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五十九章 我是冤枉的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五十九章 我是冤枉的

????平川县警察局局长,自己的顶头上司,就叫朱大军!这个白永安当然是知道的!

????这个少年张口叫朱大军叔叔,而且居然是让朱大军来把自己带回去,这其中的意味可就不是那么简简单单了。

????白永安心念电转,瞬息间已经将方明远的这一句话琢磨了无数遍,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朱大军虽然从辈份上,是这个少年的叔叔,但是从实际的地位上,却又不如他,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话。否则的话,他应当是不会说出来,要朱大军来这里的话的。

????那么在平川县里,能够这样指挥警察局局长的少年能有谁?据白永安所知,县里主要领导的子女大多都不在平川县城里,不是在潍南市里,就是在奉元,而且从年纪上来说,也不大对。从双方间的地位来说,纵然是县委李东星的儿子,也不应当对同样是县委常委的朱大军,如此的不客气……

????白永安突然一个激零,他想起来了,除了县里主要领导的子女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可能,那就是这个少年是方家的人!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时候,白永安就觉得自己脑袋瓜子发晕,两腿发软!自己可够点背的,居然和方家的人起冲突了!

????“白局长,朱大军是谁?”蔡许看到白永安立时脸色大变,心知不妙,连忙低声地在他耳边问道。

????“平川县政法委***兼警察局局长!蔡总,你这一次可是害苦了我了!”白永安咬牙切齿地道。要不是因为他们蔡家的人,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招惹上方家的人!这一次要惨了,谁不知道方家是平川县的首富,与县委***李东星的关系良好,可谓是平川县里最大的地头蛇。得罪了方家,自己在平川的挂职,搞不好就要这样完蛋了。

????蔡许也不禁吓了一跳,政法委***兼警察局局长,那在平川县里,也绝对是手掌实权的人物,听这少年的意思,一个电话就能招来,那这个少年得是什么人?蔡许意识到自己恐怕是托大了,光顾着维护侄儿了,却招惹了麻烦了。

????“是!”武兴国立即从身上掏出了大哥大,给朱大军拨电话。饭馆里的工作人员,连忙抬出来了几把椅子。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吴喻目瞪口呆,他就是再迟钝,也会察觉到,方明远和武兴国的关系完全不像是兄长和小弟的关系,倒是像上官和下属一样!

????“二叔,还不快把他们都抓起来,和他们废话什么呢?”蔡竟成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脱离了他们一方的控制,仍然急不可耐地大叫道。

????“你给我闭嘴!”蔡许此时也顾不得再回护侄儿了,要是让他再这样胡说八道下去,搞不好麻烦更大!

????蔡竟成怔了一下,这才道:“你居然敢吼我!回去我告诉我爸去!还有你,李雨欣,你等着吧,你爸爸就等着被开除吧!”

????李雨欣鄙夷地看着蔡竟成,这都已经是高中生了,居然还是这个模样!偏偏他还自我感觉良好,这才是令人感到厌恶的地方。

????“李雨欣的爸爸肯定不会被开除,倒是你的爸爸肯定会有麻烦了!”方明远用手轻轻地拍了拍蔡竟成的脸颊,虽然两人年纪相仿,个头也相仿,但是在这一刻,方明远却是显得比他成熟得多。这种听起来平淡,却言之凿凿的话语,令蔡竟成也有些害怕了起来,居然没有回嘴。

????“方少,朱局长马上就过来!”武兴国收起了电话,轻声地对方明远道。

????“方少!”这个熟悉的名词,蔡竟成不止一次听父亲还有他的同事们提起过,而来到了平川之后,更是听过n遍,蔡竟成这才真正的感到了恐惧。因为在他的印象里,父亲对于这个方少,那是极其看重的,每当谈起这个人的时候,总是对他的所做所为赞叹不已。而且蔡竟成也知道,省里最有名的连锁超市企业家乐福超市,就是那个方少创立的!如今的价值已经在亿万元人民币!

????“你就是方明远!”蔡竟成不禁脱口而出道,只是这声音,他自己听着都吓了一跳,变得嘶哑而怪异,听着就像是没有了门牙的人吐字不清地呢喃。

????不过方明远却听了出来,正视着蔡竟成的双眼道:“不错,我就是方明远,我倒是要看看,你父亲到底怎么样开除李雨欣的父亲。”蔡竟成两腿一软,若不是三炮扣着他的肩膀,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没种的家伙!”三炮抽了抽鼻子,一脸厌恶地放开了手,鄙夷地拍了拍蔡竟成的脸颊道,“站好了,别摔着,到时候又说是我们打的!”

