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五十八章 如此执法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五十八章 如此执法

????蔡 邕,也许在场的有些人并不知道,他是东汉时期着名文学家、书法家。他博学多才,爱好辞章,精通音律。也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蔡文姬的父亲。《三国演义》里亦有他的一席之地。

????但是蔡京就不同了,华夏人即便是不识字,也喜欢听《水浒》的,这个北宋年间的大奸臣,又有几人不知。在场的人如果说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明白方明远是在戏耍蔡竟成,那就是呆子了!立时就是大家哄堂大笑。刘宇和吴喻他们,笑得更是大声,格外地响亮。

????蔡竟成气得咬牙切齿道:“你爸才是蔡京呢!”他虽然学习成绩一般,但是还没有傻到连鼎鼎大名的北宋蔡京都没有听说过。

????“对不起,本人不姓蔡,而且过去未来都不可能姓蔡,所以你的说法没有任何意义!”方明远耸耸肩道。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动辄将“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这类的话挂在嘴边了。而且他也听出来了,应当是这小子自做多情,以为有个好老爸,就可以在学校里追mm肆无忌惮、手到擒来了。而且最令方明远感到厌恶的是,这帮人,不论走到那里都将这话挂在嘴边。今天既然又看到了,那么方明远自然不介意给他留下点深刻的印象了。方明远话音未落,众人又是一片哄笑声。

????虽然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人们对于那些官二代、富二代还没有像二千年之后那么厌恶,对于他们的那些脑残行为或言论人人喊打,但是对于言行嚣张的蔡竟成,也是没有什么好感的。没有能力出去架梁子,起个哄还是没问题的。

????“你这是成心耍弄我!”蔡竟成恶狠狠地瞪着方明远道,“有你小子后悔的时候!到时候,你就等着吃屎……”

????“啪”武兴国毫不客气地冲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打断了他余下来的话。“我不管你是姓菜还是姓肉,你再不会说人话,我就把你丢到泔水桶里去!让你尝尝猪食的美味!”武兴国的威胁很实在,也很现实,蔡竟成打了个哆嗦,乖乖地闭了嘴。

????这时候,饭馆里头又是一阵杂乱,冲出来四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秃顶的中年人,圆圆的脑袋加上圆滚滚的身材,看起来有些滑稽,跟在他后面的是三个男子,一个个都显得有些慌乱。

????“小成,小成!”秃顶中年人一眼就看到了被三炮抓着肩膀按住的蔡竟成,连声地叫道,“你怎么了?”

????“二叔,他们打我!”蔡竟成仿佛立时有了主心骨,大声地叫道,“他们还骂我爸是蔡京!”

????秃顶胖子立时脸色大变,指着武兴国道:“你们真是胆大包天了,居然敢当街行凶打人!还敢辱骂领导!保安!保安!这门口打人了,你们也不管吗?”其实方明远他们在门口生事,方家饭馆的保安们早就看到了,只是这里面有着大老板,自己这些人上前做什么?制止大老板收拾那不开眼的东西吗?

????“你们先放开人,不管怎么说,打人也是不对的!要负法律责任的!”站在秃顶男子身后的中年人对抓着蔡竟成的三炮道。他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在劝架,说得不偏不倚似的,但是言语间却已经将武兴国他们定为了打人的一方。

????方明远一捅武兴国,轻声地道:“问他是什么人?”

????武兴国这才恍然大悟,上前一步道:“你是什么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打人了?”

????那个中年人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色,沉声道:“我是平川县警察局副局长白永安,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殴打一个未成年人,就不觉得羞耻吗?”

????白永安?警察局副局长?方明远和武兴国几人面面相觑,自己还真不知道,平川县警察局里什么多了个姓白的副局长。

????他们这里一发愣,蔡竟成还以为他们胆怯了,立时得意了起来,扭头对三炮道:“你他妈的还不……”

????言犹未尽,武兴国已经毫不迟疑地照着他的后脑勺“啪”的又是一巴掌,力道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声音却是不小!

????“你们居然还敢打人!”秃顶中年人气得简直都要七窍生烟了,扯着白永安道,“你看看,你看看,他们分明就是没有将你白局长放在眼里,当着你的面殴打未成年人,这还了得!这还了得!把他们统统都抓起来!抓起来!”

