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七十三章 人祸更甚于天灾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七十三章 **更甚于天灾

????张主任很快就看到苏爱军一行的坐车,这都是从奉元直接运过来的进口越野车,不但车子宽大厚实,马力十足,而且车子的底盘也高,一般的积水根本就没不到底盘。而且经苏爱军的解说,他才知道,这四辆越野车的发动机排气管,居然是在车头附近,高出了车顶,这样的话,就是开到了河水中,只要河水没有漫过车顶,都不可能造成发动机熄火。像彭徐市这样的地方,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出现被陷入积水中的困境。

????“这家乐福超市果然是财大气粗啊!居然这样的好车都有!”张主任不由得暗地里咋舌。虽然说,他也不知道这车在国外的售价,但是想想一辆***的普通轿车在国内多少钱,那又是什么档次,再看看这车,恐怕没有个六七十万元人民币,连想都别想!

????苏爱军扯上张主任上了第一辆车,林莲和方明远则是上了陈忠的车。跟随张主任一同出来的防洪救灾指挥部工作人员六人,则是分上了后面的两辆车。车队缓缓地开出了防洪救灾指挥部的院门。而防洪救灾指挥部的那辆小车和一辆中巴只好跟在了车队的后面。

????车队并没有开出多远,一阵阵狂风卷过,黄豆大小的雨点从天而降,其间还夹杂着无数个白色的蚕豆粒大小的白色晶体,打在车身上,劈啪做响。

????“下冰雹了!”林莲低声惊呼道。只见车头的位置上,一个个白色的小球砸在了车身上,又高高地跳了起来。从侧面的车窗向外望去,整条大街上,到处都是白色晶体跳动的身影。

????“还好不大,这样大小的冰雹,对农作物的伤害还不足以致命。”方明远轻声地道,如果说再来一场雹灾,彭徐市附近的农作物绝收的话,今年灾民们的日子可就更难过了。

????冰雹并没有下多久,几分钟之后,就完全被被天地连成一线的大雨所替代,天色变得昏暗起来,下午三四点钟的彭徐市,竟然如同入夜了一般,方明远向车外看去,视线所及之地,不过十几米的范围,领头的越野车已经打开了车大灯。

????“唉,这才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啊!”陈忠轻叹了一口气道,这样大的雨,对于彭徐市的防洪救灾工作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附近的大小河流,水势肯定暴涨。

????“淮河这里,好像近些年来,防洪救灾工作一直都很频繁,小雨小灾,大雨大灾,生活在这里的居民们真是可怜。”林莲也不禁轻声地道。生活在秦西省的她,对于水灾印象也只有渭水泛滥而已。但是渭水的水灾远远达不到像淮河水灾这样大的规模。

????“莲姐,这一点你可错了,历史上淮河流域在南宋之前可并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这里是北宋的统治中心地带,作为都城的东京开封,就坐落在这一带。那个时候的开封,是华夏的***、经济、军事、科技与文化中心,也是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大都市。当时仅开封城的居住人口,就达到一百五十多万!淮河流域之所以变成如今的这个模样,主要是因为历史上黄河的几次改道。”方明远叹息道,“这其中既有天灾,也有**!”

????“**?方少你是指蒋光头下令决花园口吗?”陈忠一边小心翼翼地开着车,一边问道。

????“花园口决堤?不不不,我并不是指的这个,而是指北宋末年的杜充下令开决黄河的堤坝!”方明远摇了摇头道。

????杜充其人,在北宋和金朝的历史上,还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人物,他是华夏历史上,在敌对的两国中,都能够成为宰相的人物。如果说从这一点来看,其个人的能力可谓是很强。但是对于当时的宋朝民众们来说,他却是一个手上沾满了血迹的罪人。

????杜充原本是宋人,曾任沧州留守、开封留守和建康留守,可以说是宋朝的重臣。但是这三个城市,他一个也没有守住。杜充可以说是宋朝疆域从北宋时代变为南宋时代的一个关键人物。

????《宋史》上说,杜充其人“喜功名,性残忍好杀,而短于谋略。”他任沧州留守之时,沧州有很多从燕云十六州逃来的汉人百姓,杜充认为这些人可能是金兵的内应,全部不分青红皂白地杀掉。而任东京留守之后,立即中止宗泽的北伐部署。又切断了对北方民间抗金武装的联系和支援河东和河北的最后一批州县,包括***大名府在内的多处城池,全部在此时被金军攻占。以致河北所有起义军都被金军***,从此彻底丢掉了北宋末年被金国侵占的三分之一多的土地。

