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六十五章 沉稳的蔡氏兄弟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六十五章 沉稳的蔡氏兄弟

????进来的是一个蔡许没有见过的中年警官,坐在房间角落里的那名平川警察立即站起身来敬礼道:“您怎么来了?”说话语气相当地恭敬,看来这个中年人的地位不低。

????那个中年警官笑笑道:“我来看看犯罪嫌疑人!你坐你的,我看看就走!”说着,来到了蔡许的面前,上下仔细打量了蔡许几眼。

????蔡许有些不明所以然,虽然说他对警察的内部规则不怎么了解,但是像他这样的犯罪嫌疑人,应当是不允许随便和外人,即便是警察系统里的其他人接触的。

????中年警官看了蔡许几眼,面露满意的神色,扭过身去对那个警察道:“嗯,看来你们的工作做的不错,他的气色还不错!”说罢直接出了屋。

????蔡许仍然是那个模样地躺在床上,两眼紧闭,心里却是“嘭嘭嘭”地跳个不停,就在刚才,那个中年警官扭身和警察说话的时候,他倒背在身后的手里突然露出了一张纸条,丢到了床上,注意到了这一点的蔡许立即将纸条握在了手里。

????蔡许一直等到上厕所的时候,才有机会看了一眼纸条,上面只有寥寥两个字——等待。蔡许这心里立时就激动了起来,费这么大功夫送进来两个字,这肯定是哥哥怕自己在这里承受不起压力,才想办法送进来的。蔡许将纸条吞进了腹中,再回到屋里时,这心里就镇定多了。接下来的两天,那个中年警官都出现过,只是这两次,他只是推开门,“深深”地看蔡许几眼,就又走了。但是蔡许却是心里有了不少的底气。

????审讯还在继续着,只不过蔡许除了承认张大力一案是他策划实施的,其他的什么也不承认,虽然说平川警方提出的那些事情,有不少也令他感到心惊肉跳。显然平川警方,已经扩大了审讯范围,将自己在潍南市的那些勾当也列入到了审讯中来。不过好在这些人还算是文明,没有什么动刑的迹象。只是在反反复复地和自己讲政策。

????蔡许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有个当副秘书长的哥哥,如果说是一般人,恐怕早就各种各样伤人不见血的手段就都上来了。他可是听说过,这帮子警察们为了破案,可是什么手段都敢上的,每年全国屈打成招的案例简直是数不胜数!

????不过,有了底气的蔡许自然是对警方的这些讯问一概摇头不认!反正只要他们不上刑,拖得时间越长越好!

????蔡许相信,哥哥现在肯定是在四方奔走,想办法把自己从这里捞出去!

????蔡许想得不错,此时的潍南市市政府副秘书长蔡允的确是在绞尽脑汁地想把他捞出来。不仅仅是因为蔡许是他的弟弟,也是因为蔡许知道关于他的太多内幕,还掌握着蔡氏家族的钱袋子。蔡允在钱财上一向谨慎,所经手的工程和各种款项,贪而有度,主要的钱财来源,还是弟弟蔡许在商业上的运做。

????蔡氏家族这些年来的收入,百分之***十都投入到了商业之中,蔡允身为市政府副秘书长,自然是无暇***来管理这些,主要都是由蔡许来管理的。所以蔡许这一被拘留,蔡氏家族的这些产业就有些混乱。好在还有蔡允这个市政府副秘书长在,这些人混乱归混乱,但是还没有到足以令伤筋动骨的地步。

????但是就是这样,蔡允这几天也被搞得是焦头烂额!

????当然了,蔡允心里很明白,这产业上的损失都是小事,只要自己还在这个位子上,只要蔡许能够出来,这些损失都算不了什么。但是如何才能够让蔡许出来,可是令蔡副秘书长伤透了脑筋。

????蔡允没有想到,自己给李东星和吕梁的两通电话,居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这也是蔡许当时并没有说清楚,方明远也在当场,而且还是当事人之一的缘故。如果说蔡允得知方明远当时也在场的话,也就不会在打过这两个电话后这样放心了。

????结果就是第二天风云突变,李东星和吕梁联名要求彻查张大力冤情一案,而潍南市委市政府也以他必须避嫌为名,最终通过了暂停他工作的决定。这一下子,对于蔡允的打击可是不小。

????但是他毕竟是在潍南市里一步步走到副秘书长这一职位上的本地干部,虽然暂停了他的工作,但是在他没有被证明彻底爬不起来之前,他在潍南市里的影响力仍然是不容小看。关于蔡许在平川县警察局里的现况,蔡允了解地很清楚,而蔡许的应对方式也令他很满意。自己的这个弟弟虽然在钱财上贪婪和不择手段一些,但是还是明白事情的轻重缓急的。只要自己不倒,那么即便是判个无期又能如何?还不是最多三五年时间就可以大摇大摆地出来了。

????“我说老蔡,你还不去看看儿子!”妻子钱丽不满地坐到了他的身边道,“从平川那里回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地将自己锁在房间里。这样时间长了,对他的心理可不好!”