????在场的人们都看到了,蔡竟成***的长裤上显露出一道长长的水渍,一直流到了脚下……

????“方少,方少,我是潍南市市政府副秘书长蔡允的弟弟,我叫蔡许,他是我哥哥的孩子,不知道是方少您,无知地冒犯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就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了。他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气话,当不得真,当不得真!”蔡许一连声地赔罪道,整个后背都已经被汗水浸润了。虽然说,蔡许从来没有见过方明远,但是敢在平川县假冒方明远的人,恐怕也没几个。毕竟这里是方家起家的所在,县里认识他的人还是很多的,尤其是那些位领导们。

????“光天化日之下,蔡副秘书长的儿子当着广大群众的面,威胁利诱未成年少女与其交往,这是什么行为?我倒是要问问蔡先生你了?蔡先生不问青红皂白,一口咬定是我们殴打了未成年人,这又是什么行为?我得去问问蔡副秘书长,他就是这样教导自己的儿子和弟弟的吗?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也不想和你浪费时间和口舌!”方明远冷笑地挥了挥手,自有饭馆的保安上前,将不停哀求的蔡许和方明远隔了开来。

????白永安也被保安隔在了外围,他想走却又不敢走,急得就如同那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看到蔡许被推了出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胳膊,急声道:“你还不快给蔡秘书长打电话!”

????说话间,远处警笛长鸣,接着两辆警车飞快地驶了过来,停到了饭馆的门前,接着车门打开,朱大军带着六七名警察,从车里跳了出来。

????“明远,明远,出什么事了?”还未到跟前,朱大军焦虑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如今的朱大军,对方明远也多了几分敬畏之心,正是因为方明远的缘故,短短的五六年里,他从一个镇派出所的副所长,成为了平川县政法委***兼警察局局长!仕途顺利地可以羡慕死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的警察。如果说不是因为在处级干部这一级别上呆得时间还太短,朱大军相信,自己进入潍南市警察局只是时间问题。

????正是因为朱大军很清楚,所有的这一切,说到底都是托方明远所赐,若是没有方明远和方家,他朱大军撑死了能够当上海庄镇的派出所所长,也就顶天了!所以,对于方明远的电话,朱大军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几乎是放下电话立即就赶来了。

????“朱叔叔!”方明远站起身来,迎了上去亲热地搂了一个朱大军道,“您这腰围可是又见长!再这样下去,可不好啊!”

????朱大军苦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肚皮,他又何尝愿意这样,只是自从他当上警察局副局长之后,这晚上的饭局就没完没了,有些还真没法子拒绝,吃来吃去,又不再常下基层办案,这肚子就跟吹气球似的涨了起来。

????“朱叔叔要加强活动,不然这日后,高血压高血脂冠心病什么的就都会来了!到了那个时候,再想控制就不容易了。我可是还希望朱叔叔日后能够继续帮我们家一臂之力的!”方明远笑呵呵地道。

????朱大军听得是心花怒放,方明远这话显然是告诉他,只要条件许可,就会帮着朱大军向更高一层的领导职位进军。虽然说,朱大军有这个信心,方家和方明远届时一定会帮自己,但是亲耳听到时,仍然是感到方明远的声音是那么的美妙。

????方家饭馆门前此时已经围了一大堆人,有人是在看热闹,有人是想看看方家的长子长孙方明远到底长什么样。

????“大家都散了吧,别在这里妨碍人家正常营业!”朱大军对四周的人群们摆手道。

????然后才扭过身来,看着面色如土的白永安,冷冷地道:“白副局长,现在你可以给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我……我……”白永安嘴唇几度张合,却无法再为自己辩解半个字。

????“朱局长,方少,我冤枉啊!”就在这个时候,从一旁传来了一声大叫,两人扭过头去,只见一个中年人一边快速地向他们跑来,一边大声地叫道:“我没有售卖假货给他们!更没有进假货!我冤枉啊!”

????方明远认得这人,正是刚才跟在蔡许和白永安身后出来的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