及政府机关、经济实体的骨干力量和法学教学、科研的中坚。其中不乏国家级领导人,各省大员,学界领袖与社会知名人士,至于位于体制中低层的干部,那就数不胜数!

????说的夸张一点,华夏的所有省市的党委及政府机关中,没有一个地方没有政法大学毕业生的。就连威江市里,在座的众人中,纪委***罗明月就是毕业于政法大学的。

????“齐大军的人打了政法大学的在校生了?这个时候,他怎么不在学校?”罗明月立即追问道。

????“政法大学法律系大二学生马东!因为哥哥结婚请假回家参加婚礼,因为受到城管鲁飞为首的七人殴打,至今在市人民医院病房救治,有重度脑震荡,鼻梁被重击,三根肋骨骨裂,右手右腿骨折,左手骨裂,浑身上下,共有伤痕三十八处。”章树青一边说,一边将手头的一份诊断报告递给了云政宇。

????“简直就是一群土匪!”罗明月拍案而起道。政法大学毕业的他,自然知道,政法大学这块金字招牌有多大的作用,他之所以能够成为威江市纪委***,还不是因为省纪委***是早了他十届的学长,和他有着共同的几位老师。如果说这件事传扬了开来,在自己的辖区内,学弟受到这样的毒打,自己却无所做为的话,恐怕日后……

????云政宇也皱起了眉头,变了脸色,昨晚上,他接到了来自韩国的电话,在电话里,齐大军的姐夫朴东昌,请求他高抬贵手,放齐大军一马,可以免职,可以撤职,甚至于一撸到底都没关系,但是不要开除党籍,不要踢出政府机关,不要追究刑事责任。在电话里,朴东昌还做出了暗示,如果说云政宇能够保住齐大军,日后韩金集团向国内进行投资的时候,他会尽力促使其投向威江市。

????余东江就是得到了他的授意,来试探其他人对于此事的底线,只有在市里统一了认识,他才好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谈条件不是?

????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城管们居然会如此地疯狂,将一名政法大学法律系的在校生,打成了这般模样,这才是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