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五百零二章 心有忐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五百零二章 心有忐忑

????在包间里,他的狐朋狗友鲁微和徐东纪已经坐在桌前等着他的到来了。

????孟春生刚刚坐下,鲁微和徐东纪就已经迫不及待地问起了孟军和李虹对此事的态度。在他们看来,只要孟春生没事,他们两个就更没事了,毕竟这事情里孟春生可是拿的大头,差不多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收入都让孟春生拿走了。而且他们两个还要负责联系厂家购货,联系下家出货。不过两人也明白,要是没有孟春生,他们想要这样轻而易举地从仓库里拿出货来,可就是做梦了。而且市里前几年也绝不会是那样的态度。所谓的投鼠忌器,鼠就是他们,孟春生则是那个器。

????孟春生满不在乎地一笑道:“有什么好担心的,不就是一批捐赠的货物吗,咱们也不是头一次做了,有什么!你们两个,镇定些,慌有个屁用!也别吝啬,把挣出来的钱拿出来一部分,上下打点打点,不就得了!”

????“孟少,可不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吧。”人高马大的鲁微苦着脸道,“我爸可是对我一顿好批,要不是听我说,是来见你,就要禁我的足,还说,要是我敢偷偷出门,就打断我的腿!他可是说的出,干得出的!”

????“啧,瞧你那个德性!空长了这么大的个子,胆子还没猫仔大!”孟春生不屑地道,“你老爸子女三个,就你一个儿子,打断谁的腿,也不会打你的腿!没了你,老鲁家可就断子绝孙了!”

????“啊?”鲁微一怔,没有反应过来这打断腿和鲁家断子绝孙有什么关系。

????“木头,孟少说的是你那第三根腿!”徐东纪窃笑道。鲁微生性喜欢女人,别看年纪也就二十出头,这手上祸害过的女人没一千也有三五百了。

????“孟少,我家里也差不多,我爸也是臭骂了我一顿,还给了两巴掌,差点就挨了窝心腿!”徐东纪也愁眉苦脸地道,“我可是听说了,掌管后勤的老吕,可是被***给带走了,要是他口风不严,咱们恐怕就要有麻烦了!”

????“吕祥那老小子可没那么傻,带走了怎么着,一时片刻里***也问不出什么来。回头,我给钱副局打个电话,要求他们办案文明一点,这不就结了。过个几天,等这个风头过去,再想办法捞他!”孟春生胸有成竹地道,“只要咱们家里不倒,他出来,就是管不了后勤了,也绝对亏不了他。但是他要是把咱们供出来,咱们要是挺过了这股风,嘿嘿,他可就有好日子过了!”毕竟是官宦人家出身,这么多年的耳闻目睹,对官场的这一套,孟春生可是不陌生。鲁微和徐东纪会意地笑了起来。

????“哎,你说怎么就那么巧,家乐福超市的人居然会跑到下面的乡村里去了,还偏偏就让他们看到了那些人售货,这一次咱们是真他娘的点背!”鲁微啐了一口道,“这他娘的才是大风大浪都过来,小河沟里翻了船!”

????孟春生和徐东记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这一次就是因为武景生和周景明在会上再三地告诫,三人这才为了避免让家乐福超市的人看到,将这些偷运出来的货都发往了彭徐市的下面乡镇,避开了繁华地区,想不到就是这样,居然也让人察觉了,实在是令他们感到不可理解。

????“也是,谁能够想得到,他们居然会往那些村镇里跑,这么大的雨,还随时可能出现灾情,不老老实实地呆在市里面,就不怕到时候被水冲到河里喂了王八!”徐东纪恨恨地道,“这老天也是的,怎么就不长眼!”

????这时候,包间的门传来了两声轻响,三个人住了声。鲁微高声地道:“进来!”

????只见房门一开,几名服务员端着一盘盘的酒菜,给他们送了上来。

????等到这些服务员们退了出去,孟春生随手拿起桌上的茅台,笑道:“今天咱们不想那些晦气事了,为我们这一次的愉快合作,大家来庆祝一番。”这一次,孟春生从仓库里偷运出来不下三百万元的货物,一转手就以三倍的价格转卖出去,去掉日后给仓库补货的费用,纯利润就是上千万元!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三个人的身家增长就是百万计,怎么能不庆祝一番呢。

????“孟少,我觉得这事干不长久,咱们这几年挣得钱也不少了,是得找个正经的行当干干了!”徐东纪放下了酒杯,低声地道。这一次,他是真的有些害怕了,这么多年,惹是生非也不少回,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父亲那样生气的。虽然不说像鲁微的老爸那样,说出什么打断腿的话来,但是也是差点就被禁足!