????蔡允冷笑道:“不要去管他!让他好好反省一下,也让他明白明白,他老爸我不是国家主席,也不是秦西省省委***,可以让他在省里无法无天!年纪轻轻地不好好学习,整天就知道玩女人!这一次好了,撞上铁板了吧!”蔡允已经从其他渠道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可以说,自己的儿子,就是这一次事件的导火索。

????要不是他,怎么可能让张大力有机会见到方明远当面喊冤?要不是他,方明远又哪有哪份闲情逸致去管张大力这种屁事!

????“老蔡,咱们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日后咱们靠谁养老送终啊!”钱丽扭着身子伏在了蔡允的身上道。曾经是潍南市话剧团台柱的她,虽然如今已经是年过四十,仍然是风韵尤存,而年纪比她大了足足六七岁的蔡允,对老婆那可是宠爱得狠!以往每一次钱丽做出这样的姿态的时候,蔡允都会举手投降,但是这一次蔡允可没有了那份心情。

????“养老送终?还指望得了他!搞不好日后就得你到监狱里探望我们俩了。”蔡允恨铁不成钢地道。自从这小子十几岁时起,自己这个当老爸的,为了他泡女人的事情,不知道给他擦了多少次屁股。这一次好了,他这个当爸的搞不好也要被人一锅端了!自己要是倒了,以往的那些事暴露出来,他也绝对没个好下场!蔡允现在哪还有那份心情去管他闷闷不乐!

????“有那么严重?”钱丽也不禁吃了一惊,她虽然知道儿子和小叔在平川县里吃了苦头,小叔蔡许直到现在还被平川县警察局扣着,但是在她看来,最终肯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类似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是哪一次不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况且自己的老公可是马上就要进入常委的人了,在潍南市的这一亩三分地里,谁不得给点面子。如今听蔡允这口气,事情显然是有些失控了。

????“有那么严重?”蔡允冷笑道,“他和平川县的方家长子长孙抢女人,而且是在大庭广众,公然威胁对方!你说严重不严重?”

????“啊?”钱丽花容失色地捂住了嘴,她虽然不了解方家到底有多大的势力,但是也知道,如今秦西省里最大的连锁超市家乐福超市就是方家的产业,潍南市里也有两座家乐福超市,她也去看过,那规模确实是非一般公司所能相比的。方家的长子长孙,说白了那就是方家产业未来的第一继承人啊,自己的儿子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人家抢女人,还出口威胁……

????“老蔡,你说儿子会不会有危险?”钱丽一把抓住了蔡允的手,急切地道,“要不,咱们把他送到外地,不不不,送到国外去!”

????蔡允摆了摆手道:“既然能放他回来,那暂时就没有危险。现在这个时候,人人都盯着咱们蔡家,把他送出去,那岂不是乱了人心!恐怕我这一关,就更不好过了!如果说我倒了,就是把他送出去,就他那副德行,也过不了好日子!”

????“好了,不要打扰我了,让我静静,想想如何应对吧。”蔡允挥了挥手,有些厌倦地道。钱丽也知道现在不是和蔡允闹情绪的时候,乖乖地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又过三四天的时间,蔡许仍然过着同样的生活,每天都会被提审,然后被送回囚室,然后那个中年警官会来看一眼,这其间,那个中年警官又暗地里给过他一张纸条,不过这一次说得就多了一些。纸条上说,蔡允已经恢复工作,要他安心。蔡许这心立时就更稳如泰山了。

????这一天,蔡许又被提了出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所有的审讯室里都有人,最后,不得不选择了一个小会议室。一进门,蔡许就注意到,那个中年警官正坐在沙发上看放在角落里的电视。

????“鲁科长,审讯室人满了,我们要借这里用用。”审讯人员客气地打招呼道。

????“用吧,用吧!”被称为鲁科长的中年警官摆了摆手,和蔡许交换了一下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