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五百零三章 惹火烧身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五百零三章惹火烧身

????也许有人会想,苏浣东不是铁道部部长吗?方明远不是和京城的这家,那家都有交情吗?就算暂时收拾不了孟春生,鲁微和徐东纪的家庭应当是算不了什么吧。有了高层给施加压力,两个小小的市级干部,那还不是瞬息间,灰飞烟灭!

????这其实是一种错觉。首先,这件事,与三江广告有限责任公司毫无关连,纯属方明远的个人所为,或者说是他名下的家乐福超市的企业行为,和京城的那几家都没有什么关联。所以,如果说方明远要人家助拳的话,那无疑就是欠下了人情,而人情这东西是最好还的,也是最不好还的,方明远可不愿意轻易地为了这种事情,就欠下他们的人情。

????其次,苏浣东虽然是铁道部部长,这事情又关系到了苏爱军,介入可以说是名正言顺,但是他是中央的领导,距离这彭徐市,实在是太远了,这中间还隔着省委省政府,彭徐市市市政府,苏浣东也不能直接插手此事,说到底还是要通过其他人来处理,这同样也是在欠人情。而且与其让苏浣东去欠人情,还不如方明远欠人情。

????其三,方明远不希望对官场的借力成为了自己每当遇到了难题就第一想到的解决办法,那样的话,日后面对有着强硬官场靠山,比苏浣东地位更高的官员站在其身后的对手时,怎么办?所以能够独力解决的,还是不要轻易地动用官场上的力量。

????而苏爱军也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向苏浣东求援。

????而且江淮省这里,对于方明远他们来说,也是影响力很小的一个省,彭徐市这里,也只是开了一家方家酒楼,家乐福超市的彭徐市分店在洪灾来之前,也只是刚刚完成前期工作。如今出了这种恶劣的事情,就是想在本地找些有力的助力,都不知道要如何下手。

????方明远沉吟了片刻道:“苏叔叔,莲姐,既然是这样,那么咱们不妨以静制动,看看对方有什么反应,再见招拆招好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就不信彭徐市市委市政府敢就这样子,不给咱们一个交待就将它捂盖子了!”

????如果说彭徐市市委市政府真的敢那样做的话,这事情倒是好办了!相信华夏电视台也会对这样的新闻感兴趣的。

????“那么接下来咱们就这么呆着?”苏爱军有些不甘心地道。如今大水已经在逐渐退却,苏爱军就又牵挂起奉潼铁路改革方案的起草工作了,早点处理完这事情,他就能早点返回奉元。

????“苏叔叔,我跑了一趟中东,你们在这里忙忙碌碌这些天,大家都很累了!索性就在彭徐市休整几天,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吗。”方明远笑道,“彭徐市也是历史知名的古城,这里的历史遗迹也很多,大家可以在这几天里去散散心,也顺便了解一下彭徐市的民情。为我们下一步开展工作收集资料吗。”

????既然方明远定了调子,林莲等人心里也就有了定计,接下来,就是给方明远和宇田光璃的接风宴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莲和宇田光璃两人离席前往洗手间。两人从洗手间出来,一边在洗手池前洗手,一边轻声地交谈着。

????突然有人伸手在林莲的臀部用力地摸了一把,林莲立时一声尖叫,扭过头来才看到,在她和宇田光璃的身后站着两个青年男子,带着浓浓的酒气,色眯眯地看着她们。其中一个个头较高的还居然将手放到了鼻前闻了一闻道:“好香好软的屁股啊!”

????“流氓!”宇田光璃毫不迟疑地伸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那青年也是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居然会如此剧烈,虽然说喝了不少酒,但是他还是伸手一挡,一脸色笑地道:“急什么……呃!”

????他光注意挡宇田光璃上面这一巴掌,却没有防着宇田光璃同时下头还有一脚,直踹在了他的命根子上,那青年立时倒退了几步,皱着脸,捂着档蹲了下去。

????另一人见势大怒道:“臭婊子,他妈的给你脸不要脸啊!”说着冲过来就是一拳,宇田光璃一侧头,躲了过去,顺势用高根鞋的尖跟在他的脚上狠狠地踩了一脚,这男子“嗷”的一声惨叫,声震四方,也蹲了下去。

