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五百零四章 大家拼“爹”玩(上)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五百零四章 大家拼“爹”玩(上)

????大概天下的纨绔官二代,都有着随时将自己老爸报出来震慑对手的习惯,所以当孟春生自信满满地将“我爸是孟军”喊出来的时候,方明远不由得又想起来了当初那个黎钢,还有前世里的李刚,这心里就更为地不耻。

????“我爸是孟军!”这一嗓子令洗手间这附近嘈杂的人声立时静了下来,来方家酒楼包间吃饭的大多都是彭徐市本地有钱有身份的人,对于这位彭徐市前市长,前市委书记,现人大主任,那当然是不陌生了。

????“你爸就是美军,调戏妇女口出秽语,我一样打!”正是因为前面的安静,所以方明远的回答,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片刻的沉默之后,人群中传来了几声忍不住的笑声,就仿佛有传染力一样,很快周围的人们都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只有站在明面上的几个,还有扶着他们的两人,紧咬着牙关,强迫自己不要笑出声来。

????“哈哈哈……”苏爱军笑得尤其欢畅,陈忠他们自然也是不会放过这个耻笑对手的机会!

????“笑什么笑!都他妈的给我滚!”孟春生破口大骂道。出了这样的丑,怒火已经烧昏了他的头脑。

????“啪!”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孟春生的右颊上又浮现出了五个手指印,不过这一次,在场的其他人心中都是在暗暗地叫好。

????“张学武张主任!你怎么在这里?”苏爱军突然看到了一个熟人,高声地叫道。

????张学武一脸尴尬地站了出来,这洪峰顺利过去,总算是能够喘口气了,他和朋友也出来打打牙祭,没想到却撞上了这么一档子事。虽然没看到前面的事情发生的起因,但是孟春生挨的这两个巴掌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说,孟春生刚才的话,也是令他心头火起,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近四十的人了,不大不小地在彭徐市里也是个中层干部,就这样当众被孟春生斥骂,心里怎么可能平衡。但是他恼怒归恼怒,但是还没有脑残到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斥责孟春生。可是他没有想到,苏爱军居然也在这里,而且居然还看到了他。

????“这个苏教授!怎么这样没有眼力劲啊!”张学武心中叫苦不迭,这是孟春生的丑事,他自然不希望有更多人知道,自己被苏爱军叫出名来,肯定会被孟春生记恨上。同时,他也对孟春生腹诽不已,他也听出来了,孟春生和鲁微当众调戏林莲,还骂人家是婊子,这才生的事端。出了那么大的事,他居然还敢招惹家乐福超市的人,这他娘的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苏教授,您也在这里啊?”张学武强笑道。

????“是啊,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张主任。”苏爱军看着他那一脸说是笑更像哭的表情,强忍着心头的笑意道。

????“张学武,还有你们,我叫你们滚,你们听到了没有了?”孟春生指着张学武和苏爱军咆哮如雷道。由于苏爱军出来打着一岔,围着的人们根本就没有散开。

????“孟少,孟少!别这样!张主任,他喝多了,喝多了,说得醉话,您别往心里去。”徐东记酒喝得没两人多,也没挨打气疯了头,自然知道,不管怎么说,张学武那也是市政府的中层干部,孟春生什么职位都没有,大庭广众之下,孟春生这样当众叫出张学武的名字,还要人家滚,那可是往死里得罪人了。张学武要是就这样离开,日后在市里就别想抬起头来了。永远都会被人耻笑。

????苏爱军这脸立时就沉了下来,长这么大,除了被老爸苏浣东骂过“滚出去”之类的话以外,还真没有人这样和他说过话,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要是忍了,那日后说起来,岂不是丢了老苏家的面子。那些人,不会认为是苏爱军宽容大肚,只会诋毁他没有担当。堂堂铁道部部长的儿子,奉元交通大学的教授,系主任,居然被一个地级市的人大主任的儿子当众呼来喝去的。

????这已经不是纯粹关系到苏爱军脸面的事情,而是关系到了老苏家的脸面。

????张学武心中冷笑,孟春生这个蠢货,家乐福超市的人本来就是在等着彭徐市市委市政府就捐赠物资被大规模盗卖一事要他们给个说法呢,孟春生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家乐福超市的重要负责人,还斥骂另一位重要负责人,这纯粹是寿星公上吊——找死!人家可是有着港资背景的公司,就算你外公李南通再有本事,能把整个省的舆论都管制住,你还能管得到中央,管得到香港去?

