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七章 就摸了一下啊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零七章 就摸了一下啊

????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是不会明白,外国人,在华夏改革开放之初,曾经有过多么高的地位!虽然说在后来,外国人依然是在方方面面享受着比国人高出一等的待遇,但是与改革开放之初相比起来,已经好了很多。

????当时的华夏人对此评价为一等公民是老外,二等公民当官的,三等公民大老板,四等公民才是平头老百姓。在自己的国家里,一等公民却是外国人,听起来令人觉得很不是滋味,但是这又的确是现实。

????在华夏就曾经有过一件真实的事情,因为要帮几个倭人赶飞机,火车临时停站,当地出动警车护送,机场开辟特殊通道,一路将他们送上了飞机。事后,这些倭人还写了感谢信,信里说“这在世界史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做不到的”。说实话,方明远前世里看着这话只觉得实在是丢国人的脸了,华夏的飞机、火车、警察什么时候为自己的国民这样认真负责过?但是,这却是残酷的现实。所以方明远原本根本就没有想过借自已在倭国和美国的影响力来收拾孟氏父子,但是话赶话地说到了这里,再有意回避宇田光璃,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宇田光璃的威胁,可以说是立竿见影,当时孟军、周景明和武景生三人,不约而同、异口同声地大叫道:“不要!”

????他们三人完全想像得到宇田光璃这样做的后果,别说宇田光璃本身在倭国也是有地位的人,就是一般的倭人,要是被倭国驻华大使馆正式向外交部提出抗议来,此事上完全不占道理的彭徐市官方,也必然会受到中央的严厉处置。轻则受到严斥、降职,重则一生的前途无望。

????周景明的后背已经完全被汗浸湿了,在来之前,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此行会面临着这样的结果!那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中年知识分子,居然是中央部长的儿子,孟春生在他的面前叫嚣父辈的身份,那不是自取其辱吗?而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方明远一行人中,居然还有一个倭国女人,一个有身份地位的倭国女人,而且很不幸的,孟春生还不长眼地调戏了她!就连个少年人,也是家乐福超市大股东方家的核心成员。孟春生他们三人,还真是有眼色啊!拼爹还真是会找对手!

????武景生比起周景明来也没有好多少,同样是一身的冷汗,这事情要是被捅到了外交部去,对于格外重视脸面的华夏来说,那绝对就是丑闻!孟氏父子固然没有好下场,自己这个当市长也同样得负责任——明明,孟春生已经是盗卖捐赠防洪救灾物资的重大嫌疑人,自己却没有对他采取任何措施,任他在外面闲逛荡,才会惹出这样的事情来。

????而最恐惧的,自然是非孟军莫属了,做为孟春生的父亲,这事情一早被捅到中央去,责任最大的自然也是非他莫属了——古人云:子不教,父之过!而这还并不是最关键的,孟军更担心的是,一旦自己受到高层的处理,那么是否还能压制得住政敌们的反弹了?要知道,孟军在彭徐市任职多年,这屁股上也不是那么干净的。尤其是在关系到他儿子孟春生的事情上,孟军自己都不知道,妻子和自己究竟利用权力为他擦了多少次屁股了!如果说这一切都被政敌揭了出来的话……

????孟军是汗如雨下,恐怕自己一家三口人,全部都要进监狱,甚至于可能会上刑场!就连自己前妻的两个儿子,届时,恐怕也要受到牵连!

????“小畜生!你给我过来!”孟军势如疯虎一般冲到了同样已经惊呆了的孟春生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将他扯到了方明远的面前,狠狠地照着他腿弯处一脚,孟春生就身不由已地扑通跪倒在地!

????看到了这一幕,徐东纪和鲁微两人也是心头剧震!徐东纪还好一点,毕竟他没有调戏人,但是鲁微就不同,“出手”的他,可以说是这一场冲突的罪魁祸首!看到孟军如此这般地对待孟春生,后台还不如孟军的他,这脖子后面是直冒凉气啊!而此时,刚才主动上前来搀扶鲁微和孟春生的那两个人,见势不妙,也悄无声息地连退了几步,和鲁微他们拉开了距离。

????方明远一错身,避开了孟春生的跪拜,冷笑道:“孟主任,贵公子可是彭徐市的王法啊,我哪敢让王法跪啊,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啊!”

