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六章 大家拼“爹”玩(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零六章 大家拼“爹”玩(下)

????“什么?谁这么胆大!”孟军暴怒道,“对了,春生他不是在家里,怎么又跑到方家酒楼去了?”

????“这个……现在还说这个做什么,还不赶紧去看看!”李虹跺脚道,“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王八羔子,说是把春生打得满脸是血!”

????“周***!”

????“武市长!”周景明和武景生的秘书急匆匆地一齐出现在了门口。

????“什么事情?”周景明沉声地道。这个孟军,都这个时候,还管不住自己的儿子,居然让他又到外面生事。虽然说,李虹说得是孟春生挨打了,但是周景明却认为十之***是孟春生生事,只是遇到了硬茬子,才被打的。

????“孟主任的儿子和家乐福超市的负责人在方家酒楼打起来了,张学武,就是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当时也在场,他打电话汇报给市政府,市政府又转到这里。”周景明的秘书简明扼要地道。

????“孟春生和家乐福超市的负责人在方家酒楼打起来了!”武景生和周景明屁股上如同按了弹簧一般,立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这不是在整个态势上火上浇油吗?家乐福超市这边原本就是一肚子的火气,这个孟春生怎么还偏偏找他们生事!

????“你说什么?”孟军也听到了周景明秘书的回答,一个箭步蹿到了他的面前,阴沉着脸色道,“你再说一遍!”

????“孟主任,那个……您儿子孟春生和家乐福超市的负责人在方家酒楼打起来了。这是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张学武发回来的消息。”周景明的秘书吓了一跳,这老家伙那一刻的速度可不慢,完全不像一个快要退休的老人啊。

????“因为什么?”孟军追问道。

????“这个……这个……”周景明的秘书看了看周景明,迟疑不决。

????“说吧,为了什么?”周景明点头道。

????“具体的情况还不得知,据说,是孟少,或者说是他的同伴,调戏家乐福超市负责人了,结果被打了!至于是不是,我现在也不能确定!”周景明的秘书低声地道。

????“唉!这个畜生!”孟军一拍大腿,长叹息道。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他这个当父亲的能够不知道吗?秘书虽然说是还没有确定,但是他自己心里已经相信了七八成!

????“现在,当地的派出所已经出警,控制了局面,但是这事情,恐怕他们处理不了,得几位领导亲自去处理!”武景生的秘书到这时候才来得及插口道。

????“备车!备车!”孟军急不可待地高声叫道。

????包间里的气氛已经变得十分地压抑,苏爱军他们压根就懒得再搭理孟春生他们,就等着周景明他们前来。

????孟春生他们此时酒也醒了大半,这心里也是不住地嘀咕,在彭徐市里,那些官员子弟们他们都认识,这几个一看就是外地人的年轻人还能有什么来头不成?不过,苏爱军刚才的那番话,也令他们心生顾忌,不敢再过于猖狂。能够听到他们父辈的名字官职还这样沉稳的,肯定也不是一般人。三人也不傻,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一次恐怕是闯祸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三人仍然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回去挨父亲一顿骂,挨几个巴掌而已。

????他们都不说话,张驹自然也不会多事地说什么,包间里安静了下来。

????包间的房门突然被推了开来,众人的目光立时都转了过去,只见一个身高体胖的,足有四十来岁的中年警察走了进来。

????“田副局长!”张驹等几个警察立即站起身来敬礼道。

????“原来是小张你在这里啊?”田副局长随意地回了个礼道,“孟主任的公子呢?我听说他在这里被人打了?打人的凶手呢?”

????张驹这心头一动,这田副局长口气不对啊,都用上了凶手二字了。

????“田叔叔,我们在这里!”鲁微连忙站起来叫道。

????“呦,小鲁,你也在这里!”田副局长连忙凑了过去,看到孟春生的惨样,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脸气愤地道,“这是谁干的,居然下这么狠的毒手!张驹,打人的凶手在哪里?这样恶毒的行为,一定要坚决地狠狠打击!”

????“咳!”张学武轻咳了一声道,“田副局长,现在这事正等着***和市长的处理意见。”

????田副局长,如同一头人立的熊一般转身来到了张学武的面前道:“你是什么人?和打人的凶手有什么关系?”