????“让一让,让一让!”从人群的外头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接着,围观的人群左右分开,四名警察挤了进来。

????“谁报的警,这里是怎么一回事?”为首的警官一脸严肃地道。

????“我们报的警,我市人大主任孟军孟主任的儿子在这里被人给打了!”徐东纪高声地道,“你看看,都被打成这副模样了!”

????那警官当时就是一个激零,连忙凑上前去,只见孟春生左右面颊上红红的五个手指印,肿得老高,脸上还有刚才的鼻血,整个人都不成模样了。不过在彭徐市里,想来还没有人敢冒充前市长、前市委书记、现人大主任孟军的儿子。

????不过他仍然谨慎地问徐东纪道:“你是什么人?”

????“我叫徐东纪,我爸爸是组织部长!”徐东纪一指方明远、林莲和宇田光璃道,“就是他们三人动的手,不仅仅打了孟少,还打了建委主任的儿子鲁微!把他们都铐起来,带回所里严加审问!”

????那警官心中一震,组织部长的儿子,建委主任的儿子,乖乖的,加上人大主任的儿子,这全是市里的大人物啊!

????“把他们都抓起来,带回所里去!当众故意伤人,你们好大的胆子啊!”那警官一扭脸,就完全变了模样,黑着脸道。

????“慢着!”张学武立刻叫道,方明远和林莲都是家乐福超市的人,这可是上一次在仓库里验收货物的时候见过的。要是让他们就这样被警察带走,这日后麻烦会更多!家乐福超市高层肯定会被彻底地激怒的。

????那警官扭过头来,看着张学武一脸严肃地道:“你是谁,不要干涉我们正常执法。”

????“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张学武!这是我的证件!”张学武将证件递了过去道。

????那警官翻了翻证件,连忙陪笑着将证件交还给了张学武道:“张主任,您有什么事情啊?”他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固然惹不起孟春生他们,也同样惹不起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这几个人不能抓,他们是家乐福超市派来咱们市监督捐赠物资发放的负责人!你要是将他们抓起来,日后怎么向人家公司交待?人家会不会认为你们这是挟私报复?”张学武压低了声音,在他的耳边道,“就算不为这个,日后家乐福超市开了,你们警察系统的人要是被人家拒之门外,你这官还想不想当了?”

????那警官当时汗就下来了,家乐福超市捐赠物资被大规模盗卖一事,在警察系统里并不是什么机密,他当然也有所耳闻,当时他还骂过那些盗卖捐赠物资的人生孩子没屁眼,连人家捐赠给那些灾民的东西也偷。他更知道,彭徐市里的第一家家乐福超市分店就快要开张了,彭徐市里警察系统中,可是有着不少人在翘首期待着。自己要真是将家乐福超市前来负责捐赠的人员给当众铐起来带走了,那张学武所说的后果,还真可能发生。

????一想到这里,这警官就觉得自己脖子后头冒凉气,到时候,别说市领导和局领导们会是什么反应,恐怕局里的同事们就会恨死自己。到时候,自己在警察系统里的前程可就全都完蛋了!

????“张主任,谢谢你,谢谢你。日后主任要是有什么差遣,我没二话!啊,我叫张驹!这片的副所长!”张驹陪笑道。能够认识市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这就是天上落的大馅饼,要是不紧紧地抓住,那才是二傻子。

????“张驹?张家的千里驹啊?好名字!”张学武轻笑道。

????“张主任夸奖了,不敢当!不敢当!”张驹一脸惭愧地道。都三十岁的人了,才是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哪称得上什么千里驹。

????“那张主任,你说这事怎么办?我一个小小的副所长,可是两边都惹不起啊!”张驹低声地道。

????“调解,先拖时间,我这就向上面报告!这事咱们管不起!对了,别向孟春生他们透露这边的身份,要说也得人家自己说,你要是多嘴,就得罪人了!”张学武叮嘱道。

????“我明白,我明白!”张驹如鸡哚碎米般地点着头。

????“我说,你他……聋子啊,没听到让你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吗?”身后传来了孟春生充满了愤怒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