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五章 大家拼“爹”玩(中)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零五章 大家拼“爹”玩(中)

????在场的人,都听出来了,孟春生这话里可是有话,显然是把国人的“国骂”又愣是吞了进去,显然方明远刚才的那两巴掌起了作用了,虽然警察已经来了,这一位仍然是不敢再吐脏口。当即人群中就发出了一阵低低的笑声。

????“有什么好笑的?再笑把你们全抓进局子里去!”孟春生被这笑声折磨地简直都要疯了,一向高高在上,自认为是俯瞰众生的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污辱!

????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站到了孟春生的面前,高声地道:“我是彭徐市方家酒楼的负责人刘宇生,我在这里正式宣布,孟春生、徐东纪、鲁微三人,为不受本店欢迎的客人!以后,请三位不用再到我们店里来消费了!来了,我们也不会接待!”楼道里立时静了下来。

????“为什么?”徐东纪吃惊地下意识叫道,这方家酒楼的负责人太牛13了,居然能够当着这么多的客人面前宣布***主任、组织部长、建委主任的儿子为不受欢迎的客人!他以为他们是谁啊,京城饭店啊!

????“你们的这一系列行为已经影响到了本店在彭徐市里的声誉,影响到了我们店里其他客人们的用餐!所以,为了保证其他客人在本店可以安心的用餐,本店不欢迎你们三位客人的再度光临!”刘宇生这一番话说得是掷地有声。立时引起了在场的其他人的强烈共鸣,对于孟春生的嚣张,已经引起了众怒。先是零零星星的掌声响了起来,接着就是掌声雷动!

????“说的好!他又不是方家酒楼的老板,凭什么赶我们走!”有人在人群中高喊道。

????“赶走我们了,你孟家负责交钱买单啊?你要是不替我们买单,那岂不是让人家方家酒楼亏本了!”也有人在人群中质问道,引起了一片的哄笑声。

????孟春生几人脸色尴尬,看着刘宇生,恶狠狠地道:“好,你行,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有你哭着求我们抬抬手的时候!”

????刘宇生看了看林莲和方明远,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地道:“孟少的话我就等着实现的那一天好了!”公司的大佬可都在这里,他有什么好怕的。孟家能在彭徐市猖狂,还能猖狂到秦西省去?

????张驹轻咳了两声道:“刘经理,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清净的包间?”

????孟春生吃惊地看着张驹,他这是什么意思?自己不是让他把这些人都抓起来吗?随同张驹而来的警察们也吃惊地看着他,不明白这位副所长是不是吃错了药了,居然连孟主任儿子的要求,也敢当众驳回!

????刘宇生笑笑道:“没问题,我们可是一向配合警方的工作。”

????在刘宇生的带领下,众人来到了一间足以容纳三四十人的大包间里,孟春生几人恨恨地坐到了一边,方明远、林莲和宇田光璃则是坐到了他们的对面,苏爱军、张学武和陈忠也跟了进来。

????张驹站在了中间,心中却是苦涩的很。今天肯定是出门没看黄历,这种大人物之间的碰撞,自己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又能起什么作用。好在他已经通知了局里,张学武应当也通知了市里,自己就拖时间好了。等到大人物到了,这个烫手的山芋就交出去了。

????“孟公子,请你说说事情的来龙去脉吧?”张驹示意自己的属下做笔录。

????孟春生恶狠狠地看着张驹道:“说什么说,你没有看到我被打了吗?你的眼睛长着是为了出气的吗?”

????“被打了,就一定是受害者吗?这样匪夷所思的逻辑,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方明远冷笑道,“这世上总有些人喜欢犯贱,自己找打,你三天不打,他就上房揭瓦!”

????“既然想当色狼,那么就要有被挨打的心理准备!”宇田光璃俏脸上满是鄙夷之色地道,“没种的男人!”

????“小***,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着裆总算是缓过气来的鲁微一脸狰狞地道,“我会让你知道,老子有没有种!”

????“警官,你可是听到了,他在大庭广众下污辱我朋友的名誉!”方明远看着张驹道。

????张驹面露难色,但是仍然对鲁微道:“鲁少,请注意你的言辞!”