????张学武皱了皱眉头,这个蠢货巴结人也得看时间地点和对像!此时的他,已经比和张驹说话时,底气更足了几分,这混官场的,听话听音那是基本技能,从方才方明远和苏爱军的话里,他不难听出来,两人根本就没有把孟春生刚才报的那些人放在心上!那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田副局长,我是彭徐市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张学武!防洪救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怎么着?要不要我把证件给你看看?”张学武的眉毛也立了起来。

????田斌田副局长为之一怔,随即这脸上立时就挂上了笑容道:“原来是办公室张主任啊,不知道是张主任在此,我失言了,失言了,张主任不要往心里去。”虽然说张学武只是个副主任,可是他也只是个副局长,不管怎么说,市政府办公室,那可是高警察局一级的,这田斌方才失言了,自然是要弥补一番。

????“陈哥,让这位田副大局长闭嘴!”方明远的声音令包间里的很多人都为之一惊。

????陈忠立即站起身来,向田斌走过来,田斌毕竟是当了警察多年,本能地感觉到危险,手扶到了腰间,惊慌地道:“你要干什么?袭警那可是大罪!国家绝不会轻饶你的!”

????陈忠轻而易举地就搂住了他的肩膀,微一用力,田斌就身不由已地跟他走到了房间的角落里,陈忠随手拿出一张证件,在他的面前晃了晃,低声地道:“识相的就呆在这里,想一块被枪毙就接着向上凑!”

????田斌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陈忠冷笑着将证件收了起来,又坐回到了苏爱军的身边。

????然后在孟春生、鲁微、徐东纪和张驹他们这些人的眼里,就看到田斌面色如土,坐在那里,黄豆大小的汗珠密布他的额头,一滴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打湿了他的衣襟。但是他却老老实实地坐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的,就连额头上的汗都不敢擦,更不用说说话了。

????张驹和他的属下几个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又感激地看了一眼张学武,庆幸自己没有对方明远他们动粗。他们中的随便一个人出来,只是和田斌说了一句话,在他的面前晃了晃一个证件,他们这位田副局长就乖得像狗一样,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当孟军、周景明、武景生匆匆忙忙地赶来的时候,所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诡异的场面,鼻青脸肿的孟春生一伙人坐在一边,还有那两个主动出来搀扶的倒霉蛋;张驹和他的属下们坐在中间;另一边则是方明远他们,角落里还坐着田斌。

????“我的儿啊!”李虹一眼就看到比猪头也没好多少的孟春生,立时就是一声尖叫,扑了过去,抱着孟春生大哭道,“儿子,谁这么狠毒?对你下这样的毒手!”

????孟春生看到父母的到来,就如同那迷路的小孩子看到了父母一般,立时有了主心骨,一头扑进了李虹的怀抱,哭了起来,还指着方明远道:“就是他们,对我们下毒手!我们都说了我爸是孟军,他居然说,就是我爸是美军,他也照打不误!”

????李虹扭头看到了稳坐在那里的方明远,眼睛里立时充满了凶光,戟指着方明远尖声地叫道:“老孟,还不叫人把那几个打人的凶手给我抓起来!一定要重重地治他们的罪!让他们后悔一辈子,居然敢打我们的儿子!”

????孟军却没有像他妻子那样的冲动,扭头看着方明远几人,刚想说话。

????“周***,武市长,这一位大概就是孟军孟主任了,既然人来齐了,那么这一场游戏也就可以开始了。”方明远站起身来道。

????“游戏?什么游戏?”周景明诧异地道,他注意到不管是林莲还是苏爱军,都没有拦阻方明远的意思。

????“事情的谁是谁非,咱们先不提。从一开始,这三位贵市高官子弟就在不断地告诉我们,他的爸爸是***主任,是市委***;他的舅舅是警察厅副厅长;他的外公前省纪委***;他的爸爸是组织部部长等等等等。既然这三位这么喜欢抬出家世背景来压人,我们这边不回应一下,也实在是不太像样。虽然说,我们很不喜欢这种形式。”方明远不快不慢地道。

????说着,方明远一指苏爱军道:“我来正式介绍一下,这一位姓苏名爱军,奉元交通大学教授,系主任。他的父亲想必你们应当耳闻过,老人家姓苏名浣东!”

????“苏浣东!铁道部部长!”孟军三人就觉得眼前一黑!靠,怎么招惹上了这样的一位大佬!

????苏浣东那可是近些年来中央的一颗政治明星,据说近年就要再高升一步,成为国务院的副总理。日后就是进入政治局常委,也不是不可能的。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中年人,是他的儿子!

????“就在刚才,孟公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不止一次地指着苏叔叔要他滚蛋!我想,即便是彭徐市的前市长、前市委***、现***主任的儿子,前省纪委***的外孙子,现警察厅副厅长的外甥,也没有资格指着铁道部部长的儿子让人滚蛋的吧?何况,我苏叔叔是奉元交通大学的系主任,请问孟公子现在又在哪里高就?”方明远这一番话,说得孟军和李虹两人是一身的冷汗。

????别说孟军只是个地级市的市委***,别说他的外公是前省纪委***,就是现任省委***的儿子,也绝对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指着苏浣东的儿子叫他滚蛋的。铁道部部长,那权限可是不比他们这些封疆大吏少的,而且从某种程度来说,省委***也只能管本省的事务,而苏浣东他的权力是可以遍布全国!

