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六十章 冤情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六十章 冤情

????白永安的脸色立时为之大变!而被保安隔开的蔡许更是尖声地叫了起来:“别听他胡说八道!”

????跟着蔡许和白永安出来的另一个人伸手就想抓他,却被保安给拦了下来。那人三步并做两步来到了方明远和朱大军的面前,扑通跪倒,一脸惶急地道:“朱局长,方少,我冤枉啊!”

????朱大军和方明远面面相觑,朱大军连忙将他扶了起来,这大庭广众的,成什么体统,事后没准又有什么人该嚼舌头了。

????“这位同志,你有什么冤屈咱们到里面去说!好不好?就不要在门口妨碍人家做生意。”朱大军和颜悦色地道。

????中年人抓着朱大军的胳膊,指着白永安道:“我要告他们,他们给我设圈套,想吞了我的生意!”

????“张大力,你这样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诬告会让你坐牢的!”蔡许跳着脚大叫道,脸色已经变得灰白,再也没有初出现时的傲气。

????“是不是诬告不由你说了算!”朱大军没好气地冲蔡许吼道,“你再胡乱插口,就别怪我以干扰公务的名义拘留你了!”

????方明远上上下下地看了这个中年人几眼,觉得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张大力,这个名字听起来也是有些熟悉。“张先生,你别急,慢慢地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方少,我叫张大力,在小商品批发市场里开了一个售卖皮具的批发店……”张大力迫不及待地道。

????原来,张大力是平川县小商品批发市场建立以来,第一批入驻的商家之一,由于进入的早,所以他的摊位在小商品批发市场里的位置就相当地好,位于人流的必经之处,再加上张大力经营有方,很快就富裕了起来。

????富裕起来的张大力,将财富进一步地投入到批发市场里来,不断地收购他批发店左右的店铺,到了今年,他的小店已经足足有上百平米,成为了小商品批发市场里的黄金地带,每年带给他的纯利润足有百万之多。

????这样可观的收入自然引来了他人的贪婪目光,就在年后的三月底,蔡许找上了他,要张大力将店面转让给他。张大力最初当然是不同意,自己干得好好的,凭什么要将这个聚宝盆转让给蔡许。但是在得知了蔡许居然是潍南市市政府副秘书长蔡允的弟弟之后,出于民不与官斗的想法,张大力也只好同意忍痛割爱,将手中的店面转让给蔡许!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蔡许竟然不顾如今小商品批发市场里店铺租期转让的实际行情,非要让张大力以当初小商品市场初开的时候,他从市场管理处那里租赁店铺的价格转让,这一出一进,张大力这几年的收入倒有过半都化为了乌有!这样的结果,张大力当然是不可能同意的了!等于他冒着经营的风险,辛辛苦苦干这几年,倒有大半时间给蔡许***打工了!对于张大力的拒绝,蔡许当时只是冷笑不已,一把掀翻了酒桌,扬长而去。

????张大力恐慌之余,回家后就琢磨着将店面转手,然后离开平川,离开潍南,去秦西省其他地方。但是这么大的店面转让,库存也得清空,不是一时片刻能够完成的。等到五月初的时候,一个前几天从他这里买走了三十万元皮具的商人,突然向平川县警察局报案,说是张大力卖给他的皮具全部都是假冒伪劣产品,给他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平川县警察局很快就接下了这个案子,并且联同平川县的工商部门,迅速地查封了张大力在商品批发市场和平川县里的仓库,并且发现大量的假冒伪劣产品。全部都给予了扣押。

????“我后来才知道,那个从我这里买走三十万元皮具的商人,是蔡许公司里的一名经理。而且我在商品批发市场和县里仓库里的皮具,也全部被人掉了包!”张大力戟指着蔡许,声嘶力竭地大叫道,“今天,他和白永安叫我来这里,就是要我答应无偿将店面转让给蔡许,这样的话,警察局就不追究我店里出售假货的事情,否则他们说,就送我进监狱!”

????“这个案子我知道,正是白永安白副局长主动要求接手的!”朱大军看了一眼已是满脸冷汗的白永安,意味深长地道。

????“方少,朱局长,我知道你们党员们是不信仰什么神明的,但是我张大力也没有什么好证明自己的方法!我张大力在这里对天发誓,少量的假货,我张大力不是神仙,不敢完全保证没有,但是如果说我张大力有意对外出售假货,就让我张大力的十八代祖宗永世不得安宁,子子孙孙为奴为娼!”张大力大声地叫道!

????方明远和朱大军都不由得为之动容,在民间,这样的毒誓,可不是谁都敢轻易发的,虽然说政府宣扬无神论,但是看看全国有多少官员仍然偷偷摸摸地上香,求菩萨保佑自己仕途顺利的,就可以明白,举头三尺有神明的道理,在华夏还是深入人心的。尤其是这种上涉祖宗,下及子孙的誓言,那比咒自己天打五雷劈还要恶毒。至少方明远认为,心中有愧的人,是绝不敢轻易发这种毒誓的。

????方明远的目光立即转向了白永安和外围的蔡许,却发现蔡许扯着蔡竟成,正在向人群外面移动。

????“武哥,拦下他们两个!”方明远毫不迟疑地命令道!

