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六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车祸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六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车祸

????看到了他,蔡许这心里就更踏实了。

????“鲁科?姓鲁的人可不多,回头一定得让哥哥好好提拔一下他。”蔡许心中暗想。这和看押的犯罪嫌疑人递纸条,那也是要冒着相当大的风险的,一旦被发现,前途差不多就完了!

????审讯员看了看左右,扯过来一把椅子,让蔡许坐下。其中一名警察也扯过把椅子,坐到了蔡许的身后。审讯员这才在茶几上摊开了笔纸,看着蔡许道:“蔡许同志,我们已经和你说过很多遍了,这一次,我仍然再和你说一遍,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可是要好好的把握,不要自己坏了自己的前途!牢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蔡许心中暗笑,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傻子才坦白从宽呢!反正他们也不敢对自己动刑,更不敢严刑逼供,不就是耗时间吗,与到牢里呆个一二十年相比起来,现在的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哥哥已经重新主持工作,这帮子警察现在恐怕也急了!撬不开自己的口,就不可能扳倒自己的哥哥。而自己的哥哥不倒,自己就不可能有什么致命的危险!

????“同志,我也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是想把张大力的店铺拿到手,这我不否认。触犯了法律,被你们发现了,我俯首听命。但是你们不能把我没有做过的事情都往我脑袋上栽吧。我再说一遍,你所说的这些事,都和我无关!”蔡许一脸无奈地道。

????“无关?”审讯员一拍茶几道,“别把别人都当成傻子,我们已经获取了诸多的证据,证明这些事情幕后都有你的影子,怎么可能与你无关!”

????“警官同志,如果说这些证据证明了你们所说的那些事都是我做的,你们就直接让检察院起诉我好了。反正证据确凿的话,没有口供依然可以判决的,又何必非要让我将这些与我无关的事情都认了下来呢?”蔡许苦笑道,“好吧,我承认,这些事情有些是我的属下公司所为,但是我的属下公司犯了法,就一定是我的错了?你们的这种思想可是很危险的。要按你们这个理论,哪岂不是所有秦西省的人犯了罪,主要责任人都应当是省委书记、省长,甚至于是中央领导了!”

????“你不要在这里狡辩!”审讯员气得鼻子都要歪了,这是什么狗屁的逻辑!

????“轻点,轻点!”看着电视的鲁科长扭过头来,皱了皱眉头,语带不满地道,“审讯犯罪嫌疑人,要的是耐心和技巧,不是拍桌子砸板凳,要是拍拍桌子人就能招供,我帮你拍!”

????被鲁科长当着蔡许的面这样训斥,审讯员的脸立时涨得通红,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他也只能低头道:“是,鲁科长,我太激动了,一定注意,不会有下次了。”鲁科长这才冷冷地哼了一声,又扭过头去。

????蔡许心中暗笑,这位鲁科长还真是回护自己,让他这样说两句,那个审讯员的气势立时就萎缩了下去。

????“你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你说你不知情就不知情了?你的财产增加了那么多,事后你就一点都不知道?”审讯员接着问道。

????“我当然知道我的财产又增加了,但是做商人的吗,财产增长才是正常的,要是老赔钱,你干啊?”蔡许没好气地道,“要是让你当上一辈子审讯员,然后还隔个一年半年地就降次职,你愿意?”

????“你!”审讯员横眉立目地抬起了巴掌,临要拍上茶几的时候,又突然生生地收住了。看得蔡许心里是不住地发笑,当然了,表面上他还是尽可能地做出来若无其事的样子。犯不上为了贪一时之快而和人结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曾经也是最底层的工人的蔡许明白这个道理。

????“这样的暴利,你就没有问过是为什么吗?”审讯员强压着心头的火气道。

????“暴利?哈哈,这也算是暴利啊?”蔡许哈哈大笑道。

????“不许笑!现在是在讯问你,你这是什么态度!蔡许,我警告你,你认罪的态度是否端正,对于你日后的刑期多少可是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审讯员恼火地道。

????“你这是诱供!知法犯法!别拿我当什么都不懂的平头百姓,任你们揉捏!”蔡许冷笑道,“有本事你们就将我屈打成招!别玩这种上不了桌面的小花招!”