????“你这个畜生!”孟军如风般地冲了过去,将已经傻了的孟春生从同样呆若木鸡的李虹怀里扯了出来,推到了苏爱军面前,怒骂道,“你还不赶紧向苏教授赔礼道歉!”

????苏爱军冷冷地道:“孟主任,贵公子的赔礼道歉我可是承受不起。他可是说了,在彭徐市,他就是王法!让王法向我低头,我可没那本事!”

????孟军听到这话,只觉得心胆俱裂,他对孟春生怒目而视道:“小畜生,你气死我了!”说着,就是狠狠地一记耳光,将孟春生扇倒在地。这样仍不解气,上去又是一脚!

????“老孟,不要打了!”李虹连忙扑了过来,趴在了孟春生的身上,护住了他。

????“我说,周***,武市长,孟主任要教训儿子,大可以等事情说完了再办,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因为他儿子这一档子事,我们饭都是吃个半截的。”方明远一脸不满地道。

????周景明和武景生心中一凛,这个少年人当着这么多人侃侃而谈,没有半点怯场,而且看林莲和苏爱军的态度,恐怕也不是一般人。

????周景明和武景生连忙上前将孟军拉到了一边,自有人过来将孟春生和李虹扶到另一边。

????“我再介绍一下这两位,这一位是宇田光璃女士,倭国世嘉株式会社大股东宇田家族的成员,也是一位成功的商界人士,个人资产,我估计应当不少于一亿元人民币,当然了,这还没有计算宇田光璃女士在家族中的财产,究竟有多少,那是个秘密。嗯,也许周***你们不知道世嘉株式会社在倭国的地位,它是倭国家用游戏机产业的双雄之一!”随着方明远的话语,宇田光璃站起身来,用日语和汉语分别地向周景明三人打招呼。

????周景明三人又是大吃了一惊,个人财产不少于一亿元人民币,这女人是一个大富翁啊!而且在倭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中,能够在一个产业中称雄的企业,那得是什么样的规模!

????“很遗憾地告诉周***你们,就在刚才,这位孟公子和那位鲁公子,当众且一而再再而三地大骂宇田光璃女士和林莲女士是……那个特种行业!说实话,我很奇怪,孟公子和鲁公子是从哪里判断出来这个结论的?”方明远的话更是令孟军和李虹这心冰凉冰凉的。

????方明远不等孟军他们说什么,又冷笑道:“最后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姓方,叫方明远,还是个学生。不过家乐福超市的大股东,是我爷爷。我想我爷爷,要是知道有人骂我是小畜生的话,肯定会很不高兴!”

????包间里寂静了片刻,彭徐市的这些人都睁大了眼睛,仿佛一时间难以相信这个结果。

????“难怪那个苏爱军和林莲都没有说话,原来这个少年,居然是家乐福超市的大股东方家的成员!对于家乐福超市的事务,他当然最有发言权了!”周景明心中恍然大悟道。

????“我的天啊,这少年居然是家乐福超市大股东方家的成员!”张学武更是惊呆了,这样的一条大鱼,就悄悄地隐藏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实在是太笨了!当时自己就应当有所察觉的啊。

????孟军和李虹此时觉得身体重如千斤,这三个人,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地级市***主任所能独自抗衡的。而,孟春生却是将他们三人全部都得罪了!两人脑海里一时间是一片空白……

????方明远看了看已经瘫坐在了椅子上的孟春生三人,冷笑道:“三位总是将爹挂在嘴边的公子,这个拼爹的游戏好不好玩啊?”

????孟春生三人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最初时的嚣张气焰,看向方明远他们的目光中已经完全都是恐惧。

????“方……先生,很荣幸能够认识你!感谢你爷爷这一次向我市捐赠了这么多的防洪救灾物资,可是帮助我们解决了大难题了!”周景明到底是一市的掌门人,第一个清醒了过来,连忙热情地上前伸手和方明远相握道,“对于在我市里,所发生的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我做为彭徐市的市委***,向你道歉。对于这事情,我们一定会严加惩处!决不宽容!”

????“他们的行径已经严重地伤害到了我家乐福超市和林女士、宇田光璃女士的声誉,败坏了我们的形象!宇田光璃女士,不仅仅是一位成功的商人,还是位知名的演员,在今年将要上映的电影《终结者2》中就有她出演的角色,却在我国出现了这种令人遗憾的事情,实在是令人很愤怒。如果说贵市不能妥善地处理此事,恐怕……”

????宇田光璃那是什么人,立时接口道:“我会将此事告知驻华大使馆,正式向贵国的外交部提出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