????“嗯,孟少,我觉得东子说得有道理。这事情终究不是长久干的买卖,等日后孟主任正式退休了,恐怕一旦出事就更麻烦。咱们现在手头钱也不少了,不如三家联手,合伙搞个正经的买卖做。以咱们的家世背景,干什么挣不来钱,最多比现在慢些,但是稳当啊!”鲁微也附和道。

????孟春生鄙夷地扫了两人一眼道:“瞧瞧你们这点胆子,我爸是快退休了不假,但是你们的老爸可还时间长着呢。再说了,我小舅过两年没准就是警察厅的厅长了,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我那两个哥哥,如今也是处级干部了,过几年,他们就顶上来了。真是的,一对老鼠胆!”孟春生口中的那两个哥哥,是孟军前妻所生的两个儿子,如今都已经工作,只是不在彭徐市而已。

????“我们哪能和你孟家比啊,你们上面还有李老***,那可是定海神针!任他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我们两家可是根基浅薄,当不得风雨的。所以日后还得孟少你多多提携!”徐东纪陪笑道。他这话说得孟春生是心中大悦!

????“嗯,东子刚才说得也不错,这买卖确实是不能长干。而且这一次出事,咱们怎么也得收敛个一两年,明年要是再这样的话,恐怕就给周景明和武景生气炸了肺。”孟春生点了点头道,“那么你们想过没有,咱们做什么好?”

????“其实我觉得,要是能够将这方家酒楼盘过来,也是不错。瞧瞧这每天的客流,利润也是相当雄厚的。而且它是每天都有,细水长流啊。”鲁微道。

????“你就是一个吃货,就知道吃!”徐东纪一脸鄙夷地道,“除了吃和女人之外,你就不能想想别的?”

????“民以食为天吗,什么时候,都得有饭馆存在吧!”鲁微不服地道,“你要是真能跟人家方家酒楼似的,全国布局,上百家店,一年的利润那也是个相当惊人的数目!”

????“狗屁,人家能做到的,咱们就能做到,出了省,谁还认咱们俩?孟少,你要是愿意加入,我觉得这事还可以考虑考虑,要是就我们俩,那是绝对玩不转的!”徐东纪反驳道。

????孟春生听得是心情大好,三个人是推杯换盏,喝得是不亦乐乎。

????而就在与他们相隔的包间里,方明远、林莲、苏爱军、宇田光璃、陈忠正围坐在桌前。得知彭徐市捐赠物资遭到了大规模的盗卖事件,方明远在香港只呆了一天,就急匆匆地赶回了彭徐市。今天刚下的飞机,没有得到承诺的宇田光璃自然也跟着一同飞了回来。

????“方少,是我的工作没有到位,没有完成你临走时的叮嘱!”林莲满怀歉意地道。方明远将这么看重的事情交给了自己,自己却办成了如今的这个模样,林莲这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哎……”苏爱军立即道,“这事关不着你,你整天忙着安置超市里的灾民,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盯着这事情。要说有责任也是我的责任。我光顾着保卫大堤了,却对这些人的贪心、黑心程度认识不足,大意了监督工作。明远啊,这可真的不关林助理的事!”

????方明远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自己就那么像回来问责的吗?难道说,为了这事,自己还能把他们两个怎么着?“咳,苏叔,莲姐,责任什么的日后再说,现在的关键是,一个,追回被盗卖的货物。第二个,将幕后的人绳之以法!”

????“盗卖的货物我们倒是已经追回了百分之七十,余下的百分之三十,已经被这些人高价销售了出去,想要追回,从成本和人力上来说,已经不值当的了。卖货物的这些商贩们,我们算是已经捉住了,管后勤的人也被拘留了,但是这幕后之人什么时候能够抓到,就不好说了!”苏爱军长叹了一口气道。

????林莲详详细细地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给方明远说了一遍,又着重地和方明远提了提孟春生、鲁微和徐东纪的家世背景,方明远立时就明白了为什么苏爱军觉得这事情棘手。

????说白了就是三个“太子”党,一个省级的,两个市级的,他们的家人在当地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想要动他们,中间所需要突破的阻碍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