????鲁微不屑地上下打量了张驹几眼道:“你哪凉快哪呆着去!还有,让他们几个滚蛋!”说着一指苏爱军、陈忠和张学武道。

????“你凭什么让我的朋友离开?你们这里还有没有法律了?”宇田光璃不满地道。

????“在彭徐市,我们就是王法!小***!”孟春生狞笑道,“凭什么?就凭我爸是孟军,是前市委***,是现***主任。就凭我外公是李南通,省前纪委***,我小舅是李宇,是省警察厅的副厅长!怎么样,小***,够不够?”包间里静了下来。

????“哎……真无聊,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要和你这种小痞子玩什么拼‘爹’游戏。看来,咱们国家的法制建设道路还任重而道远啊!”方明远长叹了一口气道。

????包间里的孟春生等人,还有张驹和张学武等人都流露出了怪异的神情。明明他的年纪看起来比孟春生他们小很多,这口气却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拼爹游戏?什么意思?”宇田光璃不解地问道。她的汉语交流没有问题,但是涉及到这种俚语,就差了一些。

????“就是大家凑到一起,发生矛盾后,不是比谁智慧,不是比谁拳头大,也不是比谁的挣钱能力强,而是比谁的爹妈官更大!很无聊的一种事!”方明远一脸无奈地道,“说实话,让你看到华夏国内这样丑陋的事情,实在是很遗憾!”

????“那只能说明他们除了有个好爹妈之外,自己是一事无成!”宇田光璃鄙夷地道。

????孟春生恼羞成怒地站起身来,抓起面前的茶杯就要丢宇田光璃,被一个女人这样当面羞辱,他怎么能够容忍。

????“孟春生,如果说你不想成为中央领导关注的名人,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下!”方明远冷若冰霜地道,“你这个茶杯扔出来,只要伤着人,我敢保证,你不是无期,就是死刑!”

????“你吓唬老子呢!老子他妈的不是吓大的!”孟春生嘴上虽然叫嚣着,手中的茶杯却终究没敢丢出去。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突然发现,自己报上了那一系列的人名职位之后,对方太平静了!这令他的心中产生了一丝不祥的感觉。

????“苏叔叔,虽然很无聊,但是对待这种人,我实在是懒得和他们费心思和口舌了,而且……不治治他们,我怕对苏爷爷的声誉也不大好。”方明远扭头对苏爱军道。虽然说他并不想借用官场上的势力,但是到了如今的这个境地,不用的话,倒显得他们这边心虚了。

????苏爱军面有怒色地道:“等等,等周景明和武景生来了再说,彭徐市还是人民的天下吗?几个不入流的官宦子弟,也敢妄称自己就是王法!”他堂堂堂正正的中央部级领导的子弟,也不敢叫嚣什么自己就是王法!

????“苏爷爷,秦西省里有哪位大佬姓苏的?”张学武几人心念电转,但是毕竟是不熟悉,他们就是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秦西省里究竟有哪一位姓苏的***。

????张学武消息传去的时候,武景生、周景明和孟军正在孟军的家中就孟春生盗卖捐赠救灾物资一事商榷,如何平息家乐福超市一方的怒气,让此事不要再继续扩大化,尤其是不能在秦西省和香港的媒体上见报,成为了三人重点讨论的事务。

????“孟主任,这事情很难啊!如果说,不能够给人家一个满意的结果,人家凭什么要忍这一口气?”周景明长叹了一口气道。直到这个时候,孟军还是一口咬死,愿意将孟春生在这一次盗卖事件中所有非法所法赔偿给家乐福超市,以换取家乐福超市的不追究!

????武景生更是眼底暗露鄙夷,孟军这是慷慨解囊国家之财,解他自家之困啊。那数百万元的盗卖物资缺口日后如何填补?就算是说盗卖物资已经被追回大半,那也是有数以十万计的缺口呢。而且这么大的一件事,足以被判有期徒刑甚至于到死刑的大罪,他孟军居然就想这样抹去!

????“孟主任,依我看,你的这个想法,恐怕很难让家乐福超市一方满意,家乐福超市这一次捐赠,按常理,应当算是三千万元的捐赠物资,人家愣是说成了一千万元,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人家既不是求名,也不是求利。唯一的一个要求,就是要求派人监督这些物资的发放情况,这又说明了什么?说明人家早就想到了,可能会有人向这批对灾民们来说救命的物资伸手!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他们怎么可能会轻易地饶过春生啊?”

????孟军哑口无言,换个位置想想,他也明白,对方既然能够捐赠出这样巨额的物资又岂会在意孟春生的那些非法所得?

????“咣铛!”书房的门被人突然猛地推了开来,脸色煞白的李虹站在门口道,“老孟,春生在方家酒楼,被人给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