????宇田光璃毫不迟疑地用膝盖和他的面颊又来了一次亲密接触,那男子立时捂着脸惨叫倒地不起。

????“孟少,孟少!”被宇田光璃踹了裆的那个青年大惊失色,强忍着疼痛连声地叫道。

????这两人正是孟有春生和鲁微,两人也是过来上厕所,看到林莲和宇田光璃,听到两人的口音不是本地人,色心大动的鲁微忍不住就伸手摸了一把,反正这种事情他们常干,早就轻车熟路了。只是没有想到,宇田光璃居然这样的强悍,三下五除二就把两人全都给打倒了。

????“光璃,你好厉害!”林莲惊魂未定,拍着胸脯道。

????“不算什么了!我们那里,这种色狼很多,从小我就学女子防身术的,在华夏,这还是第一次!”宇田光璃满不在乎地拍拍手道。

????这时,从不远处的包间里又冲出来一个青年人,正是徐东纪,看到鲁微蹲在地上,孟春生捂着脸躺在了地上,立时高声地叫道:“保安!保安!”

????这里的骚动惊动了附近的几个包间,方明远他们也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方明远连忙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方明远急忙问道。

????“我和莲姐从洗手间出来,在这里洗手,遇上了两个流氓,摸莲姐的臀部,还调戏我们,说我们是婊子,最后居然还要动手打人!”宇田光璃怒气冲冲地道。

????方明远立时怒从心头起,扭身过去照着鲁微的腿就是一脚,原本就是蹲着的鲁微根本躲闪不及,被方明远一脚踢翻在地。方明远转身再要踢孟春生的时候,反应过来的徐东纪将他拦了下来。

????“你凭什么打人?”徐东纪道。

????“谁他妈的打人了,我打得是色狼!”方明远没好气地道,“退一边去,不然连你一起打!”

????“你敢!”徐东纪一瞪眼道,“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我爸是彭徐市组织部长,你再动我们半个手指头,我让你们立着进警察局,横着出来!”

????“组织部长?”方明远心头一动,他想起来刚才苏爱军说过,盗卖捐赠物资的主犯里,就有一个人是彭徐市组织部长的儿子!该不会这三个人就是那三个主犯?想到这里,方明远冲过来的苏爱军、陈忠几人打个眼色,苏爱军虽然不明白方明远的用意何在,但是仍然拦住了就要冲上去的陈忠等几个。

????“别激动,看看情况!”苏爱军低声地道。反正离这么近,要是出现什么情况,以陈忠他们的身手,冲过去也来得及。

????方明远这里略一沉疑,徐东纪以为他怕了,更是得意地大叫道:“报警,立即报警!这里有人故意伤人了!”

????“这不是徐公子吗?”从人群里挤出了一个胖子,满面陪笑地道,“您也来这里吃饭了?”

????“郭胖子,少在这里废话,没看到孟少和鲁少被人打了吗?赶紧去报警!”徐东纪不耐烦地道,“这么大的人,怎么没点眼力价!”

????“孟少和鲁少被人打了!”郭胖子一脸惊诧地,又小声地嘟囔道,“我这不是想帮着您先把他们扶起来吗。”

????“徐少,我已经报警了!”从人群中又挤出来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一边帮着他们搀扶孟春生两人,一边道。

????“我他妈的不治死那个小婊子,我就不是孟春生!”孟春生此时这才缓过气来,一抹脸上的鼻血,满脸狰狞地道。

????“孟少,赶紧先堵上!”徐东纪从兜里掏出纸来,揉个团递给了孟春生。

????孟春生塞上纸,又就着洗水池洗了把脸,这才恶狠狠地瞪着宇田光璃。

????鲁微也是咬牙切齿地道:“我他妈的饶不了你们!小婊子!小兔崽子!我不治死你们我他妈的就不姓鲁!”两人还真是狐朋狗友,连威胁的话说得都是大同小异。

????“你要是想改认个祖宗,谁还能拦着你不成!”方明远冷笑道,“我再听到你说脏话,就大耳光子抽你!当众调戏妇女,你们还有脸了是吧?”别看方明远比他矮了半头,但是这番话说出来,鲁微这心头也是发怵。动了动嘴唇,愣是没敢发出音来。

????“兔崽子!我他妈的就骂你了!你怎么……”孟春生什么受过这样的威胁,挣脱了徐东纪的搀扶,戟指着方明远的鼻子张牙舞爪地道。只是他话还没说完,方明远已经一个箭步到了他的跟前,狠狠地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这一巴掌这个清脆响亮,完全压住了周围嘈杂的人声。

????“你敢打我?”孟春生挨了这一巴掌,半天才惊呼道,“我爸是孟军!”

????“你爸就是美军,调戏妇女口出秽语,我一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