????孟军这心里简直被跟被刀狠狠地捅了几刀似的,这可是诛心之言。传到了上面的领导们的耳朵里,领导们又会怎么想?

????方明远也不理脸皮涨得通红的孟军,扭头对张驹道:“张所长,这领导们都到了,这件事如何处理,你们总得给个结论吧?”

????“啊?”正在一旁庆幸自己刚才听了张学武一言的张驹,手指着自己,诧异地张大了口。这屋里比自己官职大的人一个个的,事情如何处理,怎么问起自己来了?

????“我们正式向张所长你报警,他们三人有调戏猥亵女性的行为,还当众辱骂他人,啧啧,对了,我还忘记说了,方才孟公子实在是很神勇啊,就在这楼道里,指着在酒楼包间里吃饭,闻讯出来的所有***吼着,让他们滚蛋!不滚就抓回局子里去!真是好威风,好气魄啊!你说是不是,张学武张主任。”方明远扭头问张学武道。

????张学武面有几分尴尬地站起身来道:“确有其事,方才孟主任的儿子确实是指着当时出来看热闹的***吼让他们……那个,这其中就包括了被点名道姓的我。对于这一点,我想这楼上应当还有没走的人,取证没有什么难度。至少,方才在人群里,我就看到了市教育局的康乐康局长。”

????孟军此时脑子里嗡嗡做响,虽然说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儿子,倚仗着自己和妻子的兄弟在省警察厅里做高官,所以在彭徐市里,是飞扬跋扈,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孟春生居然会猖狂到了这个程度!能够在方家酒楼包间吃饭的人,大多在彭徐市里多多少少地都有些地位,其中也不乏一些商人和官员们。孟春生在大庭广众里,喝斥他们,叫他们滚蛋,这样的行为,如果说自己事后仍然能够留在***主任的位置上,倒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自己一旦显露出颓势,这些人就肯定会落井下石报今日的一骂之仇!

????春生惹出了这么大的祸事,自己还可能再留在彭徐市***主任的位子上吗?孟军自问是不可能的!

????“孟春生!鲁微!徐东纪!你们老老实实的告诉我,方先生所说的这些事,你们到底是做没做!”周景明冷若冰霜般的目光扫过了孟春生三人,从牙缝里挤出来话来道。这三个惹祸精,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狠下心来,哪怕是得罪了省警察厅李宇副厅长,也要把他们三个人关起来。如今可好,惹出了更大的祸事!此时的周景明,已经没有了半点对孟军他们的顾忌了。

????“我没有调戏妇女啊!”徐东纪连忙撇清自己道,“周***,我出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打了起来,我没调戏妇女啊。最多也就是说了一些过激的话。”徐东纪的声音都已经带上了哭腔了。要是早知道会在这里惹上这样的人物,他就躲在包间里不出来了,不,他连今天的聚会都不参加了!这叫什么事啊,鲁微这个混球!

????“我也没有调戏猥亵妇女啊,是鲁微伸手摸的那个女人的臀部!”此时的孟春生也吓得六神无主,再不敢狡辩,直接将鲁微卖了!

????“鲁微!”随着周景明一声怒喝,原本就已经瘫软在椅子上的鲁微,扑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哀号道,“周***,我酒喝多了,不小心碰上的,不是故意地啊!”

????“胡说八道,不是故意的?你走路手掌心朝外啊?找警察局负责察看指纹的来,看看莲姐的裙子上是不是你的指纹!”宇田光璃勃然大怒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狡辩!”

????“鲁微,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周景明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这个鲁微,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想要蒙混过关,“你不要抱侥幸心理,正如宇田女士所说的那样,正常人走路,就算是喝多了酒,也绝不会将手掌心的指纹留到其他人的衣服上!”

????鲁微蠕动着嘴唇,就是不说话。

????“够了,田斌!叫警察局里的刑侦高手来,查验林莲女士的衣服上是否有他的指纹!”武景生断喝道。

????“是!”一直老老实实呆在角落里的田斌田副局长,条件反射般地跳起身来。

????这最后的一根稻草彻底地压倒了鲁微的心防,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哽咽着道:“我就摸了她一下啊!”