????“小赵,不许让那两人走了!”只比方明远晚片刻,朱大军也喝令还在外围的警察们道。立时从警车上又跳下来三个人,拦住了蔡家叔侄的去路。

????被武兴国和警察推回到了圈子里的蔡家叔侄,脸皮发白,蔡竟成更是两腿发软,他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小小的县警察居然在得知了他们的身份后,还敢这样对待他们。

????方明远敏感地察觉到,张大力的这件事,蔡许和白永安肯定是在里面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否则蔡许又何必要跑?这跑得了和尚还能跑得了庙?肯定是想借着多出来的这一些时间,来改变什么。这无疑从反面证实了,张大力所说的话里,必然有真实的成份。

????蔡许惶急地道:“方少,朱局长,这个……你们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他这是在血口喷人,颠倒黑白!我和白局长在楼上喝酒……”

????“嗯?白局长是哪一位?”朱大军冷冷地道。

????“白永安白局长啊!”蔡许惶急中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误。

????“我是副局长!”白永安恨不得在蔡许那圆滚滚的肥硕屁股上狠狠地来上一脚。虽然说,在官场上,大家一般习惯性地会将对方的那个副字去掉,但是这也得分场合,分时间,分对象。这警察局的正局长朱大军就站在这里,蔡许口口声声“白局长”,这不是成心给朱大军上眼药吗?就算是自己迫不及待地想当上一把手,可是也不能在一把手的眼前如此**裸地表现出来,那不是成心找收拾呢吗。

????“啊啊,白副局长,白副局长!我是和白副局长,还有我侄子在这里吃饭,他突然闯进来的!”蔡许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官场上的大忌讳了,连忙改口道。

????“白副局长,这个人是你们吃饭的时候,突然闯进去的?”朱大军在“副”字上明显地加重了语气。

????白永安心里恨死了蔡许了,就他这样一搞,就算是今天最终风平浪静,自己在警察局里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了。朱大军在平川警察局里的威信那可不是一般的高,有着县委***李东星的支持,又有他与方家的良好关系做后盾,没有人会吃饱了撑的,为自己在局里鸣不平的。但是现在两人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跑不了蔡许,也蹦不了他白永安!

????张大力说得是不是真话?白永安当然知道是真的!张大力根本就没有卖假货,报案是蔡许的手下拿着别处的假货报的案,而商品批发市场和县仓库里的货,则是白永安和工商部门的人查封后,暗地里偷偷地狸猫换太子了。所以张大力,他就是全身是口,也说不清楚!今天让张大力来,也是蔡许叫他来的,看他识不识像,乖乖地交出店铺。

????虽然说将张大力抓起来,最终仍然能够拿到店面,但是那不是要用的时间长吗?蔡许要的是钱!张大力要是识趣的话,把店面无偿转让出来,蔡许也就懒得再收拾他了。

????但是白永安和蔡许谁也没有想到,居然蔡竟成莫明其妙地招惹到了方明远,然后事态的发展就不再受他们的控制了,张大力悍然当众向朱大军和方明远喊冤!

????“白副局长,你身为警务人员,可是要想好了,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做伪证是什么后果,我想你心里很明白!”朱大军冷若冰霜地声音,令原本想点头应是的白永安,激零零地打了个寒颤。朱大军警告的意味已经是很浓了!

????但是白永安还能有别的选择吗?整件事他都参与进去了,如果说张大力一事事发,他白永安也不可能置身于事外!

????“朱局长,方少,求求你们了,看在我哥哥蔡允的面子上,能不能换个地方听我说两句话?”蔡许一边擦着额头上黄豆粒大小的汗珠,一边压低了声音道。

????朱大军不置可否地看了看方明远,换个地方说话倒不是不可以,毕竟蔡允那也是潍南市市政府的副秘书长,虽然说不算他朱大军的直属上级,但是级别比他高,这却是确确实实的。给上官们面子,这并没有什么好羞耻的。但是如今这件事,已经将方明远卷了进来,在得罪方明远,还是得罪蔡副秘书长上,这个答案还用问吗?

????方明远此时心里已经有了七八分的底,这事其中肯定是有猫腻,否则的话,蔡许和白永安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模样。他继续追问道:“白副局长,朱局长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

????白永安吃惊地看了看朱大军,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了,他难道说,就不给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蔡允一点点面子吗?

????“白副局长,回答问题!”朱大军毫不客气地道,“是不是如蔡总所说的那样,在你们吃饭的时候,张大力闯了进去?”

????白永安一咬牙,重重地点头道:“不错,我和蔡总在潍南市的时候就认识,这一次他带侄子来咱们平川县游玩,我这个当主人的,当然要招待他们了。就在我们吃饭的时候,这个人突然闯进去的。”

????方明远笑了笑,这个白永安,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这里是什么地方?方家饭馆!想要搞清楚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哪还不简单!

????“刘店长,让店里的人给我查查,他们那一桌,是谁订的桌,又是谁先到的,是不是像这位白副局长所说的那样,是张先生闯进去的,有没有发生什么争执?记住,我要实话!”方明远冷冰冰地道,“要是有人说谎,查出来后,立即开除,以后也永远不要想在方家的产业里工作,我们方家不需要这样的员工!”

????有了方明远的这句话,店里人很快就有人出来做证,白永安他们吃饭的那个包厢是张大力预订的,也是张大力先到的,后来白永安才陪着蔡许叔侄去的,几个人一齐在包厢里吃饭。虽然说后来,他们说不需要有服务员服侍,包厢里发生了什么并没有人知道,但是目前的证据就已经说明了白永安和蔡许在说谎!

????白永安和蔡许身不由已地打起了哆嗦,一方面是觉得面上无光,这样当着这么多人被拆穿了谎言,两人又自认是有身份的人,这面子上自然是有些挂不住;另一方面也是心中害怕,显然方明远不愿意这样善罢甘休!而是要将事情闹得更大!

????这可如何是好?白永安和蔡许已经是六神无主,已经习惯于对方一听蔡副秘书长大名就改颜相向的他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