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六十一章 饶他们不得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六十一章 饶他们不得

????“咳!明远,这里不是说话的所在,这么多人围在这里,也妨碍他们营业不是?”朱大军咳嗽了一声道,“咱们是不是要个包厢,进去详细地问?”

????方明远看了一眼朱大军,朱大军顺势给他打了一个眼色,这白永安和蔡许,毕竟一个是平川县警察局的副局长,虽然是来挂职的,另一个是潍南市市政府副秘书长蔡允的亲弟弟,这样当众打脸,就已经很过份了,要是再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把事情彻底地揭个底朝天,那影响可就大了!这要是传扬出去,再让那些媒体知道,对于平川县的形象也不好!

????在朱大军看来,要是到了那个地步,平川县警察局,还有方家与这位蔡副秘书长可就彻底地结了仇了,虽然说,朱大军觉得方明远倒也不怕这位蔡副秘书长,可是在华夏,能够不与官斗自然还是不与官斗,尤其是和上司结仇,那更是大忌。如果说没有把握把这位蔡副秘书长完全扳倒的话,最好还是别闹得双方间彻底地撕破了脸皮为好。

????方明远当然明白朱大军的想法,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是?方明远看了看左右,这店门口聚集的人已经是越来越多!里三层外三层地已经完全将店门给堵上了。

????“好吧!朱叔叔里面请!”方明远招呼道。

????朱大军和方明远走进了饭馆,直奔顶层的包厢,武兴国则是被留下了来,负责招呼刘宇和吴喻他们。一脸兴奋的张大力自然是跟着方明远他们一齐上楼,白永安和蔡氏叔侄当然是不想上去,但是身后就是虎视眈眈的几名警察,也由不得他们的性子!

????“明远,这事你打算怎么办?”朱大军低声地对方明远道,“当然了,老朱我肯定是站在你这一边!”朱大军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他可不想引起方明远丝毫的误解。要知道,人与人之间,有的时候,就是少那么一点点的沟通,原本很好的朋友就会变成对头。朱大军可不想自己与方家的关系因为蔡家而变成那样!

????“朱叔叔,你觉得这事情应当如何处理?”方明远沉着脸反问道。这件事情令他很不高兴,若不是在这里撞上了张大力,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小商品批发市场里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嗯,我个人的看法,还是低调处理为好。”朱大军沉吟一下道,“听说蔡充蔡副秘书长,今年很有可能会升为秘书长,进入市政府常委行列。不妨向他卖个好,让那蔡许向张大力赔礼道歉,赔偿张大力的经济损失,也就罢了。至于这个白永安,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潍南市警察局,就会把他招回去的。”

????方明远停下了脚步,看了看跟在后面的众人道:“你们把他们先带到包厢里去,我和朱局长随后就到。”说着,一扯朱大军,拐到了店长办公室里。

????一进门,方明远就指着办公桌上的电话道:“朱叔叔,这件事你看是不是要跟李书记汇报一下,听听他的意见。不过我敢和叔叔你打赌,李书记应当是不会同意就这样放过那个蔡许和白永安的。你信不信?”

????朱大军怔了一下,虽然说方明远的这个回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是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涉及到了警察局的副局长和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家人,早晚也得往李东星汇报。

????“明远,你认为对他们应当严惩?”朱大军并没有急于打电话,而是坐了下来,轻声地问道。

????“严惩,而且要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尽最大努力地推动,对他们的行为处以最严厉的惩处!”方明远的两个“最”字令朱大军的眼角直跳,要是这样的话,那算是彻底地和那位蔡副秘书长结了仇了。

????“朱叔叔,也许在你看来,他们的行为,不过是这个国家里到处都在上演的一幕幕大家心知肚明的丑剧罢了。发现了,让他们吐出来不法侵吞的财物,也就算了。相信张大力能够拿回自己的货物,自己的店面,也就会对县里感激涕零了。至于白永安和蔡许如何处理,他恐怕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朱大军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算是默许。涉及到了上官的家属,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是华夏社会的常态。能够替张大力解决这个问题,追回财产来,就已经算是青天大老爷了。

????“但是我却不是这样认为!蔡许和白永安的这一番作为,不仅仅是图谋张大力的财产,更重要的是,他们在玷污平川县县委县政府的社会信用和声誉!给大家抹黑!同时也是在谋夺我方家的合法财产!”方明远冷笑道。

????“谋夺方家的合法财产?这从何谈起?”朱大军诧异地睁大了眼睛,怎么这事情又将方家卷了进来?

????“朱叔叔,你一直在平川县里,可以说是看着这小商品批发市场一步步地从无到有,走到了今天的规模。这其间,大家付出了多少心力,付出了多少时间,想必朱叔叔您也是有着很多的感慨吧?”方明远从一旁的桌子上找出了茶叶和茶杯,沏了一杯茶放到了朱大军的面前。

????“是啊!”朱大军长出了一口气,平川县小商品批发市场能够在短短的几年里,成为了秦西省境内,甚至于西北五省里,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这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付出了汗水,平川县警察局里,光负责维持秩序,就不知道出动警力多少人次。为了小商品市场的招商工作,方家、县里的有关部门也不知道费了多少心血,才有了如今的局面。

????“您还记得当初,小商品批发市场第一批对外出租摊位的年租金是多少吗?每平米不到五百元!而您知道去年的最新一批摊位的年租金是多少吗?每平米五千元!”方明远虽然对小商品批发市场的运作并不怎么上心,但是基本数据却还是知道的,“而到了明年,第一批对外出租的这些摊位合同就将到期,续约的时候,这些老摊主们是可以享受一定程度上的优惠的,但是就是这样,他们这些摊位的年租金,我想不会低于六千元每平米,而且我可以保证,这些人为了这些摊位会打破脑袋地疯抢!短短的几年里,为什么同样大小的一个店面,这些人会心甘情愿地多掏出来十倍以上的租金呢?因为他们在这里赚到了钱!”

