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九十章 唇枪舌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百九十章 唇枪舌剑

????众人互相见礼后,从宾主坐下。方明远注意到,费尔班克斯那张老脸,板得像白板一样,目光死死地盯住杜德利威,显然对他的到来,十分地不满。杜德利威,也毫不示弱地反瞪回去,还故意地给了费尔班克斯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费尔班克斯心头的火气立时就蹿了上来。

????客人既然已经到齐,阿卜杜拉王子的仆役们如同流水般地开始上菜。对于这一次晚宴,阿卜杜拉王子表示得还是相当地重视,宴席上出现了烤全驼,这可是阿拉伯人招待尊贵的客人时,才会烹饪的佳肴。只是今天,费尔班克斯和杜德利威,谁也没有心思去品味这难得的美味。两个人心里翻来覆去地都是在想如何来说服方明远。

????杜德利威此时已经没有了上午离开时的喜悦之情,方明远的条件,他已经汇报给了富迪石油控股公司总部,但是总部的答复,却一直到他前来,都没有回来,这令杜德利威感到十分地头痛。而费尔班克斯的出现,更是令他心中发愁。

????说实话,杜德利威认为方明远早上所提的那些条件,并不过份。如果说富迪石油控股公司和方明远的位置能够颠倒过来的话,他相信,自己会提出更为苛刻的条件。但是总部的那些人,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费尔班克斯既然来了,那么肯定是为了破坏自己与方明远之间的协议而来,英国石油公司财大气粗,愿意付出更高的代价的话,方明远会不会改变主意?想到这里,杜德利威不由得又暗骂了一句富迪石油控股公司总部,要是他有足够的权限,肯定在上午就和方明远签署有法律效力的文件,那样的话,费尔班克斯就是提出再高的条件,也无济于事。

????只可惜,那只是他的幻想!富迪石油控股公司所有在国外的代表,都没有这样的高的权限。而有了这样的权限,也就代表着杜德利威已经进入了富迪石油控股公司的核心高层。如今,杜德利威却是陷入了困境,他不知道,如果说一旦费尔班克斯提出了更有利的条件来说服方明远的时候,他又拿什么来令方明远动心呢?

????令他略感到放心的是,方明远能够通知他此事,并且允许他出现在这个晚宴上,至少说明,方明远的态度还是比较偏倚自己。这倒是要感谢英国石油公司的高层们,如果说他们不是将费尔班克斯派到这里,而是派来一个更有礼貌,更善于沟通的代表的话,也许自己就被彻底地踢出局去。

????费尔班克斯看着杜德利威好整以暇的模样,这心头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阿卜杜拉王子殿下,想不到您也邀请了杜德利威先生。”

????阿卜杜拉王子闻言一怔,微笑道:“费尔班克斯先生,我想这个是你误会了,杜德利威先生并不是我邀请的,而是恰好在这个时间他来拜访方,这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我自然是要尽地主之宜了。”

????“哼!”费尔班克斯弱不可闻地轻哼了一声,他也不是傻子,这里面的圈圈绕,他又岂不明白。只是人家一口咬定没有邀请,只是恰逢其会的话,费尔班克斯也没什么办法。

????“本来我是要走的,但是听说费尔班克斯先生要来,我就只好留下来了。”杜德利威冷笑道。

????“哼,真是给我们英国绅士丢脸!”费尔班克斯冷着脸道。多个杜德利威在这里,他想要说服方明远就要多不少的麻烦。

????杜德利威淡淡地道:“是啊,某些不请自来,打扰他人会客的人真是给英国人丢脸。”

????费尔班克斯一怔,老脸立时红了起来,他这才想起来,上一次杜德利威与方明远见面的时候,自己也是不请自来!