????白永安这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这几人也太猖狂了,居然在自己亮出了身份之后,还敢动手打蔡副秘书长的儿子的后脑勺!他是在半个月前从潍南市下放到平川县警察局里挂职副局长,与这个秃顶的胖子蔡许在潍南市就认得。刚好这蔡许带着蔡竟成来平川县游玩加办事,晚上,白永安在这方家饭馆做东,宴请他们叔侄,顺带着也帮着蔡许了件事。

????可是这吃饭中间,蔡竟成从窗口向下看了几眼之后,就突然出了包厢,接着他们在楼上都听到了蔡竟成在下面与人起了冲突,几个人连忙慌慌张张地冲了下来,却看到了蔡竟成被人家抓住的一幕。

????白永安自然是要站到蔡竟成的这一边,原本想着自己亮出了身份后,这几人怎么也得收敛一下,要是识趣的话,就向蔡竟成赔个礼道个歉,这事也就差不离了,可是他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这样不给面子!

????不过对方既然丝毫不给面子,他也就没有必要留有余地了。白永安伸手从腰后抽出手铐,直奔武兴国而来。

????“你,还有你,伸出手来,当街殴打未成年人,现在我正式将你拘捕!”白永安挥舞着手铐,对武兴国和三炮道。

????“白副局长,滥用警具,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刘宇上前了几步,站到了武兴国的身旁大声地道,“你身为警务人员,对这个道理,你不应当不知道吧?”

????“你又是谁?再胡说八道就连你一块铐起来!”白永安恼火地道。

????刘宇双手一并伸到了白永安的面前,冷笑道:“好啊,那你就铐吧!”这样难得的能够在方明远面前表现自己的机会,刘宇巴不得眼前的这位脑袋瓜子一时发热,将自己铐起来呢。

????看着刘宇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白永安这心里倒是打上了鼓,他来平川县任职的时间不长,除了县里的几个最重要的头头脑脑之外,其他人还都不熟悉,自然也就认不出来,最近一直混在平川古城里的刘宇。白永安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刘宇,无论是长相还是衣着,都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看起来甚至于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县民而已。但是普通的县民,见到自己这个警察局的副局长,能够这样镇定,满不在乎?

????“你是什么人?”白永安决定还是谨慎一些,自己就算是条过江龙,也别轻易招惹平川县的地头蛇。安安生生地在平川县呆个两年,镀镀金,自己就回潍南市了。

????“县文物保护所所长刘宇!”刘宇心里带着几分遗憾地收回了双手道,“白副局长,咱们先不说,拍两下后脑勺算不算殴打这个问题,要说算,那也是他自找的。要是有人,敢和我这样口出秽言秽语,就算是未成年人,我也得给他两耳光!”

????县文物保护所所长刘宇!白永安有点诧异地看了看他,这个名字他倒是不陌生,平川古城的修缮工作,如今可是平川县里的一件大事,警察局里不但在那边派驻了一些警力,而且还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明确命令,一旦古城那边报警,要优先处理!所以,原本在各地不过是个清水衙门,无权无势的文物保护部门,在平川县里,那可是小视不得。他和这几个人是一起的?白永安就有些迟疑。

????“白副局长!他们竟然敢打竟成!蔡秘书长平日里都舍不得动他半个指头的!不管他们是谁,一定要抓起来严办!严办!”秃顶的蔡许指手划脚地大叫道。虽然他是蔡竟成的二叔,但是在家里的地位却是不如蔡竟成,因为他只是个商人,而蔡竟成的父亲却是潍南市市政府的副秘书长,而且很有可能在近期内成为秘书长,进入市政府常委的行列。在蔡许看来,平川县里除了那个方家,还有县委书记李东星之外,谁不得给蔡秘书长三分面子!

????白永安迟疑了一下,对刘宇道:“刘所长,职责所在,请你让开!不管怎么说,你们当街殴打未成年人,已经构成违法犯罪行为!我必须要把你们带回局里去。”

????“堂堂白副局长,光天化日之下,挣着眼睛说瞎话,真是污了平川县警察局的名声了!”方明远一脸厌恶地道,“武哥,给朱大军叔叔打个电话,让他来把这位白副局长,他的好属下,带回去吧!”这一刻,方明远再也没有“玩”下去的**,这还是在平川县里,堂堂的政府官员们,就这样**裸地在公众面前如此“执法”!

????“朱大军叔叔!”这五个字一出口,白永安当时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