????“废话!要是能……”审讯员说了个半截子又闭上了嘴。

????蔡许的心中在无声地大笑,他已经拿准了,这帮子警察不敢对自己刑讯逼供!要是敢屈打成招的话,恐怕早就不是现在的这个模样了!确定了这一点,他的心里是越发地沉稳。

????接下来的讯问,就又变成了无聊的消磨时间,期间有一次,那个审讯员恼羞成怒又拍了一把桌子,又被鲁科长好一顿训斥。看得蔡许心里这个解气啊。而且在这一过程中,蔡许虽然看不到电视屏幕,但是耳朵却是一直竖着的。被关了这么久,对于外界的情况都没什么了解,蔡许自从发家以来,还从未如此地期待看看电视节目。听着电视里传来的女人说话声音,都是那么的动听悦耳!

????只可惜,那个鲁科长好像是在胡乱看着,不时地还在换台,也没有什么新闻节目,所以有用的信息他是一点也没有听到。时间就这样慢慢地渡过,时针在不知不觉中指向了十一点。

????鲁科长一脸无聊地道:“这没电视的时候想电视,这真有了电视了,也没什么好看点的节目。”说着,好像是换了一个台,接着从电视里传来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女人声音。

????蔡许立时耳朵就竖起来了,他听出来了,这是奉元电视台那个漂亮得令人垂涎三尺的女主持人的声音。

????“据本台报道,奉元市警察局离山分局今天破获了一起贩卖儿童的恶性案件,救出被拐骗儿童十一人,其中年龄最大的只有四岁,年龄最小的还没有断奶。十二名犯罪分子,被我警察人员一网打尽……”

????“啧啧,这帮家伙这回又立功了!”鲁科长嘬着牙花道,“也不知道哪个混蛋带的队!”

????“鲁科长!”审讯员突然叫道。

????鲁科长诧异地看了看他,审讯员朝蔡许努努嘴,鲁科长一拍脑门道:“哎呀,我忘记了!我这就调,这就调!”蔡许做为犯罪嫌疑人,在审询调查期间,是不允许与外界有什么非经批准的交流的。这电视里的新闻节目,当然也是包括在内的。

????“不要啊!”蔡许在心中大叫道,他是多么地希望鲁科长能够义正词严地再训斥这个家伙一顿,但是令他感到失望的是,鲁科长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需要。

????只见他在沙发上来回的翻找,嘴里嘟囔道:“哎,这遥控器哪儿去了?刚刚还在这里的!”

????蔡许心里暗暗祷告,最好这遥控器一直到自己离开这里都别找到,他现在太渴望知道外面的情况了,哪怕是奉元的新闻也行!

????“鲁科长,要不您先把电视关了?”那个审讯员显然是看不下去了。

????“好吧,好吧,真是的,刚刚就在手边上的,怎么一转眼就没了呢?”鲁科长无奈地对坐在蔡许身后的警察道,“小张,麻烦你……”

????“本台现在插播一条最新的本市新闻,就在从潍南市到奉元的公路六棵柏路口,今天上午十点四十名,发生了一起恶性军祸,一辆桑塔纳迎头与一辆货车撞上,造成四死一伤的惨重结果。据查,桑塔纳轿车系潍南市市政府用车,里面乘客四人,除一人外全部当场死亡。据伤者说,死者中,有潍南市市政府副秘书长蔡允同志夫妻二人……”

????鲁科长突然跳起身来,一把将电视关上,面有惊惶之色地道:“你们赶紧把他带出去!”

????此时的蔡许,脑海里已经是天翻地覆,一阵阵地嗡嗡做响,翻来覆去都是在想一句话——“死者中,有潍南市市政府副秘书长蔡允同志夫妻二人!”

????“死者中,有潍南市市政府副秘书长蔡允同志夫妻二人!”

????“死者中,有潍南市市政府副秘书长蔡允同志夫妻二人!”

????蔡许如同行尸走肉般被面带惊惶之色的警察带回了囚室,好半天才哭出了声来,并且由最初的抽泣变为了号啕大哭。他不仅仅是哭哥哥和嫂子的逝世,哭侄子没有了父母,也是在哭自己。没有了哥哥这柄保护伞,自己的未来已经没有半点希望。

????想必下一次审讯的时候,这些警察们就不会再这样客客气气了,而这些年来一直养尊处优的自己受得起那份罪吗?

????就算自己什么都不说,对方最终也没查出什么来,仅仅张大力这一个案子,就能够判自己个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搞不好还会是无期徒刑甚至于死刑,自己再想出监狱的大门,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没有了自己,没有了哥嫂,竟成和自己的一儿一女,又怎么办?自己的媳妇纯粹是个花瓶,漂亮有余,能力不足啊!

????蔡许越想越是伤心,越想越是感到自己是没有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