????宗泽在世时,黄河以北是宋、金尚在激烈争夺的区域,主要是各地民间抗金武装联合宋军残余抵抗金军,黄河以南基本上还是宋军领地,而宗泽去世后一年多之后,杜充在建康投降时,黄河以南、汉水、长江以北成为宋、金尚在激烈争夺的区域,长江以南才是宋军领地。

????当时金军南下,杜充不敢和金军交锋,弃东京开封而逃,唯一的对策是下令开决黄河的堤坝,以洪水来阻滞金军南下的脚步。但是他的决河并未对金军南下造成很大影响,却使得黄河改道经淮河入黄海,从此黄河主要是由泗水,或汴水或涡水入淮,或由颍水入淮,或同时分几支入淮,再入黄海,直到1855年才改回今天的河道。而当时今华东一带的百姓至少淹死二十万以上,因流离失所和瘟疫而造成的死亡数倍于此。北宋时最为富饶繁华的两淮地区毁于一旦,近千万人无家可归者沦为难民。彭徐市的黄河古道,就是自那个时期留了下来。

????黄河所席卷的大量泥沙,其泛滥带来的巨量泥沙淤塞了淮河两岸的许多河道,抬高了淮河流域诸多河流的河床,淮河从此失去了原先的入海通道,流域内是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黄河重新回到故道,进入渤海后,这里的局面也没有得到切实的改善。华夏建国之后,虽然多次打算整治淮河入海水道,但是因为种种原因,终究也没有彻底解决。

????“天灾**,嘿嘿,有的时候,**比天灾还要可怕!”方明远凝视着窗外的雨瀑,轻声地道。

????大雨下了足有一个小时,天空的乌云这才稀薄了一些,天空也亮了起来,原本只有三十分钟的车程,一行人足足走了近一个半小时,才抵达了彭徐市火车站南站,而防洪救灾指挥部派出的那辆小车和中巴,则是在过一处铁路桥时,由于桥下的积水过深,不得不退了回去。

????当一行人赶到南站的时候,天空虽然还在下着雨,但是已经小了很多。火车站院内积水处处,大门口更是形成了一道溪流,好在仓库所在的位置较高,倒是没有被淹。

????在火车站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一行人进入仓库,张主任指挥着自己的属下和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对这些物资进行统计,以方便接收并造册登记。

????不过防洪救灾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很快就发觉,仓库中所储存的物资,在价值上似乎并不止一千万。

????“苏教授,这些物资是不是还有部分并不是捐赠物品?”张主任诧异地问道。

????“啊?这里的物资全部都是家乐福超市这一次的捐赠物资!”苏爱军奇怪地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全部都是?可是这里的物资,据我们的工作人员初步估算,已经超过了一千万元。”听苏爱军这样说,张主任更是糊涂,他的属下们,只不过是统计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强的物资,其价值就已经超过了一千万元。

????“张主任,这可能是我们双方估算价值上的差异吧。”林莲轻笑道,“您也知道,我们家乐福超市是一家连锁超市企业,主要是对市民们进行零售业务。这些物资,我们全部都是从厂家直接大批量购入,计算价值时,也是根据购入的成本和运费来统计的,而不是根据零售价格。所以,张主任不必怀疑,这个仓库里的所有物资,全部都是我们家乐福超市捐赠给彭徐市防洪救灾指挥部的。”

????“啊?”张主任当时就呆若木鸡。他接收各地的防洪救灾物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像家乐福超市这样来核算防洪救灾物资价值的,还是首次遇到。以往的那些企业捐赠,哪有将捐赠物资按收购成本来核算的,能够按照市价给打个八折,那都算是很不错的了。有的甚至于还以受灾地,当地的物价来核算捐赠物资价值的。

????“苏教授,林助理,这这这……我代表彭徐市防洪救灾指挥部和那些灾民们谢谢你们了!你们这简直是雪中知炭啊!”张主任激动地握住了苏爱军的手道。要是这样算下来,这一仓库的防洪救灾物资的真正价值,应当在三千万元以上!这对于彭徐市防洪救灾指挥部捉襟见肘的财政,可谓是一剂强心针啊!

????“这捐赠金额不能这样算,回头一定要改过来!”张主任一边说一边叫人去给防洪救灾指挥部报告这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