????“杜德利威先生,我英国石油公司并购富迪石油控股公司,这一次已经是势在必得!我们也听说了,杜德利威先生去年在海湾战争暴发后,一举为贵公司拿下巨额的石油订单,保证了贵公司那一期间石油生产的正常运营,可谓是功绩卓着。像您这样的高级管理人才,也是我们公司所迫切需要的,我想您是不需要为日后的工作担忧的。”米哈罗在一旁插口道。虽然这样的暗示很没有水平,但是米哈罗也打破了费尔班克斯的尴尬。

????“哼!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富迪石油控股公司不是实施了金降落伞计划了吗?他也肯定能从中分得一份!”费尔班克斯冷冷地道。

????降落伞计划,说得是企业间收购与反收购时的一种策略,作为一个补偿协议,降落伞计划规定在目标公司被收购的情况下,相关员工无论是主动还是被迫离开公司,都可以领到一笔巨额的安置费。又分为了金降落伞等三种。

????金降落伞主要针对公司的高管,由被收购公司董事会通过决议,公司董事及高层管理者与被收购公司签订合同规定:当被收购的公司被其他公司并购接管、公司的董事及高层管理者被解职的时候,可一次性领到巨额的退休金或者离职费、股票选择权收入或额外津贴。金降落伞计划的收益视获得者的地位、资历和以往业绩的差异而有高低。该收益就象一把“降落伞”让高层管理者从高高的职位上安全下来,又因其收益丰厚如金,故名“金降落伞”计划。这也增大收购公司并购成本的一种策略。

????米哈罗听得是连连心里叹息不已,费尔班克斯的气量也未免太小了,这样在阿卜杜拉王子的宴席上频频对其他客人问难,只会引起其他人不满的。如果说杜德利威一怒之下,愤而离席,固然他伤了脸面,但是作为始作俑者的费尔班克斯,恐怕也要招来主人的不满,这可不是他们来这里的本意。可是他是副手,私下里婉转地提醒费尔班克斯几句还罢了,这大庭广众下,怎么能驳费尔班克斯的面子。

????“听说费尔班克斯先生也是英国石油公司的老员工了,不知道是不是?”杜德利威微笑道。只是那微笑怎么看都带着几分不怀好意。

????费尔班克斯一昂头,骄傲的地道:“我从走出学校以来,就一直在英国石油公司工作,至今已有三十多年!”这是他的骄傲和自豪。

????“如果说,雪佛龙和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打算收购英国石油公司的话,如果说贵公司也决定实施降落伞计划的话,是不是费尔班克斯先生会拒绝签署?”杜德利威直盯着费尔班克斯的双眼道。

????费尔班克斯张了张嘴,才察觉到这个问题说“是”不好,说“不是”也不好。说到底,降落伞计划只是反收购中的一种手段,就是为了给收购公司制造更多的收购成本,从而迫使其知难而退。本身来说,并没有什么对错之分。身为公司的中高层管理人员,拒绝公司董事会的决议,实属不应当。但是要是签署了,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杜德利威?

????“我不和你在这里磨嘴皮子!杜德利威先生!”费尔班克斯冷笑道,“我只想告诉你,富迪石油控股公司,是阻止不了我们英国石油公司的收购的。你的努力,只是改变了时间的早晚而已!”

????“推迟一百年,我入土后,就是富迪石油控股公司收购了英国石油公司,也无所谓了!”杜德利威针尖对麦芒地反驳道。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杜德利威,你这是在白日做梦!”费尔班克斯怒斥道。

????米哈罗的眉头都拧成了一团,他没有想到,费尔班克斯居然这样按纳不住自己的怒气,这可是很失礼的行为。他看了看主席上的阿卜杜拉王子、马克吐姆王子和方明远,三人已经停下了吃喝,皱眉看着费尔班克斯。

????“啪啪!”阿卜杜拉王子拍了拍手掌,从外面进来了五个戴着面纱,身着华美服装的舞娘,随着富有阿拉伯风情的音乐响起,在席间翩翩起舞。费尔班克斯和杜德利威立时就明白了,阿卜杜拉王子已经感到了不悦,所以才以这样的方式打断了两人之间的争执。

????费尔班克斯强压下来胸中的怒火,他虽然自大,但是也明白,阿卜杜拉王子对于卡拉法尔油田那百分之二十五股份的所有者——方明远,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而且他在阿卜杜拉王子的宴席上失态,引发阿卜杜拉王子的愤怒的话,英国石油公司高层到时候,也只能把不占理的他调回去。

????一曲歌舞唱罢,阿卜杜拉王子挥了挥手,舞娘们又全部退了出去。阿卜杜拉王子这才沉声道:“费尔班克斯先生,杜德利威先生,两位之间的争执,其原因在座的都很清楚。你们之间的矛盾,令方也很为难。今天既然大家都在这里,就不妨说个清楚。你们两位各自出价,由方来最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