????朱大军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说,他早听说过,小商品批发市场里的这些摊位如今转让费很高,动辄就上万元,一些好位置面积又合适的摊点,转让费用更是数以十万计,但是终究没有从方明远口中听到这些数据,让人感到震憾!

????“明远,那岂不是说?”朱大军激动地站了起来,由于动作过猛,膝盖磕在了桌子上,可是他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痛。

????“是的,朱叔叔,你们明年的租金收入,都会呈至少十倍的幅度上涨!”方明远意味深长地道。

????当初小商品市场一期开发的时候,方明远曾经将差不多百平米店面所有权送给了朱大军,但是只准租,不准朱大军对外出售,因为对外宣称,小商品批发市场的所有权是百分之百归属方家的。当时朱大军刚刚当上了警察局副局长不久,也没把这个多当回事,只是觉得一年这几万元的租金收入十分烫手,这些年的租金也是一直由小商品市场管理部门代收。而且不仅仅是他,据他所知,和方家亲近的这几家人,还有李东星,都得到了大小不一的店面奉送。十倍的租金上涨!那岂不是自家每年光收租就有五十万元了!

????五十万元啊!自己这个警察局长,如果说只算薪水的话,算自己挣一辈子了!

????方明远 默不作声地看着张大了嘴巴的朱大军,对于他的心情,方明远是充分可以理解。不要说在九十年代初了,前世里的自己,就是到了下个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也没能达到年薪五十万元的地步。由此可以想像,这个数目对于朱大军的冲击力!

????好半晌朱大军这才清醒了过来,重新又坐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方明远道:“我一直以为我心志坚定,可以抵御金钱的诱惑,看来人们有些话说得也没错,不是金钱的诱惑力不大,而是数目不大。”

????方明远不禁失笑,朱大军能够说出来这样的话,说明这神智还是很清明的。“朱叔叔,以你我两家的关系,真要想贿赂你,这点钱也太少了。就是我爸爸,他都可以当场拍板送给你的。”朱大军也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方家产业里,如今方胜是不管事的。而他与方胜的关系,又是最好的。

????“白永安和蔡许他们,就是看中了这一块暴涨的收入。如果说这一次,我们棒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不痛不痒地给他们一个处理,那么我敢说,在今后,类似的事情会不断地发生!县里、市里、甚至于省里,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们,就会如同闻到腥的猫一样,围过来。如果说,像张大力这样的事情一再发生,小商品市场里的这些摊主们就会人心惶惶,谁都会害怕,有一天会莫明其妙地落到了张大力这样的下场,而张大力,恐怕也会在近期内将店面转手套出现金改去别地。到了那个时候,小商品批发市场的生意还会像今天这样红红火火吗?如果说,小商品市场衰败了下来,倒霉的人是谁?无本万利的他们可以甩甩手,扭着屁股离开,损失的是我们方家,是朱叔叔、赵爷爷你们,是平川县的百姓们!”

????其实方明远的这一番话是夸大了后果,前世里的华夏,类似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但是只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而且秦西省里没有出现能够威胁到平川县小商品集散地地位的新县市,那么即便是出现了这样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平川县小商品市场的未来仍然是值得期待。如果说再能够将未来的高速路连接到平川,那么小商品市场的地位还将有一个特大的飞跃。但是不这样夸大其词,又怎么能让朱大军和平川县的这些官员们,真正对这件事情重视起来。

????“朱叔叔,你听说了吗,省里有意思,修建一条从奉元通向神都市的高速公路。”方明远

????“奉元通向神都市的高速公路?”朱大军有些茫然地道,“没听说啊。”

????“肯定有这事,一会你向李书记汇报的时候,别忘记了提一句。”方明远笑笑道,说罢,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包厢里此时除了蔡许、白永安和蔡竟成三人之外,他们之间还坐着三名警察,能够跟着朱大军一起过来的,当然都是他的嫡系,对于白永安这个空降下来没多久的副局长,自然是没有什么敬畏感。毫不客气地三人分了开来,这当然是为了避免他们窜供。至于张大力,则是坐到了包厢的另一头。

????除了吓得有些晕头转向的蔡竟成之外,白永安和蔡许此时都是如坐针毡。白永安不住地向蔡许打眼色,事到如今了,也只有寄希望于蔡竟成的老爸蔡副秘书长了,否则的话,一个执法犯法,蓄意栽赃陷害,谋取他人财产的罪名,就足以送他白永安到监狱里吃牢饭去了。白永安觉得自己冤啊,这还不都是蔡许的授意!

????蔡许也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刚才他和哥哥蔡允只是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情况,根本就没来得及说详情,现在大哥大也被警察收走了,居然还给关了机,就是想接电话都不可能了。

????他现在就期盼着,哥哥能够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立即给平川县委县政府打电话,将这事情平息下去,否则的话……

????包厢的门无声无息地被推了开来,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平川县委书记李东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